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回忆20多年前我的大学恩师们

楼主:半床诗7852 时间:2016-08-03 17:15:35 点击:35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随着六月“毕业季”的结束,七月,同学“聚会季”又袭来。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大学毕业已经20年了。
  大学同学开始忙着组织20周年聚会活动,阿关、阿毓、阿玲等也女神组建微群,奔走呼告,使出浑身解数联络散落于南粤各地的老同学,忙得不亦乐乎。
  为了勾起大家对大学时代的美好回忆,女神们率先把压在箱底多年的照片翻了出来,挂在微群里,并呼吁大家继续搜寻当年的旧相片。
  这些相片有24年前的生活照,有20前的毕业合影,也有10年前的毕业十周年留影,看到这些,尘封于记忆深处的青葱岁月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毕业20年来,尚未认真写过一篇回忆大学时代的文章,这未尝不是一种遗憾。还好,同学们的聚会热情激活了我些许思绪,让我努力搜索大学时代尚未抹去的点滴印记。
  1992年,我终于考上了大学,高考成绩并不理想,亲戚托了关系准备报读中山大学一个有关房地产专业的专科班,但后来我被湛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录取了。湛江师范学院的前身是雷州师范专科学校(简称“雷师”),其前身可追溯到1636年的“雷阳书院”(广东六大书院之一),1991年雷师升格为本科院校,更名为湛江师范学院,我们便成为了湛师的首届本科生。2014年湛师更名为岭南师范学院。
  当年,中文系本科生只招60人,分两个班,每班30人。我在2班,大三时又来了几个伙伴,全班共34人。这是名符其实的小班教学吧。据说现在的大学班额,比高中还大。
  当年我们读师范,享受着国家教育改革前的诸多优惠待遇,不但免交学杂费,还有生活补助。记得入学时我只交500多元的书费,然后每学期交10元学生会费,再也不用交其他费用了,每个月还可以到学校卫生站领取一定量的日常药品、冲剂等,生病打针开药不用花钱。我们还有生活补助,开始两年貌似是61.35元,后来提高到90元,大四又涨到120元。现在的大学生也许很难再有这种待遇了吧。
  入学不久,中文系开大会,裴树海教授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他幽默而庄重地说:“你们读的虽然不是中国名牌大学,却是货真价实的正牌大学,你们读的专业是中国最传统最名牌的专业——中文系汉语言文学。”后来,我们都觉得读中文系很有优越感!
  我们中文系的教授、讲师们都是真才实学的教育专家和学者,中文系主任最初是蔡茂松教授,后来是劳承万教授。蔡茂松教授是外国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国际比较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员,他给我们讲授《世界文学发展纲要》、《比较神话学》等课程。据说,当年广东高校只有两位资深的外国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一位在华南师范大学,一位在湛江师范学院,他就是我们的蔡茂松教授。
  劳承万教授是一位美学大师,著有《审美中介论》、《审美的文化选择》、《诗性智慧》、《朱光潜美学论纲》、《美学文艺学逻辑体系探索》、《康德美学论》(合著)等。当年,我们初步学习美学和哲学,劳教授是引路人。
  记得劳教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是一个学前的美学讲座课,他列举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一番对话来引导我们了解什么是“美”。后来,我们学习《审美的文化选择》中的有关章节,这哲学味太浓了,我们不太明白。有一次,劳教授在班中提问:“谁能看懂这本书?”大家默不作声。我当初读过南怀瑾先生的《禅海蠡测》,大致知道一些哲学原理,我便举手回答说“能看懂一点”。那时,我真的懂吗?
  劳教授还有一个过人之处,就是善于长跑和住顶楼。他做学问之余,坚持锻炼身体,经常跑步。每到学校举行校运会,他必参加长跑项目,而且还拿了冠军。他还喜欢住在高处,每次教工搬楼,他必定选择顶层。这也许是他喜欢清静,不喜打扰,也许是他保持着中国传统知识分那种“登高望远”的情怀。
  当初教我们写作课的老师是刘海涛教授,他是中国微型小说研究专家。他总是充满激情,跟我们接触交流较多,我们都喜欢他。他很用心指导我们写作和进行微型小说研究。在写作教学方面,我至今还运用他那普通又特别的一招,就是把学生习作中精彩的句子用红笔圈画出来,十分醒目,学生一看,就知道老师欣赏了这些句子,很有动力。我当年的习作也常有刘老师这些圈画符号,印象特别深刻。
  刘谷诚教授教我们《影视文学写作》,上这课好玩,既可看电影,又可学写作。现在,我们班世洲同学写影评很了得,也许就得益于这一课程。但2011年刘老不幸故去,令人扼腕。2006年他还和我们照毕业十周年的合影呢……
  林衡勋教授是1班的班主任,教我们《中国艺术意境论》。记得有一次,我和林老师竟然在学校图书馆借到同一本书,这就是熊十力的《新唯识论》。在借书卡上,林老师看到了我的名字,他就问起我对这本书的看法。我当时借看这本书,只是涉猎佛学知识而已,而林老师借唯识学来研究意境学。当然,我也从林老师的《中国艺术意境论》中学到了不少东西,课程考试是写一篇学习心得,我居然得到90多分。
  赵志军老师是我们2班的班主任,他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学者,当年刚到湛师执教,年龄比我们大几岁而已,非常亲切,对我们特别好。他是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指导我写了两篇论文,一篇是大三的学年论文,一篇是大四的毕业论文。第一篇论文,我写《庄子的审美境界》,第二篇论文,我写《文化与人生——浅谈梁漱溟的人生理想》。赵老师把他家珍藏的梁漱溟著作都借给我看,还指导我说:“你对原著的主要思想内容概述得较到位,但‘述’而后要‘评’,你要大胆发表你的看法和观点。”我两篇论文都顺利完成,还获得优秀。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写超过万字的文章。这两篇论文的初稿,我至今还保存着。
  教过我们的教授讲师还有很多,比如,梁加尼、殷鉴、张令吾、陈宗林、陈云龙、周立君、谢应明、庞家贵、李珺平、刘周堂、张喜洋、刘士林等。这些恩师们都很用心育人,为我们树立了教书育人的好榜样。他们不仅善于教学,还深入专业研究,成果丰硕。他们的研究成果大多收入劳承万教授主编的《文艺学美学丛书》里,我们毕业后,有时也抽空翻阅一下这些著作,继续充电,这把我们四年的大学课程延伸到了更广阔的天地。
  大学毕业后,我们大多数同学都一直奋斗在基础教学的第一线,也有一些同学服务于其他战线。(毕业多年后,我曾多次做着回到母校坐在教室里的梦,呵呵,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呵。)我们虽然未能做出一番大作为,但一直遵从恩师们的教诲,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地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工作着。虽然未能为学校和恩师们争光,但也不曾丢他们的脸。
  山高水长,薪火相传……愿恩师们健康长寿,幸福安康,事业常青!

  
  (2006年,毕业十周年与部分恩师合影)
作者 :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6-08-04 22:20:43
  敬佩。值得回忆,值得骄傲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红茶pz 时间:2016-08-05 15:54:31
  @半床诗7852
  扬鞭跃马人去远,耳边犹闻读书声。
  师恩难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