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在宗汉打拼的日子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45:07 点击:78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话说当年我在慈溪宗汉,正式走进塑料厂上班之后,晚上下班后一个人回到宗汉新塘村的出租房里,东周塘那边我也就很少去了。

  我租房子的那个地方正好位于新塘村公厕对面,中间只隔了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出租房则是两大间的房子从中间,用木板隔开,将两间屋子一分为四,屋子外边围了一圈院墙,刚好把西边的两间屋子围起来了,院墙的出口正对着我住的房子的门。我后面住的一家四口子,江西人,男主人晚上出去登黄包车赚钱养家,女主人则是在家里照看两个孩子,手上牵一个四五岁的,背上又背着一个两三岁的,肚子里还怀了一个。

  我们两间房子之间只隔了一道木板墙,透过墙上的缝隙可以看到隔壁住户家中的一切,晚上对面租户家的孩子经常在夜间哭闹,害得我经常从睡梦中被吵醒。

  刚搬过来的前五六天时间里,我都是在冯凤英家吃的,他两口子为人很好,老公是个木工,那一段时间因老胃病犯了,故一直呆在家里也没出去上班,因此家庭收入也是捉襟见肘。我去了之后,他两口子看到我当时过得比他们还要可怜,没锅没米的,于是每逢她家吃饭的时候,她便主动过来喊我同她一起吃。

  大约住到第三天时候的晚上八点刚过,突然屋子外边来了几个穿保安治服的人在敲门检查暂住证,当时的我被查个正着,我没有办暂住证,当时他们见我是一个女的,也再没说什么,只是叫我第二天抓紧时间到宗汉派出所办理暂住证。


  第二天早上,我特意去厂里跟老板娘打个招呼之后就去了宗汉派出所,当时接待我的是一个女民警,当我拿出之前就准备好的一寸免冠照片交给她时,她则对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伸出右手朝我的小腹部摸了摸,笑嘻嘻的问道“你该不会是怀孕的孕妇吧,我看你的身子长得这么胖。”,我连忙答道:“我是身上的衣服穿多了才显得这么胖的,不信我把外衣解开让你看看好了。”于是我连忙解开外衣,双手掀起里面的穿的三件厚毛衣,她看了之后点了点头,很快就给我办好了暂住证。那时办暂住证是要收取八块钱公本费,加上四张一寸的彩照五块,总计是十三块。自从办了暂住证之后,晚上就再没有人过来查我了。


  我上班的第四天早上,冯凤英也跟着我去了厂里,老板给她安排的工作是选料。就是把粉碎好的碎塑料颗粒中的不同颜色的塑料给挑选出来另放。我是打杂工的,每天的事就是晒料,每天都要搬进搬出的,弄上一百三十多包碎料。每包碎料大约是七十多斤,一天做下来,晚是回去身上的骨头都象散了架一样。


  选料的工资是八块钱一天,打杂工的工资是十五元一天。因为我是刚去的新工人,老板只给我开了十三元一天。虽然这个活是又累又苦,但在当时也只能找到这样的凑活着胡嘴。必竟能在慈溪找到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了。


  在之前的几天里,因我听不懂本地人说的话,因此老板娘没少骂过我,但我并不生老板娘的气,至少我跟着她后面学会了很多我之前在老家从没有学到的东西。我很感激她,加上厂里的几个四川籍的老工人,他们对我也是很好的,他们主动对我说,教我干活时应注意的事项。


  我刚进厂的那几天,老天爷一直都在下小雨,我没有雨伞,穿的又是一双已经断了底的鞋子,从我住的地方步行到厂里需要五十分钟,并且还要走得很快,但即便是这样,可我身上的衣服还是被雨淋湿了,到厂里一静下来就感觉很冷很冷,不一会儿,脸都冻青了,上牙与下牙打得咯咯响。


  冯凤英见我冻成了这付模样,便连忙对老板娘说:“她刚从家里过来,没锅,没米,每天都在我家里吃,你赶紧支点钱给她吧,老板娘听说之后,二话没说就去了自己的屋子里给我找来了她穿的尼子大衣,给我披上。然后又去找了三件毛衣。晚上下班时老板娘破例给我支了七十大洋,我拿着这七十大洋请冯凤英帮我选了一些必须的家当。可还没折腾几下子,手里的钱很快就花完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46:41
  后来我与厂里负责塑料粉碎的大师傅老钟,厂里管事的——老板娘的妹夫等都先后混熟了,厂里很多事我都会做了,老板娘自然也对我渐渐的有了好感。也很同情我的遭遇,做满二十天之后,破例给我涨到了十五个大洋一天,每天我与冯凤英一同上班一同下班。关系相处得很好,渐渐的,我们两个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她和他老公都没有读过书,不会写字,所以她每次到邮局给远在老家的老妈打钱时,都要叫我去帮她填写汇款单。她家有好吃的定会过来叫我,我有好吃的定会拿到她家里。


