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忆传贤

楼主:d3zhang1212 时间:2016-05-05 13:27:01 点击:17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忆传贤


  传贤是我中学关系最好的同学。我毕业参加工作后,给他去信,告诉他我已分配工作及近况。发出信后约一月,给他的信被退回来了,邮局回执上骇然写着"此人已死,信退原处",信封的背面,他们单位在上面写明,他已於某月某日生病死亡,信退原处。我深感惊讶,前约五月,我们还见过面,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才二十几岁,怎么会就生病死亡了呢?还好,我还记得他的家庭住址,忙给他家去信,询问情况,并安慰他的父母亲

  不久,收到了回信,说他是在出差途中,因患肠梗阻,两次手术,可能是因失血过多而死亡。谢谢我对他的关切和对他父母的安慰。信未尾的签名是小惠。看见这个名字,觉得有些突然,她是我和传贤的同班同学,怎么会她在传贤家给我回信呢?她家和传贤家相距很远,不可能是邻居代为回信。我立即回信: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我们中学时班上的小惠,怎么你会在他家给我回信?她立即回信说,你猜得对,我就是你和传贤的同班同学小惠。她与传贤已於一年多前结婚,并已生有一个孩子。本已决定她调到传贤单位工作,待传贤这次出差完成后就接她前往,不料传贤就这样离她母子而去了。对她和传贤的父母亲打击很大。料理完传贤的后事,在传贤父母的劝说下,加上个人代着婴儿在外上班,确也很难,便辞去了中科院XX分院的工作,回家带孩子和照顾传贤父母亲。丈夫的突然去逝,又辞去了工作,成天在家带孩子和料理家务,日子过得很不开心。现在又很希望工作,与原单位联系,原单位惋言拒绝,很是烦恼。

  后来,我与小惠保持了较长时间的联系,一是经常安慰他,二也是试图为她找到一份工作,在那个时代,要想通过个人找一份工作,谈何容易,结果可想而知。 她后来与她在农科院工作的表哥结了婚。这桩婚姻本在很久前,两家大人就订好了,待小惠工作后就办理,不料小惠在中学时就与传贤恋爱了,并最终结了婚。当时,她表哥似乎还未婚,则两家大人又提起这事,最后完成了这桩姻缘。婚后,她们夫妇共同翻译科技文章,在刊物上发表。她在信中告诉我,她手上的表就是丈夫用稿酬给买的。她们也有了孩子,照片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照片也是自已相机拍摄。看来,她们生活得很幸福。现在,小惠可能已是儿孙绕膝,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吧!

  对於传贤与小惠的结合,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在我毕业分配前约两,三月,传贤外调出差到我学校来投了一封短信,约我见面。见面后,在谈话中他说他碰见过小惠,她在下放劳动(六十年代初知识分子下放劳动是很正常的事情),觉得不适应,一身肌肉,甚至骨头都在痛。我想出差途中碰见同学,甚至找同学见面谈谈,是很正常的事情,没在意,也没多问。现在看来,当时他们已经结婚了,只是可能出於面子,不愿明说他们结婚了。

  在他去逝,并知道他与小惠结婚后,回想在中学时我与传贤聊天中,从他一次次谈到的有关小惠与他接触的一些片段可知,当时他们己经开始了朦胧的恋爱,经过四,五年的发展,结婚是很自然的事情:

  传贤是班上的体育委员,学校开运动会,要各班组队参加,当传贤去动员小惠参加双杠比赛时(当时女子体操还没有高低杠项目,而是双杠),小惠不愿参加,问其原因,她说练习时没人保护,传贤说我找女同学来给您保护,小惠说谁要她们保护,传贤问,你要谁保护呢?小惠说,你就不能来保护一下。小惠在班上给人的印象是崛强,不苟言笑,甚至有点傲慢,男生有人敢於给他开玩笑,准保你落个尴尬。有个男生笑着给她开玩笑,她就说:笑啥?又没人与你比牙齿白。从此,男生给她的外号叫"牙齿白"。从传贤的表情看,他是很高兴的,他从中体会了甜蜜。

  有次班上去南泉旅游。在划船上船时,因不平衡,小船倾斜,人本能的要扶住什么,正好传贤在船头邦助同学上船,小惠自然的扶住了传贤,传贤也自然的抓住了她的手,待小船平衡后,互相分开时,他俩都红了脸,很不自然。

  暑假,传贤约了几个就近的同学到小惠家附近的一个男同学家去玩,周围的不管男女同学都聚会了。似乎是晚上看露天电影或什么表演,我记不清了,传贤说他正坐在小惠后面,逐渐的小惠向后靠,最后靠到了他的胸前,他既高兴也紧张。

  传贤与小惠在中学时已深深的互爱了,他们的完全自由恋爱,也得到了满意结果。这也是一桩美谈。



  我与传贤的关系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个星期六,他约我星期天到他家去玩。好像还是他到学校来接的我。那天是否是他的生日,也搞不清,我也没带什么礼物。去的是大约三,四个同班男同学(那时他可能还未与小惠恋爱或己有朦胧好感也不便间接公开。)。中饭很丰盛,餐具也很好,崭新的景德镇白瓷红花全套餐具。这在当时的一般家庭算是好的了。从此,我记得我们的接触多起来。后来逐渐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因学校离家远,星期六我少於回家。传贤虽家离学校不太远,也少回家,我们星期六晚上去看露天电影,吃牛肉馅抄手(北方叫混屯),都是他买单。(他知道我家很困难,在钱上从不让我感到尴尬,都是他抢着付款)。星期天睡懒觉,起床后,聊天或打打兰球,中饭后继续玩。中期和期末考试可出教室复习,我们就约上一两个同学去校园或寝室复习,说是复习,其实多为聊天。

  升学后,他学的是药剂专业,在学校表现不错,入了党,毕业分配时要求去边疆,基层,艰苦地方。被分配去云南的一个煤矿医院。其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传贤,你离去已经约四十七年了,我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用文字纪念你,这也是老来无事爱回忆的缘故吧!正好时值重阳,在把悼念弟弟的文字搬上网后就来回忆你,要是不周,请你原谅。至友,愿你在天国生活安宁,快乐。祝你的后代顺利,安康。


  ---2008.10.10--13日於渝--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作者---
作者 :傻傻的乐丽丽 时间:2016-05-05 13:47:23
  同学情比较单纯,很美好。
作者 :傻傻的乐丽丽 时间:2016-05-05 13:49:51
  同学情比较单纯,很美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别样天使2015 时间:2016-05-05 14:43:18
  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