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沪上三瞥

楼主:文鱼武凤 时间:2016-05-01 22:23:37 点击:82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上海待了几年 若叫我谈谈印象 真不知如何下笔……钱多?当然 可惜不是我!人多?正确 不少我一个!啊 两千万人!当年纽约八百万人 有书云纽约的八百万种死法 同样 也有八百万种活法 至于上海 ——谢天谢地 我不全认识 街上行人无数 转瞬即忘 不过偶有例外 今年四月 我就记住了三个人 三个陌生人
  第一个 四月初 某个下午 我在嘉定地铁站某出口外等人 不远处有几个房产中介的年轻人发传单递名片 看见貌似有钱人就缠住 一番语言轰炸 台词大同小异
楼主文鱼武凤 时间:2016-05-02 01:17:12
  逼得有经验的旅客望见穿闪亮西装者即逃之 离我最近的小伙虽也一身亮装 却有点与众不同 有人经过 他不拦不追 站定一旁 微笑问候 如同兴奋的迎宾员“阿姨 下午好 鞋真漂亮!” “嗨 美女 下班了?今天发型换了 !没有? 噢 是我隐形眼镜换了! ” “大爷好 胡子真帅 这是您孙女?噢六岁啦 真可爱 大学快毕业了吧?”据我观察 没有反应的人极少 多数都会笑笑 时而会有人接住他的名片 并报之以“谢谢” 我朋友来了 欣赏片刻 拉我走“妈的 这小子神经病吧” 小伙子冲我挥手“再见 ”我也回头致意 朋友哼道“上海滩哪 啥人都有!” “要都是你这样的 还叫上海吗?”
  第二个 几天后 下班途中 一个人站在人行道上 个子不高 圆脸 准光头 带一黑框眼镜 衣裤油亮纠结 看不出确切年纪 大概二十五至四十之间 明显是个流浪汉 当然这都不奇怪 关键是他正在撒尿!大街南北向 他面朝正北 一手扶持 一手叉腰 尿呈喷泉状 时断时续 似乎水压不稳 一边尿一边斜睨路人 两颗黑豆般的小眼睛好像随时会滑到眶外 我至今记得他的表情 虽然古怪 但我断定他不是神经病 当然毫无证据 我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干 也没兴趣猜 上海滩怪人如麻 我并非见怪不怪 而是有些怪人的理由简单乏味 或许期盼着跳出一个人质问他为啥这么干?no!我不是那个人 有些人配不上这个问题!怪人 有的是天生的 有的是化妆的 有的是转基因的 还有在脸上发贴子的 对于后三者 尤其最后一类 无论其贴子高明与否 我都不会回一个字 我能仁慈地赐之一瞟 已是彼等莫大之荣幸 !所以那位哗哗先生若知我此番废话 或许会请我联袂哗之 多谢 !不过我提议 躺在地上 冲天而哗之 岂不更酷
  更怪 更像喷泉!
  第三个 上周经过延安路 有一片草坪
  一个中年男人侧身坐在长椅上 望着脚下 三只小鸭子 在草坪上觅食 鸭子太小了 顶多巴掌大 两灰一黄 它们似乎头一次见到长在地上的草 摇头晃脑 不知如何下口 我经过时 其中一只抬头看我 嘴里衔着一片草叶 突然失去平衡 一屁股坐到草坪上 男人听到笑声 扭过头来 笑容淡淡的 估计他欣赏过许多次了 不过 一旦小鸭子长大 它可不一定这么逗你玩了 很快 看看这片青草就知道
  就是这三个人 让我四月的相框不至于太空虚 哦 还有三只小鸭子 我有时会想 是否对哗先生太刻薄了 每个人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如何能仅凭一己之好恶去评判别人 中学时我看到一句话——忘了谁说
  的 总之比我有名 而且更谦虚——任何评判本身也必须接受评判!嗯 似乎不太谦虚 甚至太绝对了 不过 我同意 至少这个四月 我同意!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5-02 01:31:55
  @文鱼武凤 2016-05-02 01:17:12
  逼得有经验的旅客望见穿闪亮西装者即逃之 离我最近的小伙虽也一身亮装 却有点与众不同 有人经过 他不拦不追 站定一旁 微笑问候 如同兴奋的迎宾员“阿姨 下午好 鞋真漂亮!” “嗨 美女 下班了?今天发型换了 !没有? 噢 是我隐形眼镜换了! ” “大爷好 胡子真帅 这是您孙女?噢六岁啦 真可爱 大学快毕业了吧?”据我观察 没有反应的人极少 多数都会笑笑 时而会有人接住他的名片 并报之以“谢谢” 我朋友来了 欣赏片刻 拉我走“妈的 这小子神经病吧” 小伙子冲我挥手“再见 ”我也回头致意 朋友哼道“上海滩哪 啥人都有!” “要都是你这样的 还叫上海吗?”

