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雏燕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6-12-30 13:02:31 点击:20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雏燕

   
  

文/zgsxsltsj

 

  ……七日后,正坤悄然回来了。这时候根茂叔早已入土为安了。他少不得跑到坟上去哭了一回,然后就好几日守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吃饭,就是被子蒙了头在床上睡觉。只是到了晚上,他才会偶尔来些精神,跟娘、大哥大嫂、两个侄女以及二姐守在娘的卧室里看电视。眼下是非常时期,电视里的新闻节目就特别长。大家看着看着,少不了也要议论几句。大嫂就问:“都说京城里闹得凶得很,你咋就回来了呢?”正坤笑一下,纳闷半日方说:“我梦到爸了,所以就回来了。”正祥说:“你该没闹事吧?”正坤急忙说:“我咋会闹事呢?我又不是惹事的人。”大家便都不再言语,都专注地看电视。
  九点多钟,四妹正芳、五妹正萍背着书包结伴回来了。正芳嚷嚷着说他们班的同学明天准备去西京游行,她也要去。正萍也在一旁给她帮腔。根茂婶将脸一板说:“他们闹他们的,你跟着瞎哄哄啥?你爸才过世,屋里乱得啥一样!马上就割麦了,不在屋帮忙,还想再添乱子?”“听说我三姐她班上也要去西京呢。”正萍说。“正淑是不会去的,”娘说,“我的女子我还不知道?她才不会像你们两个一样,整天疯疯张张的!”正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她自然不会去,可你也甭把她想得太老实!以为是在教室用功呀?她早飞到河堤上去了,不信咱现在就去捉,肯定是跟她班上那个姓张的男生在柳树行底下坐着。”没等娘开腔,正祥已训开了:“去去去!你两个房里睡觉去,搅得我们还看不看电视!”正芳说:“你也有资格训我?没看你对爸尽得啥孝心!一屋人都急得啥一样,你却跑去耍钱,还一耍就是一天!”正萍说:“这两天的电视有啥看头?无非就是抓人嘛,有本事咋不抓几个贪官污吏?只知道跟学生耍威风!”
  ……眼看一场争吵就要爆发,根茂婶一声吼,把儿女们都给震住了:“避!都给我出去!天天候到我屋里吵,看我哪一天不把电视砸了!”儿孙辈一个个都灰溜溜的出去了,各回了各的房里。只有正坤,却被娘留了下来。
  娘说:“这两天看你也伤心,就没好问你。给娘说实话,是不是闹出啥乱子了,回来躲来了?”“没有,真的没有,”正坤说,“满学校的学生都上街了,我呆在学校里,不上街吧,同学们骂我,上街吧,我又不情愿,所以就回来了。”“那你啥时候回学校去?”娘问。“过一阵子再说吧。”正坤说,“屋里供我上学也怪不容易的,总不能不上了是不是?可现在,学校乱哄哄的,回去了也是白回去。等啥时候事闹完了,我啥时候回去。”娘说:“那你睡去吧,刚好快割麦了,你在屋能帮几天忙。”
  根茂婶睡下了,却把灯亮着。她来来回回翻了好几个身,却仍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就索性把眼睁着,紧瞅住根茂叔的遗像。根茂叔的遗像镶在镜框里,悬挂在她眼睛对面的墙上,脸平平的挺着,没一丝笑,眼窝却清澈。她便觉得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不由得眼睛潮潮的,又有泪要出来了。……根茂叔跟她把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病倒了。病倒之后,尽管有时候他嘴里也咕咕哝哝的,似在说什么,却无人能听懂他的意思。
  说起来,根茂叔的病还是因她而生的。那是一个黄昏,正是麦忙时候,根茂婶在长茂原上的麦地里忙了一天,已将麦子拉了回来,铺在了大槐树下的街面上。她扛着扁担,握着镰刀和捆麦绳,疲惫的回到院中时,却见他正端着紫砂壶,边品茶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屋檐下那个燕雀窝。两只老燕雀立在窝外的电线上,欢快地叫着。那窝的入口却露出三个乌黑小巧的燕雀头,也在叫。根茂婶咬咬牙说一句:“你倒清闲自在!”一扁担上去,戳烂了那个燕雀窝,几颗雀蛋“啪”一声碎在地上,青青黄黄的汁液溅了根茂叔一裤脚,那三个还没学会飞的小燕子也摔在地上,死了。
