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窃书(短篇小说)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6-06-19 07:44:58 点击:40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山道上,看电影的人们络绎不绝,今晚公社放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知青小富说,这部片子他们已经看了好几遍,连台词都背下来了。李正阳一听,立刻学着列宁的腔调演说起来。他的模仿惟妙惟肖,叫我十分惊讶。不怪人家是知青,跟咱农民就是不一样。
  “同志们,苏维埃俄国被敌人包围了。反革命的暴动,像火焰一样从这一端烧到了另一端。这些暴动,是由全世界帝国主义的金钱所供养所支持。这里有一个证明:今天乌列夫斯基同志在彼得堡被暗杀了。这种卑鄙的把人暗杀的行为,正是社会革命党党徒的特色。还有富农的暴动,还有捷克斯洛伐克俘虏的叛乱。所有这些向我们进攻的战争,向北方、向东方和向南方的一切战争都是统一的战争。他们要攻击苏维埃俄国。我们在流血,我们惨痛的伤口在流血……”
  小富说,他们大老远地跑来,只不过想看个开头,也就是瓦西里和他妻子见面时的那段。想当年省城第一次放映这部片子,许多谈恋爱的青年,一看到那个情节,当场就搂在一起亲吻。结果演了几场就停了。如今重新上映,或许是因为“八个样板戏”已经演了多年,也该给饥渴的观众换换口味了吧?

  公社大院前边的广场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一块四四方方的幕布,高高地横挂在两根松木杆子上,被风一吹便船帆似地鼓起来摇晃。李正阳跟二狗说,现在省城影院都是宽银幕的,要比这大出好几倍,图像特别清晰。看这种小银幕的简直就像驴皮影,实在是没什么意思。站在他身边的郭晓红一听,马上顶了一句:“没意思为什么还来?” 李向阳嘿嘿一笑:“看完开头就走。” 郭晓红瞪了他一眼没吱声,二狗却信以为真:“哎别介,六七里的山路你遛腿儿来啦?”
  说话间电影已经开演,长长的俄语字幕叫人心烦。然而,当瓦西里和他的妻子一露面,全场立刻喧嚣起来。
  “哎呀,快看,搂一块儿啦!”
  “还亲嘴哩!”
  “妈的,咱国产片咋就没这个?”
  “可不,你说咱这儿咋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娘们儿?”
  现在国产片里的人物,都是孤男寡女,授受不亲,而这样亲密接触的镜头,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好奇。当“瓦西里”和他的妻子再次接吻的时候,我身下的小东西,突然间一拱一拱地挺了起来——淑英、燕子、云霞,我那几个小同学的身影,一个个走马灯似地在眼前飘过。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男女之情的渴望一天比一天强烈。虽然努力克制着心猿意马,但这可恶的小东西却经常跟我作对。它好像不再是长在我身上的物件,已经完全脱离控制而放任自由了。
  背后有人悄悄捅我,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富。他四下瞅瞅,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6-06-19 07:46:12
  二
  小富拉着我走出人群,偷偷溜进公社的院子,站在墙旮旯里无声地观察。这是一座青砖瓦房的四合院,解放前是段二爷家的住宅。段二爷当时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家里一年四季开着粥厂,接济从各地来这儿逃荒要饭的穷人。
  听养蚕的赵大爷讲:段二爷的大儿子留过东洋,土改那年他对人说:“你们虽然分了我家的房子地,可装在我脑袋里的东西你们却分不去!”土改工作队长问他:“你脑袋里装的啥东西?”他理直气壮地说:“书呗,脑袋里还能装啥?”不想工作队长把匣枪往桌上啪地一拍:“我操,穷人分不了你脑袋里的东西?可他妈老子能叫你的脑袋搬家!” 说完,就把他拉出去枪毙了。当时,村里好些老年人跪地求情,可那队长却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这时,革委会副主任老肖和特派员老宋从屋里出来,一个民兵报告说小仓库的窗玻璃打碎了,方才好像有人要偷东西。老肖和老宋走过去一看,就站在窗前说起话来。
  老肖说:“哎,你明天通知大伙,这些书谁愿看谁拿,剩下的卖废品。以后这些书恐怕是看不着了!”
  老宋犹豫了一下:“这,不合适吧?”
  老肖问:“你啥意思?”
  老宋说:“这书可都是从个人手里收上来的,万一••••••”
  老肖说:“你是怕有人秋后算账?妈的,反了他!”
