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间与天堂的沟壑 (小说/版主: 莲之声)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0:22 点击:1155 回复:6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机遇悄悄溜走
  语文课刚刚下课,一切美好的与欢快就要结束。
  下一节是历史课,我的心往下一沉,整个人好像陷入一个软绵绵的大粪坑里。我妈妈常常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们不必再提起。”历史课讲的都是过去的事,一提再提,也不知有什么用。
  十分钟过去了,玛丽老师还没有出现。平时,给我们一种“占了便宜”的兴奋。
  玛丽老师的催眠功夫了得,一开讲历史,就如火车开动,轰隆隆……轰隆隆……鸣全班同学好像坐在火车厢里,让她拉着开进梦乡。轰隆隆……轰隆隆……鸣!她大喝一声,就把我们叫醒,骂我们不应该在上课睡觉。
  冤枉啊!我们不是故意要睡觉的。她就是那种故意弄我们睡觉又骂我们不应该睡觉的老师。
  “会不会……生了?”班上有人问。
  对啊,玛丽老师大腹便便,一定是生了。
  伤心猴子跳了出来,在教室前面摇摇摆摆,手舞足蹈地唱道:“Oh yeah,她生了她生了,她生了一个baby!哇哇哇,哇哇哇,两个月两个月,两个月的假期……”
  全班乐了,苹果师傅走出来,拿起扫帚,抽出木棍,胡乱比划着。
  啦啦疯疯癫癫地冲了过去,喊道:“给他跳limbo舞!”
  苹果师傅摸不着头脑,带点口吃地问:“什,什,什么libo舞?”
  “是limbo舞,不是libo舞。”啦啦回答。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limbo舞。只见啦啦和苹果师傅将木棍打横,一人握一端,挡在伤心猴子前面。
  伤心猴子身体向后仰,扭着屁股,压低身子,往前迈步。他嘴里仍然唱着“她生了他生了”,两脚踏着舞步,一步一步从横棍下面钻过去。
  伤心猴子的表演,赢得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班上的男生,一个个站起来,仰首挺胸,低着身子,随着掌声的节奏扭动,企图钻过横棍。有的成功,有的失败。
  苹果师傅和啦啦手中的横棍越来越低,上前挑战的人不是很碰到横棍,就是跌倒在地上。
  伤心猴子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又试了一次,还是没过关。
  没有人愿意上前。
  伤心猴子开始点名:“王子。”
  王子跳着舞步,左右手在两旁有节奏地打榧子,高大结实的身子轻而易举地从横杆下面穿过去,女生为之欢呼雀跃。
  我相信我也钻得过去,我的身体柔韧,脚力也不错,但我不想过去。我身体矮小,还没发育成熟,人长得又不怎样,就算我像王子一样钻过去,也不会令女生兴奋。
  伤心猴子朝我看来。
  别叫我,别叫我。我对他摇摇头。
  伤心猴子没叫我,倒是苹果师傅叫了:“十,十月!”
  啦啦跟着起哄:“十月!十月!你是我的偶像,你出来啦!十月---”
  她嗲声嗲气的,我受不了。
  我摇摇头,立场坚定,谢绝玩弄,谁也休想叫得动我。
  坐在我前面的芭比娃娃回过头来,她眨一眨长长的睫毛,浅浅一笑,轻轻叫我:“十月。”
  看见芭比娃娃充满期待的眼神,我不能让她失望。是的,谁也休想叫得动我,除了芭比娃娃。芭比娃娃没有看轻我的意思,她的眼神告诉我,她相信我做得到。她的眼神也说,要我证明我的能力给大家看。她的眼神,就在那几秒间,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她有一种魔力,令我愿意做我原来不想做的事。我对不起自己,我无法抗拒。
  没有办法,我只能走出去献丑。
  跟随掌声的节奏,我扭动着上半身渐渐朝后弯下去。我看着横棍,看看我的膝盖钻过横棍下面。
  我的头仰望天花板,集中精神,拒绝首任何声音影响,掌声逐渐在我耳边消失。我运用脚力和弯力,挺起身体,压低重心,保持平衡,一小步一小步稳健地往前踏去。
  啦啦碰我一下,呼唤:“十月。”
  不要碰我,不要打扰我。我听不见任何声音,仿佛天下的人都消失了,唯有我一个人仰天独行。我为自己筑一道无形的墙,阻挡任何干扰。
  我继续前进,膝盖却被前面的物体阻挡。我失去平衡跌倒时双手掌地,用四肢反撑住身体,脸和腹部向上。我觉得我像一只蜘蛛,脸孔朝上的蜘蛛
  我看看左右,苹果师傅和啦啦消失了。玛丽老师正站在我前面。我的膝盖碰触到她的脚。从我的角度望上去,她的肚子显得更大更圆。
  我这只四脚蜘蛛处境尴尬,僵在那儿,姿态不雅,却又难以更换姿态。
  “october,stand up!”
  四脚蜘蛛颤动一下,站不起来。
  “no,teacher.”
  我是想告诉她,我不能够站起来。
  玛丽老师铁青着脸。她一定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违抗命令,不愿意起来。我的英文不好,百口莫辩。
  “October,stand up!”
  我双手使劲一推,上身弹起。
  失败!我弹不起来,无法站立,身体顺势向前冲,两膝落地,我跪在玛丽老师跟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October,stand up!”
  玛丽老师伸手把我拉起来。
  我站起来。
  玛丽老师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看着我的眼神,神态严肃,一字一字地对我说:“October,listen,yuo must go back now.”
  她叫我回去。我被开除了?
  玛丽老师向旁边离开,我看到她身后的人:我的舅舅。
  舅舅衣着邋遢,头低低的,眼眶红红的。
  我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收拾书包,看了芭比娃娃一眼,就离开教室。
  芭比娃娃满脸疑惑。我不能够向她解释什么,我从未告诉她那些事情。其实,我们不算是好朋友。
  舅舅默默地走在前面,我跟在他的后面,走下楼梯,走过篮球场,走出校门,走到他的老爷车旁。
  他打开车门让我上车,车内满是烟味。
  他关了车门,我闷在车里,又热又臭,非常难受。我很伤心,整个脑袋好像被掏空了似的。