  根茂叔恼怒地看她一眼,说:“我把你——”
  “你把我咋?你一个大男人倒能弄怂!屋里地里,永不见你搭一把手,倒能做球!”
  “沟子大一坨地,还指望着成精啊?……也不看看你今儿丧了多少德!一窝生命呢。”
  “呸!没见过啥!你跟你那‘一窝生命’过去!”
  根茂叔怒目圆睁,突然举起了紫砂壶,狠狠地掼在地上,无声无息地碎了,再说一句:“我把……”“你”字还没说出来,就喷出一口血,仰面朝天地倒下了。他这一躺倒,一直到死那一天,就再也没起来过。
  尽管这一年来,根茂叔只是一具活着的尸体,根茂婶看他那样子,心里也颇烦过,可是现在,连这样一个尸体似的人也没有了,虽说每日里少了端屎倒尿、喂水喂饭的劳累,她心里却总有说不出来的空落。男人刚死那两天,这空落还不怎么明显,可随着时日的推移,每每一到夜晚,躺到床上,摸摸身边竟是空的,那空落便如同一万根乱箭,刺得她心里又悲又疼。
  她终于把眼睛从男人的遗像上移开了,却望著门口那方差不多脏成黑色的白门帘。门帘在她眼里渐渐模糊了,突然的竟有了根茂叔的影子印在门帘上。她一惊,忙把眼睁圆。影子没有了,却又有了咳嗽声。咳嗽声远远的,跟男人平日的咳嗽一模一样。她再一细听,却是正祥在他房里咳嗽。根茂婶轻轻叹息一声,合上了眼睛。儿女们中,就数正祥最像根茂叔了,长得像,姿势也像,就连声音,甚至爱喝酒、打牌、还有那个懒劲,都跟根茂叔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似的……她终于,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又醒了,却见三女儿坐在床边,正看着她。“啥时候回来的?”娘问。
  “刚回来,”正淑答。
  “以后回来早点,别太用功了。”根茂婶又说。
  “嗯。”正淑点一点头。“你班上是不是有个姓张的同学?” 根茂婶思谋半日,又问。
  “好几个姓张的呢。”正淑说,“妈,你睡吧,我过去了。”
  “等一下,妈跟你说句话。”
  已经站起身来的正淑便又坐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红。根茂婶说:“你姊妹伙里,我就指望你能跟你二哥一样,考上个大学。妈不是古板的人,听正芳说,你班上有个男同学,姓张,如果没念书,你倒也到放家的年龄了。可是,还是学习要紧。你爸当年爱吹,逢人就说正坤怎么怎么,正淑怎么怎么。正坤倒是考上大学了,你要是考不上,还不叫人笑话?”
  “我知道。”正淑点一点头,“既然妈知道了,我也不瞒你。是有一个男生对我很好,可是对学习没有影响,真的,没有影响。他还想到咱家看看呢。真的,他人挺好的,挺有个性。”
  “你睡去吧。”根茂婶说,“我的话你掂量掂量。~~你那个同学,家在哪儿?”
  “在乡里,可他爸是干部,是一个乡上的书记。”
  娘沉默了片刻,又说:“你睡去吧。~~你同学要是想到咱家来游就叫来吧。一个乡里娃,跑到城里念书,也怪不容易的。”正淑“哦”了一声,默默出了母亲的卧室,回到自己的闺房。——她跟正芳、正萍合住一间屋子,三姊妹共挤一张床。
  
  

作者 :瑞欣2016 时间:2016-12-30 13:42:55
  沙发
作者 :南山顽石2016 时间:2016-12-30 13:51:17
  点赞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6-12-30 14:26:00
  @瑞欣2016 @南山顽石2016 谢谢,问好
作者 :南山顽石2016 时间:2017-01-02 15:40:45
  @zgsxsltsj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7-03-03 22:47:10
  欣赏
作者 :瑞欣2016 时间:2017-06-12 10:29: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