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涉水

楼主:sunxiaolei1234 时间:2018-06-04 19:50:28 点击: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自出生以至于到了现在,我想一想,似乎也就没有停止过和人斗,在我的心底里并不惧怕与他人斗,更不要说与人谩骂。
  尽管他这个奴才,对于我个人呈现他的斗狠赌气,一副似乎并不成功的不像是奴才的相。但当他割了他的鸡鸡,作为瑾见主子的礼物,拜倒在他家的“五黄”跟前,说他这个奴才给他家的皇帝请安了。他则展现的是一副十足的奴才相。
  像是弱于他的,他打,显示他好像是大人;强于他的呢?倘若不得已发生了苦斗,他的头上被人家爆出来几粒栗子样的包,他会眇着人家后跟在人家走远后,直起身子对围拢上来看热闹的人,自言自语又像是夸耀的说,这是儿子打老子。至于看到五黄一队人马过来了,他早已经躲到了犄角背巷,流着眼泪口水,自惭愧的哀怨去了——同样是人,咋会差别这么大呢!

  一
  他这样急于想要出卖他,把他的身体交个“五黄”,对于五黄来说,他像是没有捂住他的嘴,口臭熏到了他家五黄。厌恶他的口臭,大黄牙,他家五黄捂着鼻子,示意他滚蛋,快,真受不了他。
  以上场景的演绎,这不过是他抽着筋,发着高烧,做着恶梦的想。他家五黄怎么能够认识他呢?在臣服的人群中,他不过是芸芸中的一粒,一粒虫子。所以他不惜带上他的父母姐妹在他的嘴巴里,像是很享受似的来含着,大约就像是含着鸟,隔着长江、黄河声竭力斯的呼他家五黄,他像是被他家五黄遗弃的狗,流着眼泪叩着头请安请罪,请他家主子五黄,可不能不认领他啊!那样他就没有了主心骨了,奴才也没得做了,成了野狗。他也就仅限于此,隔着大海对着“五黄”意淫一番,过足奴才瘾,做一回有主子领养着狗的幸福。因为称呼“五黄”的奴才实在太多,还轮不到他这个不够等级的奴才扬起他的脸,接受五黄啐的荣耀。接受五黄啐,还轮不到他跟前的原因,是排队等候五黄接见啐的人群实在是过于长,排队到他跟前,恐怕到他死的那一天也未必能够来到。这大约看来,野狗,没有主子,就是他苦闷的宿命一样的悲剧。
  我对于他家的“五黄”,是颇有微词的,微词是他家的五黄,也就是他的主子屁股后面有一条尾巴,这条尾巴是公平竞技游戏失色。如果不割掉,恐怕有碍他家五黄天下第一人的名分的。这不免揭露了他偶像主子的马脚,引燃了他丢失鸡鸡一样的失魂落魄,他一边大骂着我的无情,一边扯过来一块老棉布替他的主子遮盖,偏偏是他这个奴才短与遮蔽的能力,手忙脚乱,反而露出了又一条尾巴,原来他家五黄不知一条尾巴,是两条。这是露出来的,没有被发现的找不到还有多少呢?他拉着他家五黄的尾巴谩骂开来,说我不该这样。不为他着想。不为他家五黄着想。
  被当众扯下了遮丑布的五黄,实在是忙于征战NBA的总冠军,哪里有闲工夫听我来扯蛋。反而是五黄不认识的这些奴才在为他张罗,替他骂街清道,呲牙咧嘴呜呜叫着。自甘堕落到五黄家门外的一头逡巡的野狗,他的下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恶毒口舌流出的水,却又像是咬人累倒歇息时无奈的哭诉。
  但,使我不能理解的是,何以他的谩骂的话还在,我的凛然而又凌厉的回击他的无赖嘴脸的话,却不在了呢?我想问一下,这是他非正常操作或者是叫做走后门耍手腕的使然吗?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有我所不能知道的内幕在。
  这么看来,我远隔千山万水,看五黄带着他的小弟走步上篮圈,这是表面的清楚,还有暗地里不明在。而我结合住以往发生的事实,推测出来内部的蹊跷,也是可能的啊!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什么事情皆有可能,之所以说不可能,只能说明他的无知不明,和不经风雨,温室养育出来的一个脑残花朵。

  二
  他比喻我是猪,这令我吃惊不已。因为我知道猪是伟大的,它的伟大是它不计名分,献出它的生命,壮暴了我的肚子。能够做到这一点,世上除了猪,大约还有他的母亲,那也未必有这么伟大的吧。
  自我发现这一点,我对于猪,就有了悲壮的看法。
  平生有这个看法,是在去年的年关,我拎着一块猪肉上了巴士后。我于是决定让座位于它,我站在它旁边。挤上车来的人,带着疑问的眼光逡巡在它的身上和我的脸上。这没有使我难堪,我坦然面对。
  一个远离NBA之外的门外汉,他所能熟知的他家主子五黄一些什么事情呢?既然不能熟知,那个嘴巴含着鸟的人注册地是上海,怎么就确定我说得就是在“黑”他们家五黄的呢?
  最为奇怪的是:他说,我配姓孙吗?我怎么不配了呢?!我在此郑重的告诉他——告诉他这个没有主子的奴才。
  我配得恨!他幸而知道我还姓孙,我试图从他的头像窥到他的号,结果,他叫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没法称呼的,是人吗?鬼东西而已。
  还有奇葩的言语呢?我叫小雷,他说一个男人起个女人的名字。是的,即便是个女人名字,怎么了!他的姐姐妹妹,小娘儿大妈姑姑不是女人吗?没有女人,他妈的他总不成是从石头缝里崩出来的吗?他妈的他又不是圣人,哪里来得底气贱视女人的呢?即使孔子说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我也要啐上他一口。何况他一粒虫子,一头没有主子喊叫的野奴才呢?看我不踩死他。
  呼出我的名字,掀开他阴冷欲出卖我的恶毒伎俩之后,是看他流脓水的口,不经头脑。由此推断,他还在襁褓里的时候,他的母亲忘记了一件事情,使他的脑壳一直偏置,以至于到了现在,还是偏置偏执。偏执的头脑,会使他走路姿势不对,是弯曲的。一个路都走不直溜的人,他的脑子不是差部件的吗?一个脑残的人,不过像是一个祸事棍子!又像是游荡的野狗,这个的话题下叉两口留言,那个话题下又叉两口留言。脑子是个好东西,没有脑子,叉得到题上去吗?他的留言看着像是他家五黄的尾巴撩起来显示的红屁股。使人家原本清楚的话题,变得浑浊。自以为霸占了一个栏目,像是一头被打瘸了腿的野狗一样自认为可以霸占这一个栏目,打瘸腿的野狗,能霸占一个栏目吗?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狗东西。
  他妈的他倒是能让一个他霸占的栏目火起来啥!他有这个头脑吗。

  三
  他尤过之于我对于NBA游戏,执着妄念。
  NBA东西冠军争夺总冠军,人家以G1或者说是G2来称呼。这个G代表的是什么呢?今天我才在人家翻译里大悟,那是英文游戏单词的第一个字母的缩写。
  NBA是游戏。在游戏里不争胜,玩游戏的乐趣不是没有了吗?
  我以和他打口水仗,为耻。因为,他没有智慧可以使我,哑然失笑。由此推断,现实生活中,他不过是个无趣味的人,自以为是,说大话,抬死杠的,让人讨厌的人。

  4日6月2018年邓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