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悼弟(下)

楼主:d3zhang1212 时间:2016-05-03 09:11:01 点击:1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悼弟(下)

  弟弟的离去,给父母亲的身心健康带来了重大伤害。父亲的身体日渐瘦弱,本不大爱说话的性格,现在显得更是沉默了,温和的脾气变得有些暴燥。母亲因为劳动关系,常爱喝一点酒,量不多。现在已常不喝酒,及或喝也只是三五口。她的性格原还较开朗,现在则是沉默寡言,小气多疑了。前不久身体不适,检查发现患了肺结核,体质非常赢弱,而沉重的体力劳动在生活的逼迫下,仍继续进行。父母的一生是勤劳艰苦的一生,心灵善良,诚朴。晚年又遭受丧子之痛,实在让人心痛。虽如此,我在感情上的直觉确没有谅解他们,觉得他们没以前和蔼可亲了。我也不满意自已有这样的直觉。为什么就不能谅解他们呢?但总不能释然。究其原因,大概是自已大了,又有了自已家的缘故吧!亦或是在他们长期的温暧关爱下,养成了只能承受甜而不能承受稍甜吧!请父母亲原谅。

  弟弟是瘦长的身体,瘦长的脸庞,二十岁便几乎与我一样高。他虽然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仍活在我们心中,许多记忆确让我们终身不忘:

  在生活相当艰苦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国家没有充足的大米供应,用红薯来代替部份大米供应。所以家家饭食中都伴有红薯颗粒,年幼无知的弟弟是较挑食的,不愿要红薯,只添饭,我一方面是为父母着想,觉得他们上班劳动辛苦,多吃红薯不好,另方面也有我自私的原因,他不吃红薯,我们就要多吃,则斥责了弟弟几句,弟弟不高兴,与我顶嘴,在气愤下,我打了他几下。他哭了,并说:"你打,你把我打死吗。"我更气愤,便又打他几下。母亲赶忙将我劝开。虽然看来我是胜利了,但我却独自躲在厨房里大哭了一场。哭得很伤心。为什么哭呢?我想一是为母亲对我的几句委惋责备,自已颇感委曲,另外,也可能是意识到了惭愧与悔恨吧!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要给他道歉。直到他去逝前也再没发生过类似事情,也一直未再提起过这事。在弟弟可能早忘却了,在我,只要回忆起这件事,都深感愧疚。

  在遭受不幸的人们中,往往会有许多人具有高尚的品德和纯洁、美好的心灵。也会有一些回味甜蜜的事情。

  六六年回家探亲,因没什么事,我便与弟弟去看球赛,因要等到晚上,我们就去公园游玩。一边谈,一边走。这时我才第一次体会到兄弟的情谊。游得疲倦了,我们便在一条小河边的草地上坐下来。在东西南北漫无目标的谈话后,他突然问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什么意思。从这句问话,我意识到弟弟的思想已开始脱离幼稚无知的境地,随着年龄和身体的增长而成长起来。从我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尊重、亲切和高兴的感觉。原来,在这句成语的解释上,他与那位张姓同学发生了分岐,从他的介绍,他的理解是正确的。从这里,他谈到了张姓同学的一些事情。在他们班上的女同学中,有一两位引起张姓同学的兴趣,露骨而热烈地追求过,但都没成功,反倒引起反感和冷淡。这也引起其他同学的蔑视。他虽然竭力与弟弟接近,想找一个同情他的人。但弟弟对他持近而远之的态度。

  刚进入青年时代的人,在当时,每当谈到爱情问题时,不免又腼腆,又喜悦,进而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自己。在觉得可以信赖的人前,若自己领略过或正在领略着明晰或蒙胧的爱情时,会由衷而隐晦地流露出来。弟弟也隐晦的谈到他自已。说他与同学之间的通信都是工作和学习的交流。当时,我还以为弟弟还不曾进入爱情领域。加上他的话是正面而含蓄,隐晦的,则不曾意识到他已开始了萌芽状态的爱恋。待他遇难后,从母亲和妹妹口中知道,有一位姑娘与弟弟较好。她是弟弟初中的同学,以前我们家住地不远的邻居。初中毕业后,弟弟升入高一级学校读书,她则进入了一军工厂工作。他们保持着联系。她有一张照片在弟弟这里,我想她那里也定会有弟弟的照片吧!在整理弟弟遗物时,有不少信件,其中有不少是她的来信。内容也确实是工作,学习和问候之类的话。没一句抒情或爱恋的语言。弟弟遇难后,她探亲回家,还特地到我们搬迁后的家里来看望过一次。有一年我探亲回家,与妻子一道在路上碰见了她,她热情大方地与我们招呼,交谈。面貌一般,算不上漂亮,中等身材,匀称,体格丰满。据说,后来她与同厂的一个技术员结了婚。

