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她的目光穿过菖蒲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7-08 10:50:08 点击:421 回复:17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26 22:30:35
  春风得意马蹄疾
  ——无法越狱的囚徒


  甲:“你这是什么意思?
  乙:“没什么意思,意思意思。”
  甲:“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乙:“小意思,小意思。”
  甲:“你这人真有意思。”
  乙:“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
  甲:“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乙:“是我不好意思。”

  如果孟郊明白这段对话的意思,那他的生活或许会是另一种样子。
  但依他的性格,即使明白,他一定也会觉得这样做没意思,不屑于去做。
  大唐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
  孟郊四十六岁,已经头发花白的他,第三次在长安参加科举考试,终于金榜题名!
  《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我去年买了个包不堪的往昔,老子今天也能扬眉吐气!纵马在长安大街上,马蹄踏碎春风万缕。我要看看这繁华的都城,哪里不是我容身之地!
  这首孟郊登科后的即兴之作,是我们能看到的孟郊诗里面,最狂放,最欣喜,最得意,最自信,最美好的一首诗,好像阴雨连绵了数月后的某一刻,一道耀眼的阳光刺破乌云,顿时整个天地豁然开朗,满眼都是青山绿水,碧草黄花。
  其实也不怪孟郊这么激动,相比于同时代的韩愈,白居易,元稹,王昌龄等等二十多岁考中进士的青年才俊,孟郊确实显得有点缺乏天赋。

  公元751年,孟郊出生在浙江一个底层家庭,父亲很早离世,孤儿寡母的生活,经历过太多的苦难。也许是家庭没有条件让他读书,也许是他天性迟钝,孟郊四十岁以前一事无成。他曾经离开浙江,到河南、江苏游历,大概是想走终南捷径,可惜他不像诗仙李白一样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朋友满天下。他性格古怪木讷,落落寡合,浪迹天涯多年,行囊空空,带着一路风霜回到家乡,母亲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孟郊决定不再虚掷光阴,好好读书,哪怕不为自己。
  四十一岁,孟郊第一次到长安应试,落第。
  四十三岁,孟郊第二次来长安科举,不中。
  母亲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第三次为他打点行装。眼睛昏花的母亲,把孟郊的衣服重新缝补密实,叠得整整齐齐。临走的时候,她如前几次一样微笑着把孟郊送到路口,看着已是中年的儿子再次出发,絮絮叨叨地嘱咐了一遍又一遍,好像他还是那个笨小孩。直到孟郊已经走得很远了,她才放下枯瘦的手,慢慢地蹲下来,低声地抽泣着喃喃自语:你一定要好好的,考不考得中,都要早点回来。

  考中后的孟郊连夜赶回了家乡,他想让母亲高兴,发自内心地笑一次。
  白发苍苍的母亲笑了,笑着笑着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然而,孟郊和母亲高兴得有点早了。

  中了进士,还需要在吏部挂名,等待有合适的空缺,才有机会上任。而等待的这段时间,就需要去活动,到处找找关系,拜访一下名士,给有关部门意思意思。孟郊不明白这种官场潜规则,他傻傻地等待着。
  直到五十一岁的时候,孟郊才被选为溧阳县尉,小小的基层官员。
  他把母亲接到溧阳,和他妻子孩子一起生活。微薄的收入,繁琐的公务,让他更加郁闷,有时寄情山水,有时独坐屋内,写不出诗,执拗的孟郊就整日整夜的苦吟,在《夜感自遣》诗里他写道:“夜学晓不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闲,身与心为仇。”县领导看他不上班,就另找了一个人替代他工作,而工资呢,别人一半,他一半。
  在溧阳,孟郊感念母恩,写下名作《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孟郊郁郁不得志,郑余庆在最需要的时候帮了他一把。
  郑余庆,大唐一代名相,史载此人“清俭有重德”,声望很高。他非常欣赏孟郊,可能是他们三观一致——都希望恢复古道、整顿朝纲、淳华民风。郑余庆正直,善良,把自己薪俸的大部分都用来资助贫困的读书人,他还热衷提携后进,不忍他们怀才不遇,沉沦下僚。《太平广记》中记载有他的一个故事,可见其为人的古拙与简朴。
  有一次郑余庆大人要请大家吃饭。平素节衣缩食的郑老请客,开天辟地头一回,同僚们
  兴奋地头天晚上都不吃饭,留着肚子准备第二天大吃一顿。次日早早来到郑府,郑老不慌不
  忙,陪着大家谈天说地。快到中午了,人人饿得肠鸣如雷,郑老才把管家叫来:去安排厨房,把那些东西刮干净毛,上锅用大火蒸熟烂一些,这样入味才好吃。另外,千万小心,别把脖子弄断了,不好看啊。大伙一听:郑大人这是准备的硬菜—一烧鹅或者烧鸭,最次也是鹵鸡呀。过了一会儿,仆人们端上来碗碟,盐醋齐备。又等了一会儿,大餐终于上来了:一人一份粗米饭,一个蒸熟的长脖子葫芦,沾着盐醋吃。郑大人低头吃得那个香啊,大家愁眉苦脸地陪着,面面相觑,摇头苦笑。
  担任河南尹的郑余庆聘请孟郊为水陆运从事,试协律郎,孟郊得以在洛阳度过了他生命中安稳的一段时光;转任兴元尹后,郑余庆再次邀请孟郊到自己辖地做参军,六十三岁的孟郊带着妻子连夜出发,走到河南灵宝,暴疾而卒。
  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并称“韩孟”,与贾岛并称“郊寒岛瘦”,名满天下的大诗人
  孟郊,就这样穷苦潦倒地死在求职途中,穷到后事都无钱料理。韩愈、张籍还有其他几个朋
  友凑了一百贯钱,把他安葬于洛阳东郊:痛心的郑余庆派人送来三百贯,当做孟郊孤苦妻子安家养老的费用。