  刚开始的半个月里,她家也没有钱用,我们两人一道去了宗汉菜市场买菜,手里没钱,也只能买一点最便宜的菜,我们两个人,正常是各自买上一斤或半斤咸萝卜条,萝卜条吃厌了就吃榨菜。凡正这两样小菜是一块一斤,既宜又实慧,而且每次都是在同一个摊位上购买的,那个卖菜的大姐也是四川人,她见我们两个人每次去买的都是咸菜,而且身上穿的又不好。于是她每次见我去称一块钱的咸菜时都要特意多给一点给我,我很感谢她。


  腊月中旬之后,外边很冷很冷,滴水成冰,外面的水管子冻得一点水也放不下来,院子外边的水表也冻坏了,身上的衣服脏了也不敢换下来洗,因为当时只买了三十个煤饼,每天只能烧两个煤饼,炉子封不住,故然只能每天晚上回来生火起炉子,这样的事都是冯凤英帮着我弄的。她在她那边生好火之后给我提过来,然后我再淘米开始做饭。锅太小做出来的都是半生不熟的米饭。我就这么将就着填饱了肚子,说实话,那时能吃到这样的米饭反倒觉得味口还特别好,我就着咸菜一吃就是两大碗。


  吃过饭之后,我们两人又一起出去各自打了一壶开水,用于第二天早上起来洗脸泡饭吃,收拾好碗筷,睡觉前把炉子提到床边,脱下身上被雨淋湿的外衣,挂在靠近炉子的旁边,就着炉子的热气睡下了,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后怕,因为屋子不大,一张床就占居了屋子空间的一半以上,把煤炉放在床边关起门来睡觉确实是很危险的,好在当时的那个房子密封性能不好,即便是关起门来盖上很厚的被子睡觉的话,外面那呼呼作响的北风照样也从门缝吹进屋子里,可畏是针尖小孔,斗大的风。所以说还是生着炉子睡觉暖和一些,等到天亮时,炉火早已灭掉了,人也随之被冻醒,刚好省去了闹钟。


  时间过起来真快,不知不觉就到了腊月二十八,周围的大小工厂都相继放假了,鞭炮声此起彼伏。工人们算好工资都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了。我上班的厂子是腊月二十九早上正式放假的,算工资时,我拿了近三百元的工资。冯风英拿了两百多元的工资,我两拿好工资之后就去菜市场,正好遇上了前去买菜的——登黄包车人家的女主人,于是我们三人聚在一起,一核计,便去合伙买了一只猪头回来。外边卖猪头时是连着猪尾巴一起出售,号称有头有尾。回来三家平分了猪头。头骨我没有要,我只分了一点猪头皮外加一条猪尾巴。拿回家用盐巴给腌了起来。


  下午我一个人去了菜市场,过年了市场上的大部分摊位都停业了,外边摆地摊的正准备收摊走人,我去了市场里面,转了一圈,看到买肉的摊位上还有人,于是我就去看一下,看看还能不能再捡一点便宜回去好打牙祭。我一眼看去,只见一个猪肉摊位的案板边上,刚好堆了一小堆生的肉皮与肥膘肉,大约有一斤左右。我忙问“老板这个多少钱一斤?”老板应声道:“你给一块钱全部拿去吧。”于是我付了一块钱拿下了那堆肉皮。随后我又去卖鸡肉的摊位上,只见案板的边上也摆了一小堆从鸡脖子上剪下来的鸡皮,上面还有没有去除干净的鸡毛。我走上前随手翻看了一下,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老板答道:“两块钱全部拿去吧。”我拎着两口袋的猪皮与鸡皮又走到了卖面条的摊位前,花了两块钱买了两卷筒子面条,外加六毛钱一包老酒。