  从信件中看到,弟弟还与另一个女同学保持了较少的联系,只有几封信。她在云南或是贵州,已记不清了,似乎是在部队工作。仿绋记得,弟弟曾提到过她,她是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孩,张姓同学曾苦苦追求过她,但她对张姓同学没有好感。至於弟弟为何与她保持着一些联系,从信上看不出,可能是青年人之间无邪的情谊吧!

  六七年初冬,因祖母去逝,我回到了家里。弟弟陪我去到乡下看望祖母的坟墓。在归途中,我们坐在江边等船,看着前面的青山峻岭和滔滔的江水,我们无意中展开了谈心。具体内容已忘记了,但在我的印象中,他比前一年我们在公园谈心时,在思想上又成长了一步。他对社会和人生有了更多的认识,对前程充满了憧憬和自信。看着他的成长,我由衷的感到高兴。从谈话中隐约感到弟弟对他所学的专业,感到不满,在我的心里投下了一丝阴影。觉得他年轻的心灵就遭受了生活的伤害,实在另人痛惜。我是他的兄长,应该邦助他,让他愉快的成长起来。但我又能为他作点什么呢?我深感惭愧。

  因为是事假,我只在家住了十多天便准备走了。弟弟力劝我多住一段时间,要我过了元旦再走。在我离家前一、两天,他到学校去了。

  我走的那天上午,妻子(我当时的女友)送我去城里上车。后来听说,中午弟弟提着几斤肉回到家里,这是托熟人好不容易买到的,准备招待我。听说我已离家,便要进城来找我(火车要晚上才开),要我再住几天再走。母亲惋言劝阻了他,说市里这么大,他到哪里能找到我呢?我亲爱的弟弟,这次的分别,竞成了我们终生的诀别。现在我的记忆里,我们的最后一面是什么情形,已经没有印象了。啊!人的生离死别,竞是这样的捉摸不定,要知道是这样我那天就不走了,或许弟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至少可以与他多呆几天。

  弟弟对我是诚恳、亲切的。我将终生不忘。我对弟弟呢?只有深深的歉意和懊悔。人到了一定年龄,都会开始注意自已的形象美。当弟弟开始注意自已的修饰时,当时家庭相当困难,他曾委惋地向我要求邦助,我明显记得,给他的只有一件尼龙衬衫和一双凉鞋,其他还有没有,已记不得了。很可能已没有了吧!虽然满足了他一些愿望,但都是我穿过的。现在想来太不应该,我应该给他买新的,应该给他更多,更多,我自己紧一点又有什么呢!在他短短的二十年生命里,他得到的确实是太少太少了。

  弟弟对我们家是忠诚和爱护的。他把在学校分购到的东西都拿回家。每月的伙食费大部份给父母,只留一小部份给自已零花---他也应该在身边有些零花钱了。这在他们同学中很多人是作不到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很希望我们的家能布置得整洁、漂亮一些。为此,他作了不少努力:不知他从什么地方购得一块玻璃,因不便乘车,硬是抱着走路,费了老大劲,才弄回家来,作为平柜上的玻板。现在,这块玻璃己损坏为几小块了,我们仍在使用。每当我整理玻板下的照片时,都会联想起亲爱的弟弟。他设想,我们家四周的墙上适当地悬挂上优美雅致的图画。在屋角是一个漂亮的大衣柜,在玻板上放着收音机,上面有白色线织巾复盖,旁边还有一个漂亮崭新的小闹钟。可是,在这些设想实现前,它便永久地离开了我们。他所热爱的家,现在已实现了他的设想,我们有了"凯歌"牌收音机,上面是妹妹织的线巾复盖,有了大衣柜,有了闹钟,而且是"三五"牌带日历的坐钟。生前,在他心里也对手表有着依稀的幻想,为什么是依稀幻想呢?因为照我们家当时的条件是极难实现的。现在我的左腕上就带有一块"野马"手表,这表和坐钟就是他"生命的价值"买来的。我可爱的弟弟,你用你的生命实现了你的设想,给我们带来了美观与方便,我们不知道怎样感激你,我们只有痛心和惭愧。