  后世元好问评价孟郊,只有两个字:诗囚。
  天地如樊笼,何人不是囚徒?
  有人能带着镣铐跳舞,孟郊不能,缚在他身上的绳索太多了:少年丧父,中年丧子,屡试不第,仕途坎坷,老无所依。他无力越狱,只能以诗文自娱,最后连自娱也变成了自虐式的苦吟,何其悲哀,何其不幸!

  有人说,诗人不幸诗坛幸
  但对于做为诗人的孟郊来说,他大概更希望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幸福一些吧。
  诗坛幸不幸,留于后人评说。
举报 | 收藏 | 102楼 | 打赏 | 评论
  • 淑丽2019

    举报  2020-08-27 00:52:08  评论

    @ty_云杉1 孟郊的成长缺失父亲的引领,输在了起跑线上,他活得太苦了,缺乏巧劲。父亲带大的孩子更聪明,更能适应社会。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26 22:33:39
  道傍榆荚巧似钱
  ——唐诗里传来的笑声

  有唐一代,立国二百八十九年,历二十一帝。
  唐诗目前已知约五万五千七百三十首,残句三千零六十条。
  大唐诗人约三千七百多位。
  三千多个诗人里名家辈出,有“诗杰”王勃;“诗骨”陈子昂,“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诗隐”孟浩然,“诗狂”贺知章,“诗魔”白居易,“诗鬼”李贺,“诗豪”刘禹锡,“诗囚”孟郊,“诗奴”贾岛,“七绝圣手”王昌龄,“五言长城”刘长卿,倔强的韩愈,寂寞的柳宗元,多情的元稹,温柔的温庭筠,拘谨的李商隐,潇洒的杜牧,豪迈的高适,奇丽的岑参,无耻有才的宋之问,浪子回头的韦应物,孤篇压全唐的张若虚,让李白搁笔的崔颢,爱说实话的许浑,晚节不保的杜荀鹤......
  套用一句网络用语:天不生唐诗,万古如长夜。

