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王老汉游历记】  初上秦岭梁 三走傥骆道 6 老步驴 老汽驴 老摩驴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1-01-25 16:51:33 点击:14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知音:1

赏金:10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1-01-25 16:52:01
  【王老汉游历记】
   初上秦岭梁 三走傥骆道 6
  老步驴 老汽驴 老摩驴
  2021-1-25
  上世纪1980年代,《读者文摘》是浩瀚书刊杂志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那时候我还没有具体订阅某一款杂志,但是我却孜孜不倦地节省下来一部分钱去买我喜爱的书刊杂志,例如;《读者文摘》《小说月报》《电影画报》《大众电影》《莽原》《搏击》《武林》《武魂》《知音》《女友》还有各省市的热门文学刊物,每个月下来,每年下来会花掉我的不小的一笔工资。
  我在贪婪地购买着,
  我在贪婪地阅读着,
  我在贪婪地摘抄着。
  其中我在《读者文摘》里摘抄了这样一则外国寓言:
  有一个记者调查一个渔民和一个作家,在采访渔民时问到:
  “在大海里打鱼为生很是风险啊!请问你的爷爷死在了那里?你的父亲死在了哪里?你将来可能会死在哪里?”
  渔民淡定地回答说:
  “我爷爷死在了海里,我父亲也死在了海里,将来我也会死在海里。”
  记者又去采访作家,问道:
  “你们祖孙几代人都是作家,当作家没有风险,请问你的爷爷死在了哪里?你的父亲死在了哪里?将来你可能死在哪里?”
  作家不淡定地回答说:
  “我爷爷死在了床上,我父亲也死在了床上,我将来也会死在床上的。”
  记者恍然大悟!
  人,各有各的活法;
  人,各有各的死法;
  人,各有各的“命”的归宿;
  人,各有各的选择的死的方式。
  渔夫选择了死在海里,作家选择了死在床上。
  而我在旅游的路上却看到了不少选择“死在路上”的,驴友。我当初就是极度赞赏渔夫选择死在海里的豪迈的归宿观。
  如今我又偶遇了一些“死在路上”的豪迈“老驴友”,真让我自叹不如,崇敬无比!
  【老步驴】
  话说从秦岭梁下来,我余惊未尽,心中仍然忐忑不止,媳妇不开车不知道这其中的惊险,一路滔滔不绝地看景、夸景、拍景、诵景。
  深山当中,路边有一户农家,农家门口站了一位窈窕素女在招手,似乎想搭我们的便车,停下车来,问明来意,我们欣然答应。在这些没有公交车的地方与人方便,即是将来与己方便。
  那女子看上去30来岁,瘦高个子,说话底气十足,边走边聊。原来她是一个徒步爱好者,老家周至人,来过生日,想从老县城徒步到黄柏塬,这天已经搭别人的车上到了秦岭顶,因故没有前行,在此返回。当听到我们欣赏惊叹的口气时,那女子已经滔滔不绝地开始数落他所徒步过的地方:新疆、西藏、雅鲁藏布大峡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三山五岳等等等等。秦岭的各个“秦岭顶”更不在话下。
  这女子也是西安未央区的的人,在某市场做小食品批发生意,雇了一个人替她打点生意,她却五湖四海地徒步行走,独行侠一般,纯粹的背包客。
  到了厚畛子镇那女子下车,我媳妇冒昧地问了一句:“你多大了?”
  那女子说:“五十一啦!”
  【老汽驴】
  话说我们来到了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山门与108国道三岔口处,停车,拍照,看黑河,看大桥,看山门,看《厚畛子古镇》在对面山头上的大招牌。
  接下来沿着108国道继续往南往上走,目标是佛坪县城,并路过秦岭大熊猫基地。
  此时此刻从山下过来一辆汽车,下来一对夫妇向我们打听黑河国家森林公园,厚畛子镇好玩不?
  我们两口忙不迭地,如数家珍般地抢着话头给他们讲。那男人对我的话感兴趣了,我说你们的车好一定要到老县城看看,我这车劲儿小差一点没上去。
  那男人来兴趣了,说:
  “走!看看去!今晚就住在那里!65岁以上免票不?”
  这东北吉林的老两口开的不错的SUV汽车,穿者打扮也挺时髦时尚,我老伴还一直说:“你们比我们年轻,不去老县城就后悔啦!”
  结果人家的一句“65岁以上免费不?”的问话真是让我老伴耿耿于怀了多日,原来他们比我们还大呢!
  当他们开车走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他们汽车屁股后边还有两辆山地自行车!
  呵呵!啧啧!嘘嘘!赞赞!
  【老摩驴】
  108国道的“秦岭顶”的“南天门”的“汉中关”。
  终于又上到了一个高度!秦岭顶的南天门休息区,看到一男在修摩托,女的坐在一边等待。
  我上去搭讪:“从哪儿过来的?”
  回答:“天津人,环西藏游。”
  问:“多大了?”
  答:“属鸡的,63啦!”
  我们两口异口同声地惊叹:“哎呦我的妈呀!”
  他们的摩托车出现了异响,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响声来自何处。此时又过来几辆摩托,我问:“你们是一路的?”
  回答:“不是一路的。”这几位是陕西摩友,有西安的,有铜川的,有榆林的,在网上一吆喝,就集合到一块出来兜风。其中那位榆林的30来岁的年轻人已经独自摩驴沿着国境线走过一圈了,每天行走1000公里。
  我媳妇惊奇地问那女的:“西藏跑了一圈还没嗮黑呀!”
  那几位摩驴笑了:“骑摩托的根本就嗮不黑!因为戴着头盔呢!”
  天色渐晚,我很担心他们的摩驴修不好,准备给他们留下点吃的喝的及一件棉衣。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老两口能进去西藏,能在西藏转上一圈,能从西藏下来,又能来到这秦岭顶,足以说明他们的生存能力多么强大!
  临分手我媳妇加了那女人的微信,那女人说:
  “我的微信名字叫《青春》!”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1-01-25 21:07:59
  @王振江38307
  三个故事,三个场景,引人入胜,推荐红脸( ´͈ ⌵ `͈ )σண♡
  我至今仍是《读者》忠实读者,以前叫《读者文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1-01-27 11:28:41
  @王振江38307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