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机务段的八个段长 卢张白吉钱王余王 2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2-09-27 17:18:43 点击: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2-09-27 17:18:55
  【一千零一个老头】
  机务段的八个段长
  卢张白吉钱王余王 2
  2022-9-27
  白付安副段长:
  许禹铁路许太铁路两路合并,人们都来到了原许太铁路的机务段上班,我们工厂车间的队伍一下子壮大到了200多人。初来乍到“本地的”白付安车间主任当上了我们合并后的第一任副段级的车间正主任。其实就是赋予他一个副段长的名号,实则还是车间主任的角色,办公上班全在车间里边打转转。
  白副段长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就是全车间实行点名制,每天早上8点整准时把人们集中在锻工车间的大车间里,这个锻工车间有一个大空气锤,有冶炼炉,整个车间黑黢黢的,诺大的窗户也没有了窗户框,屋里的地坪上坑坑洼洼地,而且还堆了许多大铁疙瘩。上班的人们就挤在磕蹴在大铁堆上,布满灰尘的地坪上,来得晚的就会站在车间的大门口,空旷的大窗户外面。
  开始点名:
  “某某某!”
  “到!”
  “某某某!”
  “来了!”
  “某某某!”
  “哎!”
  “某某某!”
  “在这儿哩!”
  就是在这样的七嘴八舌的回答中,白副段长开始了他的“伟大的改革”,每次点完名他总会往前走三步往后退三步地讲话了,先是表扬几个人,然后再批评几个人,急了的时候会飙上几句粗话。
  车间里的二半吊子也不少,但是也没人敢惹白副段长,因为白副段长是“本地的”,铁路就从他家的村子北地经过,这些二半吊子们大都是豫东来的,强龙不压地头蛇。
  就这样,文化水平不高的白副段长还真把全车间给震住了!那可是刚刚改革开放的第一年啊!
  从他这里我似乎看到了光明和希望!那时候什么是“企业管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概念。尤其是在我的认知里我就认为好的管理者要么就会“怼”,要么就会拿着大毛巾到车间里给干活的工人们端茶擦汗。
  一时间白副段长还在我心目中形成了一个“改革家”的偶像。
  但是慢慢地白副段长被人腐蚀了,爱吃点儿喝点儿了,机务段门口的107国道边上开了一家饭店,每当开工资以后,每当发夜班费以后工人们都会来到这家饭店吃饭喝酒。各个班组平时都会找一些借口找白副段长签字开具“夜餐费”,这夜餐费没有个界限,白副段长大手一挥至少一顿酒饭钱就出来了,所以各个班组和个人就会轮流请白副段长喝酒吃饭,渐渐地白副段长不再用心管理和工作了,还时不时的带着浑身的酒气来到车间里“怼人”,车间的生产任务和生产计划都不能按时完成了。
  但是门口那个饭店,还有拿到了夜餐费欲用夜餐费请白副段长的人们都知道白副段长喜欢吃“爆炒猪肚片”,所以饭店里从来不缺卤好的猪肚,以至于爆炒猪肚成了白副段长在不在的必点的一道菜。可能我喜欢吃猪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白副段长没什么文化,当不了“老一”的角色,再加上工作生产上不去,再加上他后来的好吃好喝,干了没多久就被免职了。
  我和白副段长没什么深交,也没什么过节,你当你的官儿,我当我的兵儿。
  有一次我和彭全保到车站广场的“吃吃看”小饭馆吃饭,小保先进饭店,我在外面就听见一声呵斥:
  “滚出去!”
  小保吓得急慌慌跑了出来说:
  “白段长在里边喝酒哩!”
  我说:
  “怕啥!又不是他的饭店!进去!吃!”
  我和小保进去了,只见白副段长和另外一个人在私下喝酒呢,我也不理采他,尽管点菜点酒点饭。
  之后的很多年我和白副段长见面都是礼节性地示好点一下头就檫肩而过了。
  那时候一切还都是铁饭碗大锅饭,领导没有掌握你的“生杀大权”,你不犯错误他也没办法你,反而你若想“苦治”他,你只须花八分钱写上一封匿名信“信访了他”就够他受得了。
  那个时代,那么一个普通的人,那么一个普通的干部,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2-09-28 07:19:25
  @王振江38307
  一名工段长的影像跃然纸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