  然而在这繁茂的唐诗花园里,偶尔也会盛开几朵奇葩,让我们莞尔一笑,知道远在一千多年前,先辈们也有幽默风趣甚至恶俗的一面,和现在的我们一样鲜活真实。

  李白一生云水漂泊,交游众多。在比他小十多岁的杜甫眼里,这位李哥绝对是偶像级的诗坛大佬,那风度,那谈吐,那才华,那酒量,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曾经在商丘、山东一带和高适等朋友结伴旅游,诗酒唱和,这段经历让老杜终身难忘。
  《赠李白》、《春日忆李白》、《梦李白》、《天末怀李白》、《寄李十二白二十韵》......,老杜心心念念着他的李哥,当年在梁园“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自从李哥一去江湖远,不知道“何日一樽酒,重与细论文。”,自己“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思念之情,一至于此。而当李白追随的永王李璘起兵叛乱,李白系狱,引来杀身之祸时,老杜又勇敢地替这位多年未见的大哥喊冤:“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偶像李白对杜甫这个小迷弟印象很深刻,他曾经给杜甫回过一首诗:
  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当年在饭颗山见到你的时候,你带着笠子,大中午被日头晒得黑瘦黑瘦。现在你是不是更黑更瘦了啊小杜,唉,应该是做诗太辛苦,累成这样了。放轻松点儿,兄弟!
  这个李哥,开起玩笑来也这么厉害,你这是夸还是贬呢?
  边塞诗人岑参的诗歌奇丽壮阔,他一生多次从军,大漠孤烟,碧血黄沙,所作的诗歌都是金戈铁马的硬派风格,像“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云厚。火云满山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
  猛虎嗅蔷薇,硬汉也有温柔的时候,甚至不妨开开玩笑。
  《戏问花门酒家翁》
  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道傍榆荚巧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
  卖酒的老大爷也不容易,年近古稀还是个体工商户。你看,有个官家模样的男人走过来,指着路边的榆树,一脸认真地问:大爷,那树上的榆荚像铜钱一串一串,我摘几串来换你几斤酒,可以吗?
  酒家翁看也不看他一眼,说话很客气:这位老爷,请您圆润地离开!
  对于李白、岑参这种大诗人来说,戏赠戏问都是故意开个善意的玩笑,无伤大雅。但对于没有文才,却强行做诗的武夫来说,有时候难勉贻笑大方。

  唐冀州参军曲崇裕《送司功入京》诗曰:“崇裕有幸会,得遇明流行。司士向京去,旷野哭声哀。”司功曰:“大才士!先生其谁?”曰:“吴儿博士,教此声韵。”司功曰:“师明弟子哲!”
  这位曲崇裕先生的送别诗,写得那真是...那真是,呵呵。
  司功大人也是调皮,还问人家师承,曲崇裕先生很骄傲:提起我的老恩师,那是大大地有名,他老人家乃是吴儿博士!
  果然名师出高徒!佩服佩服,原来是跟南方人学的普通话!

  曲崇裕是音韵掌握不准,史思明知道音韵不对,也坚持不改。
  有一次,他要赐给他的儿子怀王史朝义与丞相周贽一些樱桃,写诗道:“樱桃一笼子,半赤一半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有下属建议:“请改为‘一半与周贽,一半与怀王',则声韵相协。”史思明骂道:“韵是何物?岂可以我儿在周贽之下!”
  由此可见,武将舞刀弄枪可以,舞文弄墨的事还是交给文人去做吧。

  唐左卫将军权龙襄偏偏不同意,他觉得文武跨界的事情很好玩。
  皇太子请一帮文人雅士集会,权将军也躬逢其盛,大家按惯例献诗。权龙襄《皇太子宴夏日赋》诗有两句:“严霜白浩浩,明月赤团团。”
  夏日寒霜飞降,白天月亮挂起,为了押韵,不要天理!
  皇太子像一个语文老师批改学生的作文一样,在权同学的诗后面写下了几句批语: “龙襄才子,秦州人士。明月昼耀,严霜夏起。如此诗章,趁韵而已!”
  太子毕竟年轻,直接点破的权将军的缺点,远不如皇帝深沉。
  权龙骧后来因为追随张易之兄弟,被贬为容山府折冲。估计玄宗皇帝仔细想想,这个权将军也没什么心眼儿,就把他召回来了。权将军感激涕零,当堂赋诗一首献上:
  无事向容山,今日向东都。陛下敕进来,令作右金吾。
  李隆基一听,笑得差点从龙椅上掉下来。从此见了这个活宝,就叫他权学士,并且交代礼部:以后凡和文人雅士赋诗聚会,必须要权学士参与一把,不然朕不开心!

