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战国四君子,谁乃真君子?(一)(转载)

楼主:削则削 时间:2016-10-30 16:20:03 点击:2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君子”一词我们都不陌生,在日常的工作、生活和学习中我们都会常常用到。《现代汉语词典》对此的解释是“古代指地位高的人,后来指人格高尚的人”,并且举了两个例子“正人君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通过释义可以发现“君子”一词是带有强烈褒义色彩的词,毕竟无论是地位高贵还是人格高尚,都是好事,都是让人羡慕的事,都是让人求之不得的事。历史上围绕“君子”的话题比比皆是,其中最负盛名当属“战国四君子”。
  关于这个叫法的由来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个叫法是后人创造的,具体来说应该是汉代以后才出现的,因为“战国”这个称呼还是从西汉刘向的《战国策》一书问世后才有的,那“战国四君子”只能是西汉及西汉以后的文人们创造的。司马迁在《史记》中倒是独具慧眼的把四个人的传记连续排在了一起,不过并没有明确提出“战国四君子”的说法,排在一起想必也是觉得四个人的历史地位差不多,可以相互比较一下。那么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提出“战国四君子”说法的这个时候,“君子”一词的含义经过儒家学派的系统阐述后,其意义与春秋战国时期的“对统治者和地位高的人的尊称”的含义已不同,这时的“君子”一词的内涵更侧重道德层面了,如君子要坦荡荡,君子要和而不同,君子要成人之美。那么按照这个标准,“战国四君子”真的实至名归吗?
  从许多史料上解释来看,之所以把这四个人称为“四君子”是因为他们都礼贤下士,广纳人才之故。比如孟尝君“食客数千人,无贵贱一与文(孟尝君的名)等”,平原君“喜宾客,宾客盖至者数千人”,信陵君“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致食客三千人”,春申君“客三千余人”。仅仅因为表面上喜欢结交宾朋就把他们纳入“君子”范畴,这合适吗?显然是不合适的。究其原因,恐怕是后世的文人学子们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而有意“抬高”这些喜欢招纳人才之人的缘故,毕竟只有水“涨”船才会“高”。对此,我们不能责怪这些文人们太没有原则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知道在科举出现之前,一个普通的人即使你再有才能,要想进入统治阶层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无论是“世卿世禄制”、“察举制”还是“九品中正制”,非常注重你的出身,普通百姓是望尘莫及的,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在此背景下,很多文人只能寄希望于“战国四君子”式的人多出现几个,让自己有用武之地。那我们不禁要问,抛开功利性的评价来说,从小我们就熟悉的“战国四君子”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君子”?
  先说一下孟尝君,此人在四君子中应该名声最大,从小学语文课本上的“鸡鸣狗盗”的故事我们就知道他了。其实,孟尝君名声不仅在当代大,在他的那个时代也很大,他本名叫田文,出生于官宦世家,用现代的话说他应该是一个“官二代”,并且是一个拥有君王血统的“官二代”。他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齐国第四任国君齐威王田齐,父亲是在齐国辅佐了三代君王的宰相、齐宣王的弟弟田婴。按说出身富贵之家,应该衣食无忧,前程远大,可事实恰恰相反,作为既非嫡子也非长子的他,孟尝君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是自己争取来的。他刚一出生,就差点被父亲杀掉,因为他生在一个在古人看来很不吉利的日子—五月初五。