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精准扶贫2

楼主:香雪兰溪7 时间:2017-04-15 11:19:56 点击: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童姐把眼一瞪:“不信你童姐是吧?告诉你,我已经撮合成功二十多对了,现在林业局是副业,红娘是主业……”

  我哈哈一笑,岔开话题:“姐,那个合同咋写?你那有现成的没有,借我抄一份。”

  “明早你打电话提醒我一下,我找个合同给你发到微信上。”

  “嗯,那个审批还要多久啊?”

  “你别管了,明你就可以在那该干啥干啥。规划审批一条龙,规划我这过了,审批我给你找人。不过你得请客啊。”

  “明白明白”

  …………

  送童姐到她家楼下,她邀请我上去坐一会儿,我说啥也没拿不去了,下次再说吧。

  我爸是湖南人,当兵期间在这谈的恋爱,就在这落户了,如今老家基本上没啥人了。唯一的姑姑还健在,前些年我们全家回去看过她。她三个儿子两个在外打工,一个在家伺候她。这个在家的利用自家的院子养蛇,在稻田里养螃蟹养鱼,收入居然比出去打工的两个哥哥都高。只是苦于没合适的场地扩大规模。我心里一直盘算着跟他合伙,平时我也经常打电话联络感情,这回有地方了,当然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

  我这里南北交界,四季常青,空气比较湿润,又是半平原半丘陵地区。与湖南那边相比,地势开阔,适合发展。基本情况介绍完,约定好时间,才想到忙了一下午,该慰劳慰劳闹情绪的肚子了。

  .........

  按照约好的时间表哥来了,我带他去看看那片地方。他说地方可以。

  我说:你在家养蛇的地方也就几分地,我给三亩你能年产多少?

  他说一年300万不止,这还是估算的。

  我说把姑姑接过来吧,小村子住了几十年了,过来跟她弟弟弟妹一起多好啊。

  表哥看着我说:“这话我可不敢说,要说你说去。”

  “行啦,我说也不好使,这事得劳动她弟弟亲自出马……”

  “那我舅能出面当然好……”

  “咱俩也别在这嘚瑟了,赶紧找老爷子去。”

  开车到了家,老爸一看侄子来了,那是比我这不着家的儿子回来还高兴,平时总让老妈沏茶的老爸,今天居然拿出大红袍亲自给侄子泡好一杯茶,拉着侄子坐在客厅里问长问短,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

  一会儿,老妈把饭菜做好了,我赶紧知趣的过去端菜上桌。老爸又拿出珍藏了多年的茅台和三个酒杯。我对表哥说:“今个可是沾了你的光,平时我想看看都不允许呢。”

  老爸说“你怎么能跟你哥哥相比?人家那是真正做事的人,你整天瞎混正经事不做,到现在连个媳妇都没给我找来,还想喝酒?”

  表哥看着我偷着笑,我对他挤挤眼。这个小动作被老爸发现了。老爷子问我:“又搞啥名堂?”

  我赶紧把今天和表哥商量的事说给老爸听,老爸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表哥:“他说那地方你看过吗?你认为这个事行不行?”

  表哥说我们就是从那回来的,地方不错。

  我说:“您咋就不信自己儿子呢?”

  老爸哼了一声“信你?我跟你妈信了你多少年了,到现在我俩干脆不盼望你有媳妇了……”

  接着,老爸转向表哥:“这事要是你看着能做,你妈那我就去试一试。还得请你舅妈出面,她俩关系好。”

  老妈在一旁说道:“你俩听听,我们关系再好,能比得过你们亲姐弟啊?还不是你想要我跟着伺候着……”

  我对老妈说:“您就给老爸点面子跟着去吧,我们都知道您是这家里的主心骨,哪没您都不行。”

  老妈一笑:“还是自己儿子好,凭这糟老头子,我才不去呢……”

  两天后,老爸老妈动身去湖南,我跟表哥继续筹划这个事。我说:“目前来讲你是行家,怎么做得听你的。先画个图买材料请人施工吧。我没钱帮你,这地皮就算我入股吧。”

  表哥说除了砖头水泥沙石料和人工费,基本上没啥花销。他画了个草图,我找来施工队,先拿石材垒墙,这个可是必须严丝合缝,不能给蛇找到跑出来的机会呢。一圈墙垒好了,再顺着相对的两面盖房子,这样一个狭长的院子就起来了,院子中间是水泥砖,有些杂草,没有树木。房子里面用木头搭上几层架子,每层架子上铺盖了苇席,表哥说这样就可以了。干这个用去半个多月的时间,场地准备好了,就等表哥回去把他的蛇宝宝都搬过来了。