  但是,不要以为权学士的诗都是像这样直白口语,他也写过一些深奥难懂的诗,其费解程度比之李商隐的《无题》有过之而无不及——李商隐的诗至少还可以猜一下。
  权龙骧的有些诗如果他自己不注解,枪毙了你,你也猜不出来啥意思。
  比如这首《秋日述怀》:“檐前飞七百,雪白后园强。饱食房里侧,家粪集野蜋。”
  啥意思?啥意思?啊,到底啥意思?
  别急,慢慢听权学士给你解释:我在前院看见一只鹞鹰在屋檐前飞,大概捉住以后能卖七百文;来到后园,又看见几件洗过的衬衣挂在那里,白花花的像雪一样;吃饱了饭,在屋里面侧躺着准备眯一会儿,谁知道外面嗡嗡地乱响,一定是家里的粪堆引来了野外的蜣螂。
  权学士,你这么一解释,我相信,你这诗真的会引来一大群屎壳郎的。

  曲崇裕、史思明、权龙襄是武夫,不会写诗也就罢了,但正经八百进士出身的包贺也写了许多好笑的诗句,让人不由对进士的含金量产生怀疑。
  包贺是晚唐人,流传下来的只有一些残句逸诗,如“苦竹笋抽青橛子,石榴树挂小瓶儿”,还有“雾是山巾子,船为水靸鞋”,又“棹摇船掠鬓,风动水捶胸”,比喻不可谓不形象,描写不可谓不生动,但不知为何,读罢总是让人想笑:包贺同志是个持家好男人。

  由上可知,写诗,还真是门技术活儿。
举报 | 收藏 | 104楼 | 打赏 | 评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26 22:34:04
  海上升明月
  ——杀掉那个粟特胡人


  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即公元736年,都城长安。
  平卢将军安禄山,被幽州节度使张守珪派兵押解回京——他讨伐契丹失利,损兵折将,按律当诛。安禄山是幽州前线的一员猛将,又是张守珪的义子,老张不舍得下手,但他怕朝廷怪罪,就把这个烫手山芋送给了玄宗皇帝,是杀是饶,全凭圣裁。
  玄宗多聪明,他自然看透了张守珪的心思,这个安禄山,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开元二十年,张守珪驻兵幽州。安禄山和同乡史思明偷兵营的羊被抓,张守珪准备杀了他,安禄山高喊说:“将军难道不想多杀几个契丹兵吗,为什么要杀掉我呢?”张守珪见他长得孔武肥胖,颇有男子汉气概,就放了他,让他一起随军打仗。安、史都是粟特族人,十分精明能干,以骁勇闻名,屡建军功,张守珪就把安禄山收为义子,安禄山也有样学样,把史思明收为自己的义子,祖孙三代一起扛枪杀契丹鬼子。
  杀了安禄山,寒了张守珪的心,谁为大唐不辞劳苦地镇守幽州边境?
  不杀小小的安禄山,给老张一个大大的人情,这买卖可以做。

  人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宰相张九龄不同意,他坚决主张杀掉安禄山这个粟特族的胡人,原因有两个。
  其一,直觉告诉他,安禄山不是省油的灯。之前,安禄山曾到长安公干,拜见过张九龄。张九龄察言观色,看出此人桀骜难驯,非等闲之辈,且言语之中,对朝廷颇多不敬。安禄山走后,张九龄忧心忡忡地对侍中裴光庭说:乱幽州者,必此胡也。
  其二,军令如山,不可徇私。他在给玄宗的奏文上说:“穰苴出军,必斩庄贾;孙武行令,亦斩宫嫔。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他给皇帝举了两个糖炒栗子:当年田穰苴领兵,齐景公派宠臣庄贾监军,庄贾迟到,穰苴杀之祭旗;孙武为吴王演习兵法,吴王选了几个嫔妃让他调度,嘻嘻哈哈的宫嫔不遵号令,孙武杀之立威。现在安禄山兵败当杀,杀了以儆效尤,以正军法,万不可免其死罪。
  其实,归根到底,张九龄还是担心安禄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才非要借这个机会致他于死地,免除后患。
  可惜,此时的玄宗已经到了人生的暮年,早已没有年轻时候的果敢明断,他没有听从这个耿介老臣的建议,而是把安禄山当成一个屁给放了。
  李隆基不知道,这个草率的决定,将断送他亲手创建的开元盛世,繁华的长安城里会遍地狼烟,生灵涂炭,锦绣辉煌的大唐从此走向没落衰亡。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在张九龄死后十五年,安禄山和老乡史思明在范阳起兵,长达七年零两个月的安史之乱拉开序幕。
  李隆基从长安仓惶出逃,在马嵬坡赐死了贵妃杨玉环,躲入四川避难。安顿下来的唐明皇,想起当年张九龄说安禄山“貌有反相,不杀必为后患”的话,自责不已,派人到张九龄的老家绍州曲江,隆重祭奠,以表示他对这位老臣的愧疚和敬意。

