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残杂忆·毛主席的客人,我们的亲人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7-05-17 05:58:37 点击:1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残杂忆•毛主席的亲人我们的客人
  一
  一场透雨过后,大田里草苗疯长。密密麻麻的稗草,把垄沟都遮住了。然而此时,满地却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几只觅食的燕子来来往往,叽叽喳喳。
  今天,省里来了一个“活学活用”演讲团,全公社的男女老少必须前往迎接。
  公社院里搭起了演讲台,比唱戏的舞台还大。迎接演讲团的人龙一字排开,从公社大门往西,一直夹道扯出二里多地。迎接演讲团的时间原定九点半,可是将近中午,却依然不见一个踪影儿。这时一股凉风吹过,接着就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人们不敢躲避,便嘀嘀咕咕地议论。
  “我操,咋赶上这么个败家天儿?”
  “可不呗!早不来晚不来,这不是他妈求雨吗?”
  “哎,别瞎说,你没看老卢头领着民兵吗?”
  “我操……”
  “哎,你知道不?咱接的代表,听说还有双山的王丽红?”
  “可不,听说她去了北京,连毛主席都接见了!”
  “真假的?”
  “谁知道?反正都这么说。”
  “哎,你不就是双山的吗,听说她妈是个小寡妇儿?”
  一提这话儿,几个男女的脑袋立刻凑到了一块儿,叽叽喳喳地说笑起来。
  自从姐姐抓了王老赖一伙盗贼后,丽红姐就被选为双山大队的大队长。她工作积极,作风泼辣,不久又被培养为预备党员。开春时公社准备举行“颂扬”大会,歌颂毛主席的丰功伟绩。丽红姐要组织一帮老年妇女跳“忠字舞”。可她既不会唱也不会跳,只好求姐姐作指导。姐姐没空,便回家来请父亲。
  父亲询问演员情况,丽红姐说最小的七十一,最大的八十二,平均年龄七十七。父亲有点惊讶,说这个年龄的妇女肯定都是小脚,真要叫她们唱歌跳舞,那可是创造了奇迹。丽红姐听了十分高兴,说只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够创造出来。
  父亲受了鼓励,便答应帮忙,可是去了两趟,就借故推辞了。他嫌那帮“小脚”觉悟低,凑到一起不是说下流话,就是讲些破鞋乱袜子的事儿。最可气的是,她们参加演出并不是出于热爱,只是为了点儿挣工分。原来说好每晚排练记半工,可后来却要求记整工。丽红姐不敢答应,她们就联合起来吵闹,把丽红姐气得直哭。
  然而出人意料,就在那次“颂扬”大会上,丽红姐还真的创造出了奇迹——十几个小脚老奶的狂歌劲舞,直把台下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全县轰动,成为奇闻。不久,公社把丽红姐作为“活学活用积极分子”选送到县,县又选送到省,出去演讲了一个来月。今天她即将荣归故里,受到如此规格的欢迎,她和她妈的事情,自然也就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突然,公社门前的大喇叭响起来了,迎接代表的人们不觉为之一振。
  “啊——代表来啦,代表来啦!他们是毛主席的客人,我们的亲人!让我们以最最激动的心情,最最热烈的欢呼来迎接他们——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
  刹那间,锣鼓声、鞭炮声惊天动地,人们拼命挥舞着花环,跟着大喇叭一起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盼代表,迎代表,代表今天就来了!”
  “啊——迎接代表心沸腾,十里长街摆人龙。 您到北京去做客呀,又为我们送恩情!”
  “啊——卧古岭上太阳升,春雷阵阵报雨晴。 革命人民放声唱啊,全国山河齐沸腾!”
  “啊···”
  “啊···”
  以秧歌队为前导,在人们的热烈欢呼中,五位代表站在车上,每个身旁都有人打着雨伞。他们笑容可掬,频频向大家招手致意;人们的呼喊声愈加热烈,真像见到了日夜盼望的亲人。