  舅舅背靠着车门,在车外狠狠地抽烟。
  舅舅上车后,一路上什么话都没有说,只管抽烟。
  这就明白不过了!
  我没想到会这么快。这种时候,我还在跳limbo舞,太不应该了。妈妈睡了
  汽车经过家门,舅舅既然忘了停车。他觉察不对,才把车往后退。
  车倒退到一颗大树下,停在树荫里,舅舅哽咽着说:“十月啊,你妈妈……你妈妈……”
  舅舅泣不成声,他不用说我也知道了。
  我没有哭。我的心很乱。这种事,迟早会发生的。两年前妈妈检查到有子宫癌,说是晚期了。才一年多她就走了。我虽然心痛欲绝,但是不知道还为什么,却哭不出来。我觉得很乱,头脑被炸弹炸后,一片荒凉空白,只留下一阵阵的嗡嗡响。
  我下了车,要往家门走,舅舅却按住我的肩膀,说道:“你跪下!”
  我跪下了。
  “你爬回去!你不能走,你要爬回去!”
  离家门口还有十几米,我伏在地上,一步一步匍匐着爬回家。地上有杂草、石子和含羞草,刺痛了我的手掌。
  优皮士走过来,贴近我,舔我的头发和耳朵。
  舅舅朝着家门,拉开嗓子,高声吆喝:“姐---十月回来了---”
  优皮士跟着仰天号叫:“呜---”
  舅舅串了优皮士一脚。
  优皮士叫了一声,走开了。
  印度邻居跑出来看,他们看我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我并不感到羞耻。妈妈都可以死,我还要什么颜面?
  爬到门口,脱下鞋子,越过门槛。妈妈躺在客厅中央。
  她躺在草席上,穿着一件古装。她的脸安详,像睡着了。她不在呼痛,不再呻吟。她两天没有睡觉,现在终于睡着了。
  前两天。妈妈日夜呻吟,舅母叫我搬到楼上睡在静安的房间,我不愿意,我说我不介意妈妈的呻吟,我睡得着。舅母说:“你妈妈晚上需要女人照护。”我只好抱着枕头和我的宝贝企鹅上楼去,舅母已经在静安的房间里踢我打了地铺。我这两晚都睡得不好。我需要妈妈的声音。十多年来我都和妈妈睡在同一房间里。我相信,没有我在身边,妈妈也睡不惯。现在,妈妈终于睡着了。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七塵(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七塵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0:57
  舅舅看见妈妈,哭得好像一只猪在干号。
  他大喊:“姐---姐啊---”
  他看见我没有哭,扬手打了我一巴掌。
  “哭!怎么不哭?”
  我的一边脸颊旋即灼热起来。我希望舅舅再打我一下,或许真能把我打得哭出来。
  舅母走过来拉我一把,说:“十月,先去吃饭吧。”
  我问舅母:“静宜呢?”
  “还在学校。”
  舅母摊开我的手掌,问我:“怎么流血了?”
  “含羞草扎的。”
  舅母用酒精给我的伤口消毒,再敷上黄药水,然后她拿一套黑衣黑裤给我,让我换上。
  吃饱后,我跪在妈妈身旁。
  舅舅走开了,他擤了擤鼻涕,把鼻涕捏在手里,擦在裤子上。
  我跪在妈妈身边,陪着妈妈,看着妈妈。妈妈这半年来,受尽病痛的煎熬,现在终于解脱了,不用再受苦了。看妈妈的脸,没有舒展,嘴角扬起笑意,似乎在说:“我很好,你不用担心。”但想到妈妈永远离去了,我的内脏绞成一团,隐隐作痛。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1:53
  舅母走来,跪下来,把头靠在妈妈的头旁。她一边流泪,一边低语,不知在说什么。她说着说着,鼻子抽一下,发出尖锐的“吱”一声。
  我不知道再对妈妈说什么。平时,我们都不说话。妈妈知道我爱她,我也知道她爱我。但我从来没有说出口,她也没有说过。知道,就足够了。
  妈妈已经停止呼吸,也许灵魂还在。我应该对她说说话。我心里说:“妈妈,现在我在你的旁边了,你要睡,就好好睡吧。你要走,就放心走吧,我已经长大了,能够自立了。舅舅和舅母,还有静宜都对我很好。静安常常欺负我,但我不怕,我应付得了。过两年,我会长得和他一样高,不会永远让他欺负的。妈妈,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做的,现在就告诉我,我一定会遵照你的意思去做的。”
  说完,我静静地听。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有远远的八哥鸟咕咕地叫。
  的老爷车回来了,静安和静宜下车后,哭着走进来。他们跪在妈妈旁边,都哭成泪人。
  舅母嘱咐他们:“不要把眼泪滴在姑姑身上,不能让咕咕带着眼泪走。你们先起来换衣服,吃午餐。”
  只有我没有哭。
  一小时后,舅舅带着寿板店的人回来。他们拿着一个香炉,放在妈妈脚前,烧香跪拜后,才把棺材抬进来。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2:43
  他们在棺材里铺了一沓沓的冥钞,然后叫我扶着妈妈的头,几个人合力把妈妈抬进棺材里。他们念念有词说一些吉利的话。妈妈的耳朵,是冰冷的。
  我和舅舅一家人轮流在妈吗身上铺冥钞。冥钞上面写着阴币一百万。
  要是我能够给妈妈一百万就好了。我多么希望妈妈长命百岁,让我能够奉养她,给她很多钱,那么,她就不用天天裹粽子了,可以天天半躺这看小说、弹吉他唱歌。
  寿板店的人要盖棺前,叫我们转身,背向棺材,跪着爬开。他们问一句吉利的话,我们都得齐声回答:“好!”然后他们就捶一下棺材钉。
  我喊“好“喊得很痛苦。喊完后,棺材钉就无情地刺痛了我的心。我很担心,万一妈妈突然醒来,发觉自己在棺材里面,不知怎么办。
  晚上,我和舅舅一家人都在客厅里守灵。
  我们轮流烧冥钞,把一张一张的冥钞点燃后,丢进盆里。
  舅舅解释说:“我们要照亮你妈妈脚下的路,让她在黑夜里也看得清楚。这盆火,不可以中断。”
  我不敢睡觉,怕火光中断,怕妈妈看不见她要走的路。
  舅舅、舅母和静安都躺在客厅里的褥垫上睡着了。
  静宜陪着我。她问我:“乐哥哥,你伤心吗?”
  “当然。”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3:31
  “为什么你不哭?”
  “我也哭不出来。”
  “也许,是太上心了吧。”
  “……”
  “明天,你会哭吗?”
  “我也不知道。”
  “哭出来会比较舒服。”
  “是吗?”
  “似的,乐哥哥。”
  静宜叫我“乐哥哥”,是“音乐”的“乐”,不是“快乐”的“乐”爸爸喜欢诗歌,妈妈喜欢音乐,所以我叫“诗乐”。叫我“十月”,我也无所谓。
  • 七塵