  张九龄,绍州曲江人。少年敏慧,刻苦读书,九岁能写文章,十三岁已经名扬岭南。当时的广州刺史王方庆看过他的文章后,曾经评价说:此子必能致远。景龙初年,张九龄中进士,任校书郎。宰相张说看重他,夸奖他的文章“有如轻缣素练”,并且能“济时适用”。张说又翻翻族谱,竟然和张九龄沾点远亲,两人认了同宗兄弟。宰相主动和一个九品校书郎攀亲戚,张九龄这下厉害了,名噪长安。
  张说果然没有看走眼。
  张九龄的才干很快得到太子李隆基重用,任左拾遗。李隆基做了皇帝,励精图治。司马光《资治通鉴》载:上即位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
  正是有了这一帮贤相,帮着玄宗一同创造了中国历史的黄金时代——开元盛世。这其中,张九龄的“直”尤为值得称道。他曾经“封章直言,不协时宰”,得罪过名相姚崇;张说当宰相后独断专行,张九龄不管与他的交情,也当面提出反对;玄宗的宠妃武惠妃,欲废太子李瑛而立己子时,让人游说张九龄,张九龄一顿臭骂,惠妃只好作罢;李林甫当权,张九龄照样不给面子,看不惯就要说他一通。
  开元二十四年,八月十五千秋节,玄宗过生日。文武百官的贺礼都是奇珍异宝,张九龄与众不同,他送《千秋金鉴录》作贺仪,劝皇帝辩忠奸,知兴替,谋万世基业。这就像现代网络上的一个段子:一个孩子过生日呢,高兴的嘴都合不拢,打开爸爸送的礼物,是一套“五年中考三年模拟”的卷子,那心情,那表情,一言难尽。
  事后宰相李林甫对他有一句评价:九龄文吏,拘古义,失大体。意思就是这个老张,是个死脑筋的书呆子,没眼色,不知道顾及皇帝的喜好。
  唐玄宗有时候也神烦张九龄,老是整天说个没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都说了这么多年了,我这皇帝不是当得还行吗?李林甫趁机建议,干脆不让张九龄管事,给他个闲职养老吧。玄宗同意,但也许是被张九龄絮叨习惯了,他落下了病根儿——没有人天天在耳边絮叨,他竟然常常想念起老张。有人向他举荐人才,玄宗辄问道:其人风度得如九龄否?不像张九龄的人,他还不要呢。

  开元二十八年,六十三岁的张九龄告老还乡,不久病逝于曲江。
  一代大唐名相,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
  而在他去世以后的诗坛,千百年来,张九龄还继续着自己的辉煌。

  《唐诗三百首》选的第一首诗,就是张九龄的《感遇》其一。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香草美人自喻,可以上溯到屈原的《离骚》,到了张九龄重新拾起了这份孤高。他在这首诗里用春叶秋花比喻自己,草木自有高洁,自有芬芳,不必有人欣赏,更不必借他人攀折才有价值,这是一个文人的操守和风骨。
  张九龄最有名的诗是《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真看不出来,我们这位耿直的张宰相,儿女情长起来,竟然也如此柔情似水,应该是写给他的妻子谭氏的吧。“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和苏东坡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样,传唱千古,是所有中国人在中秋之夜,心里默默念诵的美好祝福。

  宋代诗人徐钧曾经这样评价张九龄的一生:
  禄山必兆边陲祸,林甫终贻庙社忧。二事眼前君不悟,何须金鉴录千秋。
  但我觉得徐钧说的不对,不管安禄山如何,不管李林甫怎样,不管李隆基是老糊涂还是装聋做哑,张九龄就是张九龄,话要说,《千秋金鉴录》这份生日礼物要送。
  不然他就不是张九龄了。
举报 | 收藏 | 105楼 | 打赏 | 评论
  • 淑丽2019

    举报  2020-08-27 01:27:57  评论

    @ty_云杉1 忠言逆耳利于行,不听忠臣言,吃苦在眼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26 22:36:30
  司空见惯寻常事
  ——人性是一枚硬币