  没想到的是,表哥回去打来电话,说他来不了了。原因是那夫妻俩没能劝动我姑姑。还能有啥比这个更让人上火?我赶紧开车去湖南。

  到了姑姑家那可就不一样了。

  老太太乐的嘴都合不上,拉着我的手就不松开了,满眼含笑,一个劲的问我吃饭没有,想吃什么,又喊来表嫂给我做饭,转头冲着表哥说:“还楞着干啥?赶紧去抓蛇抓鱼去。”

  表哥答应一声跑了出去。我回头对老爸说:“看见没?我姑对我比您对我好多了。”

  姑姑笑着说:“别理你爸,他啥也不懂。我就喜欢这个侄子……”

  饭菜摆上,席间一片笑谈。我不了解情况,也不敢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就随声符合着大家……

  饭后,表嫂给安排好住处,我把爸妈和表哥都找来,问问出了什么问题。表哥说老太太说啥也不愿意离开家,舅舅舅妈都劝不动,别人就更别想了。

  沉闷了好一会儿,还是我打破了僵局:“不行就骗吧!”

  老爸一听就说:“我都不敢骗你姑姑你敢?”

  表哥倒是无所谓,只是问我如何骗?

  假结婚呗。我说自己认识个女的,看样子应该比我大一些,关系不错也许能救救急。

  三个人都在听着我说,老爸来一句:人家丈夫能同意吗?

  我说她是个寡妇,没男人(我还不敢说她有个孩子)。

  关键时刻还是老妈开明:寡妇就寡妇吧,只要能帮忙过了这一关,我也认了。

  老爸听了直摇头,我问他:爸,您有啥好办法吗?

  老爸:……

  商量妥当,各自休息。

  第二天早饭后,我问姑姑啥时候去我家。老太太说你爸妈早就说过了,我哪也不去,哪都没家里好。

  我说他们没告诉您我要结婚了吗?

  老太太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啊?你结婚?真的吗?

  我说这个事哪敢骗您啊

  老太太从座椅上站起来,对着屋子门口跪下就磕头,嘴里念念有词,什么感谢苍天啊,她弟弟家终于有人接济香火啦……等等

  我和表哥赶紧把老太太搀起来,我接着对老太太说,这次来就是接她去参加婚礼的,您就我这么一个侄子,哪能不去啊?谁知道我爸妈见到您太高兴,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老太太禁不住连蒙带骗加上自己弟弟的劝说,同意出门了。但是不放心家里的东西,转头嘱咐表嫂好好看家。

  我看了看表哥,笑着对老太太说:让表嫂一块去吧,好不容易出一次门,再说您不还得她照顾呢吗?

  老妈一个劲的附和我的建议,表嫂却说要听姑姑的话看家。我说家里有啥值得看的啊?现在家家都有的东西,小偷都懒得偷。你到底去不去?你不去我就给表哥再介绍个表嫂……

  大家听了哈哈大笑,老爸说没大没小的,怎么能对嫂子这样说话?

  姑姑看着我,再看看表嫂:“那就一起去吧,到时候再一起回来。”表嫂答应了。

  午饭后,爸妈陪着姑姑坐上火车先走了。表嫂想跟表哥一起,被我推说路上做个伴拉上车。临走告诉表哥尽快过去,表哥说两天后就到了。


  到家已经是晚上,想到姑姑岁数大喜欢安静,就让她和表嫂住在我那了。我其实和老爸老妈就是楼上楼下,这样他们走动也方便。我自己回单位去睡了。

  早上起来买好早点去给姑姑爸妈送去,表嫂正在伺候老太太洗漱。我潦草的吃了几个小笼包喝了一杯豆浆,待他们吃完就找个借口拉着表嫂出来开车到了那片山地前。

  下车后一同来到新建的院子里,她说这咋那么像养蛇的地方啊?我说本来就是给你养蛇的。

  表嫂楞了:“给我养蛇的?”

  “嗯”

  “你哥知道吗?”

  “他明后天就把蛇拉过来了。”

  “你胆子不小啊,连老太太都骗,我可不给你兜着……”

  “别介,嫂子,咱这事能不能成可就指着你了。你也知道,姑姑要不来表哥肯定来不了啊,好不容易请动了这尊菩萨,说啥也不能再让她回去……”

  “这样说你那结婚也是假的?人家能愿意?你咋啥事都敢干啊?”