    举报  2016-04-24 10:59:29  评论

    @沉寒的代价 希望你开心,祝周末愉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4:25
  慈爱的眼神
  第二天,家里更乱了。很多亲戚朋友来了,大部分我都不认识,不知谁是谁。舅舅请了一个法师来诵经,舅舅叫我们称法师喂师父。我专心听师傅念经,不明白他念什么。
  妈妈躺在棺材里。亲戚们称棺材为“大屋”,我觉得还是叫它灵柩比较妥当。灵柩的一端有一个四方形玻璃窗。从玻璃窗望进去,可以看到妈妈灰白的脸庞。妈妈张着嘴巴,好像睡得很熟。
  灵柩前设有一个灵堂,架着妈妈的照片。这是十年前的照片,比较胖,没那么老。照片中,她对着我们笑。
  妈妈有一双丹凤眼,却没有遗传给我。我的眼睛很丑,眼角下垂,静安经常嘲笑我,说那是,“太监眼”。他以为我是太监,他就是皇帝了。爸爸也没有“太监眼”,我曾经问妈妈为什么我会有这么难看的眼睛,她说是“隔代遗传”。妈妈不认为我的眼睛难看,她说“很可爱呢。”妈妈只是安慰我罢了。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16 23:05:10
  我家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挂上了两个白色大灯笼,上面直写“刘门黄氏太夫人”,横写“六十有四”。
  妈妈不是六十四岁,实际年龄是六十一岁。舅舅说,那是“积闰”,也就是说把妈妈生命中全部中的闰月加起来,会多出三年。我觉得是报大数。我十五岁了,过了十五个阳历新年,也过了十五个农历新年,农历的年不见得比阳历的长,哪里有多出来的闰月?
  门边贴一张白纸黑字的讣告,讣告上有妈妈的名字黄月娥,也有我的名字孝男刘诗乐。爸爸的名字刘渌汀被加上一个四方框,表示已故。四方框好像是棺材的符号。
  我是孝男,所以被他们推来推去。他们有时叫我跪,有时叫我拜。我拿着香,一圈一圈这绕着灵柩走。我死了妈妈,一晚没睡,已经很累了,他们还叫我做这个做那个。不过,如果做这些对妈妈有好处,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我是孝男,不可以穿鞋,得赤着脚,这样看起来比较可怜,所以亲戚们都认为我很可怜。他们走过来,摸摸我的头,拉拉我的手,拍拍我的肩膀,说些安慰的话。
  他们叫错我的名字,叫我做“诗勒”,有些则叫成“丝勒”,听起来就像“死了”。他们问我:“死了,为什么不哭?哭!死了,要哭!”
  有人来上香时,我就的跪在一旁,给他们磕头回礼。这是应该的,他们尊敬我妈妈,我就尊敬他们。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17 20:02:26
  @沉寒的代价
  喜欢你的善良,希望你开心。问候好友,晚上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17 20:02:39
  @沉寒的代价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希望你开心【我也要打赏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3 15:25:38
  我的同学都没有来,倒是黄老师和玛丽老师来了。
  玛丽老师的出现,引起很多人窃窃私语。亲戚们都说:“她大肚子,怎么可以……”
  他们都认为怀孕的妇人不能来上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怀孕的黑猫跳过灵柩,死人将会变成僵尸。因为我的缘故,我家没有养猫,所以黑猫不会出现,妈妈也不会变成僵尸。
  黄老师持香下跪,对妈妈的遗照拜了三拜。
  玛丽老师不拿香,她是基督教徒。她在遗照前鞠躬。
  我给她们回礼。
  玛丽老师把我拽起来。
  她把我紧紧搂住。天!我长大后,从来没有女人这么抱我。我妈妈也没有。我觉得很奇怪。她的大肚子,顶着我的胸口。我感觉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在动。哇!她的孩子踢我一脚。玛丽老师在我耳边说:“I feel so sorry.”
  我挣脱开来,说:“No,no.”
  她摇头叹息。
  也许是我说错了。我只想告诉她,她不必对我说对不起,她又没有做错什么。踢我的是她的孩子,又不是她。
  两个老师走后,人渐渐稀少。师父也去休息了。
  舅母倒了杯水给我喝,在我身旁坐下来。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3 15:26:31
  “你没有妈妈了,知道吗?”
  我点点头。
  “你真的以为你没有妈妈了吗?”
  我不明白,感到奇怪。
  “你的妈妈还活着。”
  我摇摇头。我不明白舅母要表达什么。
  舅母含笑,注视着我。后来,舅母拍拍自己胸膛。
  “活着,在这里。”
  我苦笑。
  舅母握住我的双手,噙着泪水说:“你可以把我当做你妈妈。”
  我感到心酸。
  “我和你妈妈一样……把你当做儿子看待。”
  我看到舅妈慈爱的眼神,好像看到妈妈惯有的眼神。舅母在瞬间变成了妈妈。我像被扎了一针,忽然崩溃了,眼泪决提而出,稀里哗啦地哭起来。
  舅母伸开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叫我不要哭。
  她就是那种弄人家哭又叫人家不哭的人。
  我满脸是泪,十分狼狈。我推开舅母的手,冲进厕所,蹲在厕所里面哭个够。我没有脱裤子,只是蹲着撕手纸,抹眼泪,擤鼻涕。
  我呼吸有点困难,哮喘好像又要发作了。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3 15:27:27
  静宜在厕所外问我:“乐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别管我!”
  我大口喘着气。
  大口吸气,大口呼气。
  又大口吸气,哇,好臭!
  想起玛丽老师的话,她说“sorry”。
  想起妈妈,妈妈也曾对玛丽老师说过“sorry”。去年二月,我们从沙巴搬来居林,我转到圣约翰中学就读。妈妈带我去报名,在走廊上遇见玛丽老师,妈妈不断鞠躬说“sorry”。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么做,玛丽老师也莫名其妙。她问我:“Your grandma?”
  我回答:“No,mother.”
  她皱起眉头:“what?”
  我发觉我说错了,好像在叫玛丽老师做mother,赶快纠正:“No,she is my mother.”
  妈妈四十六岁才生下我,老蚌生珠。我十五岁,她六十一了。前年她患上子宫癌,经过电疗,老得更快,头发白了,整个人枯干瘦弱,看起来像七十岁,也难怪玛丽老师说她是我祖母。
  “乐哥哥,乐哥哥……”静宜又在外面叫了。
  “你不用管我!”我很烦,需要静一静。
  “乐哥哥,他们在你妈妈的房间里找到一样东西,是你妈妈留给你的。”
  “什么东西?”
  “一封信,外面写着:吾儿刘诗乐亲启。”
  我马上打开厕所的门。
  静宜赶快闭起眼睛。
  我说:“我穿了裤子。”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23 20:16:14
  期待后续跟新,晚上好(⊙_⊙)
  • 沉寒的代价