  唐·孟棨《本事诗·情感》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刘尚书禹锡罢和州,为主客郎中、集贤学士。李司空罢镇在京,慕刘名,尝邀至第中,厚设饮馔。酒酣,命妙妓歌以送之。 刘于席上赋诗曰: ‘䰀鬌梳头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李因以妓赠之。”
  诗豪刘禹锡因为写了“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讽刺当朝权贵,第二次被贬出长安,十三年后才从和州刺史任上回来,担任主客郎中,集贤书院学士。李司空刚好也从地方节度使卸任在京,他久仰刘禹锡的大名,邀至府中,盛情款待。席间,叫了一个漂亮的歌妓唱歌助兴。刘禹锡倜傥风流,当堂赋诗:䰀鬌梳头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李司空听出了画外之音,干脆就把歌妓送给了他。

  这就是“司空见惯”这个成语的来历。先不说这个故事的真假,倒是这个李司空,漂亮的歌女在他眼里不屑一顾,随手送人,出手阔绰,他是何许人也?
  李绅,字公垂,唐宣宗时候曾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迁尚书右仆射,位列三公之司空,正一品的高官,爵封赵国公。因为个子不高,还有个外号叫“短李”,这个都是背后这样叫,当面都得恭恭敬敬地叫声李司空,李大人。
  如果你还不知道他是谁,翻开小学语文课本,找到《悯农》,上面写着:作者,唐,李绅。悯农诗一共两首,其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其二,“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现在知道了吧,这个李绅李司空,不仅当过宰相,还是个大诗人,并且是和白居易、元稹关系密切的新乐府运动的主力写手,一个学者型的官员。小学语文老师告诉我们,《悯农》诗,真实的反映了封建社会里底层农民的生活状态,他们辛勤劳作,却不能温饱,表达了作者对他们的深切同情。这样的李绅,难道不是一个有良知的好官吗?
  还真不好说。唐代范摅的《云溪友议》里面记载了几个李绅的故事,虽是野史逸闻,但时间上离得很近,有一些参考价值。
  邑客黎人,懼罹不測之禍,渡江過淮者眾矣。主吏啟曰:“戶口逃亡不少。”丞相曰:“汝不見淘麥乎?秀者在下,糠粃隨流。隨流者,不必報來。”
  李绅管理地方手段强硬。他在节度淮南的时候,下面很多老百姓害怕他,纷纷渡江逃离他的管辖。主管报告给李绅:百姓逃走不少啊。李绅说:你见过淘麦子没有?淘的时候,好麦粒在下面,糠秕杂质都漂起来被水冲走了。冲走的这些,不用给我说,我也不在乎。这段故事,听上去好像李绅又像一个酷吏,把人民群众吓得不敢安居乐业,显得无情冷漠。
  《云溪友议》还记载,李绅在没有中进士之前,经常借住在李元将家,仰人鼻息,自然小心翼翼。每见到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多少的李元将,都尊称为“叔”,以示亲近。等李绅发迹之后,李元将见到他,主动降低辈分,先称自己为“弟”,李绅连哼都不哼一声;李元将咬咬牙,自称为“侄”,李绅还是冷着脸;直到李元将腆着脸,一步到位自称为“小孙孙”的时候,李绅才带搭不理地应了一声。这样一看,李绅此人前恭后倨,忘恩负义,得志便猖狂,十足是一个小人的嘴脸。

  《太平广记》中记载了李绅的另一个故事。有一个少年,自称“老辛家孩子”,来拜访李绅。李绅看他举止随意,一时也想不起来哪来的这个小伙子,说话招待就不是很客气。“老辛家孩子”于是当着李绅的面念了白居易一首诗里面的两句:“闷劝迂辛酒,闲吟短李诗。”李绅、白居易、元稹他们几个的好朋友辛丘度,性子迂钝,所以外号“迂辛”,“短李”是李绅的外号。李绅这才想起来,“老辛家孩子”原来是老朋友辛丘度的公子,他哈哈大笑道:“老辛这家伙那么老实,竟然有这样一个轻狂的孩子,看你爹的面子,我会操心你的事情的。”这样一看,李绅又是一个很有气度,顾念旧情,温和敦厚的君子。

