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进飞达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4:09:32 点击:129 回复:2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四号的当天上午,我被罗老板接走之后,我租的那间房子的房租还没有到期,余下的时间还可以住半个月。我走了之后,童某某与范某某等几个仍然住在我那个出租房里。


  她们几个为期十天的平机培训班结束之后,都相继在多家工厂找到了相应的工作。我当时临走的时候丢在水盆中的那几件冬衣,她们后来也帮助我洗好晒干并叠好小心的存放起来。


  后来房子的房租到期了,因她们几个找的工厂都在不同的地方,而且厂子与厂子之间的距离也相差很远,故然房子也就没有续租了。退了房子之后,她们一时找不到我,于是便把我的衣服送到东周塘混世的家里,让他帮忙给带到匡堰去,但混世的每次去匡堰玩耍的时候,总是说自己一时记不起来而忘记带了,要我亲自过去拿回来,后来因为厂里上班时间太紧,便一直没能抽出时间过去拿,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也渐渐暖和了,我从此也就彻底忘了这件事。


  我去飞达上班的第一天,老板娘就把我安排在靠近厕所边的那间屋子里住,老乡杨某某则被安排住在我的隔壁,我们两个便从此成了邻居。老板娘见我没有烧饭的锅,于是就送了我一个五百瓦的小电饭锅,是很小的那种,只能煮够一个人吃的饭。随后我花了六十大洋买了一个单灶头的煤气灶外加一个小的煤气罐。因为当时我手上仅有的那点钱还是我取了折子上的钱。我怕钱不够用,原本想去跟混世的老婆那借一点的,等上班发了工资之后再还给她。不想到她家刚一说出口就被她给一口回绝了,“没有,一分钱也没有。”哎,我只得失望而去。


  没办法只能省着点用吧。好在老板娘从家里拿了几颗大白菜给我,我着实吃了好一阵子。每天也只是吃点米饭和一丁点盐巴罢了。从街上花十一个大洋买的一小瓶色拉油也是省了又省的吃。每次炒菜只倒一点点摸摸锅。有时晚上加班实在没时间烧的话,便去外边吃两个大洋一份的炒米粉,将就着填饱肚子,我从来不敢去路边的小饭店炒菜吃。


  我从宗汉(慈溪宗汉镇)带去的猪头皮与猪尾巴一直挂在屋子里靠近床边的一个角落里。一直没有舍得吃,主要是平时上班的时间太紧了,实在抽不出时间去煮着吃。我在车间里做机修,每天与那些老掉牙的滚齿机打交道。都是一些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产的旧滚齿机,破机器故障率非常高,当时车间有两台Y38-1,三台上海一机的Y3150,两台剃齿机,一台是Y4250,另一台是Y4232,都是南二机的。剃齿机的电路都是那种老式的交流接触器与时间继电器组成的控制电路。呵呵,机床后面的电路板四周,密密麻麻的排满了粗细不一的软皮铜芯线。有红,黄,黑,蓝,花,绿。满满的一大板电器。若是出了故障,找起来都要花上老半天的时间。


  杨某某被分在Y4250上,老板问她之前在老家有没有剃过齿,剃了几年的时间。杨某某对老板说,“我在老家的厂里干了很多年,剃了五年的齿。”老板听了很满意,当即拍板,让杨某某第二天去操作车间的那台Y4250。但当杨某某来到车间,实地查看了一下该机床之后,便一下子傻了眼。杨某某之前在老家开的那台是YWA4232,其操作按钮与Y4250也差不多,唯独刀架轴向进给刻度盘的进刀方向与Y4250完全相反,因此吓得她刚刚来到机床边的时候连该机床的操作按钮也找不到了。Y4250剃齿机的电路有点问题,一时还无法运转。


