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乡野旧梦之“跑电影”

楼主:康宗宪2017 时间:2018-04-05 06:46:18 点击:1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妻子嚷着要我陪她去看电影,我笑着说:“家里什么电视,网络都有,想看什么看什么,何必去电影院。”她固执道“家里哪有电影院的气氛!土了吧。”说实在话,应该有二十年没用进过电影院了,也没有看过大屏幕电影,妻子的话让我不禁想起童年跑电影的情景来。

  那时候,村里大概一年能来两三回电影放映队为村民放电影,而这两三回还会因为下雨,停电而取消,我们会大失所望又无可奈何。为了看上露天电影,我和小伙伴们就在方圆十里的各个村庄跑着去看电影,我们当时就叫跑电影。记得当时周围有李楼,扣湾,李桥子,陈庄,暗楼,丁小楼,朱庄等七八个村庄,只要打听到放电影,我们都会跑去,最远的陈庄来回要十七八里路,又是晚上,乡间小路崎岖不平,经常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为了赶在放映前,我们常常一口气跑个三四里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群小伙伴,太阳落山前就相约出发,根本来不及吃晚饭,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一个晚上,但当看上电影时,累啊,饿啊什么的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最让我们难过的是,当我们长途跋涉赶到那个村庄时,放映场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没有,一打听不是当天放映,而是第二天晚上,一伙人傻傻地瘫坐在冰冷的大石头上,月亮升起来,照着一堵堵静止的白墙,它也在笑话我们白跑路吧。愣了好长时间,我们只好惆怅的回村,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觉得回去的路好漫长。不过第二天,我们经不住诱惑还会跑去,到时发现场地上已经人山人海了,在两个木桩上拉起了宽大的荧幕,很庆幸没有迟到,我们乐颠颠的挤到荧屏的背面席地而坐,昂着头盯住白底黑边的荧幕,像一只只企鹅。

  “片子还在李桥子!” “听说放映员骑车去了。” “不会拿不来吧?” “谁知道呢,等等看!” 周围的人们议论着。

  就这样等待足有一个小时的光景,“来了,来了!”人群骚动起来,可是看看放映机还是没有任何亮光,大家空欢喜一场,等待是最煎熬的,也是最漫长的,当我们觉得屁股疼脖子酸是,大喇叭里通知说由于胶片坏了,无法放映,让大家解散回家,真如晴天响了个霹雳,人群愤怒了,吵嚷声四起,大家搬着凳子陆续起身离去,场上留下横七竖八的砖头石块。我们也只好再一次的惆怅,再一次的失落。

  记得当时放映的影片大都是战争片和农村题材的片子,大概有地道战,地雷战,闪闪红星,小兵张嘎,奇袭白虎团,小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乔老爷上轿,天仙配,今天我休息等影片还依稀记得。平原游击队的李向阳,潘冬子,嘎子是我们最崇拜的英雄,这些影片在各村轮流放映,我们是百看不厌。第二天上学路上,教室里,课间操场上议论的话题都是电影,大家滔滔不绝的和大家分享着昨晚看电影的快乐。正式放映前,要放农村农业知识宣传短片,什么农药,化肥的使用,家畜的饲养,尽管都是重复的,但我们眼睛也不会离开屏幕一秒,只要有画面我们就高兴。那个时候唯有露天电影是活灵活现的故事,城里很少去,去了,家长也不会买下昂贵的电影票让我们浪费。我们珍惜每次的露天电影,追着放映队跑去各村看电影,看电影成了我们童年最快乐的事情。

  由于经常停电,放映队准备了手摇发电机,只要停电,我们便会争着摇那发电机,经常到我们丁楼村的放映员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人很随和,不笑不说话,对我们也和蔼。随着吱吱的电机响,放映机镜头射出七彩的光投到荧屏上变成各色的人和景,太奇妙了,我们高呼着,发电机要不停地摇,才能源源不断地输送电力,所以我们替换着卖力地摇着,边摇边盯着屏幕。一场电影放映下来,我们个个累得腰酸背痛,不过没有一个喊累的反而央求放映员再加映一部战斗片,放映员看我们心切,竟也答应了,于是我们继续摇动发电机,继续我们的快乐。

  露天电影也不知道哪年不见的,放映队哪年撤销的,那个放映员哪年去世的,这些都无从记起了,只有我们跑着去追看每一场电影的情景,人上人海挤坐在一起看电影的情景,我们摇着发电机看电影的情景,空着肚子席地而坐看电影的情景,都历历在目,难以忘却。条件好了,现在足不出户,我们都能看上丰富多彩的影视节目,再不要奔跑着穿梭于各村庄了,但总觉得也失去了那个气氛和快乐。城市钢筋水泥筑成的森林是否已经没有了地气。我不禁这么想。

  走,陪妻子去看场电影去,虽然没有露天影院,至少可以找回一点童年跑电影的回忆。

  

  

  
作者 :七塵 时间:2018-04-05 09:27:57
  可以理解为一种情怀么^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