  “嫂子,好嫂子亲嫂子,我求你了。我这边的事我去解决,姑姑那边你千万要帮我才行。”

  “都给你气糊涂了……”

  把表嫂送回家,又借口工作没做完开车跑到杨紫娥家,进门就说求她帮忙……

  这个杨紫娥虽然自己贫困些,倒是个热心肠,别人不帮她,她不但不记恨还经常帮助左邻右舍的。自从有了三轮车,人们有啥搬不动的她就开车过去,虽然还是有说闲话的,至少人们不再躲避她了。

  听我说求她帮忙,不打折扣的答应下来,然后问我她该做啥。

  我说请她扮演一次新娘子,沉默了好半天,我看着她先是脸红,接着脸色煞白,浑身开始哆嗦起来。我赶紧拉她进屋,想趁她没有爆发前先解释一下。

  进屋后,她一把甩开我的手,指着我说:“开始看你忙前忙后的帮我,还以为你不错。没想到你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跟外面那些男人一个德性……”说着话,顺手抄起菜刀就砍了过来。

  我一边躲一边说:“能让我说清楚不?你连啥事都没弄明白,咋就说我欺负你?”

  “滚,滚出我家,你说啥我也不听,以后再也别来了。”

  我没再说啥,这事本来对她就过份,人家不愿意,那就算了吧。实在不行,网上租个女人,只要把姑姑骗过去就行了……

  开车到单位,心里的火还没熄灭。想起童姐说的主业,就打电话请她出来喝茶。

  坐下后,童姐说:可怜见的,啥事啊?

  我说你还做红娘不?我现在需要个媳妇。而且是马上就要……

  童姐看着我:你疯了吧?哪有说要媳妇立马就领来一个的?你愿意别人还不愿意呢……

  我说租一个行不?

  “行,当然行啊,你上网找吧,找我没用。”

  “就这两天用,上网找的哪能那么合适啊?”

  “怎么突然那么急了?上次说帮你撮合还嘴硬呢……”

  我就把为了骗姑姑来说要结婚的前前后后都跟童姐说了。童姐说你骗人之前不考虑清楚,擦屁股的时候想到我了,就算你亲姐也不能这样对待把?

  我都快哭出来了:我有亲姐就好了:这不一直把你当亲姐呢吗?有难处不找亲姐找谁啊,谁能向童姐这样帮我呀……

  “哎,对了。想让人家冒充,你打招呼没有啊?”

  “这不刚才去了,让人家拿菜刀赶出来了嘛……唉,别提了……”

  “该!是我也得拿菜刀砍你!这事有那么做的吗?怎么说也该跟人家商量好了再去骗你姑姑啊?”

  “商量什么啊?咱爸妈请不动姑姑,才逼得我想出这个馊主意。别说来不及商量,就是想商量也不可能啊……”

  “还坐着干吗?”童姐掏出三十块钱放在茶桌上“走,开车带我找她去。”我说这次是我请你,哪能让你花钱呢?童姐看着我:跟我玩客气呐?这次看你状态不佳,饶过你了,下次你再请吧……

  到杨紫娥家门口,童姐说你在车上坐着,不叫你别进来,然后她自己去敲门。

  敲了几次门,杨紫娥才边问谁呀边开门。抬头一看是童姐,先是楞了一下,看了看外面的车,才冷冰冰的让客人进去说话。

  不知道童姐进去效果如何,忐忑之下自己坐在车里连睡觉都忘记了,就这样枯坐了五个多小时,才看到院子里闪出一道灯光,接着听到童姐的声音:“你别出来了,我去把这个不争气的叫进来。”

  童姐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向外走,嘴里对着话筒说着话;嗯,嗯,我知道了。老公你和孩子先吃吧,我这帮人办事呢,你知道我最喜欢管闲事了,行,我尽量早点回去,拜。

  我打开车门,童姐压低了嗓音跟我说;进去认个错吧,大老爷们服个软没啥事。走,我陪你进去.....

  跟在童姐身后走进杨紫娥的屋子,桌子上一个玉米饼子,一小碟咸菜丝,剩个碗底的疙瘩汤提醒我;童姐已经吃饱了。而我从早上吃了几个小包子喝了一杯豆浆,到现在还没吃过任何东西,肚子里早就开会抗议了,可是这时候哪能求人家给做点吃的啊?

  杨紫娥坐在凳子上,面无表情。童姐站在我面前指着鼻子就是一通臭骂;你们这些男人是不是都缺脑子啊,想起什么是什么,都不带跟人家商量的。人家是你什么人啊?凭啥帮你啊?你想没想过人家的名节啊?整天就知道惹祸,一点都不能让我这做姐姐的省心......你来扶贫,那是政府让你来的,人家感谢也感谢不到你身上,你算老几啊?别的没学会,欺负人的本事你倒是一看就会。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认错?