知音:1

赏金:18

最高打赏: 七塵(18.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七塵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7-05-17 06:00:30
  二
  中午十一时许,“亲人”们登上了讲台。卫生院的林院长背着个药箱子,毕恭毕敬地为代表们倒水,然后便退到一边老老实实地垂手站着——听说他倒的那叫矿泉水,是从好几百米深的矿井里抽出来的,而且开瓶前还要化验,说是防止阶级敌人投毒。
  那个林院长,平日里架子大得吓人。老百姓找他看病,连眼皮儿都不瞭。今天如此谦恭的态度,不禁使乡亲们惊讶万分——王丽红谁不知道?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受到了如此规格的接待?她将来得当多大的官呀?
  演讲开始了,人头攒动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当时,我们公社的总人口不足一万,可是那天男女老幼一下子去了六七千。此等规模实属空前,也好称作“万人大会”了!
  代表们的事迹都很感人,演讲起来也都绘声绘气儿——有大公无私的,有舍己救人的,有脱胎换骨的,有勇于斗争的……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瞎子张朝文。
  张朝文,黑龙江五常人,矮个儿,黄瘦,四十来岁。他说他过去靠算命骗人为生,自从“活学活用”后,便改邪归正,自食其力,每天跟着贫下中农一起参加劳动。薅谷子蹲不下,就坐在板凳上一点一点往前挪……接着还朗诵了一首诗:
  我是盲人张朝文,
  红太阳照亮我的心。
  革命路线指方向,
  浪子回头值千金。
  我当时还在念小学,不懂。待到下地以后才知道,薅谷子这个活儿,聋子、哑巴、傻子、瘸子都能干,唯独瞎子不行——也许他有啥特异功能吧?光用手就能分辨出草和苗来!
  小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着。那时的农民,几乎没有防雨工具,身上湿漉漉的滋味儿实在难受。有人跑到房檐下躲避,可是刚刚站了一会儿,就叫老卢头连吵带骂地撵了回来。讲台上有苫布遮风挡雨,而聆听演讲的革命群众就只好淋着了。其实这也难怪,代表们能在百忙之中莅临这样一个小镇演讲,已属格外关怀,难道你叫人家躺在床上等着天晴?可是偏偏就有那么几个“路线觉悟低的”,站了一会儿就嘀嘀咕咕地议论起来:
  “这雨,看样子是不能住了?”
  “怎么还讲!”
  “唉,又冷又饿!”
  这时,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跟她爹说冷,想要回家。那男人把小女孩抱起来说再等会儿,可是小女孩一个劲儿地吵吵。那男人仰脸望天,露出焦急的神色。跟在身边的妻子说孩子感冒了,要走,可是刚一转身,就被老卢头和两个挎枪的民兵挡住了去路。
  “走?谁批准你啦?”
  老卢头是公社民政助理,当时兼任“民兵指挥部”的头头,虽然五十多岁,可是一遇上抓人打人的事,倒比个小青年还兴奋。
  “我孩子感冒了!”
  “那你为啥让她来?”
  “是学校老师领来的!”
  那男人虽然没动,却显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老卢头一向是野蛮惯了的,突然短胳膊一挥,啪地就给了那男人一个大耳刮子:“妈了个x,你这是搅闹会场——来呀,把他给我抓起来!”两个民兵一听,立刻扑上去抓住那男人的胳膊,把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那男人不服,和民兵撕扯,连衣服扣子都崩掉了。
  “我、我孩子有病,你们……凭啥抓我!”
  那男人大声嚷嚷,会场里一阵骚动。然而,凶神恶煞的老卢头却不容分辩,在一阵猛烈地拳打脚踢之后,就像杀猪似地把那男人拖进民兵指挥部,在房梁上高高地吊了起来。
  听说他叫高守孝,是长岭二队的社员——别以为我是编故事,因为有苍天作证!有全公社几千双父老乡亲们的眼睛作证!
  小雨越下越急,人们已经浑身湿透。然而,那瞎子却依旧坐在台上喋喋不休——盲人耳灵,下雨、抓人的事儿他不会不知道。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掏出红宝书,高高地举过头顶,翻着白眼领着大伙一字一句地唱了起来。
  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
  千遍那个万遍哟呵下功夫。
  深刻的道理,我细心领会。
  只觉得心眼儿里头热乎乎。
  哎——好像那,
  旱地里下了一场及时雨呀,
  小苗挂满了露水珠。
  ……
  代表“讲用”会开了两天,直到王丽红最后一个讲完。然而几天以后,却发生了一件令人惊讶的大事——她妈因为跟人偷情被抓,她气疯了!
作者 :花落红尘香如故 时间:2017-05-17 10:31:27
  欣赏~ 问安祝好。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5-18 05:42:12
  早安快乐^_^品读问候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5-18 05:42:21
  @江城古柳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