  当天下午,罗老板便叫来了三环的老电工——老杨师傅,老杨师傅是本地人,中等偏瘦的身子,年近五十,四方脸,鼻梁上架着一付老花眼镜,手里提着一个工具包过来了,然后便来到机床后边,打开电箱,拿出包里的数字式万用表,将电箱里各控制电路的接头和各个交流接触器的动,静触点逐个测量了一遍,最后将控制主轴换向的时间继电器触点更换了,随后机床便恢复正常工作了。
  过了两天之后,Y4250正式开工剃齿了。杨某某从仓库领了一把分度圆240mm的标准2模剃齿刀来剃R168曲齿。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4:11:20
  记得当年飞达厂的工作环境实在是太差劲了,车间的地上竟然连一块像样的脚踏板也没有。杨某某走到机床边,伸头一看,该机床的工作台高度正好平了她的胸口处,在向主轴上安放剃齿刀的时候,她试着用双手举了很多次,但都因剃刀太重而没能顺利的套到机床主轴上,国标分度圆直径240mm的剃齿刀,净重7.5公斤,杨某某举了几下子之后,人早就累得气喘嘘嘘了。没办法只得找到了我,叫我去帮她安装剃齿刀。尼玛的,我的个头还没有她高呢,我只得双手拿着剃刀,高高的举起来,内孔对准刀架的主轴没费多大力气,就顺利套了上去,垫好垫片,旋紧螺帽,并上锁,盖上刀架护罩。做完这些事之后,我转身去万能工具磨那,接着修磨滚刀了。


  下午上班时,杨某某特意叫我去她的机床旁边玩一下。杨笑着对我说:“哈哈,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你看你每天在车间拆床子,弄得满头满脸都是臭机油,一天到晚搞得身上糟逼嘚嘚(邋遢)的,要是让我去做的话,我肯定是吃不消。呵呵,你干脆就做我的老公吧,往后我要是遇到拿不动的东西,你可要保证随叫随到哦。哎!我庆幸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位糟逼嘚嘚的老公……”我听了她的一席话之后,我简直就能当场晕倒,故然只能灰溜溜的跑掉了。


  半个月之后厂里要剃R185曲轴平衡齿了,乃是一个右旋2模的斜齿轮,杨某某不知道该去仓库找什型号的剃齿刀,便赶忙叫上我去帮她去仓库找寻。我按照齿轮的旋向给好找了一把左旋5度2模数剃齿刀。齿轮的螺旋角是13度11分,43秒,这次刀子是她自己装上去,没有要我帮着她装,刀装好之后,她找到了加工该齿轮的芯轴,螺帽及压盖。杨某某先将齿轮夹在剃齿专用夹具上,拿着装有齿轮的夹具对着剃齿机的两个顶尖比划了一下,把两顶尖支架的位置作了相应的调整,启动机床液压,开启活动端的顶尖,使得刚好能顶得住工件并且还能顺利的取下来。工作台左右移动的行程档块也作了相应的调整。前面的操作步骤,她做起来似乎是轻车熟路,很快就完工了,但不想在下刀时,她低头下意识朝着剃齿刀上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杨某某便很是纳闷道,“嘿!怎么这个剃齿刀的牙齿与齿轮的齿槽咋就对不上啊!哎!活见鬼了……”眼见着凭她自己的那点技术是永远搞不定了,于是又再一次找到了我,叫我前去帮她看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一看,便一下子乐了,因为之前用的都是清一色的螺旋角15度右旋标准剃刀,并且剃的都是直齿轮,模数不相同时只要更换一下剃刀即可,从来都没有扳过刀架的角度(剃刀与被加工工件的轴交角)。此次杨某某被一下子搞蒙啦!我走上前去,立马帮助她扳了刀架的角度。农机上使用的齿轮,精度为十,十一级的,精度要求很低,加一道剃齿加工工序也只起到齿面修光的作用,增加齿面的光洁度而已,剃齿也就要求剃光就行了,不用检查什么齿形和齿向。老板也不知道齿形和齿向到底是些什么。


  记得当年车间里,最权威的检具便是一台齿轮径向跳动检查仪,一块百分表,一块千分表(是用来打滚齿机芯棒),一把公法线千分尺。当时那边有好几家齿轮厂都是做这种齿轮的。凡是只要做出来的东西看起来长得像齿轮就行了。我帮助杨某某调好了剃齿机之后,又回到了我该去的岗位上继续修磨滚刀。事后想想,我不禁哑然失笑。五年的剃齿操作工啊!没想到竟然还是此等水平。哎!牛逼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


  齿轮的材料是45#钢,多数都是没调质的,其硬度在HB180左右。滚齿机的走刀速度开得特别快,机床的故障率逐渐升高。老板每天早上都要去车间转一圈,看看有没有停下来的滚齿机。如有的话,我必须得加班加点的维修和恢复,老板要求我,夜已继日的给修好,恢复生产,否则迎来的又是老板的一通臭骂。滚齿机坏了修滚齿机,别的床子坏了,我也要去修。