古人认为这一天出生的孩子长大了将对父母不利,田婴知道孟尝君在这天出生后,毫不犹豫地对孟尝君的母亲说“不要养活这个孩子。”田婴已经有四十多个儿子了,对于一个贱妾所生的儿子死活当然不太在意,个人荣华富贵才最重要。但这里我们要感谢孟尝君的母亲,这位伟大的母亲并没有信邪,而是背着丈夫偷偷养大了孩子。长大后,田婴知道了孟尝君的身份十分愤怒,严厉的斥责了孟尝君的母亲,孟尝君见此,向父亲问到“为什么五月出生的孩子就不能养活呢?”田婴回答说“因为五月出生的孩子,长大到与门户一般高时,父母就要遭殃。”孟尝君反问到“人的命运到底是取决于上天,还是取决于自家的门户呢?”田婴一时没回答上来。孟尝君继续说到“要是取决于上天,你担忧什么呢?要是取决于门户,那就把门户加高,谁又能高的过呢?”田婴听后这才释然。
  从这个问答我们不难看出,孟尝君从小就是一个活得很真实的人,在那个“国之大事,惟祀与戎”的年代,他并不相信迷信的说法,用现在的话说应该是个“无神论者”。不仅如此,年少的孟尝君还展现出了强烈的忧患意识。有一次他向父亲问到“儿子的儿子叫什么?”田婴回答说“叫孙子。”孟尝君继续问到“那孙子的孙子叫什么呢?”田婴回答说“叫玄孙。”孟尝君继续追问到“那玄孙的孙子叫什么?”田婴回答到“这就不知道了。”于是孟尝君就忧心忡忡地对父亲说“父亲你担任齐国的宰相已经连续辅佐三代君王了(齐威王、齐宣王和齐湣王),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齐国的国土没有增加而你个人的财富却不断增加,并且你的门下也没出现过一个贤能之人。我听说将军的的门庭一定会出现将军,宰相的后代也会出现宰相,但现在父亲的宠妾和仆人恣意践踏绫罗绸缎,浪费着山珍海味,而士子们却连粗布短衣和粗茶淡饭都没有,你还不断地扩充自己的财富,却忘记国家现在一天不如一天了,对你这种做法,我感到很不解。”田婴毕竟是久经宦海之人,当然明辨是非,听了孟尝君的话后,开始改变对他的看法了,并让他帮助自己操持家中事务,招待宾朋好友。
  我们相信,孟尝君这番话应该不是什么即兴演说,而是他深思熟虑很久了,他说的话之所以得到父亲的赏识,恐怕也是他猜透了父亲的心思。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也是想从有四十多个兄弟的家庭中脱颖而出,为自己谋个好出路。他自己确实也做到了,他利用父亲给他理家机会充分展示了自己笼络人才的能力,他的头脑很灵活,手段也很高明,比如别人在招宾客时,一般都招贤能之士,他则不然,连犯罪逃亡的人只要有点本领他也愿意接受,并且招过来之后,无论宾客贫富贵贱一律平等对待,受到食客们的一致称赞。有一次他与一个客人一块在晚上吃饭,这时候仆人不知什么原因把灯光给遮住了,客人看到此非常生气,觉得孟尝君的食物肯定比自己的好所以才叫人遮住灯光,认为自己被慢待了,起身就要离去,这时孟尝君慌忙起来拦住客人,把自己的饭菜拿给客人看,客人看到两人的饭菜一样后非常惭愧,就拔剑自刎了。此外,孟尝君还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每当有宾客来投奔他时,他都在屏风后面专门安排人,记载好宾客与自己的对话内容,把宾客的基本情况搞清楚,等到客人一离去,他就派人去客人家里送去礼品和问候,客人往往还没到家,他的问候就先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各方士子就纷纷前来投奔,一时让他声名鹊起,列国有识之士纷纷请求田婴把孟尝君立为接班人,田婴只好答应,于是在田婴死后,孟尝君顺利继承了父亲的封地和爵位,完成了一个从一无所有差点被抛弃的灾星到有封地有爵位受到众人敬仰的风云人物的转变。
  上面我们说了孟尝君的年少的一些事情,可以看出孟尝君本人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的,比如他不信天命,有忧患意识,做事仔细认真,待人谦恭有礼等等,但这只是他的一方面,不是他本人真实面貌的全部,下面我们说一下作为众人夸赞的孟尝君的另一面。