  当我走到菜市场的大门外,只见外边的地摊已经收得只剩下一家了,我下意识的低头瞅了瞅地摊上摆放的那些小东西,无意中竟然看到了一台小收音机。忙问摊主多少钱,摊主说:“我要收摊了,你要是诚心买的话,你就给十三元吧,凡正这个是今年的最后一笔生意,亏本卖掉好回家过年。”于是我又买下了那台小收音机,外观是用纸盒子包装得很精美,打开包装盒子,咦!还是九个波段的,我顿时爱不释手,当场又花了五毛钱购买了两节五号双鹿牌电池。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47:47
  当我拎着这些战利品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六点过,周围的住户开始放起了烟花。嗵!嗵!五颜六色,直冲云宵。我正在屋子里忙着煮猪皮与鸡皮,等到把这两样小菜全部煮熟之后已是八点过了,我取了半碗煮熟的鸡皮放在锅里,到水管下接点冷水放在炉子上煮费,稍等几分钟之后又把面条放进去等着锅里的面汤再次煮费。然后就将锅移出炉子,拿到灯下,屋子内没有桌子,只是上次在外边无意中捡来了一块木板搭在砖头上,临时支起的一个台子上。台子的上方正对着白炽灯泡。迎着灯光看,锅内的面汤上面竟然还漂着一层薄薄的油花。胃里顿时翻江搅海,我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锅里的面条,然后又把锅里的面汤也喝了个精光。此时周围的烟花越放越多了,五颜六色的火光连成了一遍。屋子外边顿时被照得亮如白昼。


  我越看越难过,于是就打开收音机,电台里传来都是除夕之夜,慈溪电台女播音员那一声声的美好祝福。并且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循环播放轻音乐《恭喜发财》,我很无助,年后我又该怎么办,老是做这样的杂工肯定是不行的,本身自己又是一个有技术在身的人,如果一直做这样的苦力活,那可是缺料啊。


  我想着,想着,心中的一丝哀伤不由得涌上心头。顺手拿起放在台子上的,已经开封的老酒就开始喝起来,当我喝下第一口时,那种滋味简直是让人受不了,苦中还夹杂着一股怪怪的味道,于是我只得闭着眼睛,强忍住,让自己吞咽下去,当我喝第二口时就感觉好多了,慢慢的,我已经喝下了半包老酒,在不知不觉中,人也喝醉了,只感觉此时脑子里一遍空白,两眼发花,脚发飘,倒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零点钟声敲响之后,外边的烟火与爆竹同时燃放起来,噼里啪啦连成一遍,我却浑然不知,一直睡到天明方才醒来,放在身边的收音机也一直响了一整夜,里面电池的电量也放光了。当年两毛五一节的电池地摊上到处都是,便宜嘛,自然是没好货的。固能坚持一个晚上也是很不错的。哈哈!苦中作乐!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50:34
  我拿出了年前泥水工师傅送给我的那个破煤油炉,一眼看上去,那上面沾满了一层厚厚的油污。我取下上面的盖子,用菜刀一点点的将上面的油污刮干净。忙活了好一阵子,看起来终于有点样子了,看看上面一圈烧油的灯芯上也结一层厚厚的黑碳。于是我索性将灯芯上的黑碳,用右手的拇指与食指逐个捏碎并清除干净。


  等弄完这些之后,再看看自己的那双手早就变成了传说中的卖炭翁。我随后又加了半斤煤油,顺手擦着一根火柴点着了灯芯,迅速盖上盖子,将火焰调至适当大小。放上我那口唯一的小铁锅,拿出头天晚上煮肉皮时从中挑选出的肥膘肉,放到锅里提炼猪油,不想那煤油炉的火力很不给力,大火烧了好一阵子,肥膘肉里的油脂方才缓缓的,一点点的,从里面慢慢析出来。我将提炼出的猪油小心翼翼的,用锅铲一铲,一铲的舀起来,放在一个有盖子的搪瓷盆中。这个搪瓷盆还是我当年年底花六个大洋从夜市的地推上购买回来的,原来打算就是用来盛放猪油的,但一直没能用得上。


  记得当年刚刚过来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本身就没有赚到钱,因此也不敢去购买色拉油吃。一日三餐只能吃咸菜,并且菜里还没有一点油。在厂里半天班做下来,人早已累得半死,可我面对这样的饭菜却还吃得非常香,每餐都能吃下去两大碗。


  我炼好猪油之后,把余下的油渣加上水煮费下面条做成了一顿早餐。吃完早饭已是上午的九点过,赶紧锁上门出去找工作。


  记得当天乃是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我沿着出租房门前的水泥路一直往前走,出口处就是八路公交车一玉字地站台。