  两人说完走出大门,那个执勤民兵四下听听没有动静,就打了个哈欠进屋睡觉去了——妈的,这个老肖,他抄我家时,说我家的书都是“封资修”,可他们为啥还看?操,这帮家伙!
  小富说:“哎,小翎你看见没有?那屋里装的全他妈是书,堆得跟个小山似的——走,咱拿几本去!” 我吓了一跳:“啥,那不是偷吗?”小富一笑:“啥偷,鲁迅说了,偷书不算偷!”
  “我,我害怕……”
  “那你在这儿望风,见有人来就咳嗽一声。”
  小富说着,捡起一根木棍撬开窗户跳进屋里去了。我躲在墙旮旯里,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执勤民兵的小屋,既恐惧又兴奋——妈的,这个老肖,宁可卖废纸也不叫别人看,真是可恶透顶!
  记得小时候赵大爷跟我说:“这个书啊,你不看的时候,可以放在桌上摆着,也可以搁头下枕着,可千万不能用脚踩着或用屁股坐着。”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字是老祖宗发明的,你要是不拿它当回事儿,将来你的子孙后代就会一点点地儿变成牛马。我问他字是怎么来的,他说是孔老夫子造的。回家跟父亲一说,父亲笑道:“这个老赵大字不识,却喜好说书讲古。不过,造字的人是仓颉,要比孔子早生了几千年呢!”接着就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篇,我当时听得懵懵懂懂,只记住了一句“仓颉造字,天降粟雨,夜闻鬼哭”,但一直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和小富谈起这事,他的解释很叫我折服:文字创造了文明,使人类脱离了与禽兽为伍的蒙昧——天降粟雨,是神对仓颉的奖励;夜闻鬼哭,是因为鬼失去了对人类的迷乱,自然要难过了。根据古书的记载,鬼这种东西肯定是有的,只不过随着文明的进步,鬼便逐渐远离。也许终有那么一天,当人类完全摆脱了鬼的纠缠,就会进入一个神的世界——李正阳说,小富的父亲是大学历史教授,对古代历史特有研究。
  忽然,几个人吵吵嚷嚷地从大门外边走来,我吓了一跳,扭身钻进了茅房。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6-06-19 07:51:53
  @@七塵 :请帮忙把第一节第四自然段“我虽然你看过这部片子···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去掉。谢谢!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6-06-19 07:54:13
  三
  我躲在厕所的墙角里站着,不想那帮人也跟着钻了进来。我只好假装方便,默默听着他们交谈。他们在议论电影里的情节。
  “操,不怪说老毛子跳光腚舞,今天才算开了眼!”
  “哎,我说你懂不懂啊?那叫芭蕾舞!”
  “操,芭蕾舞不就是光腚舞吗?那些娘们儿连裤衩儿都没穿!”
  “你看准啦?”
  “咋没看准?连毛都露着呢!”
  “唉,可惜是电影,要是能看看真人就好了!”
  “我操,看真人还了得?老卢头说他家什多年不硬,这回连阳痿都治了!”
  “嘿嘿!我听说老卢头是搞破鞋吓得?”
  “可不是,那老骚灯。抠x逛马子,扒老太太裤衩子。啥事儿不干!”
  几个人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提上裤子进屋去了,原来他们都是公社干部。我蹲得两腿发麻,赶紧溜出厕所。这时,小富正好从屋里出来。我们脱下衣服,迅速把书分成两份包好背在身上,然后吃力地爬上大墙翻了出去。绕过广场钻进树林,远远地还能听见列宁正在慷慨激昂地发表着他的演说。
  “苏维埃俄国被包围了,反革命暴动的火焰正从这一端燃烧到另一端……”
  我们在树林里兴奋地飞奔,就像抢劫了一大笔财富的强盗,一直走出村子老远,才悄悄地摸上大路。
  这一次,我们一共偷了二十多本书。记得有《李白诗选》、《聊斋志异》、《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红楼梦.上部》、《金瓶梅.下册》《孽海花》、《十日谈》、《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少年维特之烦恼》等等。
  这些书看样子都是很早以前的版本,封面大多已经发黄,是百分之百的“毒草”。然而,我的眼界却由此大开,仿佛一下子闯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完)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6-19 08:00:38
  @江城古柳
  问候友早安快乐,已经修改好了。我还没起床,今天是父亲节,祝:节日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林散步人 时间:2016-06-19 08:37:47
  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思念的意味 时间:2016-06-19 09:27:28
  拜读老师佳作,周末愉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