  车间当时有着大大小的近四十台的机床,并且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从二手机床市场淘回来的老旧机床。我每天除了修机床,还得修磨滚齿车间三个班用的滚刀。我在万能工具磨床上修磨滚刀,滚刀则穿在芯轴上,芯轴的头上套的是一块分度板,分度板的槽数与跟修磨滚刀的槽数相一致。一天下来最少也要修磨五十多把的滚刀。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4:12:28
  我每天的上班的时间都在十一个小时以上。混世的每次过来都假猩猩的埋怨我,骂我不该去揽活。背地里,车间一些干活的家伙与他家有一定亲戚关系的老乡却私下警告我道,“你在这里一定要好好的干,卖力的干,要保证随叫随到,哪怕是深更半夜。你的命运就掌据在我们的手里,你平时表现好点,到时我们在老板面前多多给你美言几句,你的工资就会开得高一点。你倘若平时表现不好,那你就拿不到高工资,不信的话,咱们就走着瞧。”我站在一旁呆如木鸡,任凭他们训斥。


  同年的五月中旬,老乡张某元,白天上班开滚齿机,晚上下班时连续打了两个通宵的麻将,第三天明之后仍去厂里上白班,不想在午饭后一个小时,事故便发生了。当时车间的Y3150滚齿机加工齿轮的走刀方向都是逆铣(刀架从上往下走的加工方式)。工人习惯性的先退出工作台,拆下工件,挂上快速走刀,按主轴启动按钮,刀架就快速移动到工件最上方的初始位置。然后再将手柄打到自动进给档,并迅速按下主轴停止按钮。老板为了实现每次每串能多加工几片齿轮,令人将滚齿机刀架大拖板上,限位保护行程档块统统折掉,并丢弃,使机床一点保护功能都没有。


  车间的五台滚齿机呈一字形排列,此时工人张某元在中间的那台Y3150上操作,滚的是R175主动齿,2.5模,14齿的短齿。一串加工四只,每只厚13mm,内孔14mm,一串滚好之后,他就按上述方式操作,不想在升刀架的过程中,人因为太困而下意识的打了一个盹,上眼皮与下眼皮瞬间闭合了一下,刀架便一下子跑过了头,大拖板霎时顶到盖子上,随着主电机的高速旋转,机床的顶盖被刀架大拖板高高的顶起一条很大的缝隙,顶上的飞轮盘也被顶得偏向一边了。当时的滚齿带班师傅是李某,四川人。他看到此情景也被吓傻了。立马从后边快速跑过来,拉掉墙上的空气开关,机床主电机断电而停转了。李某站在机床旁边左瞧瞧右看看,找来摇手套在刀架轴向进给方头上使出吃奶的力,也没能摇得动半点,便站在机床旁边直发愣。过了好一会,人才缓过神来,便叫我过去看一下。我看一下,也只能拆光光了,老式的Y3150机床的主轴变速交换齿轮的从动轴里面的台阶大于套在其上面齿轮内孔,故齿轮箱必须要先拿下来,否则是不能拆下大立柱的。我把机床支解之后,拆出花键轴,发现上端位于飞轮盘的那一段已被顶弯了。抽出刀架轴向进给丝杆,发现丝杆也顶弯了,放在地上呈“元宝形”。下边20齿的铜蜗轮也打得没得牙齿了。大立柱下方的丝杆支架也四分五裂了,机床大立柱本体上用来固定丝杆支架的三个M12的内螺纹孔也被顶爆开了两个。我把机床上所有的损坏件都一一拆下来,并清洗干净,整齐的摆放好。老板走过来,看了看摆在一边的损坏件,当即便来气了。他把张某元叫到车间外面,质问道:“你是怎么操作的,尽然打坏了这么多东西,我这台床子至少也得停产三天以上的时间,加上购买这些损坏的零件,还得损失好几千个大洋。我老板要从你的当月工资中扣掉三百大洋,让你长长记性……”张被老板骂得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张某元又回到车间继续干活了。