  我没舍得花钱上公交车,只得沿着八路公交车沿途停靠点,一个站接着一个站的向前步行着,见到有挂招工牌的地方,就进去询问。但此时的工厂都在过年,又哪里会有人上班呢。当年我所看到的那些或帖或挂的招工牌也都是年前的,只不过是在放假时没有急时去除罢了。但我仍不死心。不放过每个招工牌或招工信息。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行走了大半天的时间,围着慈溪市区转了半个圈。因为八路是慈溪的环线公交车,起点是位于市区的西站,终点是位于匡堰境内的慈溪东站。我当年是从玉字地—马家路,最后到慈溪开发区时已是下午四点过,太阳已渐渐西下,只得原路返回。等回到自己的出租房时,已是晚上六点过,我又是肉皮煮面条当了晚饭。哎!一天跑下来,人已累得精疲力竭,倒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天天一亮,我起得很早,天气仍然晴好,冯凤英一大早就过来了,她邀请我去慈溪庙山游玩,前面说到我当时上班的那个厂就在庙山的山脚下,一眼望去,那座山并不是很高,但比起周围的建筑物,到还是它高一点,山顶上有一座很大的寺庙,一个很大的院落。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内,那山顶上的寺庙里就会传出阵阵的敲钟声,且声音很大,在厂里上班时能听得清清楚楚,当时的我也本想上去一看究竟,可又因每天忙于上班赚取那点用来糊嘴的钱。我跟着冯凤英沿着厂大门边右边的公路一直走下去,那个地方叫弯底,很快就到了庙山的另一面,沿着山上人工修建而成的水泥台阶,一级又一级的走上去。


  寺庙是免费对外开放的,我们走进山门,只见里面有三进,三排宫殿式建筑,金碧辉煌。里面分别供奉着多尊不同的佛像,和尚坐在佛堂里有节奏的敲打着手中的木鱼,发出嘟!嗜了!……旁边香火缭绕,如同人间仙境。大殿里供有如来,有观音,有钟馗……前来烧香拜佛的人很多很多,排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一眼看去都是本地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52:37
  他们都是拖家带口的去的,一半以上都是有钱的人。女人们穿戴都很讲究。手上脖子上都戴着黄金手饰。轻的夫妇拜观音,希望早生贵子,老板模样的人则去拜如来,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厂子生意红火,客户迎门发大财!我与冯凤英站在前来烧香拜佛人群后面,看到他门手里拿着已经点着的一炷香,双腿并隆,跪在佛前的特制棉胎上,双手合一,面对佛像,弯腰低头的一拜,两拜,三拜。然后把手中的香恭恭敬敬的插在香炉里。烛台上那燃烧的红蜡烛流下的烛泪已经结下了厚厚的一层。


  我在人群中漫无目的走着,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别人上山烧香时所带的香烛都是自己花钱在山下购买的,而我们两个上山时手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大洋,掏出来实在是太可怜了,害怕被别人笑话,故然只能呆在一边远远的看着别人出手很大方的从兜里掏出百元大钞。哎,无奈啊!我们两人随着人流慢慢的走到了寺庙的后门,最后一进大殿,只见大殿里面已经挤进去了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水泄不通,进去的都是本地人,仔细一看,那里面竟然还是当地有钱人家放置已故先人骨灰盒的地方,有的是放了老祖宗牌位的。


  只见来人从大殿的前门进去一一拜过,然后依次从大殿的后门缓缓走出,我站在那里,驻足呆呆看了老半天。那进进出出的本地人不时叽里咕噜说着本地话,而我一句也没能听得懂,只能傻傻的跟着别人一道走进去看热闹。此时已经在寺庙中转了一圈,仍两手空空的冯凤英也走了过来,她拉着我的手返回到供着如来佛的大殿里,我们两个人,一并排的在如来面前下跪,双手合一,面对如来深深的行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词道,“还望如来能保佑我们在新的一年里能够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赚取更多的钞票……“


  中午寺庙里开斋了,终于见到了大大小小的和尚和方丈们,陆陆续续的从宫殿里走出来,走进位于大雄宝殿旁边的饭堂里。和尚们依次坐好,各自吃着自己的那份斋饭。饭堂里很安静,我站在外边驻足向里面看去。


  我猛然想起童年曾看过的一些影视剧中的和尚与方丈,长老等人,他们的头顶上都有六个圆形的标记,便一时弄不明白,于是等散场后回家问家中的老人,老人说这个叫“授戒”,乃是小和尚在剃光头发后,老和尚用香火在头皮上烧出来的疤痕。但当我遇到真和尚的时候,见到他们的穿着与影视剧中的和尚则是完全相同的,惟有他们的头顶上却未见一个疤。哈哈!我又想歪啦!


