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微言微语!

楼主:myf9363 时间:2016-06-26 08:43:58 点击:10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总觉得国人的民族意识是灰色的,前途希望很难说。自五四运动以后,我才觉得改造的基本的萌芽露出了。若说这五四运动单是爱国运动,我便不赞一词了:我对这五四运动所以重视的,为他的出发点是直接行动,是唤起公众责任心的运动。我是绝不主张国家主义的人;然而人类生活的发挥,全以责任心为基石;所以五四运动自是今后偌大的一个平民运动的最先一步。
  不过这一线光明也很容易烟消云散;若不把“社会性”用心的培植一番——就是使责任心成习惯——恐怕仍是个不熟而落的果子。
  前清末年的改造运动,无论他革命也罢,立宪也罢,总有坚苦不拔、蓬蓬勃勃的气象,总算对于民族责任心有透彻的觉悟。民国元二年间更是朝气瞳瞳。然而一经袁世凯的狂风暴雨,全国人的兽性大发作。官僚武人在那里趁火打劫,青年人便预备着趁火打劫。所以我以为中国人的觉悟还算容易,最难的是把这觉悟维持着,发挥去。
  我们自己以为是有新思想的人,别人也说我们有新思想。我以为惭愧得很。我们生理上,心理上,驮着二三千年的历史——为遗传性的缘故,又在“中国化”的灰色水里,浸了二十多年,现在住着的,又是神堂,天天必得和庙祝周旋揖让。所以就境界上和习惯上讲去,我们只可说是知道新思想可贵的人,并不是彻底的把新思想代替了旧思想的人。我不曾见过一个能把新思想完全代替了旧思想的人。我们应常常自反,我们若生在皇帝时代,能不能有一定不做官的决心?若生在科举时代,能不能一定不提考篮?能不能有绝俗遗世的魄力?不要和好人比,单和阮嗣宗李卓吾袁子才一流败类比,我们有不有他们那样敢于自用的魄力?我们并袁子才的不成才的魄力而亦没有,那么,后人看我们,和我们看前人一样,我们现在觍颜自负的觉悟,不和当年提过考篮而不中秀才的人发生一种“生不逢时”的感情一样么?有什么了不起呢?这感情能造出什么生活来呢?
  所以新思想不是即刻能贯彻了的,我们须得改造习惯。
  前两天一个朋友和我分享了他对中国古代十恶不赦的看法,排在前面两恶的是谋反和谋逆。他说谋反谋逆定为首恶是禁锢人的思想,而且这个罪定义模糊,足以使政体沦为专制主义。我听后觉得很有道理。


  我在读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时看到孟德斯鸠对这种罪的阐述和我这位朋友的观点惊人的相似,我不由得对我这位朋友佩服的五体投地。
  孟德斯鸠在书中用很大篇幅阐述了大逆罪,总体来说就是对统治者不敬就是大逆罪。这项罪名的特点是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全由统治者自己说了算。
  英国在亨利八世的时候颁布一项法律,凡预言国王驾崩的就按大逆罪论处,导致给他治病的医生都不敢说他已经病得要死了,依然把他当做尚未病危来治疗。专制主义加害于施行专制主义的人,专制主义可怕到何等地步不难而见。对于被统治者那就更可怕了,有人不小心朝皇帝的铜像扔石头,有人梦见自己把国王的喉咙掐断,有人在皇帝的奏折上乱写字,这些都是大逆罪,统统都得死。用恐惧把人从思想,言辞,文字和行为上牢牢的控制住。
  这些被重罚的罪行又能带给别人什么伤害呢?把这种毫无危害的行为处以重刑,这根本是无耻的暴行。就像现在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同样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为什么要加个煽动呢?就说明实际上是没有颠覆行为,只是从言辞或者文字上表达了对专制的不满,只是为了个体权利对抗公权力,这也要被判刑,不公正的审判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耻辱。
  民主制度下的人民根本不用考虑哪天这种罪行会被加在自己身上,因为天赋的人权使他们拥有了言论,出版,信仰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自由。他们可以指责政府,即便有人指责错了也不用受惩罚,如果是由于轻率我们鄙视他,如果是由于癫狂我们可怜他,如果只是咒骂我们宽恕他。主权在民的国家不用颠覆国家政权,人民用选票就可以把政府赶下台。因为在三权分立的制度下,人民拥有立法权,法律是服务于整个政体,并非只是统治阶级的工具。
作者 :cookren 时间:2016-06-26 23:11:41
  主权在民的国家不用颠覆国家政权,人民用选票就可以把政府赶下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红杏不出墙7 时间:2016-06-30 09:12:46
  不是微言是大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