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精准扶贫

楼主:香雪兰溪7 时间:2017-04-15 11:12:39 点击: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前题;小生胡风林,32岁,至今未婚,其实是连女友都还没落实呢。某县扶贫办里的一个小职员。

  正文;

  在一个什么都讲关系的环境,谈精准就是胡说八道。但也并非总是如此,偶然的几率还是有的……

  根据农业部财政部的下发文件,县里扶贫办要我们几个进驻到一些乡村,选择几个贫困户做试点,进行精准扶贫。说白了就是县领导的政绩,快速出成绩才是主要的,是不是贫困户领导根本不在乎。

  我选择了一个离县城最远靠近山区的村子--东店村,几百户人家,没有基础。因为离县城远,地产商暂时还没顾得上开发,村里也没人做过规划,所以看起来比较差。

  上面下来的,村长自然好生款待——他知道我们手里有钱,虽然不多(才10万)——弄进自己兜里或者扶了自家人还是比艰苦奋斗好的得多的。

  宴席是那种客少主人多的那种,虽然丰盛,也不过和县城里一样的猪鸡鱼,没有任何特色,这样的菜肴,只能便宜了主人,我实在没任何胃口。

  饭后茶余村长介绍了三个贫困户,一个残疾,一个刚出狱的和一个寡妇。村长为了避嫌,不想安排我住在自己家里。问我对住处有啥要求,我说干净就行,毕竟要住三个月呢,我可不想带一身虱子回县城。村长想都没想,就带我来到寡妇家。


  寡妇杨紫娥,有个五岁的孩子,人虽然勤快但是没知识没手艺没资讯。不用说在这样的村子里还要照顾公公和不正经做事的小叔子,再是个拉扯孩子的杨紫娥,哪还有精力去赚钱?

  残疾人据村长介绍是个只有一条胳膊的跛子,六十多岁了,没有技能生活困难。把钱投在他身上肯定精准……

  刚出狱的这个姓常,名叫常得喜,听这名字父母对他期望很高。惯偸,十二岁上死了爹,三十多岁没有家室。进去十年老母给活活气死了。因为这个在村里没人敢惹。头脑灵活敢想敢做但是没人帮他。他自己也明白,所以根本没想蜗居在村里靠土地吃饭。

  这些都是村长介绍的基本情况。更详细的需要去走访。

  走在田间地头,短不了碰到村里人,男的递根烟女的叫声大姐的就能唠两句。据他们说跛子根本不是残疾,他四肢健全是村长的妻侄,年轻时就游手好闲,以前来扶贫的帮过他。上面来调查贫困户,村长也总是把他名字报上去。他有残疾证,享受社会福利待遇,还拿着低保,这样的人在农村能有几个?

  常得喜还是不错的,村里谁有点小难处他会去帮忙。偷归偷,但是人家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从不祸害村里人。他会开锁修锁,监狱里学过修理电器啥的,这些手艺在村里用不上。加上村长总是找别扭,闹得人家待不下去,这才想出去闯荡。

  至于杨紫娥自己,生下孩子没多久,丈夫就死在一场车祸里。村里人说她克夫,男人拿她说笑,女人背后指戳。家里还有小叔子和老公公,小叔子不务正业,老公公跟着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她自己这边都一团糟,加上还要照顾他们,只能是勉强度日了。


  在这蹲点的一个月,我跑回县城待了20多天。扶贫不是一个人的事,那是个系统工程,方方面面都要做到位才行的,况且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下面能够解决的……

  今天回到村里,就听说村长找我几次了。晚饭后,我主动来到村长家里,待村长老婆泡好茶后,他就开门见山的问起扶贫的事情。我不想太过难堪,毕竟以后还有事求着人家,于是就邀请他带我去走走看看。

  出了村长家,我说咱们先去跛子家吧。见到村长一愣,我就说:以前来扶贫的怎样做的我都明白,我和他们不一样,是真的想做点事情。你也知道我能支配的钱不多,你说个数,咱直截了当的把事办了不就得了吗?

  村长说既然这样,你出6万,其他的自己留着用吧!

  我心里暗骂:真他妈黑心。面上带笑说到:你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吗?给你6万我还干个屁啊?这回可是领导的面子工程,搞不好咱俩都下岗……

  村长:那咱俩半劈?