    举报  2016-04-24 10:59:59  评论

    @七塵 哎,只有你一人看,我现在都不懂更新给谁看了
  • 七塵

    举报  2016-04-24 11:03:23  评论

    @沉寒的代价 那就让我做你的粉丝吧,你看嘛,至少还有我一个粉丝对吧。周末愉快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4 12:28:40
  妈妈的第一封信
  我走进妈妈的房间,静宜要跟进来。
  我把静宜推出去,不让她进来。她向我撒娇,不愿意出去。
  我告诉她:“我妈妈的信,必须让我先看,如果我觉得可以给你看,我再拿给你。”
  她嘟着嘴走出去,我把门锁上。
  妈妈留给我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封信和一把钥匙。信这样写道: 诗乐吾儿:
  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已经离你而去。我感到抱歉,你应该有更好的命运,是我伤害了你,害你在十五岁就没有了父母。
  我希望能看着你长大,看着你独立成人。可惜我没有这个福分。
  关于金钱的事,你不必担心。舅母帮我和你爸爸都买了人寿保险。舅母也帮你买了教育保险。你会有一笔数目不小的保险金。这笔钱相信足够供你念完大学。这一切我都委托李律师处理。他的律师楼就在汇丰银行对面。在你满二十岁之前,你舅母是你的监护人,你的一切开销将由她支付。她会照顾你的,她和我一样爱护你。妈妈不在,你就把她当做妈妈好了。
  我只是担心你,怕你不能够坚强起来,怕你经不起考验,怕你不能够独立,怕你不会和人相处,怕你不知如何选择……你才十五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担心的事太多了。
  我设计了一个寻宝游戏,让我在死后还能和你进行互动。在我给你一样东西之前,你必须完成一个习题。
  随信附上一把钥匙,这是柜子的钥匙。你必须完成下面的习题,才可以打开柜子。切记,你不可以把钥匙交给任何人。
  你将会在柜子里找到一份小礼物。这份小礼物对你可能完全没有意义,你可以置之不理。如果你觉得非常有意义,你可以用这份小礼物去更换一份更大的礼物。我相信届时你会作一个明智的抉择。
  我不知道你要用多少时间完成习题。那没关系,无论如何,我信任你。我相信你不会欺骗我,也不会欺骗自己。
  这将会是一场死人和活人的游戏,一场有血有泪的游戏。游戏开始了,我希望你全情投入,希望你是最后的赢家。你会明白妈妈的苦心的。
  如果我死后灵魂还在,还有力量,我一定会全心全力保护你。你永远是妈妈最亲爱的孩子。
  妈妈字
  习题
  你要停止哭泣,坚强起来,开始正常生活。你必须做到连续七天不流泪,才可以用钥匙开柜子。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4 12:29:26
  我抹干眼泪,在未来七天内将不再流泪。
  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眼泪不听话地流下来。
  我掴自己的脸,骂自己:“为什么还哭?不要哭!”
  静宜的头靠着窗口,眼睛塞在窗帘的隙缝间。她问我:“乐哥哥,你在做什么?那封信,可以给我看吗?”
  不行,这是妈妈和我之间的事。我如果告诉静宜,就等于告诉了舅舅一家人。静宜守不住秘密。
  我把百叶窗关上。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4 12:30:15
  静宜发出哀求的声音:“乐哥哥---”
  我把窗帘拉严
  “sorry.”
  妈妈的房间相当大,有两个衣橱、一个梳妆台、一个书架、一套电脑桌椅、一个柚子柜子和两张床,其中一个衣橱和一张床是我的。电脑桌上有一台电脑,柜子上面有一台电视机,柜子旁有一把吉他。柜子里的东西,我从来没有看过。
  这个柚子柜子,是去年我们搬来居林后才买的。以前,我们住在沙巴,妈妈也有一个上锁的铁柜,收藏着妈妈的秘密。现在,妈妈把打开秘密的钥匙给我了。
  钥匙系着一条钢链,钢链的另一端是一个钩子。我把钩子钩在裤腰上,把钥匙放进裤袋。
  妈妈的信,我读了一遍又一遍,眼泪还是不停地流下来,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要我认舅母做妈妈,舅母也这么说。妈妈应该知道,她是不可以被取代的。妈妈只有一个,她已经离开了。
  舅母对我好,我知道。毕竟舅母是舅母,妈妈是妈妈,两个人不一样。好像我是我,静安是静安,谁都不能取代谁。
  我抹干眼泪,接受事实,真的不哭了。
