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乡村鬼叫一事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9 20:58:12 点击:50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相传早些时候的农村,依然还有很多老人会说:“哟,前几天我还听到了一两声的鬼叫,不知道又是哪个快要屁掉(死)了。”于是便有了“病汉子听不得三声鬼叫”的说法,早年我却一直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我可是一个读过书的人,对于神鬼等封建迷信却从不信,心想这肯定是某人有意装神弄鬼来吓唬人。


  后来我初中毕业之后就没有再继续读了,于是便回家跟着父亲一同下地干农活了。父亲经常会帮邻村的人家“抬重”,当年那些被人家请去帮忙抬死人,都是村中年过五十的中老年男性,据父亲说,他每年至少要抬七八个死人上山。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那阵子,农村还没有兴起火葬。很多老人都害怕自己哪天死了将会被火烧,于是便早早的给自己备好一口大禾木棺材,放在太阳低下晒干,晒热,再刷上桐油,然后放在家中阴干,最后才刷上红色油漆或是黑色油漆。经过此翻的折腾,老人在阴间居住的老家算是搞好了,做好的棺材静静的放在屋子里,只等老人死后入殓。


  我记得当年村中有老人病重,眼看着不行的。其家人便会请来八个“抬重”的人前来帮忙,途中顺便把事先做好的棺材从屋子里抬出来,放在堂屋里,靠近大门口的位置,棺材的大头朝着门外边,等待老人咽气后,死去的老人如果是女的,则请来村里,有着一定相关资历的老太婆帮死去的老人擦洗身体,穿寿衣,寿鞋,寿帽。先将死人用的床单放进棺材里铺好,接下来再把死人放进去,最后再在死人的身上盖上死人用的被单,也叫垫盖褥,死人放进棺材的过程叫入殓。


  对于三代之上的老人,其死后必须要将尸身停放在门板上,家人在其旁边点上蜡烛,檀香等,要摆放三天,第四天才入殓。如果死去的老人是男性的,则是由我父亲帮着穿寿衣。


  父亲闲来没事的时候,经常会跟我们聊一些鬼叫的事情。可当时我嘴上总是说这个世上本就不存什么鬼或神的,但心里还是有点儿相信。于是我便耐心的听父亲讲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父亲说,“鬼叫分为女鬼和男鬼,男的叫起来很有力,一声发出来要拖多长的,往往是山这边听到一声叫之后,得要过上很久的时间,才在山那边又是一声长叫,发出的声音是咕哇——咕哇。年纪越轻,则叫声越洪亮。女鬼则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一般的叫声是:苦苦——苦啊!。上晚叫的叫露水鬼,人死得比较快,最多不超过七天的时间,便会得到应验。深夜叫的叫过路鬼,人死得比较慢,一般是两到三个月,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当时我听得半信半疑,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发毛,最后竟然吓得晚上都不敢关灯睡觉了。


  后来父亲死了,我于二零零五年的九月一号因身体原因,提前辞工了。回到老家的我,只能暂时与母亲住在一起,我一边吃中药,一边帮助母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闲暇时间则背着工具包出去帮村民家修电视,赚取一点额外的收入,以供我和母亲两人的日常零花。


  同年十月中旬的一天上晚,天刚擦黑的时候,我和母亲正在村东头的空地里收山芋干。


  母亲三天前切的那些黄心山芋片,已经被太阳晒得崩崩脆了。傍晚时分,我和母亲两个人,我左手拿着一个大花篮(竹子编的),弯腰低头捡拾地里的山芋干。母亲则在一旁负责将我捡上来的山芋干,抓起来装进蛇皮口袋里,此时只见从村西边很远的地方,突然传了一声很响亮的咕哇!,随后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接着在村东边的山上又传来了一声咕哇!我立马低声对母亲说道,“不好,鬼叫,山那边这两天肯定有人要死。”母亲则连忙问我道:“这个要死的人年纪有多大哈?”我立马回复道,“四十岁左右,上下不超过四岁,而且还是个男性!”母亲当即吓得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若无其事的背着工具包上街了。在东大街,我正好遇到了从事殡葬业务的张明老婆。她跟我混得比较熟落,而且年纪也只比我大个三四岁。她叫我去她家,帮她看一下电视是否坏了。于是我便跟着她一同去了她家里,那天他老公张明正好出车了。