  晚上下班之后,他的老婆宋某琼开始在车间破口大骂起来:“他娘的,好狗还要护三村呢,你妈P的,你不能对老板说这台机器是你机修工自己不小心打坏的嘛。你这个当机修的就得主动掏腰包帮我买了这几个损坏零件,你凭什么说是我老公打坏,要扣我老公的工资,你机修工每月拿的是固定工资,你被老板骂两句是没关系的。我老公拿的是记件工资,那是不能被扣工资的……”第二天张某元去车间见到我就说道:“我看这个月内谁还敢来扣老子这三百大洋,老子下月工资要是被扣掉的话,老子定会搞掉她全家老小”。我被张某元骂得狗血喷头,站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回。呵呵,这个张某也是混世的一个远房亲戚。我不敢得罪他,半个月之后,混世的来厂里玩,叫我掏钱买烟给他抽,还得去菜市买好四个小菜放在杨某某的家里,他在杨某某家喝酒,在没有喝酒之前,我把这个事情向混世的和盘托出,,想请他帮我从中调解一下,但他只是嘿嘿一笑,一句话也没有作表态,只顾着喝酒吃菜,一直到醉得走路划十字,也没有表过态。后来老板年终算工资时也没有再提起扣钱之事,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4:13:42
  我挂在屋子里的猪头皮与猪尾巴也一直未能吃得上,到了夏天之后,那屋后面的厕所臭得要命,工人每次大便之后都得提水去冲。粪池与院子是相通的,不管怎么冲,都是奇臭无比,厕所里的绿头苍蝇嗡嗡的,成群结队的往我的屋子里飞,门根本不能打开,即便门是关着的,苍蝇还会从窗户上的玻璃缝钻进去。桌子上,床上,碗里,锅里,到处都能看见它的身影。


  挂在墙上的那点猪头皮与猪尾巴也不例外了,此时那点咸肉早就发黄了,上面还长了一层绿霉,外面爬满了绿头苍蝇。此时我还舍不得扔,心想着等哪天有空的时候,放在自来水下面多清洗几次,煮熟了还是可以吃的,必竟这还是好东西,可吃不可遭啊,于是我拿下来看了又看,始终不舍得扔掉,故又放回了原地。


  后来那个与杨某某在同一台剃齿机上干活的工人——赵人青,到屋子找我帮他修床子时看到了墙上挂的肉,只是笑了一下。我下车间帮他修好床子之后,他又笑着对我说:“你那屋子里还有猪尾巴呀!哈哈!你咋不吃啊?”我笑了一下,没有吱声,便走开了。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我还是没有时间去吃它。猪尾巴仍然原封不动的挂在那里,但上面已经有很多小的蛆虫在爬。这下真的是要扔了。无奈的我,随手抓起来,一把扔到院墙的外边。哎!当年三家合伙买的猪头肉我还没有能尝到一口呢,就这么白白的扔掉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原本在老家厂上班的时候,我是最喜欢吃猪头的,每逢过年时,我都要想尽一切办法,省下一点工资去街上买一个猪头回来,扒皮腌了晒干或煮或蒸着吃。那个味道特别香,让人流连忘返。不想过了两年之后去外边打工,再次欲吃猪头肉时,却是以扔掉而收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4:49:12
  当年我们家的那个老不死的公公为了阻止我打工,尽然想出了一个更加恶毒的办法,花钱托他一个要好的,在学校当老师的酒肉朋友去慈溪借着看望自己在慈溪打工的老婆杨某某为名来查寻我的行踪,在我的隔壁屋子住了下来,我当时只想着他是学校的老师,学生放暑假了,他过来玩几天,顺便帮助老婆洗洗衣服,做做饭的。不过平日里他的老婆在我面前老是话里话外的谈起那个老不死的一些事情,说起过当年自打我离开他家之后,我那个婆婆见人就哭,男人只要一见到从慈溪返回老家的人,就会当面向别人下跪,装出一幅可怜兮兮样子,很是让人同情……我听得很是杠耳朵,但我表面上还得装得很镇定,不想让外人知道,而总是选择一笑了之。心想这或许是人家的几句无心之语吧,所以我也一直没把它当回事。