  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我发现了一封给我的信,写好了,没有发出。原文己记不清了,大体内容是:他和同学们都热望每周回家一次,这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老师不同意,似乎是只同意每月回家一次。在同学们与老师争论时,他也说了话,在我的印象中,这话是合情合理的,份量也不重,但这位老师却对他有了成见。一次同学们到离校较远的地方去劳动,弟弟因脚伤没去。这位老师便要弟弟同另外一位同学去送一桶开水。弟弟解释说,那里能找到开水喝,且同学们也马上要回来了,自己脚有伤,送开水极其困难。这位老师不予理睬,仍粗暴地执意要他们送去。无奈,弟弟一跛一跛地同那位同学,抬着一桶开水,向劳动的同学们所在地走去,每走一步痛彻心底。当快到时,同学们己结队回来了。通过这件事,他感到了老师对他的报复。他开始领略到了社会的阴暗面。从信中语气看,他一方面向唯一的兄长坦露心情,以释放内心的压力与痛苦。另一方面也可能希望得到我对他的了解和同情。因为在家里,除了父母我最大,也工作了,只有向我倾诉最合适。是否有要我去谴责或说服老师,以后别再为难他的想法,我看不出。显然他感到了思想上的压力,也了解了人间的一些邪恶和丑陋。为什么又没有发出给我,我想他又意识到这也没有作用,除了给我带来难过,其他没一点好处。另外,年青人的自尊心也邦助阻止了他。

  看后,我对弟弟寄予无限的同情,同时也理解了他对我的信任和亲情。对於他的那位老师,我报以极端的憎恶,这样的人何其为人师,简直是禽兽。甚至,我怀疑弟弟的去逝是否与这位老师有关。可惜,已无从查证了。

  短短的三年住校生活,弟弟的信件却不少,除那两位女同学外,还有两三位男同学也给他保持了联系。可见他与同学们的关系还不错。听妈妈说,在举行追悼会那天,来的同学很多。她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一位同学问另一位同学,是为谁举行追悼会(可能是邻校同学),当回答的同学,描述完弟弟的形象后,发问的同学记起来了,并说:"是他呀!他还落教(重庆话对人不错的意思),去看看。要是别人,我才懒得去。"这也说明弟弟在同学中的印象是不错的。弟弟的信件都被我们烧掉了。现在很后悔,不应该烧掉啊!起码还有着纪念意义吧!在我的箱子里,保留着他给我的最后一封信,内容主要是告诉我,重庆当时采取的一种联防措施,若一家有事,便敲脸盆,其他家也马上响应,坏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被抓,起码也得逃跑。他说这很有趣,是一种特别的乐音。这封信虽没什么重要内容。但我将终身保存,这是弟弟给我的唯一记念品了。

  我的好弟弟,你在人间只活了短短的二十个春秋,对於你自已和我们来说的确是太短促了,你没有想到自己的离去,就骤然离去了。我们没有想到你的永别你就突然与我们永别了。从你懂事起,心灵里充满了对人生的壮丽、美好的向往,朝气蓬勃地在生活大道上向前飞奔。在你短暂的一生中没有任何的不足之处,有的是忠诚和热情,纯洁和芬芳。你刚刚懂得了生活,便失去了生活。你刚刚领略了爱恋,便失去了爱恋。你正满怀希望地迎接着未来,但在未来到来之前却殒灭了。人生有比这更可悲的吗?我亲爱的好弟弟,你在瞬间失去了知觉,在地下长眠了,什么也不知道,对於你活着的亲人们,却遭受着深切、长久的痛苦。

  我可爱的好弟弟,是的,你并非天才,也不是豪杰,何况只有短暂的二十年,当然,更不是高楼的尖顶,名园的美花,你就是你,你是高楼的一块砖,是园中的一撮土,是人类中的一员。你不入於广大人们的视线,只有我们---你的亲人们,才将永远把你缅怀和惦念。

  人生的最大不幸,不在於死亡,而不明不白的夭折才是最大的悲哀。要弟弟你真是被人谋害,冤仇未能得到申雪,凶手消遥法外,那才是最大的不幸。我们,尤其是我将是莫大的耻辱。

  我亲爱的好弟弟,虽然我仍将在人间生活下去,但你的离去,将在我的心里留下永久的伤痛,终身不愈。以后我可能不会再有纪念你的文字了,倘如此,那么,我亲爱的好弟弟,从此就永别了,殷望你在天国里生活得愉快、幸福。

  ---1973年5月29日至9月8日作----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作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