  齐湣王二十五年,孟尝君受邀来到秦国,秦昭王为了表示自己的欢迎之意,即刻就拜孟尝君为秦国的宰相。这一决定受到秦国内部士大夫的强烈反对,很多人对秦昭王说“孟尝君确实是贤能之人,但他是齐国人,还有齐国皇族的血统,今天封他为秦国宰相,他必定会做利于齐国而损害秦国的事情,这样秦国就危险了。”秦昭王听后恍然大悟,直接一个大翻脸把孟尝君囚禁起来,打算找个好的理由杀掉他。性命攸关的特殊时刻,孟尝君经过再三考虑后,找出了营救自己的突破口,一个正常人很难想到也很难找到的突破口—贿赂秦昭王宠幸的小妾。接下来的故事大家就比较熟悉了,这个小妾非常喜欢孟尝君刚刚献给秦昭王的一件价值千金的狐裘,但狐裘就这一件了,情急之下,孟尝君手下的一个善于装狗的门客发挥了作用,此人伪装成狗夜入秦宫,偷的狐裘后献给该小妾。小妾非常高兴,于是就对秦昭王吹耳边风,说孟尝君作为天下名士断然杀死影响会很不好之类的话,吹来吹去秦昭王就把孟尝君放了,孟尝君知道自己被放之后,连夜决定逃出秦国,到秦国的关口时,天还没亮关口不开放,于是一个善于学鸡叫的门客学起了鸡打鸣,于是周围的鸡就跟着打起鸣来,孟尝君才得以顺利出关。这就是众人熟知的鸡鸣狗盗的故事。
  大部分人读到这个故事,都会赞美孟尝君,觉得孟尝君是个唯才是举的人,正是因为手下有了这鸡鸣狗盗之徒,所以自己才会得救。但是我们仔细分析这个故事就会发现,从这件事中也能看出孟尝君其人某些特点。他被囚禁之后,在想办法让自己脱身时,并没有走正常渠道,要知道孟尝君来到秦国不是来投靠的,不是来游说的,而是带着齐王的使命来的,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何况平常时期的出访,他完全可以使用别的方法而没用,而用了正人君子不耻的做法,那就是从女人身上下手,并且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用了最短的时间让自己得以脱身。那么孟尝君为什么没使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来营救自己呢?个人认为原因在于孟尝君这个人太聪明了,他比别人更深刻的了解秦昭王的为人,他知道秦国尚来不讲什么信誉,不会按套路出牌,当年楚怀王作为一国之君来到秦国时尚且被扣押,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使者,要按正常渠道来交涉,恐怕送信的人还没到齐国,自己就被杀了。并且后来的事实证明,孟尝君的选择这种速战速决的方法是正确的,就在他脱身的当天晚上,他就连夜逃了出去,出关没多久,秦昭王就后悔了,连忙派人去追赶,还好孟尝君已经走远了,这才作罢。
  在极端情急的情况下,能根据事态的发展性质作出准确的判断,从而采取特殊方法让自己获救,即使这种方法有点为人不耻,有点让人难堪,但这种方法最有效果,所以就选择它。这就是孟尝君,至于君子不君子,诸位自评。
  话说孟尝君从秦国逃出后路过赵国,平原君赵胜听到消息后,把孟尝君作为贵宾招待了一番。赵国人久仰孟尝君的大名,听说孟尝君来了,都争相出来观看,想一睹这位名士的风采。许多人看到孟尝君身材矮小后,笑着说“本来以为薛公是个魁梧伟岸的大丈夫,没想到是个瘦弱矮小的小男人。”孟尝君听到这种议论后,十分震怒,带着随行的人员跳下车后,连续砍杀了几百人,直至毁了一个县城后才愤怒离去(客与俱者下,斫击杀数百人,遂灭一县以去)。诸位不要怀疑,我没有胡乱造谣,这件事被态度严谨的太史公如实记录在《孟尝君列传》中,大家可以去查看。每读到此,本人就不禁怃然自失,本人出生在鲁南一带,孟尝君的封地薛国的原址就在离我家乡不远的地方,我很难想象被家乡人民引以为豪的故乡名人竟然做过这种荒唐事,仅仅因为别人嘲笑自己的容貌,就怒杀几百人,毁灭一县城,这简直是丧心病狂。他这种行为,不仅空前,而且绝后。在他之后,有“悛悛如鄙人”的飞将军李广,有“状貌如妇人好女”的留候张良,他们没有因为自己的容貌而留下什么不光鲜的记录,而是以自己的丰功伟绩被后人景仰。因此,说到底,孟尝君是一个极度不自信的人,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可能他幼年不幸的遭遇在他内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他一直在别人的阴影下活着,一直活在认为别人都歧视他,别人打算欺负他的阴影之中,即使他宾客满盈,即使他名扬四海,他的内心仍笼罩在自己架构的阴云密布之下。圣人曰:“君子仁而爱人。”孟尝君,早已作古的你不知作何感想?
