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回乡见闻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14 18:56:16 点击:32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二零一五年的大年初六早上,我从我上班的地方出发,经过两天的奔波,终于回到了自己故土——马厂镇。


  我是在镇汽车站下的车,下车之后,我立马给孩子的班主任老师打电话,向他问好。打算亲自去他家与他当面就孩子学习的事作个交流。不想他那天刚好在梅洼生产队的一个亲戚家喝结婚喜酒。孩子老师在电话中很抱歉的对我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是哥哥家女儿出嫁的日子,我正在他家帮忙喝喜酒呢,我今天是回不了家了,明天早上我再给你电话吧,”随后孩子老师便匆忙的挂断了电话。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时分,无奈的我只好去了我恩师——周老师家,看望健在的师娘。
  路上经过马厂镇敬老院时,看到了后背上背着一个蛇皮口袋,外号叫“跩鸽子”的老人,正一步一歪的行走在敬老院门前的大马路上。

  我猛然间想起,这位老人以前,我经常看到他在黄庵那一带活动。记得当年我在黄庵齿轮厂上班时,这个老头子经常在黄庵街道上帮助包子店老板烧包子锅,此人个子矮矮的,花白头发,头顶略带一点西瓜秃。留着一付八字胡,胡子也是花白色的,右脚的足底先天内翻,穿着一件破旧的蓝色中山装。走起路来头动,身子左右摇摆,两脚一瘸一拐的,给人看着,感觉有点古灵精怪,于是当地的人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名曰:跩鸽子。至于他姓什名谁,咱就无从知晓了。据说这个跩鸽子终生未取,无儿无女,年老之后便进了黄庵乡敬老院。

  我心里感觉很纳闷,这黄庵乡敬老院的老人怎么会在马厂敬老院生活……于是我下意识的放眼向马厂敬老院的院内看去。哇!之前只有院子的院墙边建有房子供老人居住,院子中间是一个很大的花台子,花台子的四周栽的是冬青树。冬青树的中间是过道,供院内老人散步游玩的。如今院子中间已经盖起了一栋三层小洋楼,楼底层的楼道口悬挂着长方形的黄铜牌匾——马厂镇敬老院。楼道口正对着敬老院院墙的老大门,以前老大门的门边挂的是木质牌匾的,如今那块木质牌匾早已不知所踪。哎,马厂在这几年里还是有了一定的变化。村子里的大部分田地相继种上了树,村民们也不再种庄稼啦。村里能干活的人都选择出门打工了,只留下少数的老年人或小孩,多数村庄成了空心村。

  我沿着敬老院门前的大路一直往前走,途经男人二姨娘家门前的那个拱桥时,远远的看到她家的儿媳妇,正低着头迎面向我这边走来,此时位于路下边的孙姓女邻居也看到了我。她对着走在桥上的人大喊道,“中午饭吃好了没有?我家下午的麻将三缺一,你还来不来啊?”那个女人抬头下意识的与我四目相对。然后愣了一下神,便低着头一溜烟的跑回家了。或许是当年的那件事(五百元定期存折)而难为情罢了。如今他的两个儿子早已在外省买房成家并当上了官。哈哈,人家可是没眼去看咱们这些打工的穷光蛋哦!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14 18:57:54
  她不理我,我还不理她呢。尼玛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儿即便是将来有机会当上了省长,量你也不敢舀水吞人……


  我来到了周老师家,见到了师娘。师娘的身体还算不错。中午我在师娘家吃了午饭。饭后陪着师娘一直聊到下午三点过。师娘说:“黄庵敬老院与马厂敬老院合并了,黄庵敬老院的老人全部搬到马厂了。”我应声道:“原来如此!”我问师娘道,“听说政府已经给当年的民师发补助金了,周老师有没有领到?”师娘说:“没有,我去年年底去镇上找了韦镇长,韦镇长说,周老师本人已经死了,是领不到补助金的。”我无语啊!临走时拿出相机给师娘拍了几张照片。走出师娘家的村口看到村边还有一两块田地村民种小麦的,难得见到的那么一点绿色,于是又情不自禁的多拍了好几张。


  第二天早上七点过,孩子班主任老师电话打过来了。老师在电话中说,“不好意思,今天我又要去县城帮亲戚家接新娘子,早前已经答应了,不好推辞。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问:“你明天有空吗?”老师说:“明天,后天,大后天都没有空,我这个酒一直要喝到我上班的时间。”我说,“哦,我厂初十开工,十三正式上班,看来我也没时间在家久等了。哎……”


