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回忆那一年的,那场中考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15:19:39 点击:65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不知不觉中,初中三年很快就要过去了,眼看着就要进入中考时期,那年代的中考就相当于现在的高考,每个初三毕业生对中考都非常重视的,曾一度被看作是每个考生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当然我也不例外。


  好在当年的我顺利通过了中考预选考试,成了柏大桥生产队历届初中毕业生中首个能够去县城参加中考的一员。


  七月中旬,中考如期在县城的几所中小学举行,在临开考的前三天,学校放假了,老师让我们回家准备去县城参加中考所需的日用品及换洗衣服。还有包车费,住宿费等总计合起来,需要七块五毛钱。


  我记得当时我母亲生病了,是老胃病又发作了,并且已经严重到不能进食的地步,父亲只得把家里积攒的大多数钞票拿出来揣在腰里,每天带着母亲在县城及二郎口,白酒等周边几家医院之间来回奔波。


  在县城的中心医院,父亲没有能认识的人,也只有二郎口镇卫生院的张院长他能知道一点,并且还是在家族里一个长辈的介绍下,才勉强认识了张院长。


  父亲大字不识一个,出去找人办事买东西等,都很不方便。只好请我家的那个长辈亲戚带着他一道过去。父亲走的时候,一并带走了家中的大部积蓄,只留下三百块零花钱,供家中的柴米油盐等日常花销,父亲亲手将这笔钱是交给姐姐代为保管的,并将家里的一切财买大权也一同转交给了姐姐,此时家里的所有开支均有由姐姐说了算数。


  早在在之前的很多年里,家里的钱款一直由叔叔经手保管,叔叔掌管着家里经济大权。后来叔叔去夫子岭小林场当了一名护林员,因此家里的经济大权就理所当然的转交给父亲掌管了。这次因父亲带着母亲出去看病,需要暂时离开家,在外边呆上个十天半月的,故然一时回不了家。父亲临走前,经过慎重考虑,最终把家中的经济大权暂时交给了姐姐。


  姐姐手里掌管着家中财买大权,自然对我的经济管束也就更加的严厉与凶狠了,动不动就对我进行搜身。对于我参加中考需要缴纳的七块五毛钱,也是置若罔闻了。


  学校放假之后,刚回家的前两天里,我一直都没有敢向姐姐提起过,我害怕她又要动手打我,但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村子旁边的方同学已经早早的收拾好行李,正站在村口下大路等着我呢。


  此时被逼无奈的我,不得不如实说出,此次去县城参加中考,还需要交七块五毛钱费用的事,姐姐一旁听后,便勃然大怒,顺手从地上抄起一根粗如手指,一米见长的细竹竿,照着我的屁股上,便是几棍子,嘴里恶狠狠的大骂道:“你这个吃冤枉粮的,一天到晚只晓得要钱!要钱!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死,老子都是你养的!“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手上的竹竿对着我上下飞舞,如同雨点般的落在我的身上,腿上,我实在被打得无处可躲了,只得沿着我家三间小厨房的外围,屋前屋后转了好几个大圈子,我一边跑,一边不停躲闪着姐姐的追打。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15:21:26
  住在我家屋子后面的表叔——子和,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从自家的屋子走出来,并厉声呵斥我姐,此时姐姐才肯丢下她手中的棍子,终于停了下来。但嘴上仍然不停的对我进行辱骂。好在经过表叔的好说歹说,姐姐终于从兜里极不情愿的摸出了一叠钞票,从中抽出了七块五毛钱,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的给了我。我拿着钱擦干眼泪,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洗换衣服并跟着方同学赶到学校集合。


  到了学校,已经是上午九点过。学校给我们学生包的大客车早早的停在学校的操场上,带队王老师清点了学生人数,确认所有的人都到场之后,便安排我们全部上到大客车上。这还是我平生第一次乘坐客车呢,车子发动之后,徐徐的开出了马中的校门,走在尘土飞扬的砂石马路上,车轮不时的碾压路上的石子并发出咔咔的闷响声,马路两边的白杨树迅速向着车窗的后方倒去,使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外面的世界竟然是如此的广大和美丽。