  于是我便半开玩笑的对她说道,“过两天,你家的殡葬车将要去我们家村子的东边,位于山对面的那个小山村里忙活啦!”她当时只是对着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上午九点过,我便去了山王队。
  第三天,我照旧是背着工具包上街,再经过张明家门口时,他老婆立马迎出来,一脸惊恐对我说道,“你的嘴咋就那么灵验哈?你说有事,还真的就是有事了。哎,不瞒你说,昨天下午,两点过的时候,我的邻居张某人死了,他本人可是长年在宁波的某工地做电焊工,于前一天晚上突发脑益血而不治。死时才四十二岁啊!你这个死鬼啊,你可把我给吓死啦!”我听着她的笑骂声,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着。死去的这个张某人,他的老家就住在我们村东头的山对过。


  又过了两天,张明果真被张某人的家人给请过来,开车送张某人的骨灰盒上了张家的老坟山。
  同年十一月底,我在山沿生产队给村民家修电视回来,顺便经过正华批发部,打算买一点饼干带回去,送给母亲吃,感谢她老人家每天帮我煎中药。


  当晚店主人家的两个孩子正在店堂里做作业,我就站在主人家的柜台旁边。此时天刚好也是擦黑的时间,太阳刚好堕入山头,还剩下六分之一暴露在外边,呈现火红色。店主人正忙着给我称饼干,突然从他家对面的山头上传来了一阵,“苦苦——苦啊!”我忙说:“不好,鬼叫!”店家很好奇的问我道,“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说:“是女的,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哈哈,此时只见店家的两孩子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拿着各自的课本与作业本一个劲的往里屋逃跑。


  七天过后,东大街那个搞卤菜店的老婆被大货车撞死了,就在位于粮站附近的马路上撞的,其年龄正好是三十岁。


  第二年的三月份,我在镇医院修电视。晚上我搞得很晚才回家,那天晚上恰逢每个月的黑月头。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伸出手只能依稀看到一点掌影。当我经过镇政府的石灰窑时,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叫声从我的头顶上方迅速划过。此时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而一路很镇定的走回家。


  第二天我还是在医院修电视,于是我便跟坐在我身旁玩耍的几个中老年医护人员说,“我昨天晚上听到鬼叫了!”在场的老王医生连忙问道,“你昨晚在哪里听到的?”我说,“在政石灰窑前面大路上听到的。”


  又过了十多天的时间,当我背着工具包再次经过镇医院时。那老王医生老婆见到我,便很惊愕对我说,“又被你给讲到了。两天前石灰窑旁边村子里的管某人死了,他是得急病死的,当时他家人把他送到我们这里住院时,也只呆了小半天的时间便死了。你这个人真的是神人。哈!你可是金口预言啊!”


  后来我听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说,有人曾经看到过鬼的真实模样,其身形跟斑鸠鸟差不多大,会飞,通体羽毛漆黑,能够发出咕哇声。


  后来经我在网上查询得知,这个东西叫做老哇,与乌鸦长得极其相似。老哇喜欢吃腐败动物的尸体,老哇的嗅觉特别灵敏。据说人在临死之前,身体会向周边塞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于是老哇很快就闻到了这种气味,于是便在屋顶上来回盘旋并发出咕哇声。


  但还有一些东西,至今还没有人能弄明白的,有些人明明是在他乡死去的,其为什么在死人原居住地,也会有这样的叫声。想必这老哇也不可能会一次性能飞过上百或上千公里的路,特意来到死者的老家通风报信吧!我想,这绝对不可能。


  都说这个世上没有鬼,但有些事情利用当前所掌握的科学技术,却又一时无法解释得通。哎,看来这又是一个未解之迷啊!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29 21:09:34
  @GEARYSM 好看啊!一打演我还以为来到了鬼话。挺好看!
  • GEARYSM

    举报  2016-04-29 21:28:36  评论

    @灵芸兰秋 谢谢!
  • GEARYSM

    举报  2016-04-29 21:30:00  评论

    @灵芸兰秋 等五一厂里放假的时候,我把我当年亲眼看到的一些怪异事件和盘写出来。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