  我:不行,这样吧,咱也别讨价还价了,给你3万,这可是白给的。其他的我用,以后有成绩了算你一份。领导要是高兴,说不定就提拔了……

  村长答应了,但我看出他心里很不高兴!

  村长回家,我按照自己的谋划来到惯偸家。

  常得喜,身材瘦小枯干,面部没啥特点,属于那种让人不放在脑子里的类型。他见到我进了家门,显得很烦躁。我只好说明来意,先把他安抚下来:你不是要出去做事吗?找到地方没有?

  嗯,人都没出去呢,咋找地方?

  哦,那就好办了,我这次回县城,看到一间地势不错租金还算便宜的门脸,我已经交了定金。你感兴趣就给你,否则我就租给别人。

  他看了看我:你一个公务员还干这个?

  我笑了笑:公务员咋滴?不吃饭还是不喝酒啊?谁跟钱有仇啊?

  你为啥帮我?

  我没帮你,帮的是我自己!我知道你重义气,这次帮你是为了交朋友,说不定啥时候就求到你了……还有,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做危险的事。真要有事了,也是我顶着,不会再把你扔进去!

  你回去吧,容我考虑下。

  回到杨紫娥家,已经9点多了。躺在床上想着7万块钱怎么用,想着想着睡着了……


  7万,拿在手里不多,办事那是杯水车薪,扔进水里都听不见响声。眼看着一个月过去了,啥也没做还少了3万。该咋办呢?

  有资讯才能了解外面的情况。这里到现在还是家家有事就去村里的小买部打电话,小买部是村长的老婆开的,谁家里有人从外面打来电话,她就在大喇叭上喊几声,听到的赶紧去,否则就挂了,因此耽误很多事。

  我的手机虽然有信号,要获得大量资讯靠手机是万万不行的,因此我打电话找来自己的老同学,他是县邮电局管网络安装的。

  我开车接他过来,在车上说了说这里的情况。下车后陪着他到处走,到处看。

  “看了半天,你倒是说句话啊,能不能给我拉根网线?”

  “不能!”

  “啥?咱可是老同学啊。你别忽悠,我知道你们也有任务,要把没网络的村子全覆盖了”

  “你还知道啥?哦,覆盖就是拉网线啊?那要看现实情况的。”

  “那你说有啥办法吧,你也看到我的平板在这就是摆设,带来我就后悔了。”

  “我给你算算账啊,镇上离这20里,一个基站覆盖两公里,需要几个基站?”

  “最少四个,最好五个。”

  “哥们,那是钱,谁给钱啊,你手里那点钱连一个基站都搞不定……”

  “这不求你呢吗?你就说咋办吧!”

  “拉网线肯定不行,基站也不是一句话的事。你还不想花钱。这村里不是有有线电视吗,咱们就借用有线的网络,够你用就行了呗。”

  “那行!”

  “那你就再等两天,我回去找电视台的过来给你弄。我们不懂人家的技术,也不能动人家的东西。”

  等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电视台才派来两个人。从村里的有线电视插线盒里接上一根信号线,拉到我住的屋子里,再接上电视盒,把网线两头装上水晶头,一端插在电视盒上,一端接电脑上就OK了。

  他们干活的时候,我就请杨紫娥帮忙准备了一桌饭菜,吃饱后就送走了。

  人家走了,杨紫娥看着那根线不知道我费尽心机弄来有啥用,我打开平板电脑,网页上的资讯铺天盖地的袭来,两眼顿时感到不够使用了。她转过头问我“这些你都要看啊?”

  我呵呵一笑“当然是有选择的看,以后再教你用。”

  我告诉杨紫娥,村长给介绍三个贫困户,已经解决了两个,剩下的就是她了。想做什么项目,就从这里找,同时还要筹集资金准备场地等等……


  接下来,我要杨紫娥把自家后院收拾出一片50多平米的地方,拉来钢筋请人焊了几个大笼子。然后回县城拉来十多条狗。告诉杨紫娥,朋友家没那么大地方,咱帮忙养他给钱。

  几天后杨紫娥说狗吃的太多,我带她去了镇上买了辆电打火的机动三轮,然后去一家比较大的餐馆吃饭。杨紫娥走到门前说啥也不进去,说已经花了那么多钱,还在外面吃饭,太浪费了。

  我对她说,你不进去吃饭,狗粮我可解决不了,人家不买我的账咋办?