  事情还没有结束,回到齐国后,齐湣王为自己派遣孟尝君出秦差点遭遇不测而感到内疚,于是君恩浩荡的直接任命孟尝君为齐国的宰相。孟尝君没有忘记在秦国遭受的屈辱,大权一握,即刻打算要挟韩国、魏国一同攻打秦国,为此特意向西周借取兵马粮草。这时候的西周早已名存实亡(学界把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邑后的周朝称为东周),风雨飘摇,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实力帮别人,于是就派苏代前去解释。顺便说一下,这个苏代也是这个时期的风雨人物,是曾拜六国相印的苏秦之弟,和兄长苏秦一样,也善于纵横之术,此时正供事西周,后文我们还会提到他。苏代见到孟尝君说“先生你之前拿齐国的兵力帮助韩、魏两国攻打楚国达九年之久,终于攻下了宛、叶以北的地方,让韩、魏两国的实力明显增强,现在又要进攻秦国使这两国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如果顺利攻取秦国的话,韩、魏两国就南无楚忧,西无秦患了,这样齐国就危险了,我考虑于此就很为你担忧。先生不如让西周与秦国深切交好,你就也不用出兵讨伐,不用征借粮草了。你带领军队驻扎在函谷关外而不去进攻秦国,我呢就去秦国对秦王说,先生你并不是真想要进攻秦国而惠及韩、魏,之所以驻军如此,是想借用秦王的命令让楚国割让东国的土地给齐国,秦国就此释放楚怀王为和。这样做的话,西周算是送给了秦国一个人情,秦国避免了被攻打的担忧,楚王也会被释放,齐国会得到东国的土地。齐国不仅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还会得到三方的感激,你的封地爵位也会因此而受益。”孟尝君听到此,即刻答应了苏代的建议,但是事实是这场战争虽然避免了,齐国也得到好处了,但是楚怀王并没有被释放,直至客死他乡。这是孟尝君成为宰相后,治理齐国时的一件大事,但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孟尝君为人处事的哲学,就是一切为了自己。他打算进攻秦国是为了自己曾经遭受的耻辱而报仇,他后来放弃进攻秦国,因为不进攻他自己能得到很大好处,这件事里,唯一可伶的是楚国,是楚王,成了几个国家博弈的牺牲品。
  后来,秦国有个大将叫吕礼,为避免秦相魏冉的诛杀逃到了齐国,齐湣王觉得此人能堪大用,就把他任命为秦国的宰相。恰巧吕礼这个人之前和苏代闹过矛盾,大权一握就想把苏代置于死地(情节看着很熟悉),苏代哪肯罢休,于是就写了一封信对孟尝君说“齐王之所以任命吕礼为宰相,是想借助他联合秦国,齐、秦两国一旦联合,吕礼必当受重用,这样的话尊君你在齐国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你不如向北进军,促使赵国与秦、魏讲和,这样就能防止因齐、秦联合造成各国关系的变化,齐国一旦不去依傍秦国,吕礼也会没那么受重用了,先生你就会得到齐王的重用。”孟尝君听后当即表示同意,事实确实如此,齐、秦没有联合起来,吕礼也逐渐失势,因此怀恨在心,打算加害孟尝君。
  孟尝君听到吕礼要加害自己的风声后,立即展开反击行动。他给正在秦国掌权的秦相魏冉写信说“我听说秦国打算让吕礼来联合齐国,齐国是当今世上的强大国家,齐、秦两国一旦联合成功,吕礼必定会得到重用,您必会被秦王轻视了。如果秦、齐两国结盟来进军中原地带的韩、赵、魏三国,那么吕礼必将为秦、齐两国宰相了。结交齐国本来是你的功劳,结果反而使自己的仇人吕礼的地位得到加强。所以您不如劝说秦王攻打齐国。齐国被攻破,我会设法请求秦王把所得的齐国土地封给您。齐国被攻破,秦国会害怕魏国强大起来,秦王必定重用您去结交魏国。魏国败于齐国又害怕秦国,他们也会敬重您以便结交秦国。这样,您既能够凭攻破齐国建立自己的功劳,挟持魏国提高的地位,又可以攻破齐国得到封邑,使秦、魏两国同时敬重您。如果齐国不被攻破,吕礼再被任用,您一定陷于极端的困境中。”魏冉也不是什么深明大义之人,本来就对吕礼不满,一听说孟尝君的这种一举多得的建议,即刻上书向秦昭王进言攻打齐国,吕礼听到信后害怕齐王怪罪自己,便迅速逃离了齐国。