  打开房门,正要出去,却被舅舅的身体挡住了。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4 12:31:05
  “十月,你看见柜子的钥匙吗?”
  我点头。
  “拿来。”
  我摇摇头。
  “给我!”
  “钥匙是妈妈给我的。”
  “我要从柜子里拿很重要的东西。快给我钥匙!”
  “不,妈妈叫我不要把钥匙给别人。”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竟敢……好,我跟你说,我不是别人,我是你妈妈的弟弟,你妈妈最亲的人,她的钥匙,应该给我。拿来!”
  “妈妈叫我不要把钥匙给任何人!”
  舅舅瞪着我直喘气,好像要剥了我的皮。
  我不怕他,冷静地看着他。
  舅舅张开手指,做出拍打篮球的样子。“好,好,ok,ok,我明白,这是你妈妈的柜子,她叫你不要把钥匙交给任何人,我完全明白。现在,你用钥匙,打开柜子,让我找一找重要的东西。ok,好不好?”
  我推开舅舅,边跑边喊:“不好!”
  舅舅追赶上来。“你个白眼狼,我养你养到这么大,你竟敢……看我不打死你!”
  我在妈妈的灵柩前跪下,大声说:“妈妈,你看,舅舅要打死我。”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4 12:32:02
  舅母走过来,站在我身后,责骂舅舅:“荣山!你疯了吗?你到底在做什么?”
  “他……他……”
  “他做错了什么?”
  “他不把柜子的钥匙给我。”
  “他为什么要给你柜子的钥匙?”
  “柜子里有姐姐很重要的东西。”
  “那又怎样?那是他妈妈的东西!”
  “我只是想看一看,那些东西是不是还在里面。”
  “这个时候,你还嫌不够烦吗?”
  舅舅双手抓着头发,长吁一声,讪讪地走开了。
  舅母拍拍我的肩膀。
  “十月,别怕,没事的。”
  “谢谢舅母。”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4 12:33:02
  今天就更到这,下星期在更,希望有更多的天涯朋友能够看到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4-29 14:53:28
  @沉寒的代价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29 21:03:49
  谢谢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30 06:51:17
  我要坚强
  舅舅在妈妈出殡时,打了我两巴掌。
  妈妈在去世后的第三天出殡。
  妈妈的灵柩被抬到屋子外面,架在两条长凳上。灵柩前并排两张方桌子,桌子上面供着祭奠的物品。师父没有来,只交代我们不要祭奠荤腥,最好以水果、鲜花和素菜祭奠。师父的意思是,祭奠荤腥,造成杀生,会增加亡魂的罪孽。
  亲戚还是带了三牲来,有鸡有鸭有烧肉。我对舅母说:“舅母,你看,他们带了荤腥来,怎么办?”
  我可不想增加妈妈的罪孽。
  舅母不知怎么阻止,唯有叫舅舅出面。
  舅舅说:“人家都拿来了,我们还能怎样?”
  我说:“杀生呢!”
  舅舅还在生我的气,睨我一眼,拉长脸孔说:“你懂个屁!不杀生都已经杀死了,不拿来拜,鸡鸭就会活回来吗?”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30 06:54:26
  @沉寒的代价 20楼 2016-04-29 21:03:00

  谢谢
  —————————————————
  问候好友,早安快乐。你的文字已经推荐到部落首页了,会有更多的好友关注的。你们放假几天?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30 06:58:17
  @沉寒的代价 20楼 2016-04-29 21:03:00

  谢谢


  —————————————————
  @七塵 22楼 2016-04-30 06:54:00

  问候好友,早安快乐。你的文字已经推荐到部落首页了,会有更多的好友关注的。你们放假几天?
  —————————————————
  三天,今天更些,就去学校看书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30 07:13:47
  @沉寒的代价 20楼 2016-04-29 21:03:00

  谢谢


  —————————————————
  @七塵 22楼 2016-04-30 06:54:00

  问候好友,早安快乐。你的文字已经推荐到部落首页了,会有更多的好友关注的。你们放假几天?


