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暂停时间的手表》更新第二章

楼主:夏日or阳光 时间:2016-11-11 22:06:51 点击:11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二章。一路之时
  伊布无奈,只好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陆续熄火的车辆,心怦怦直跳。突然,一根烟横插进他的视野,他扭脸一瞧,司机笑眯眯地说,逗你呢,拿着吧。
  伊布接过烟,趁着司机低头在裤兜里摸打火机的工夫,一把扣开车锁,撞门而出!
  伊布用近乎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停车场”内狂奔,意外的是司机竟然在他身后三五米穷追不舍,边跑边喊,回来!给钱!
  伊布脚下的人字拖跑起来碍事,却丝毫不影响他玩命狂奔,即便紧张得心痒痒,血液就快冲破头顶,可还是感觉脚下生风!
  这一幕真就发生在了东四环主路上,一位四十多岁的光头司机,不顾一切地追一名三十多岁戴着颈托的光头伤号,光头追光头,一路引来众人饥渴的手机摄像头,为这死气沉沉的“停车场”增添了一分活气。
  司机的耐力令伊布佩服,追出去了估计有一公里多。伊布终于明白,被追的人消耗往往最大,可当他侥幸以为年长的司机跑不动了的时候,回头一看,总能见到那个脑门儿锃亮的光头,半拉舌头伸出来,像鬼一样丝毫不放过他。伊布心说这大哥年轻时不会是体工队练长跑的吧,偏偏借这机会拉体能。
  这该死的“停车场”,交通管制也不至于一动不动啊!要不是车全熄了火,司机也不至于跑这么远追他。伊布真想跟师傅嚷嚷一句,为那么小几十块钱,至于吗?
  可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不知跑了多久,伊布腿迈不动了,不得不改为竞走,人字拖也跑丢了,眼前一阵阵发黑,仿佛再多走几步,会随时瘫倒在地。
  总算跑到地铁站跟前,司机终于没再跟上来。伊布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分钱没有,逃得了出租可压根进不了地铁。
  伊布像乞丐一样恳求路人借钱,竟没一个人搭理他。耳畔传来了不知是二胡还是三弦的乐声,他转脸一瞧,路旁坐着一个卖艺的瞎子,面前搁一铁罐。伊布情急之下顾不得那么多了,趁瞎子拉得全情投入,凑上前轻俯下身,将两个指头伸进铁罐,刚刚夹住几张纸票,还没来得及抽手,乐声戛然而止,瞎子突然睁眼。伊布吓得转身就跑,一口气冲入了地铁站,直到跳上一辆即将关门的车以后,才意识到那卖艺人不是瞎子,回想起他的眼神,背后还是一阵发凉。
  等伊布赶到公司时,惊讶地看见办公室差不多被搬空了,会议室里,空荡荡的桌子上只留下了几杯几乎没动过的茶,连椅子都没了。
  伊布一屁股坐在地上,脚底板磨破了也像是没有了知觉。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伊布一阵恍惚,也许这一整天发生的事不过是场梦,梦在继续,他没有醒过来。那些高楼大厦的灯星星点点,眯着眼睛看,楼体跟深色的夜空融为一体,灯光像银河繁星,只是不够凌乱,也不够密集。
  伊布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反正不是乘出租或坐地铁。
  到了家楼下,抬头就能看见屋里的暖光,伊布迟迟不愿上去,即便女友早已做好了饭等他。女友叫黎黎,全名黎楠,俩字的谐音“罹难”听起来不太吉利,不过爹妈给起的名估计有他们的考虑。黎黎是伊布准备共度一生的女人,类似的肉麻话他心里琢磨过好多遍,私下计划年底出游时找个海滩放个焰火跟她求婚的,可眼下,自己这个样子,伊布不知该怎么跟她交代。
  伊布想多了,其实没有交代的必要了。门开之后,黎黎淡淡地说了句,“回来了”,甚至没正眼瞧他。伊布赫然发现,屋里整洁得压根不像自己家,半开放的鞋柜空了一大半,两大箱行李已经收好,“咔嗒”两声,黎黎干净利落地扣上了箱锁。
  伊布诧异道,这是干吗?黎黎没有吱声,只顾着穿上外套,完后才转过身来看了伊布一眼,颇有意味地说,哟,你怎么……
  伊布正要开口,黎黎却抢先说道,不说了,那什么,我们分手吧。一瞬间,伊布仿佛进入了恶俗电视剧桥段,明明听清了她的话,可还是学着电视里演的,问了句“为什么”。
  黎黎摇了摇头,说,不为什么。
  说着,她俯身换上了高跟鞋。
  伊布甚至在考虑要不然再学学恶俗电视剧里男主人公的做法,上去直接抱住她,可黎黎已经拖着俩箱子出了门。就在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伊布伸手把住了电梯门。
  黎黎不耐烦道,你要干吗?伊布深吸一口气,说,我知道,一个人要走,无论如何也是留不住的,可我就想问一句,是不是因为我公司垮了,还不起债,又丢了工作,所以你才要离开我?
  黎黎苦笑着反问道,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我还不知道呢。伊布提高声调问道,那到底是为什么?黎黎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接着抬起头说,我比你大一岁,今年三十三了,本想着你会在上星期咱俩一周年纪念日向我求婚,可我甚至都见不到你人,你其实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吧。说实话,我跟你在一块儿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可后来发现,很多东西你都给不了我,咱俩的步点也不在同一个节奏上,这种状态一直停滞不前,不如就分了,都别再耽误时间。
  说罢,黎黎再次摁了关门钮,没再看伊布一眼。
  伊布松了手,任电梯门慢慢闭合,黎黎那熟悉又耐看的脸庞一点点被两大块钢板遮住。电梯运行的噪音似乎比以往大不少,这一刻,伊布甚至有点担心别出什么电梯事故,那样的话,黎楠可就真罹难了……伊布赶紧拍拍脑门儿,在心里骂自己不该出现这么不吉利的念头。
  回到卧室,伊布倒在床上陷入了昏迷一般的睡眠中,夜里却被饿醒,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披上外套出门,不过凌晨四点,街角的那家24小时便利店竟然莫名其妙黑着灯。伊布决定走到两条街外的国际俱乐部金湖茶餐厅去,以往无论任何时候去,都可以饱餐一顿。
  一路上寒风吹着,伊布光秃秃的脑袋暴露在外面,忽然觉得自己是得买顶帽子了。三十出头就秃了大半个脑袋,索性全剃了,以光头形象示人,这让他缺失了以往那种自上而下的安全感。

作者 :情柔月冷 时间:2016-11-12 07:36:35
  坐等更新~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