  在不知不觉中,我便很快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师范学校,手里拿着录取通知书,我的家人纷纷竖起大拇指,"咱们家的老幺鲤鱼跳农门,终于有出息了......“。在睡梦中突然被车箱外发出“当”一声巨响给惊醒了,只见韩同学的搪瓷缸,从打开着的车窗迅速向外飞了出去,我下意识的揉了揉睡意惺松的眼睛,透过车窗的玻璃向外看去,此时车子已经开到二郎口镇境内,并很快驶入一段宽阔而光滑的柏油路面,路的两边栽的全部是青一色的法国梧桐,树冠高大,枝繁叶茂。远远看去,树影覆盖了整个路面,车子一路行进在柏油路上,很平稳,只能听到车轮与地面接触时发出轻微的嘶嘶声。我信手打开车窗,车箱内顿感凉风习习。不大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县汽车站。


  下车后,王老师带我们去看了一下考场,然后就去了学校提前为我们预定好的那间女生“宿舍“——县招待所的一间大通铺。我没有出过远门,乍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感觉很不适应,尤其是那个自来水,在饮用与洗脸过程中经常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漂白粉味道。


  我记得当时天气特别炎热,在临近中考的那几天里,县城里面的气温差不多都是三十八度以上,晚上住在县城里,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我们几个女生合住在一间屋子,屋内只有两台黄山牌的台式电风扇,不时的来回摇头。


  那年头村民们哪里会舍得花钱买电风扇啊,他们说这玩艺是个奢侈品,能买得起,但是电费掏不起。我也只是偶尔路过供销社五金电器门市部时,抬眼朝摆在货架上或柜台上的电风扇看过一眼。


  刚进入房间的时候,我对着它左看右看。也不知道怎么使用,后来我同学小李走进房间里,她家住在集镇上,家里有电风扇,她知道使用方法,只见她走上前去,轻车熟路的插上电源插头,按下高速档的按键开关,电风扇便呼呼的运转起来,坐在风扇旁边的我,身上脸上的汗水却还是不停的往外冒。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15:22:38
  晚上电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火风,感觉像电吹风一样。躺在床上,身上淌下来的汗水早已打湿了身下的凉席,我热得整宿不能入睡。第二天上午正式开考了,我脑袋晕晕乎乎的走进考场,上午考的是语文,我一拿到卷子就感觉头晕脑涨两眼发直,上眼皮与下眼皮直打架。但此时已经由不得自己了,只得强撑着一题一题的往下做,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声已经响了。


  教室里的全体考生只好全休起立,然后一个接一个的,依次从教室的前门离开考场,我稀里糊涂的考完了语文。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回来同学与我一起核对题目答案时,我也记不清自己那道题到底是做了,还是没做。下午的政治同样也是没有考好,本来在家背得滚瓜烂熟的东西,可等到考试的时候却忘得一干二净,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想不起了,只是胡乱的答题,


  第三天上午的英语也是考得不怎么样,但感觉比头天的语文政治科目要好很多。下午考数学的感觉很好,答题还是很顺利,中途未见有做不出的难题。第四天上午是理化,感觉也还是很好的。当天下午,所有的科目全部考完,此时同学们个个都收拾好行囊,在车站候车室里等待客车,我猛的低头朝自己的两个胳膊上一看,哇!也不知从何时起,我的两只手臂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层大痱子。我站在太阳底下,那痱子一阵阵的痒得钻心。