  —————————————————
  @沉寒的代价 23楼 2016-04-30 06:58:00

  三天,今天更些,就去学校看书
  —————————————————
  可以慢慢更新的,你先看下我们【家庭月】主题征文,期待参与。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30 07:16:19
  @沉寒的代价 20楼 2016-04-29 21:03:00

  谢谢


  —————————————————
  @七塵 22楼 2016-04-30 06:54:00

  问候好友,早安快乐。你的文字已经推荐到部落首页了,会有更多的好友关注的。你们放假几天?


  —————————————————
  @沉寒的代价 23楼 2016-04-30 06:58:00

  三天,今天更些,就去学校看书


  —————————————————
  @七塵 24楼 2016-04-30 07:13:00

  可以慢慢更新的,你先看下我们【家庭月】主题征文,期待参与。
  —————————————————
  噢噢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30 07:24:09
  亲戚听见了,问道:“不可以拜荤腥吗?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收起来好了。”
  舅舅赔着笑脸说:“哪里哪里,小孩子瞎说的。我姐姐还没有皈依,什么都可以拜。我姐姐生前最喜欢吃烧肉,要是拜泉素的,她可能会不高兴呢。”
  我的话被否定了。我没有办法。在家里,我永远是小孩子,没有发言的权利,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受到重视。舅舅是一家之主,他说了算。
  桌上的发糕和梨子都是素的,应该没问题,却被舅舅收起来,他说:“不好意思,这些不可以拜。”
  我很不高兴,觉得舅舅独裁。
  静宜看出我的不悦,向我解释:“不可以拜发糕,因为发糕会发。姑姑是病逝的,时候什么病都没有了,并不可以再发。”
  静宜说得还有一点儿道理,我问他:“梨呢?”
  “梨嘛,听他们说,是来的意思。大概是说,姑姑走了,就请她不要再回来。”
  我希望妈妈会回来看我。我说:“会不会是说,叫病不要再来?”
  “我不知道。”静宜耸耸肩。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4-30 07:38:06
  来祭奠的亲友不多,仪式很快就结束了。每一次祭奠,都有一个穿白衣的老人,用沙哑的声音在一旁喊:“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礼成。丧家回礼。”我不知道他是谁。
  接着有几个老人组成的铜乐队奏起哀乐,奏得极其难听,听起来更加悲哀。
  灵柩被几个大汉抬起来。
  他们喊着:“起啊!起啊!”
  有人说了脏话,几个人哈哈大笑。
  白衣老人走来,叫我捧着香炉跟在灵柩后面走。
  就在我捧起香炉之前,舅舅当着众亲友的面,结结实实掴了我两巴掌。
  第一巴掌,他说:“哭啊!”
  第二巴掌,他说:“为什么不哭?”
  我的不哭似乎引起亲友们的公愤,舅舅给我两巴掌,打快他们的心,他们都赞成他的做法,纷纷跟着舅舅说:“哭啊!为什么不哭?”
  有人批评说:“独生子啊!他妈妈的命根子,宠到心肝去,却一点儿都不伤心。你们说,宠孩子有用吗?不如生一块叉烧……”
  静宜怒目瞪着舅舅,然后同情地看着我。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4-30 08:14:03
  路过,支持。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4-30 08:16:25
  “你要停止哭泣,坚强起来,开始正常生活。你必须做到连续七天不流泪,才可以用钥匙开柜子。” 母爱,期待故事中的孩子,如何成长。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1 07:00:02
  恩恩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1 07:28:51
  静安抿嘴点头,对他爸爸给我的两巴掌感到很满意。
  我坚持不哭,对他们微笑。他们以为不哭就是不孝,我不哭是因为孝顺。妈妈不要我哭。妈妈要我坚强。我要坚强,谁也不能逼我做他们自以为我应该做的事。我是我自己,我不是他们家里养的小狗。
  我的双颊发烫,心里明白,舅舅出手重了,因为他恼羞成怒,怨恨我没拔柜子的钥匙交给他。他公报私仇,当众侮辱我。他这两巴掌,令我更加坚强,我绝对不会把钥匙交给他。
  今天是我没有哭的第二天,再过五天我就可以打开妈妈的秘密。我会坚强,我不会哭。
  我捧着香炉,跟在灵柩后面。
  舅舅捧着妈妈的遗照,跟在我后面。他哭喊:“姐---我来送你上路,十月也来送你。姐---十月不会说话,也不会哭,你不要怪他。姐---哇----我舍不得你----”
  舅母也哭着呼唤:“大姑哇---好走哇----”
  静安和静宜都断断续续地哭:“姑姑……姑姑……”
  我没有哭,我在想着一连串的问题:人死后,是彻底消失,还是变成灵魂?灵魂是什么样子?是人的样子吗?是透明的吗?妈妈如果还有灵魂,他的灵魂在哪里?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1 07:50:02
  听说有的人长阴阳眼,能看得见亡魂。我多么希望我也有阴阳眼,能看得见妈妈。
  我尝试眯起眼睛,四处张望,希望看到妈妈的灵魂。
  忽然屁股被舅舅轻轻踢了一脚。“还不快走!”
  我顿时怔住了,两手一松,香炉从我的掌心滑落,掉在地上裂成数片,沙土纷纷散开,香枝一片凌乱。
  舅母在我身后惊叫。
  人们相继喊道:“香炉破了!”
  “孝子把香炉摔破了!”
  场面一片混乱,我呆呆站着,不知所措,好像不只是打破一个香炉,而是引爆了一颗炸弹。
  白衣老人走过来,看着地上破碎的香炉,摇头长叹,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