  可转念一想人家老公大老远的从老家赶过来陪老婆玩几天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存在什么好怀疑的,故而压根就没有往坏处去想。但心里却一直惴惴不安,没想到第二天中午,杨某某家里接听的一通电话却把我从睡梦中彻底惊醒,我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下意识的从床上坐起来,隔壁房间里的通话仍在继续,是手机在通话,开的是免提,通话声音很大,电话的另一头传来的是一个男人发出的声音问道:“我家的那个人在不在你那里?”这边的人说:”在“,电话另一头接着又说道,”你给我想个办法把她给整回家,到时有情后感,记住这个事一定要给我做得天衣无缝,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我一直以为我是在做梦,但侧耳仔细听,确信是人在打电话,所说之话句句听得真真切切。抬头向上看去,两间屋子之间的山墙上面没有完全被封起,房梁上面是空出的。隔壁房间杨某某说话,我这边听得清清楚楚。那天那个从老家赶过来看望老婆杨某某的范某人,压根都不会料想到中午我会在自己的屋子里关起门来睡大觉。他自己与老不死之间肆无忌惮的通话内容被我一一听到。


  我想他当时或许可能也发觉了我的存在,也就是从那天之后,他只要一看到我就想办法找我的麻烦,找借口跟我吵架。


  半个月之后的一天,在一次争吵的过程中范某人尽然动起了刀子,他从自家屋子里的案板上抄起一把菜刀跟我后面就追,扬言要一刀砍死我。


  第二天上午,他又无故跑到老板娘那边说我不帮他老婆修剃齿机,害得他老婆晚上没班上。当着老板面说我这个机修工技术不行,不够行业资格,提出要回家帮老板重新找一个技术高明的机修工。可他说了老半天,老板似乎也没怎么答理他,只是机械的嗯了一声,然后便转身走到办公室的外边,一头钻进自家的小车里,并发动车子去了市区办事了。他自讨没趣,只好扭头走开了,但心有不甘。


  在此后的日子里,每天他老婆杨某某依然是去车间照常上班,他则是坐在院子里与我们的那些同事家的老婆专门说我的不是,他叫厂里的同事一个一个都不要答理我,不要跟我这个陌生人说话。


  下班或是厂里停电的时候,我没有地方玩,只能独自一人跑到浒山玩,去图书馆或慈溪书城看书。他看准了我每次都出去玩的机会,于是他就开始实施了他的下一步方案:每天早上有事没事的骑着厂同事的单车出去游玩,或是帮他老婆买菜或是出去吃早点。刚开始的时候他骑出去玩一会,还会骑回来,很自觉的放回车棚里。后来骑出去干脆就不骑回来了。直接就从路边找了一个修车的摊位,以十五元的价格把同事的车给卖了换酒喝。


  起初是院东头李华老婆的单车不见了,他家人左找右找还是找不到。李华原以为是厂里的同事下班骑错车子,过不了天就会原封不定的送回来,但却不曾想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李华两口子很是懊恼,这花了两百六十大洋买回的新单车,只是骑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的弄丢了,实在是亏心。


  后来,住在同一个院子的徐其国与徐其宏两兄弟的单车也相继丢了,他们找遍了厂子里的角角落落,均是一无所获。只好去二手市场各自重新买了一辆单车。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4:51:18
  又过了十多天之后,滚齿车间工人沈三根的单车又没名其妙的丢了,他们当时正在做早班。在厂外边租房住,晚上十一点过来车间接班时,单车正好是放在车棚里的,第二天早上八点过,早班的滚齿工下班了,他去车棚取单车,发现自己的单车不见了,找了很久也没找到。最后一次轮到老姜(胡意姜)上早班的时间了,他住在宋家槽,也是头天晚上的相同时间到厂里接班,车子放在车棚里,次日早上八点过下班,他去车棚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单车。他的那辆单车是白色,放在车棚里比较显眼,车身的某些细节特征与别个差异很大,故然别人不管骑到哪里,他都能一眼认得出来。


  前前后后一共有五输单车都是在厂里丢掉了。厂里有门卫,不管白天黑夜都有门卫在守门。“放在车棚里的单车怎么老是会丢掉!”老姜很窝火,气乎乎的步走回家了,到了自己的出租房里倒头便睡,一直睡到当天下午三点过才醒来,于是就叫上沈三根一同去了八字桥的二手单车市场,打算再买一辆,在挨个修车摊位上的寻找过程中,尽然发现了自己头天晚上在厂车棚里丢失的那辆单车。他立马询问该修车摊的老板,老板说是当天早上六七点钟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操外地口音,个子比较高,长脸,头发向后梳着的中年男人推过来卖给他的,老姜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连忙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叫来了徐其宏,徐其国及其姐夫王新荣。