  天开始下起毛毛细雨了,我立马叫上孩子跟我一道去县城买一些学习用具及工具书。


  晚上回来时在春红饭店斩了两个菜,到饭店隔壁的批发部买了两大瓶橙汁饮料。带着孩子去了邻村大妈家,当晚男人家的侄子——陈老板,从江苏丹阳开车回来接他手下的员工回厂上班。男人也在他家上班。


  天擦黑时,我与孩子一前一后的到了她家。晚上,陈老板与陈老板的父亲,加上孩子大妈家门口的几个人,凑起来刚好一桌人,席间,陈老板坐在一边,滴酒不沾,他说他晚上要开车,不能喝酒。


  陈老板笑眯眯的对我说,“现在我家的工厂规模越做越大了,你来年能不能回来给我帮忙啊?”我连忙不解的问他道“帮什么忙哈?”想当年,这个陈老板还是我当年的小学同班同学,记得当年我落难的时候,经过江苏丹阳,也曾经试着去找过他两回,但当年人家害怕咱身上的穷气会沾到自己的身上,所以能躲则躲,能装则装了……


  不想如今他陈老板竟然会主动对我说,“年后我家厂子的业务范围扩大了,有可能要生产链轮。我不知道链轮的加工工艺是什么,另外我厂还要上一台数控雕铣机。听说你会三维造型,模具设计,还有UG数控编程。你不能过来给我帮帮忙嘛,这样的话,你们一家人就可以呆在一起了。”我撇了一下嘴,笑笑道,“我已在温州你的一个本家厂子里干了六年时间。而且我老板和员工关系相处得也很融洽,你叫我怎么能开口跟你的本家说哈。再说我所做的东西,乃是汽车配件中的齿轮,跟你所做的行业则是镔铁不同路啊。”陈老板说;“没关系,只要是做机械的就行,我现在缺的就是数控编程方面的人才,你要是能帮我做就好了!”然后陈老板的父亲,满脸堆笑的对我说,“你现在有技术,看来我们是请不动你了!”我说:“不是我不愿帮你,而是我那边的工厂老板也不会轻意放我走的,你明白不?”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14 18:59:42
  哎,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我身上所发的一幕又呈现在我的眼前。


  记得当年马厂镇西河湾旁边的老蔡家电视坏了,他家的年轻人全部外出打工了,只剩下两位老人带着孙子留守家中。午后家里的男主人给我打电话,说电视坏了,家中的小孙子一直吵着不得行。于是我便果断拿起工具包步行去了他家。打开电视的后盖,三下五除二的排除了故障,男主人给感激我,当即便留我在他家吃晚饭,临晚的时候,他还特意赶到镇上的,沈记卤菜店里斩了四个菜。


  晚上老两口子陪着我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是晚上八点过,我只好告别了老两口子,踏着昏昏的月色上路了。


  半道上正好遇到我这个陈姓老同学的父亲,当晚,他老人家不知是在谁家喝得烂醉,他在我前面一边走一边划着十字。当我离他只有五六米的距离时,他突然拿出别在腰间的三节手电,一按电门,一束强烈电光直接照射在我的脸上,直刺得我两眼发花,险些一头栽到水塘里。


  我下意识的对着他大喊起来,“我是家门口的熟人,请不要拿电筒朝我的脸上照!”不想他老人家竟然借着酒劲对着我破口大骂起来,“你看你这个吊样子啊,妈妈逼的!老子今天就是要照你的脸,我看你还能跳得了天!看你这个逼样子就够了。我当即气得半死,连忙对骂道,“你妈逼的,你喝酒,也没喝尿(虽)!”\


  我着实被他老人家给气歪了,多年之后,我跟孩子大妈也曾说起过这事,可孩子大妈却说,“嗨!他这个人就是那样,酒喝多了就要撒酒疯,你下次见到他这样,你不要答理他就好了。”


  我晕啊!我感到一阵狂晕!我真的没有想到,如今他老人家竟然也会主动找我说话,在酒桌上还一个劲的夸奖我有技术。我很无语啊,感叹此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作者 :国学有味 时间:2016-05-14 19:38:39
  品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文鱼武凤 时间:2016-05-15 13:44:22
  现在人人都学孙悟空
  72变
  可小孙同学是变脸变身不变心!
  • GEARYSM

    举报  2016-05-15 17:59:07  评论

    @文鱼武凤 是的,其实故事中的小陈同学,当上老板之后,见到我有技术,想着利用我所学的技术为他赚一笔不菲的收入啊,这就是相互利用。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