  我心说,终于轮到我说话了,“嗯,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人家没名字啊,以前你就这样称呼人家啊?那么大了一点礼貌都不懂。”

  童姐说话的时候,杨紫娥看了她一眼,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对着我。

  没办法,继续认错吧,要不怎么收场啊........

  “对不起,这事是我考虑不周,光想着怎么把姑姑骗来了,没站在你的角度替你想想。我保证以后......”

  童姐说:“打住!你还想以后啊,你以后还有脸进人家门吗?”

  这时候杨子娥说话了:“行了,就这样吧。”

  童姐叹了一口气,看着杨子娥说;这可是你替他说情的啊,以后再被欺负可别说我不向着你。行了,太晚了,我得赶紧回家去了。风林,送我回去。为你这点事我容易吗,啊?你说说,有这样的老姐你亏吗?

  杨子娥边送我们出门边说;你都多余替他来,这做弟弟的就是有福气。我要有个这样的姐姐就好了。

  童姐听到后,转过身来笑嘻嘻的说;我不在乎兄弟姐妹多,越多越热闹。要不咱俩也认个姐妹,有啥事需要帮忙的给我打个电话就成。

  杨子娥开心的笑着;可以啊,不过咱不是为了别人啊,就是咱俩投缘。做妹妹的就高攀你这个姐姐了......

  童姐上前抱住杨子娥;说啥呢?自己姐妹咋还扯上高攀了呢?高攀咱们的,是胡风林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我打开车门让童姐上车,然后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启动引擎,就等她俩再寒暄几句走人呢。没想到人家俩人嘀咕了良久,杨子娥跑回去关好门窗,返身锁上大门上了车............

  我一时不知所措,童姐敲着我的脑袋说;快开车,注意力集中啊,不许听我们姐妹说话。


  车子在路上飞驰,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两个女人时而耳语时而笑做一团,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不明白童姐用什么办法把这个寡妇从几个小时前的冷若冰霜变成现在的........;........;

  40公里的路程禁不住一脚油门的蹂躏,不到20分钟,车子已经停在童姐家楼下。童姐下车走到我这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我说:开车送我妹妹回去,一切行动听指挥啊!

  一切行动?还要听指挥?没搞错吧?

  童姐回家了。杨子娥下车,打开副驾驶这边的车门坐了上来。

  ”;胡风林,开车。”;第一个命令传到我耳边,车轮转动。

  ”;别开那么快。”;第二个命令。

  车不紧不慢的走着,身边的杨子娥看着窗外的灯光,已经与来时笑做一团的她判若两人。

  途经小镇,我在一家尚在营业的饭馆前停车。杨子娥惊愕的看着我:”;你干吗?我没让停车。”;

  ”;是,你没让我停车。我可是从早饭后到现在水米没沾牙,再不吃饭就该罢工了。”;说完转身向饭店走去,背后车门嘭的一声,杨子娥小跑着跟了进来。

  找个桌子,两人几乎同时坐下,我叫来服务员,点了两盘饺子。十几分钟后,饺子端了上来。

  ”;干吗要两盘?”;

  ”;我以为你也要吃点。”;

  ”;我说过我要吃吗?”;

  我伸手把她面前那一盘拉到自己面前;“;不吃正好,一盘我吃不饱。”;

  她看着我:哼,我说过不吃吗?说完又把那盘饺子端回自己身边,并让服务员拿来一碗饺子汤一头大蒜,自己剥了一辦放在嘴里嚼着,饺子汤放在一边冒着热气......

  我如风卷残云一般消灭着眼前的饺子,她却看着自己盘中的那些不吃,甚至连筷子都没碰过一下。等我吃完,她把自己那一盘推了过来:”;吃完!”;

  我看着她,她命令我:”看什么看?吃!”;

  无语,如今的女人简直就是疯子,唉........;

  吃完,心想赶紧送她到家就回城里吧,冒充新娘子的人选还没着落呢........;

  车进村,她要我开到后门去(上次安装完沼气池,后院的墙又垒起来了,只是留下一个很大的门,方便车辆出入)。打开大门,挥手示意我开车进去,我想进去干啥?你都说过不许我再来的了,再说我还有事啊?