  有人说李绅身陷牛李党争,为了官位权势,积极打压对手,排除异己。他最为人诟病的事情就是吴湘一案。这个案件如果从头说的话,会很复杂,牵扯牛党和李党的是非恩怨,简单说一下。
  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年),74岁高龄的李绅出任淮南节度使。
  先是吴汝纳怀恨“李党”党首李德裕,因为李德裕的排斥,造成吴家一直不得势,所以他投靠了“牛党”一派。吴汝纳的兄弟江都县尉吴湘被人举报贪污公款、强娶平民颜悦女儿。江都县归李绅管辖,他让人审查落实以后把吴湘逮捕下狱,判处死刑。但因为李绅是“李党”的得力干将,朝廷中的“牛党”势力说李绅公报私仇,陷害吴湘,要求重新调查。朝廷便派遣御史崔元藻前往扬州复查。崔元藻调查后发现,吴湘贪赃属实,强娶民间女子的事情不实——颜悦和他老婆出身士族,不算平民,所以吴湘罪不至死。李绅的老领导李德裕见崔元藻模棱两可,就把他贬官撵走了。李绅快刀斩乱麻,不循秋后问斩的惯例,盛夏时节就把吴湘给一杀了事。第二年李绅去世,李德裕也失势,“牛党”的人上台,怂恿吴汝纳、崔元藻告状,竟然翻案成功,李绅虽死,但也被定为酷吏,剥夺所有荣誉,子孙不得为官。
  这段公案,其中有很多疑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在拎不清。不过,李绅利用职权,夸大吴湘的罪名,党同伐异,枉杀政治对手的嫌疑很大。这时候的李绅,像一个冷酷铁血的官场老手,罗织构陷,不给对方一线生机。

  但就在淮南节度使任上,李绅还有一段传说,让他看上去又不像那种要致党争对手于死地的人。张又新是“牛党”的人,曾经多次诬蔑过李绅,二人之间嫌隙很深。他在江南郡守任上罢官还乡,家乡在李绅的管辖之下,担心李绅会报复他,便给李绅写了一封信,表示自己的歉疚。李绅回信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早忘光了。张又新非常感激,亲自面谢,两人和好,经常一起高高兴兴地喝酒吟诗。
  张又新年轻时人很风流,曾和一位歌妓要好。二十年后,在李绅家喝酒,恰好又见到了那个歌妓。张又新趁着李绅出去,用手指蘸着酒,在木盘上写了一首诗,让歌妓记住。李绅回来,张又新端着酒杯装出不开心的样子。李绅叫歌女唱歌助兴,歌女唱了刚刚记住的歌词:“云雨分飞二十年,当时求梦不曾眠。今来头白重相见,还上襄王玳瑁筵。”李绅一听就明白了,大方地把歌妓送给了张又新。
  这个李绅,自家歌女好像伴手礼一样,送了老刘又送老张,刘禹锡是朋友就不说了,张又新是政敌,是牛党,还陷害过他,他浑不在意,一笑泯恩仇,哪像吴湘案中非要致对手于死地的那个李绅?

  人性有时候真的就像一枚硬币,有两个面。
  失意的时候,得志的时候;贫穷的时候,富贵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垂暮的时候,李绅在他的人生旅途中不断翻滚,展示着温和或者冷酷,大度或者尖刻,廉洁或者贪吝的不同面孔,到底哪个一面是真实的,那一面是伪装的?

  我们搞不清楚,可能李绅自己也搞不清楚。
举报 | 收藏 | 106楼 | 打赏 | 评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27 08:30:30
  谢淑丽文友点评
举报 | 收藏 | 107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0-08-27 11:43:24
  @ty_云杉1
  一下子更新了四篇,真过瘾!这帖真吸引我,谢谢文友妙笔生花[d:花]与持之以恒[d:赞]
举报 | 收藏 | 108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0-08-27 11:43:54
  @ty_云杉1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举报 | 收藏 | 109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27 12:02:29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109楼 2020-08-27 11:43:00

  @ty_云杉1 :本土豪赏1朵 鲜花
  ...
  —————————————————
  多谢从容酋长的支持
举报 | 收藏 | 110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commando_lee1 时间:2020-08-28 10:16:01
  展示着温和或者冷酷,大度或者尖刻,廉洁或者贪吝的不同面孔,到底哪个一面是真实的,那一面是伪装的?

  人人皆如此,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就会是不一样的一个人
举报 | 收藏 | 111楼 | 打赏 | 评论
  • 庆余年风华

    举报  2020-08-28 13:28:36  评论

    @commando_lee1 人性是很复杂多面的,人性进化的也很慢~
  • commando_lee1

    举报  2020-08-28 20:09:50  评论

    @庆余年风华 所以很难用好坏正邪判断一个人,大部分人都是综合体。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云杉1 时间:2020-08-30 08:43:16
  人是一个多面体,单纯的人棱角分明,世故的人圆润顺滑
举报 | 收藏 | 112楼 | 打赏 | 评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