  于是他们几人立马租了一辆电瓶三轮车骑了过去。找到了那个修车摊的老板,叫他跟着他们几个一道去厂里指认嫌疑人,刚开始那个老板很不配合,害怕外地人会报复他。后来经过王新荣的再三劝说之后下,方才勉强同意跟着王等一行人去厂里指认偷车嫌疑人。于是那个修车摊的老板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厂里的老王则坐在他的车后坐上径直来到了厂里,刚走进院子里,一眼就看到了范某一家子正在吃晚饭。


  只见那个修车铺老板用手一指,“就是他“。随后站在门外的众人不由分说的一起挤进了杨某某家的屋子里,质问她的老公范某某为什么要偷单车,他二话不说,当即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便砸向了胡意姜,胡等一行人被范的行为彻底激怒了,不由分说的冲上去与范某人扭打在一起,几个回合战下来,范某某被打得鼻青脸肿。很快范某某的儿子也加入打群架的行列中来。


  老乡张某元与杨某伍眼看着范氏父子两人,被姜等一行人打得实在是可怜,于是便走上来拉左架,不想却被愤怒的四川老乡两棍子打翻在地。当时正处下班时间,经过厂门口的那些外厂四川老乡也都纷纷的走进院子里观看,渐渐的院子里的人是越聚越多,差不多有近两百人。


  现场的场面很快就失控,一下子闹得不可收拾。在打斗的过程中不知是谁报了警,当地派出所很快就出警了,警车开到厂里把范某某的一家人都带上了警车,晚上也没有回来,范某某和杨某某及儿子,一家三口在派出所呆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才被放回来,一进厂大门,范某某与范某某的儿子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大门紧闭,他那个老婆杨某某则跑到车间逢人便说我这个人不够意气,当晚厂里同事暴打他老公的时候,我没有帮他在同事面前作伪证……引得我那些不明真相的老乡们都纷纷指责我的不是。杨某某对厂同事解释道:“厂里的单车不是她老公有意偷着卖的,都是那个机修工让他这么干的,是那个机修工手头缺钱用而央求他老公帮着干的。”


  我晕死,真的没想到那个老不死的竟如此的神通广大,找了一个当老师的朋友住在厂里,专偷厂里同事的单车来陷害我,让我在那个厂里永远抬不起头来,以达到把我整回老家的目的,可是他还是没有得成,因为我本来就不会骑单车,厂里的同事也知道我不会骑单车,丢单车的同事是不可能会想到我的。最后那个家伙只得落荒而逃。


  他走了之后,同事们骂他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当教师的应为人师表,不想尽然能做出这样的下流事,实在是为世人所不耻,临走时,他老婆杨某某还被老板扣了六百大洋的工资。


  哎!这帮人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他为了他那个所畏的酒桌上的朋友而两肋插刀,为了当年我们家的那个混蛋男人而变着法子加害于我,妄图让我死了打工的那条心,乖乖的回老家跟着他死守着那旱涝不保收的一亩三分薄地!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06:37:43
  未完待叙!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25 18:11:26
  @GEARYSM
  这样的一家子还是远离的好。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5 19:21:32
  是啊,我之后便选择远离了。
作者 :野草莓的春天 时间:2016-04-25 19:53:12
  嗯嗯,愿楼主后来幸福^_^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25 21:00:35
  @GEARYSM
  继续问候好友,期待后面的故事^_^
  • GEARYSM

    举报  2016-04-25 21:43:25  评论

    @七塵 我现在上传的是《柿子树下的友谊》,而本篇的故事,还有一部分在另外的一块电脑存盘上,等明天晚上挂机拷出来,再接着发表上来。
  • GEARYSM

    举报  2016-04-28 00:39:52  评论

    @七塵 后边的故事,我已经上传了,还有一部分没有上传,我下次找时间整理出来,再发表上来。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祖夷 时间:2016-04-27 15:27:04
  这样的家庭,离开了,是解脱
  • GEARYSM