  下午两点过客车准时到站,并把我们又接回家了,在路上,带队的王老师把此次中考所考科目试卷标准答案逐一分发给我们,让我们先行回家,静静的等待中考录取通知书。


  回到家中,我迫不急待的拿了一把镰刀,转身跑到后山,砍回一大卷野生薄荷,又去水沟边提了两大桶水,倒进了我家专门用来烀猪食的十二张大铁锅里。我将砍来的薄荷也放进了大锅里,在锅底下架上零碎的小柴,生火烧起,等到锅里的开水发出阵阵的咕嘟声,方才停火。


  冷却到傍晚时分,锅内的水还有一点温温热时,刚好适合洗澡。我打了锅里的水,倒进了大澡盆中。我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跑到灯光下一看,哇!全身上下已密密麻麻的长满了痱子,一抠就是一个洞。那个薄荷水淋在身上顿感特别舒服,比吃肉还要好过百倍。洗完之后,我没舍得倒掉那盆洗澡水,等到晚上九点过之后,我又去厨房里抓了一把盐撒进洗澡水里,然后整个人又跳进去重新洗了一次。几天之后身上的大痱子便渐渐消退了,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很多。回头再翻翻老师发给我的答案,方才知道语文与政治两门竟然让我给考砸啦!我只能一声哀叹,为时已晚也!只能听天由命。


  此后我每天手里挎着一个大竹篮,肩上扛着一把锄头,早早进山上挖桔梗,柴胡,丹参。晒干了好拿到镇供销社的药材收购门市部去换点零花钱,前后卖了两次之后,手边终于有了一点积蓄,姐姐看我上山能挖到中药材赚钱,早就开始打起我手上那仅有的五六个大洋的歪主义!父亲也从外面回来了,母亲的病也得到了很好的医治,身合格正在逐渐好转。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15:23:45
  姐姐便瞅准机会,时不时的在父亲面前打我的小报告。她对父亲讨好道,“小妹身上私自藏了很多私房钱,此乃是家里的共同财产,必须要如数上交,否则就是投机倒把。”然后父亲听了,便把我叫到他面前,立马提出,务必把上山挖草药的所得如数上交。此时父亲一脸无奈的对我说,“你还有一阵子的时间,就要去学校上学了,你是个在校读死书的学生,你还要这个钱干嘛 ,你倒不如痛痛快快的交给你姐,好让她上街买两条裤头子(内裤)穿。免得她一时不高兴,又要动手打你,时常找你麻烦。”我没办法,只好如数掏出那仅有的几个大洋。姐姐高高兴兴的拿着从我这里搜得的那笔钱,第二天上街便为自己一次性添置四条新内裤。哎!其实我真的是不想上交啊,只是当时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同年八月初的一天,我在家门口对面的大路上无意间捡到了一块钱的纸币,姐姐看到之后非要我交出来,可我揝在手里就不给她,于是她情急之下,便一下子朝着我扑上来,迅速把我压倒在她的身下,不由分说的从我身上搜出了那个一块钱纸币。


  我满脸泪水的呆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姐姐手拿钞票扬长而去,我哭得无比伤心。回去跟母亲诉说,母亲说她管不着。跟父亲诉说,父亲则干脆不管,父亲对此事只是一笑而过。


  八月底中考的分数终于出来了,我考了四百一十三分,班上几个在初三重读三年的历届生都考上了中专,唯独我这个重读一年的没有考上。应届生考上的只有一个,当年的中专分数与普通高中的录取分数线相同,而且试题的难度也非常大,故然班上的同学大多数都没有能考上。


  我以三分之差而落榜了,班上的大多数同学也只考了三百多分的,他(她)们家有后来都花了四百大洋,买的高中。


  一九八八年的九月一号,班上的绝大多数同学都去学校报道了,唯独我没有去,父亲说什么也不愿再花钱让我去读高中了,我有幸成为当年广大农村里众多“修地球”成员中的一员。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21:31:02
  当年一个真实的事件!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21:46:17
  身合格正在逐渐好转。打错了,应改为“身体正在逐渐好转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