  杨紫娥将信将疑的看着我:俺可不认识这家老板……

  (这里需要说明下,以前有个发小。父母老了想回老家住,就搬到这个镇子上了。这哥们在这开了一家不算太大的饭馆,因为地势好,加上他不知跟谁学的厨艺,收入还算不错。我们当然是有联系啊,但是不能什么都让杨紫娥知道。)

  “你就进来吧,见一面就认识了。”

  找个位置坐下点餐,其实也没花什么钱,两碗米饭三个菜能有多少钱?吃到一半的时候来了个腰上系着白布围裙的大胖子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头都没抬,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人我带来了,你这以后的剩饭菜汤啥的别给人家了,也别收她钱啊……

  胖子看了看杨紫娥:“就是她啊,知道了。瞧这话说的,你带来的我能要钱?今天就拉吗?”

  我说没带桶,等会儿去买个大桶再过来。今天你俩认识了,以后我就不来了。

  胖子告诉杨紫娥:以后你来谁问,就说是我同意的,让他们找孙胖子。

  吃完,去街上买个农民放在房顶晒水的(土制太阳能洗澡的那种)大塑料桶,嫌上面的口太小,借人家电锯把大桶的上盖整个切了下来。然后拉着大桶突突突的又来到餐馆,跟着人家的伙计来到后门,胖子找了几个人早就等在那里,一声吆喝就把两大铁桶的剩饭剩菜连同汤汤水水都倒进塑料桶了。

  到家我让杨紫娥把桶里的肉骨头给丹麦大猎犬和藏獒,剩饭馒头啥的拿一些去喂狼狗,回来后又她开始发愁,这光喂狗也吃不完啊

  我说狗吃不完你不会养猪啊?以后就是给车加油需要花钱,人家给的狗粮钱咱白赚了,泔水也不用掏钱,除了自己辛苦点,目前能这样就可以了。


  “养猪?”

  “嗯!”

  “你知道养猪多累吗?一头猪根本卖不了几个钱……”

  “那么大的猪养一两头就行了。我想的是养香猪。香猪长不大,吃的少,当然靠你这块地方养不了几只,咱得找块地方。”

  日子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过着,找地方本来也不是立刻就能办好的事。杨紫娥听我的养上了两头大肥猪,每天下午去镇子里拉一车泔水回来喂猪喂狗,狗主人每个月给一千(小地方能这样就不错了),两三个月下来,看着她脸上有了笑容,伙食里偶尔也有了荤腥。

  三个月的蹲点结束了,但是考核的日期却远远的还没到来。我还得时不时的往杨紫娥家跑……

  县科普办要推广沼气,本来挺好的事,遇到农民就碰了钉子。小地方的农民嘛,一不想花钱,二想占便宜。于是科普办也拿出了优惠政策:每个村头一个安装沼气池的免费,后面的就要交钱了。我今天就为这个来的。

  杨紫娥自然不明白沼气有啥用,我讲了半天,沼气作用没记住多少,头一个免费听明白了。加上这几个月我是真心帮她,再笨她也知道我不会骗她,所以就在我拿来的科普办下发的协议书上签了字。

  一个星期后,科普办来人安装沼气池。他们把杨紫娥家后院墙推倒,方便机械进入施工。村里人来了很多围观的,纷纷打听这是做啥的。杨紫娥乐呵呵的给人家解释,说的不明所以,听的稀里糊涂。逗得我不敢再听她们嘚瑟了。

  人家用两天时间装好就走了,我把平板电脑打开给杨紫娥看沼气的作用,村里人问我他们去哪看,我说县电视台天天都在播放,已经一个多月啦,你们没看哪?

