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残杂忆·一张大字报的风波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7-06-29 05:48:18 点击:18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残杂忆•一张大字报的风波
  一
  父亲挨了一顿批斗,第二天就被放了回来。因为他的言论也实在算不了什么,无论怎样上纲上线,也不过是个认识问题。然而,老肖的报复行为,却更加激起了他的革命精神。造反团没人要他,他就自己组团,自称“金猴造反者”。戴着自制的袖标,天马行空似地独往独来。母亲说了他几句,不想年近五旬的他,竟然挥以老拳,把母亲的胳膊打得乌青,并且宣称他是毛主席的忠实信徒,谁要反对他的革命,谁就是他的死敌。
  十里溪流羞问渡,半杯海水虑翻船。
  何人生死无牵挂,敢向阎罗奋老拳。
  母亲躲进厨房流泪,他却坐在炕头喝酒吟诗。我和哥哥似懂非懂地听着,以为他疯了——直到很久以后,读了他的诗集我才明白,原来那诗的意思是说:庸人怯懦,谨小慎微,哪怕面临一条溪流,半杯海水,亦怀溺亡之忧。而至于我,既然已经下定了革命的决心,就该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要说一个老肖,就是到了阴曹地府,我也敢于同那阎王老儿奋拳相争哩!
  不过,作为新世界改造对象的旧文人,父亲忘记了自己头上一直戴着的“紧箍咒”。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命运同阿Q一样,无论怎样向往革命,都逃不掉被革命的厄运!
  那是六月里的一天中午,哥哥从供销社买盐回来——那时日用品经常脱销,来货时人们便纷纷跑去抢购。父亲在家百事不问,但对革命形势却极为关心。哥哥刚一进屋就问:公社有没有新贴出来的大字报?贴给谁的?说了什么?对方有什么反应?发没发生辩论?
  自从挨了一顿批斗以后,父亲接二连三地给老肖贴了好几张大字报。老肖觉得理亏,一直装聋作哑。父亲欲待乘胜追击,经过母亲和姐姐的极力劝阻,只好暂且收兵。如果哥哥会撒谎,说他什么也没看见,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可他心眼实,不敢隐瞒。在父亲不厌其烦地盘诘下,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一个令人愤怒的消息:新贴出来的大字报只有一张,就是贴给父亲的。但作者并不是老肖,而是邻村茂盛大队的几个农民。此时,父亲正坐在炕头喝酒,不等哥哥说完,勃然大怒,立刻扔下筷子吆喝一声:“小翎,给我研磨!”
  我惴惴不安地看着母亲,而母亲却使劲瞪了他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躲进厨房去了。
  二
  夏季的山野,到处充斥着焦躁的气息;路上的尘土踩在脚下,烟雾似地仆仆飞扬。父亲怒气冲天地走来,仿佛去进行一场生死存亡的决斗。那年我刚满十三,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带着我去。也许他已经觉察到了斗争形势的严峻,想让我经经风雨,见见世面吧?
  父亲的腋下夹着一卷毛边儿黄纸,那是一篇反击阶级敌人猖狂进攻的大块文章。他写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观看,笔墨潇洒,酣畅淋漓——在记忆中,我老以为他是个画家。可惜怀才不遇,生不逢时。
  父亲心急火燎地疾行,我拎着一只小桶跟在后边。毒辣的太阳一路炙烤,等到走近公社驻地的村边,我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
  父亲这人真有意思,贴大字报舍不得打浆子,却领我跑到一个大坑里去抠黄泥。他把黄泥放进小桶兑水搅匀,直到又稠又粘。这是一种自制的浆糊,他说使用起来效果极佳。那年月白面珍贵,用来“糊墙”实在可惜。
  公社东侧一面几十米长的青砖围墙,已经完全被大字报覆盖,而贴在上边的东西,除了几个老师和学生的,就是广大贫下中农们的杰作了——说起来好笑,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谁见过像今天这样,有这么多的泥腿子舞文弄墨来?想当年,大家饿了三年肚皮都没发过一声怨言,可如今一叫造反整人,立刻扔下锄头耍起了笔杆儿,你一张他一张,一时间闹得洛阳纸贵!
  中国的文房四宝,应该说是专门用来写诗作画的吧?但是到了卑鄙无知者的手里,就只能涂鬼脸,描画皮了——感谢苍頡先生创造了文字,感谢老祖宗留下了笔墨纸砚这几样好东西。否则,今天的我们必定仍然是一群茹毛饮血的野人——我这样说,并没有讽刺农民舞文弄墨的意思。李白的朋友汪伦不就是农民吗?但人家只爱写诗,绝不会拿起笔杆子去害人!
  父亲仔细读着那篇攻击他的东西,我就蹲在一旁摆弄黄泥。那大坑是座新修的水库,里边的黄泥柔软细腻,是从十几米深的地下挖出来的。小时候姐姐教过我泥塑,我心灵手巧,捏出的小人小狗栩栩如生。班里的女生看了都特喜欢,往往红着脸跟我讨要。特别是燕子淑英云霞几个,都当做宝贝似地收藏起来。