  我们两人又原路返回了山门,此时我们两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山门外有卖水果的,有卖油炸火腿肠的,伴随着山风吹过来那阵阵扑鼻菜油香,很快就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于是便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摸衣兜里,那可怜兮兮的几个大洋,只得强行咽下口水。


  我们两人无奈又空着肚子走回去,到了出租屋已是下午两点过,我们两人各自回家烧饭吃,我还是老一套,依然是鸡皮煮面条。年前买回来肉皮与鸡皮我足足吃了三天时间,直到大年初四才吃完,此时菜市场已经正式开章营业了。年前三家合伙买的猪头皮,我用盐巴腌了起来,一直没有舍得吃,等着自己哪天找到对口工作之后方才决定吃掉它。

  大年初三,我又早早的出去了。我沿着马家路,宗汉时代广场,金轮厂一路步走前进,此时已经有极个别的工厂已经开工了,但车间里干活的工人也只有三两个。我去问了一下,可老板们仍然没有招工的意思。我没办法,只得又沿着那条大马路一直走下去,经过天元,高王,长河等地,一趟走下来,却始终是一无所获。


  当天我走了差不多十里的路,人已经很累很累。眼看着太阳已经西下了。天色渐晚,我强打起精神又原路返回。


  找啊,找啊!我一直找到了大年初八也没有找到工作。初八之后租住在东周塘的老乡们都陆续从老家赶回来上班了。


  然而此时的我依然是每天游走在找工作的路上,初八之后,慈溪市区大大小小的介绍所也渐渐忙了起来,每个介绍所的门里门外都站了很多从外地赶过来找工作的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54:22
  我试着去碰碰运气,在位于太阳公司斜对面的一家介绍所里找了一份焊接电路板的工作,工厂就在开发区,据介绍所的人说是一家专门生产报警器的电子厂,我花了四十五个大洋,打了一个介绍信,介绍所的工作人员骑着摩托把我带到了那个厂家,一个身才高高瘦瘦的年轻老板娘迎了出来,把我带到了她家工厂的生产车间,此时车间的工作台上已经坐了两排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们个个手中拿着电烙铁正在焊接一块只有A4纸一半大小的电路板,板上有一个IC,还有电阻电容等一些常见的电子元器件,类似于我之前在老家曾经帮别人修过的电动伸缩门的控制电路。老板娘找了一把电烙铁,叫我找个位子坐下试焊几张电路板给她看看。


  我前前后后一共焊了十张电路板,在这个过程中老板娘让负责领班的班长前来查看,并当场考问了我色环电阻的阻值识别方法,及电容的容量识别,我都一一作了正确的回答,老板娘也很满意,于是让领班的把我焊接好的电路板拿到办公室去研究一下,叫我在办公室门外稍等一会,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老板娘拿着试工时的焊接的十张电路板中的一块电路板走出来,对我说:“你焊接的板子焊点质量不合格,并且焊盘还被你弄得脏兮兮的,这样的板子我们是没办法向上一级厂家交货的。然后就在我的介绍信上签下“此项工作不适合,预以辞退”等字样。我只得一步一回头的走出了这家电子厂的大门,走回了之前打介绍信的那家介绍所,介绍所只退回了三十五个大洋。哎!这次找工作又是以失败而告终。


  我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找工作,初十以后,黄庵的童小玲与范胜妹,杨某等一行六人来到了慈溪找工作,杨某一直呆在混世家与混世的老婆住在一起,余下的五个人则被混世的安排到我的出租房里睡。因床铺太小,她们来了之后只能在我的屋子里打起了地铺,吃饭则在东周塘那边。


  这下原本死气沉沉的出租屋顿时热闹了起来。一到晚上她们几个都从东周塘相继来到我的住处。身边有了说话的人,我也不感到寂寞啦!白天我们一行六人沿着慈溪的新江路一直步走到慈溪长途汽车站,途中有好几家饭店的外边都挂出了招工牌,招服务员,切菜工,洗碗工。