  转过天来,我手把手的教杨紫娥怎样给沼气池加料,怎样看压力表,点火,从哪出料……我其实也不会,这是来之前现跟人家学的。

  就这样狗粪猪粪人……的,菜棒子,剩饭菜统统进了沼气池。几天后杨紫娥第一次用上了沼气。感兴趣的都来看看沼气灶,沼气灯,有的顺手就在我这签下了协议。

  我让杨紫娥炒几个菜,把村长请来喝酒。拿出手机按下录音键屏幕朝下放在桌子上。然后说起村外有一片沙土地,有五六亩大,不适合种粮食。村长说那是村里的财产,给杨紫娥用别人会有意见。

  我说是这样啊,那就不要那块地方了。离村子不远的后山能给不?村长说那里归县林业局管,他更无权给我了。

  送走村长,回到屋里就拨打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就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最近躲哪去了,同学几次聚会都不见你,听说……”

  “别说这个行不?躲字多难听啊,好像我欠债潜逃了。”

  “你本来就欠债了,该你请客找都找不到你。”

  “童姐,这你可不能怨我啊,我被下放三个月蹲点来了。”

  “哦,吃苦受不了想起你童姐了?”

  “还是我童姐啊,心里总是惦记我……”

  “这还算句人话!说吧,啥事?”

  “姐,东店村后面有片山地,村里说归你们林业局管,是不是真的啊?”

  “这个啊,明让人查一下再给你信。哎,你问这个干啥?”

  “咱这不是精准扶贫嘛,有项目没地方咋弄啊?我看那片山坡不错,要是找个人给管理起来那不是也给你省心了吗?”

  “少来,那地也不是我的,我省什么心?明等我电话吧。”

  “哎,谢谢童姐。”


  等待,是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这不,第二天,我就在焦急中等啊等啊……,等来了无果!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上午,电话终于响了

  “等急了吧?下午去山脚下等着,我带人带图过去。”

  “哎,谢谢童姐,谢谢童姐……”

  午饭吃完我就跑到山脚下了,人家估计是吃完后睡一觉才来的。

  毕竟是老同学带队,对方几个人下了车,把地图铺在车前盖上,就开始问我需要多大地方。我说这块也就800亩左右,给我割一块剩下的你们也没用,不如都给我,我找人植树造林给利用起来……

  童姐说“我们可就靠着这些山头吃饭呢,咱可先说清楚,你弄不好咋办?”

  “姐,您不能今给我明就看效果吧,少说也得三年是不是?”

  “三年?兄弟,给你五年吧。干得好,五年以后续签。”

  “行吧,姐说了算。”

  一个多小时把事办完,童姐把自己带来的人支走后钻进我的车里,我看看她:“嘛意思?打道回府?”

  “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说吧,没好事你能总往这跑?看上谁了?”

  “哎呦,我的姐。”我开始叫屈:“兄弟是啥样你不知道?我是来扶贫的……”

  “得了吧,你们一起下来蹲点的,别人早就坐办公室喝茶了,就你一个隔三岔五的往这跑,没猫腻谁信啊?开车,带我去看看,喝你一杯水总行吧。”

  没辙,开车带着这位“爷”来到杨紫娥家,杨紫娥还没去镇上拉泔水,看我带了人来,紧忙去烧水。童姐则在我的陪同下前转转后看看,然后问我那十几条狗是谁的,我告诉她两只藏獒是交通局长的,另一只丹麦大猎犬是朋友不想养了送我的,十几只狼犬是县工商局刘处长的。

  童姐笑着说:“行啊你,没看出来朋友圈那么大。”

  我说:大什么啊,这不都是这些年跟着交通局张处,童姐你等等同学们混出来的嘛。城里不让养大型犬了,我帮忙找了个地方而已。

  回到屋子里,杨紫娥已经泡好了茶,我给杨紫娥介绍童姐,杨紫娥一听是县里的领导,慌忙把本来就干净的两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才伸过来和童姐握手。童姐招呼杨紫娥坐下,两个女人聊起了家常,我干坐着没意思,就回自己屋里躺下了。

  睡醒后,我走出房间看到两人还在聊着,而天色已经擦黑。我赶紧让童姐上车好送她回家。杨紫娥也急忙起身去发动三轮车去镇上拉泔水。

  路上童姐的兴致竟然还没消褪,开始说起杨紫娥如何如何,有些我都是头一次听说。说到后来,童姐突然说:“你觉得咋样?要不要我帮你撮合撮合?”

  我连忙说:“你可拉倒吧,刚跟人家见一次撮合啥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