  他叫我们先上灵车等候,他再去给我找一个香炉。
  灵柩已经被抬上灵车,放在灵车中间。
  灵车两侧,各有一条长凳。我们爬山灵车,在长凳上坐下。
  我跟舅舅坐在一边,舅母、静宜和静安坐在我们对面。
  舅母一手搂这静宜,一手搭在静安肩上。我看了好羡慕,有妈妈的孩子,真像个宝。
  舅舅扑在灵柩上大哭。“姐---我对不起你---你的香炉破了---是我错了---姐---我做错了---”
作者 :半床诗7852 时间:2016-05-01 11:28:46
  好文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善良的伊凡 时间:2016-05-07 16:33:59
  继续更新!!!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2:05
  静安说:“爸爸,不是你的错,香炉不是你弄破的,是他弄破的!他不配捧香炉。”
  静安的话,激怒了舅母。舅母伸手过去,轻轻地打静安的嘴巴。“别胡说!”
  静安红着眼眶反驳:“我说错了吗?别人做错了你不讲,反而打我。每次都这样,好像我不是你亲生的。”
  最后那句话,静安说过很多次。
  静宜插嘴:“你说他不配捧香炉,难道你配?”
  静安囔道:“你懂什么?你知道谁死了我才捧香炉吗?”
  大家局促不安,沉寂片刻,气氛有点紧张。静安低下头来。似乎发觉自己口快说错话了。我担心舅舅会发作,舅舅什么事情都做得出。
  舅母打破沉寂,伏在灵柩上打声号哭:“姐----”
  舅舅也跟着喊:“姐呀----”
  静宜静安也跟着呼叫:“姑姑----”
  只有放怀大哭,才能消除大家心中的不安。
  我不哭。
  白衣老人捧着一个插满香枝的香炉给我。这些香枝,不是祭奠者插上去的。这个香炉和打破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但缺了一角。
  白衣老人喊道:“上路----”
  灵车播放着佛曲,缓缓向前开动。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2:51
  高贵的女人和我的大便
  灵车把我们送到火化场。那儿有几个仪式厅。我们被安排到三号仪式厅。师父已经在那儿等待了。他见到我们就合十说“阿弥陀佛”,我们也回礼“阿弥陀佛。”
  我捧着香炉,掌心沁出汗水。
  舅舅捧着妈妈的遗照,站在我旁边。低声对我说:“十月,舅舅是粗人,动作鲁莽一点,你不要怪舅舅,ok?”
  我沉默不语。
  “舅舅是你妈妈最亲的人。”
  我才是妈妈最亲的人。
  “舅舅答应过你妈妈,会好好照顾你。”
  我会照顾我自己。
  舅舅想跟我言归于好,大概又为了跟我要钥匙。
  这时工作人员把妈妈的灵柩用推车推过来。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3:37
  灵柩放在一个架子上。
  架子前面设有一个灵堂,舅舅吧妈妈的遗照靠上去,我把香炉置放在遗照前面。
  这个香炉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香炉,是一个假货。我感到愧疚,对于我亲爱的妈妈,我竟然献上一个假货!
  师父叫我们在灵堂前跪下。舅舅跪在我旁边,挨着我,又要跟我说话
  我站起来。
  舅舅拉扯我的手臂。“跪下。”
  “我要去小便。”
  舅舅只好松手。
  “我也要去。”静宜站起来。
  我拉着静宜的手,朝洗手间的指示牌走去。
  “乐哥哥,你妈妈的信里写了什么?”
  “一些大道理。”
  “恩,大人都喜欢说大道理。她说了什么大道理?”
  “她要我坚强,叫我不可以哭。”
  “所以你没有哭。”
  “是的。”
  “乐哥哥,你真坚强。我爸爸错怪你了。”
  “不要跟你爸爸说,他总是自以为是。”
  “我爸爸说,姑姑柜子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他必须拿出来。”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5:08
  “我知道。”
  “你有柜子的钥匙吗?”
  “是的。”
  “你为什么不给他钥匙?”
  “妈妈说不可以给任何人。”
  “柜子里有什么?”
  “不知道。我没有打开?”
  “你为什么不打开?”
  “妈妈说还不是时候。”
  “你什么时候会打开看?”
  “再过五天。”
  “到时候你会给我看吗?”
  “我先看看,如果可以,再给你看。”
  “乐哥哥,你跟着我进女厕所了。”
  一个女人在洗手间,正对着镜子整理装束,看见我进来,横眉怒对地瞪着我。
  虽然她很生气,我还是被她的气质给镇住了。她四十左右,皮肤白皙,眉目清秀,穿一袭米色暗花旗袍,看起来非常高贵,好像是那种从香港或北京来的明星。
  她用一口标准的华语,严词厉声地责骂我:“你这个小色鬼!怎么可以拉一个女孩子进来,你想侵犯她?”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6:11
  “我没有。”
  “没有?那你为什么说要看看她和给她看?”
  我结结巴巴说:“她……她是我表妹。”
  她反问:“是你表妹,就可以胡作所为吗?”
  静宜解释说:“阿姨,你误会了,他只是进错厕所。他就是这样,很糊涂的。”
  我赶快回头,跑进男洗手间。
  小解后,肚子咕噜咕噜地绞痛起来。
  我赶快冲入厕所,脱了裤子,把裤子揣在怀里,蹲下来后,腹泻如注,释放出一阵一阵的狂风暴雨。
  这时我才发觉,厕所门不能上锁,幸亏我的平衡能力好,我用单腿蹲着,另一只腿伸前顶住厕所门,左右两手按着墙壁,撑着身子。
  这种如厕方式有一点难度,但我做到了。
  然后,我发现更大的问题:厕所里面没有手纸。我唯一的希望是静宜。
  我大声喊:“静宜---静宜----”
  静宜在外面应我:“什么事?”
  “静宜,你进来。”
  我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你不要进去,可能是圈套。”
  “不会的,乐哥哥是好人,不会骗我的。”