  第二个 几天后 下班途中 一个人站在人行道上 个子不高 圆脸 准光头 带一黑框眼镜 衣裤油亮纠结 看不出确切年纪 大概二十五至四十之间 明显是个流浪汉 当然这都不奇怪 关键是他正在撒尿!大街南北向 他面朝正北 一手扶持 一手叉腰 尿呈喷泉状 时断时续 似乎水压不稳 一边尿一边斜睨路人 两颗黑豆般的小眼睛好像随时会滑到眶外 我至今记得他的表情 虽然古怪 但我断定他不是神经病 当然毫无证据 我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干 也没兴趣猜 上海滩怪人如麻 我并非见怪不怪 而是有些怪人的理由简单乏味 或许期盼着跳出一个人质问他为啥这么干?no!我不是那个人 有些人配不上这个问题!怪人 有的是天生的 有的是化妆的 有的是转基因的 还有在脸上发贴子的 对于后三者 尤其最后一类 无论其贴子高明与否 我都不会回一个字 我能仁慈地赐之一瞟 已是彼等莫大之荣幸 !所以那位哗哗先生若知我此番废话 或许会请我联袂哗之 多谢 !不过我提议 躺在地上 冲天而哗之 岂不更酷

  更怪 更像喷泉!

  第三个 上周经过延安路 有一片草坪

  一个中年男人侧身坐在长椅上 望着脚下 三只小鸭子 在草坪上觅食 鸭子太小了 顶多巴掌大 两灰一黄 它们似乎头一次见到长在地上的草 摇头晃脑 不知如何下口 我经过时 其中一只抬头看我 嘴里衔着一片草叶 突然失去平衡 一屁股坐到草坪上 男人听到笑声 扭过头来 笑容淡淡的 估计他欣赏过许多次了 不过 一旦小鸭子长大 它可不一定这么逗你玩了 很快 看看这片青草就知道

  就是这三个人 让我四月的相框不至于太空虚 哦 还有三只小鸭子 我有时会想 是否对哗先生太刻薄了 每个人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如何能仅凭一己之好恶去评判别人 中学时我看到一句话——忘了谁说

  的 总之比我有名 而且更谦虚——任何评判本身也必须接受评判!嗯 似乎不太谦虚 甚至太绝对了 不过 我同意 至少这个四月 我同意!
  -----------------------------
  生动的所见所闻。
  看过一首诗,网上很流行。

  我有三颗糖,我给了他两颗给了你一颗,你还在埋怨我时,你却忘了他给我两颗糖时你一颗也没有给我。

  看不见的不等于不存在。或许那位站着撒尿的大叔刚刚经受恐慌,导致身体不受控制,不得不上厕所呢?

  哈哈。我也是随便说说,鱼凤兄勿怪。
  • 文鱼武凤

    举报  2016-05-02 03:37:19  评论

    @灵芸兰秋第一 我同意兰兄观点 人与人要有理解的态度 非只看表面 我曾因个性偏见 失去不少朋友 第二 我赞赏你的坦率 直言不讳说出不同观点 乃友谊之前提 否则互拍马屁 彼此何益!当然马屁比真话悦耳 但若非愚骄之极 必知真正损益 愿此后兰兄坦率如今日 否则弟酩酊马屁中 与鼠辈为伍 兄忍见之耶?
  • 灵芸兰秋

    举报  2016-05-03 11:56:46  评论

    @文鱼武凤 定当直言不讳:)鱼凤兄午安。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5-02 13:41:17
  哈哈,那个喷泉的提议妙极,哈哈,趣人一个,阿婆欢喜。哈哈。
  • 文鱼武凤

    举报  2016-05-02 16:06:19  评论

    阿婆 我是不是对第二个太刻薄了
  • 宇和雨

    举报  2016-05-04 11:19:49  评论

    @若水阿婆 @文鱼武凤 阿婆说的对!这就是传说中的转基因喷泉!哈哈哈哈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野草莓的春天 时间:2016-05-02 18:41:59
  怪事见多了并不觉得怪,也许正如兰秋所言,我们所见的表面,都有背后的我们不知道的故事呢!越是浮华的地方,越是有更多内心寂寞灵魂孤独的人,于是有了所谓的我们见到的怪人,呵呵,我好像说多啦^_^
作者 :半床诗7852 时间:2016-05-03 20:55:46
  街头众生相,真实直观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