  我挂倒档,眼睛看着后视镜慢慢的倒车。她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你干吗?想让全村都来看你是不是?开进去........;

  ”;我还有事啊!”;

  ”别忘了,一切行动听指挥。”;

  一切行动听指挥,我都送你到家了,还有什么行动?

  ”;进去。”;杨子娥站在车窗前催促着,手里拿着手机,让我看她已经找到童姐的号,正准备拨打。

  无奈,再给人家找麻烦那就是我太不是人了。按照杨子娥的吩咐,把车停在后院。她锁好大门,眼睛都没撇我一下:”;回自己屋吧,有啥事明再说。”;

  这女人,到底怎么了........;?

  心里一会儿想到没有新娘的婚礼,一会儿想着姑姑老爸老妈的责骂,一会儿又是不得不回家的表哥和他的蛇........;翻来覆去如同打翻了调料铺,这时候谁还睡的着啊........;

  迷蒙之中,看到一个小脑袋钻进门,接着一只小手拍着我的脸叫我起床。我挥挥手说:银娃别闹了叔叔再睡一会儿........;

  “;妈妈让银娃叫叔叔起床吃饭,晚了没饭吃。”;

  大人没法跟孩子讲理,唯一的办法是乖乖的起床。

  洗漱完毕,走进堂屋。杨子娥看着我说:”;你怎么没一夜白头呢?看来还是不着急........;坐下吃饭吧。”;

  一碗红薯玉米粥,一盘汆烫后拿香油拌过的菠菜。我给银娃剥着鸡蛋皮,还在从锅里拿玉米饼子的杨子娥突然问我:昨晚睡好了吗?

  我心说这不明知故问吗?不搭理她........;

  见我没搭理她,转头对我说:没睡好等会再去睡,啥事都等睡好了再说,不急........;

  他大爷的,我都晕到忘记自己还有事没办了........;

  我站起来推开堂屋后门就拿遥控打开了车门

  “你干什么?还没新娘子呢你能走?”;

  “我在你这不也没有吗?”

  “瞧那俩黑眼圈,你就这样出去让人看熊猫啊......你的事是星期六办,今是星期三,还有时间呢,先去睡觉..........”


  她的慢条斯理在我看来毫无理由,我的心急如焚在她看来不值一提,这反差也太大了........;

  走不了,困,那就睡吧........;........;

  电话吵醒了我,看号码是童姐,赶紧接:那么半天才接?干吗呢?

  “睡觉啊........;”;

  ”新娘子找到没有?”;

  “还没呢”

  “笨死你算了!这妹子可真沉得住气....去找她要新娘子........;对了,还有新娘的娘家人........;”;

  我挂上电话伸个懒腰,穿衣起床直奔堂屋,进去看到杨子娥正在接电话,那边不知是谁,这边的却笑的前仰后合,只见她对着话筒说不聊了,放心吧,答应你的事不会办砸了.......


  我和杨子娥隔着桌子相对而坐,她问我是咋想的,都请什么人

  我说就是家宴,这个咱不能大张旗鼓的操办。我这边是爸妈姑姑表哥表嫂,除了姑姑一人蒙在鼓里,其他人都知道是假的。

  她说你就请个女人冒充新娘子?娘家人一个没有那不立刻就露馅?

  还有,你把老太太骗来,婚礼搞的那么寒酸,你不怕老太太起疑心?

  我说规模小早就想好理由了:不想把钱花在吃喝上,准备带新娘子出去玩玩。

  至于娘家人........;确实没想到,不过目前连新娘子都还没着落呢,娘家人有没有就都一样了。

  杨子娥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话:有童姐这样的人帮忙,你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

  “;她是我同学........;”;

  “;我知道,同学就该帮你啊?我也有同学,小学的,那么多年怎么没人帮我?”;

  我心说:人品太次吧?

  杨子娥继续说道:“我冒充新娘子........”

  “啊?答应啦?”

  “嗯,答应了”

  “那娘家人可不能找你小叔子老公公,不会配合你不说,反而会拆台........”

  “你就知道他们吧?别人就不是人了?你们男人娶老婆都找那石头里蹦出来的?”

  “我啥时候听你说过啊?”

  “你连问都没问过好吧?好了,我从娘家给你叫人,说说都要什么人吧。”

  “我的原则是人越少越好。而且还得让人家知道这是假的,是哄老太太高兴的!”

  “这么着,一个爹一个弟弟,不多吧?这个爹和弟弟的可是我亲爹亲弟弟,不是假的....”;

  我心里一个劲的嘀咕:这人情太大了,连亲人都请来演戏了,以后可咋还呐???也不知道童姐咋跟她说的,怎么变化那么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