  这件事中,孟尝君兵不血刃,巧妙地利用了魏冉和吕礼间的矛盾,打了一回漂亮的回旋,挤走了竞争对手,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不过他用的这种方法实在是比苏代有过之而无不及,苏代为了使自己脱离困境,不过是利用各国间的微妙关系进行一些周旋,从而使自己赢得生存空间。孟尝君真乃无毒不丈夫,为了自己的地位,直接把母国齐国送到别人的屠刀下,秦国并没答应要给他多大好处,相反当年秦王还差点杀了他,但这在孟尝君眼里都不重要了,这个时刻,他眼中有的只是自己的荣华富贵,所谓国家利益,礼义廉耻都太远了。
  给魏冉去信伐齐,毕竟只是孟尝君为保住自己地位采用的一种手段,还停留在口头思想层面,毕竟齐国也没得到多大的损害,这种行为用现在的话说算是“精神出轨”。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找不出任何值得让人理解的理由了。齐湣王在执政后期灭掉宋国后,日渐骄傲自大,对长时间执掌齐国大权的孟尝君越来越不满,打算除掉孟尝君。孟尝君听到消息后非常害怕,二话不说立即逃到了魏国,魏昭王对于这个白送上门的人才大为惊喜,直接封孟尝君为宰相,想借助孟尝君之力进攻齐国。后来魏昭王果然向联合秦国、赵国和燕国一起攻取齐国,齐湣王兵败逃亡到莒地,不久之后就被人杀了。我不知道孟尝君作为土生土长的有着齐国皇族血统的人,看着别国的军队攻取自己的国家是什么心情,看着自己的国家的百姓家破人亡作何感受。这一刻他是否还想起自己年少时曾向父亲的提出的“君用事相齐,至今三王矣,齐不加广而君私家富累万金”忧国忧民之问。
  对于孟尝君的认识,我打算用下面这个故事作结尾。话说有一段时间,齐王因受了别人的离间之言罢免了孟尝君,孟尝君门下的那些宾客一见情形不对,纷纷就离开了。后来齐王召回并恢复了孟尝君的官位,门下的著名食客冯欢驾车去迎接他。还没到京城的时候,孟尝君自己深深感慨的对冯欢说:“我素来爱惜人才,喜欢结交宾客,对待宾客从不敢有任何失礼之处,以致有三千多食客归于我门下,这是先生您所了解的。但让人伤心的是,这些平时受我恩惠的宾客们看到我一时被罢官了,就都背离我去,没有一个想着帮我的。如今多亏靠着先生才得以恢复我的宰相官位,那些离去的宾客还有什么脸面再见我呢?如果有再回来见我的,我一定不留颜面的狠狠羞辱他们一番。”冯欢听到这番话后,即刻收住缰绳,下车而行拜礼。孟尝君吃惊的也立即下车还礼,说:“先生这是在替那些离去的宾客道歉吗?”冯欢说:“并不是替他们道歉,是因为您的话说错了。尊君您应该明白,万物都有其必然的宿命,世事都有其常规常理,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孟尝君说:“请先生详细说明,我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冯欢说:“活着的人和物一定有死亡的时候,这是活物的必然归结;富贵的人多宾客,贫贱的人少朋友,事情本来就是如此。(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先生您难道没看到人们每天奔向市集吗?天刚亮,人们向市集里拥挤,侧着肩膀争夺入口;日落之后,经过市集的人甩着手臂连头也不回。不是人们喜欢早晨而厌恶傍晚,而是由于所期望得到的东西市中已经没有了。如今您失去了官位,宾客都离去,不能因此怨恨宾客而平白阻断他们奔向您的通路。希望您对待宾客像过去一样。”孟尝君连续两次行礼说:“我深刻地领会您的指教了。听先生的话,敢不恭敬地接受教导吗。”
  俗语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孟尝君本质上和离去他的那些宾客,和奔向市集的那些市侩没有什么区别。正如王安石评价的那样“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至于君子之说,算了吧,玩笑开大了。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10-30 21:48:58
  @削则削
  品读问候新朋友,欢迎来竹林深处喝茶写字(^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