  父亲的双手攥起了拳头,两只脚也不安地挪来挪去。我抬头看了一眼,见他脸色煞白,眉头扭成了一个可怕的八字。突然,只见他一步窜到墙下,掏出毛笔扬手一挥,那张大字报上便立刻现出了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放屁,放屁,放臭屁!
  他用的是给学生批改作业的红墨水,鲜红鲜红,就像古代露布上判决死囚的御笔硃批,煞是好看!
  我依旧低头捏我的小人,心里想着羊角辫的燕子。不过现在只是个轮廓,还要晾干以后精雕细刻,叫人一看就知道是谁••••••地上出现了几只穿着农田鞋的大脚,有人来看大字报了。过了一会儿大脚渐渐增多,很快就聚拢成一面半圆的弧圈。先是一阵怯懦的嘲笑,接着又嘀嘀咕咕地议论起来:
  “咦,怎么往人家的大字报上乱写乱画?”
  “就是嘛,你有理,为啥不贴大字报反驳呀?”
  “哎,骂贫下中农放臭屁是啥意思?”
  “反动……”
  三
  我使劲地低着头,恨不能钻进地缝里。父亲违背了“摆事实,讲道理”的规则,显然是一种不光彩的行为。然而,面对贫下中农的横眉冷对,他却镇定自如,满不在乎地拿起刷子,慢悠悠地往墙上涂抹着“浆糊”,看那从容不迫的样子,就像个老练的油漆匠。粘稠的黄泥粘在墙上,烈日一晒就风干了,他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又慢悠悠地刷了一层••••••
  忽然,人群外边挤进来几个年轻人,先是七嘴八舌地吵嚷,接着就跟父亲推搡撕扯起来。我刚刚捏好的燕子,被几双大脚残酷地踩扁了。我本来还想捏个云霞的,这一下全都毁了——燕子是石大爷的女儿,坐在我的前座,上课的时候老是回头看着我笑。
  父亲,已经被他们打翻在地,拼命地嘶吼挣扎。我吓得大哭,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姐姐闻讯赶来了。一看见父亲受侮,立刻冲了上去;先是左拦右挡,接着又拳打脚踢——姐姐今天没下乡,方才正在屋里学习。
  这伙人本是普通的农民,平时在公社干部跟前毕恭毕敬。姐姐的行动把他们吓住了,一个个都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也许,他们在群殴父亲的时候,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厉害的女儿吧?
  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几乎把公社门前的马路都堵塞了。也许是因为农村没有什么文化生活吧?所以,看打架和开批斗会也就成了一项引人入胜的娱乐活动——被打的挨批的哭爹喊娘,整人的围观的却幸灾乐祸,笑逐颜开。这是一个无秩序,无是非,无人性的时代!
  经过一番激烈地搏斗,父亲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口角流血,不住地叫骂,接着又慷慨激昂地发表了演说。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真正的无产者是无所畏惧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父亲说的,是当时最时髦的语言,但是伴随着他那夸张的手势和语调儿,却显得格外滑稽。有人嘻嘻哈哈,有人鼓掌起哄。然而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他,却仍然滔滔不绝——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好笑。俞平伯先生曾经赞美陶渊明“静穆得伟大”,但不知同样作为田园诗人的一个老师,当时为什么会那样浮躁狷狂?
  姐姐觉得尴尬, 劝父亲回家,可是父亲死活不肯。姐姐有点生气,就拉着我挤出了人群。 我担心那几个家伙还会跟父亲撕打,而姐姐却轻蔑地把头一摆:“不会,那就是几个叭儿狗!” 我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几个家伙果然灰溜溜地走了。
  回到家里,父亲再三盘问姐姐是不是得罪过那几个家伙,姐姐说他们都是普通社员,她跟他们根本就不熟。可他们为什么要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勾当呢?父亲以为老肖背地搞鬼,说他要挑动群众斗群众。从此,矛盾就更激烈了。
  古人说:“一犬吠形,百犬吠音”。用来形容那些卑鄙无知的小人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作者 :lus1231 时间:2017-06-29 10:26:22
  上个泥塑呗
  • 七塵

    举报  2017-06-29 19:12:57  评论

    @lus1231 什么意思呀
  • 江城古柳

    举报  2017-06-30 06:19:20  评论

    @七塵 :呵呵,这位网友的意思大概是叫我把捏过的泥塑传上来看看。可惜那是小时候的玩意儿,现在早都忘了。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6-29 19:14:01
  晚上好,品读问候。
作者 :化外洪荒 时间:2017-07-02 12:11:01
  那是一个疯狂而人性毁灭的年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