  我只好说出原因:“静宜,我在厕所里,没有卫生纸,帮我拿卫生纸来。”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7:11
  那女人说:“你不要进去,让我先去看看。”
  高跟鞋的声音来到厕所门口。
  “小弟弟,你在里面吗?”
  “是。”
  “我有卫生纸,你可以开门吗?”
  “门没有锁。”
  她推开门,推到我的脚。
  “啊呀!”我失去平衡,往后跌坐。
  她从门缝看见我跌倒,忙说对不起。
  她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把一包纸巾放在门边。
  她走开几步,又回头来,从手提袋在摸出一包纸巾。她说:“这种情况,一包不够。”
  她的纸巾厚重柔软,带着清香,上面还有凹凸的细纹,一定不便宜,用来擦屁股,实在太浪费了。
  我小心地擦拭,浪费一包,保留一包。
  我出来时,静宜在门口等我。那个高贵的女人走了。
  回到三号仪式厅,师父正在诵经。
  舅舅问我:“你们去了这么久,在玩什么?”
  我说:“大便。”
  师父给我们一人一支香,带领我们绕着灵柩走。我们跟随他念佛号。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8:07
  不知绕了多少圈,师父才说好了。我们把香插在炉上,师父合十而去。
  我们站在灵堂一旁,亲友排队轮流上香。他们上了香,在盛着七色花水的大水盆里洗手后,就离开了仪式厅。
  每个来上香的人,我们都给他鞠躬。没有人叫我们这么做,只是我们觉得应该这么做。
  我一次又一次地鞠躬,像在做弯腰运动。
  又一次抬起头来,看见那个高贵的女人也在上香。
  她上香后,没有马上去洗手,而是向我走来。
  她看着我。我说:“谢谢你。”
  她轻声说:“小色鬼,原来你就是诗乐?”
  她把我的名字叫得很准确。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一定是静宜告诉她的。
  “是……不是……我是诗乐,不是小色鬼。”
  “最好你不是小色鬼。我认识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你在洗手间见过我。”
  “你很小的时候,我就抱过你。”
  她在说笑?
  “你长得不像你爸爸,一点都不像。你爸爸比你英俊好看。”
  她感叹一声,转头就走,没有洗手。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19:19
  她走到路口,钻入一辆黑色的大轿车里。
  亲友走后,工作人员把妈妈的灵柩推进火化炉。
  我们来不及说再见,火化炉的闸门已经关上。
  妈妈的葬礼结束得太突然,而我的脑中居然是另一个陌生女人的影子。
  她到底是谁?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08 09:20:28
  今天是母亲节,祝所有母亲,母亲节快乐。而在今天有些人永远的失去了母爱,而有些人却身在福中不知福,连在母亲节期间,都不敢开口对妈妈说:“妈妈你辛苦了。”“妈妈,母亲节快乐。”“妈妈,我爱你。”
作者 :荷语520 时间:2016-05-08 12:23:57
  沉寒,祝你快乐。看完了所有文字,感情细腻而真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29 15:17:47
  蝴蝶翩翩飘上天
  从火化场回来,师父帮我们在家里设一个灵位,妈妈的遗照和香炉就摆在那儿。
  我回到妈妈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觉得特别舒服。
  前几天在静安的房间睡觉,老睡得不踏实,好像睡在战壕里,没有安全感。
  我迷迷糊糊,刚要入睡。舅母敲敲门,走进房里来,她说:“别睡着,等一下还要烧衣服呢。”
  “舅母,妈妈出殡了,我今晚可以回来睡吗?”
  “噢,过了头七再回来吧,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为什么还要等到头七?”
  “现在,这里还是你妈妈的房间,或许她会回来看看。”
  “我本来就和她睡在一起,我希望她回来可以看到我。如果她回来,找不到我,她会失望的。”
  “那些事,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等到头七过后再回到这里睡较好。在楼上睡觉不好吗?是不是静安欺负你了?”
楼主沉寒的代价 时间:2016-05-29 15:31:50
  我摇摇头。我的确不想和静安同房,但我不能说出真相,那会伤了舅母的心。舅母一直希望我和静安和睦共处,我做不到。
  我想一想,说出另一个理由。
  “我睡不惯冷气房,鼻子会痒。”
  “是啊,我忘了你鼻子敏感。如果是这样……”
  我期望舅母答应让我回来睡。
  “如果是这样,我叫静安把冷气关了。还有,也许他的房间太多灰尘了,我叫他打扫打扫。”
  舅母竟然给了我这个答案。我担心,让静安为了我打扫房间,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算了,舅母,让他开冷气吧,我不要紧。”
  “你不用多说,起来,帮我剪衣服。”
  舅母把妈妈的衣服从衣橱里拿出来,放在妈妈的床上,然后她去找来两把剪刀,一把交给我。
  舅母挑出一件上衣,在衣袋下面剪一个洞。
  “为什么要剪一个洞?”
  “这是传统。这样,你妈妈就不会把钱带走,把钱都留下来给你。”
作者 :莲之声 时间:2019-03-19 22:35:13
  品读大师之作
作者 :石丘201812 时间:2019-03-20 08:58:51
  可怜的孩子才十五岁就失去了双亲,坚强善良,为你点赞!怀念母亲
作者 :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19-03-21 11:18:43
  顶贴
作者 :莊稼人 时间:2019-04-01 19:43:01
  欣赏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