  我带着她们走进一家饭店的大堂,大堂经理或老板看到来人之后,都说年纪太大了不适合做这项工作。哎!我带着她们几个转了一整天也没能找到一家饭店愿意收留她们的。


  第二天我们又接着找,去了开发区,听别人说那边的一家中外合资的帐棚厂家正在招收平车工。童小玲与范胜妹前在老家的玩具厂曾干过一阵子,据他们自己说那还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她们报着试试看的心理去厂里面试,面试时管工的让她们各自去平车上试着操作一下,不想她们竟然一时惊场,忘了怎么靠牙。他们一下想起了家用小缝刃机的操作方法,直接用手去搬,被站在一旁负责招工的工作人员一眼看破了天机。哈哈,原来你们都是做家用小车的,你们根本不会做平车。没办法,她们回来之后只得每个人花了八十大洋,走进宗汉马家路的一家平车培训班学了十天的平车操作。她们去培训上课去了,而我的工作一时还没得着落。依然还是每天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寻找着。也不知道哪天才能找得到……


  正月十三的上午,我照样是游走在慈溪市区的各个介绍所之间。无意之中发现了我上次应试电子厂的那家介绍所门外的黑板上竟赫然写着匡堰齿轮厂招机修工,要求是能吃苦耐劳,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第二天我去混世家玩耍的时候,无意之中说出了我的所见所闻,他听了我的叙述之后,便立马大笑了起来,他说:“那个匡堰齿轮厂的老板,我认识他。”当时杨某也没有找到工作,正好坐在他家里看电视呢。


  此时老家厂里赶过来的陆某某刚好也在他家里,不过后来,他没呆上两天的时间,很快就在杭湾机械找了一份检验员工作。眼看着比我后到的人都陆续找到了工作,唯独我没有找到,我每天急得如坐针毡。


  过完小年后的第二天,匡堰飞达齿轮厂的罗老板果真开着别克小车过来了,他的车子一直开到了混世家出租房的门口,杨某上了车,老板与混世的一道把杨某的被子及所有的日用品都一一的拿到了车上,车子缓缓的驶出了东周塘,很快到了大路上。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0:55:25
  我只能远远的跟在后边,呆呆看着渐渐远去的杨某,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我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了我的出租屋,此时住在我屋子里的那几个人还在洗衣服。我回来把自己穿了很多天的衣服脱下来放上洗衣粉泡在自来水中。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个罗老板竟然从半路上折了回来,并把小车停靠在我出租屋的旁边。混世的连忙从车上走下来,来到我的出租屋门前敲门,他说“罗老板要带我去看一下,看我能不能做他家的机修工……”我听了这样的话,心里顿时一惊,这样的好事终于轮到我。我开门把罗老板迎了进来,罗老板站在屋子里,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叫我直接上了他车,此时只见杨某与杨某的所有物品都还在车上。我上了罗老板车,跟着罗老板去了匡堰镇社坛庙路。


  到了飞达齿轮厂的大院里,老板吩咐手下的工人把杨某的东西搬到小庙旁边院子里的一间屋子里,屋子有一张钢丝床。被子衣服等物品被很快的搬了下来放在床上。然后老板带着我与杨某一道去了车间。此时车间的一台Y3150档坏了,乃是凸轮轴头上的定位螺丝脱落了。


  记得当班的滚齿带班师傅(沈松根)叫我帮忙修一下,我围着机器的四周转了一圈,试着开机操作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故障并修好了。老板见我修好了机床之后,走到机床边看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就径直到了车间外边,混世也在外边,只见混世的与罗老板耳语了一阵子。两人一边走,还一边半搂着。过了好一会的功夫,老板过来了,说要去把我出租房里的东西统统拿过来。于是我再次跟着老板的小车返回了我的出租屋,向当时仍在屋内居住的几位一一道别,然后我就开始搬运我的家当了。


  当年我的东西并不多,因此很快就收拾好了,我临走的时候,只带走了被子,锅碗,等一系家当,最后还不忘把挂在墙上已经风干了的猪头皮猪尾巴也一道取下来。煤饼炉,煤油炉则顺理成章的留给住在我这屋子里的那几位。那堆一直泡在自来水中,还没有来得急洗的衣服也不得不选择丢弃了。


  我去了飞达齿轮厂,成了厂里的一名挂职机修工,从此结束了我的流浪生活!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3 21:36:11
  明天接下来,上传《一进飞达》。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24 22:25:39
  @GEARYSM
  一路读来满是心酸,期待后续。
作者 :祖夷 时间:2016-04-26 17:01:48
  好心酸
  • GEARYSM

    举报  2016-04-26 18:26:51  评论

    @祖夷 哎,现在回想起当年的这一系列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我每次想起都感到一阵后怕。
  • 祖夷

    举报  2016-04-27 11:06:22  评论

    @GEARYSM 不怕不怕,有心追求且知分寸的人,总会越走越顺的。。。祝福楼主!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