    举报  2016-04-27 15:32:17  评论

    @祖夷 是啊,但是当初我却遭到我家人的一致反对与谩骂,最终导致后来外出一边找工作一边要饭,中途家人从不伸出援手,反而还要将我往火坑里推,用他们当年的话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我很无助,在外边我还得遭受来自老乡的冷眼。这就是农村的封建世俗观念,当年险些把我害死。
  • 祖夷

    举报  2016-04-27 15:42:51  评论

    @GEARYSM 好在社会是进步的,现在比以前好太多了,对么,所以,珍惜当下,幸福生活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00:07:51
  二零零四年的农历正月初八刚过,那个男人在混世的带领下顺利的找到了慈溪飞达齿轮厂,进厂之后,老板娘看在我的面子上很快就给他安排在拉床上干活了,专门拉削齿轮的销子槽,前三个月为学徒期,每个月的工资为八百块,等三个月之后,便是多劳多得了。可不曾想到,这个家伙脑子生得太笨了,在学习使用游标卡尺的时候,竟然花掉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但还是不怎么会量尺寸,学习机加工技术,则是异常的困难。


  正月二十的那天,厂里正在赶制一批R185曲轴平衡齿轮,约三百件,发往福州金飞鱼柴油机厂。记得当时老板曾经跟金飞鱼厂家说好,做好的成品齿轮迅速打包,并于正月二十二下午五点的时候,从宁波机场进行空运发货。


  于是当天晚上,我连夜修好了那台齿轮箱里脱了档的Y38-1,等到深夜子时,从那台滚齿机上加工出来的R185曲轴平衡齿轮已经安排剃齿工人连夜给剃完了齿,只等着第二天早上拉键槽了,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来,第二天早上七点刚过,厂里的工人都在车间里开动机器干活了,惟有他还躺在床上一直不肯起床,我去车间上班之前还特意叫了他两声,他竟然对我说道,“这大清早的,外边实在是太太冷了。”故伸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又钻进被子里沉沉的睡去。


  可当我去车间转了一圈,再次回到宿舍的时候,看见他还是没有想起床的意思,于是我便叫来车间的拉床操作工人王耀荣(当时教他做拉床的师傅)去请他上班,不想他却把宿舍的门从里面反锁起来,说什么也不愿意起床上班。老板去车间一看,那摆放在拉床旁边的R185曲轴平衡齿轮,一时没有人去拉键槽,便把我叫到车间大门边狠狠的骂了我一顿,我只得低着头,一声不响任由老板责骂,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站在老板的面前,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可在责骂的过程中老板的手机突然响了,于是老板拿起电话便直接去了外边。不大一会儿功夫,老板便一头钻进小车里,发动车子去了慈溪市区……

  老板当时责骂我的时候,那可是当着车间众多工人的面大声责骂我影响了工厂的生产安排,导致他工厂不能急时发货。如果因此而造成损失的,则一律要求我照价赔偿,并且还要扣除我当年的的有工资。

  我当即便被气得半死,顿时感觉到面子竟然被他给丢尽了,那股无名之火,便一下子涌上了脑门,于是在等老板走远了之后,一气之下的我,便从车间拿了一条废旧的C620车床丝杆,一直追到屋子里,扬言要打死他,不想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仍就反锁屋门不让我进去。此时正在院子外洗衣服的老板娘仿佛也看出了其中的异常,便立马跑过来,一把拦腰抱住了我,叫我冷静一下,千万不要太冲动,车间的工人也迅速跑过来,一把夺下了我手中的那根铁棍,随后我便被几名工人拉到了车间里,老板娘叫上另外几名工人拦在车间的大门口,不让我出来。男人就趁着这个机会从厂里逃跑了。并且还拿走了我前一天买菜时,余下的那八十五个大洋。然后就独一个人跑回老家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00:11:37
  我回想起年后他来飞达呆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中途他不想干活,还要尽吃好的,差一点的米饭就立马倒掉,他说电饭锅煮的为饭,靠近锅底的米饭,颜色有点发黄的,他说这个不能吃,里面的过氧化物含量过多,人吃多了很容易致癌。因此每次吃完了上顿,便把电饭锅内剩余的米饭全部倒掉,从来不吃一口剩饭。有一次,他在厂公用洗手池边正在倒米饭的时候,不想被我的一个姓宋的女老乡看见了,老乡连忙对他说,“哎哟,这么好的白米饭,可吃不可糟蹋呀,你可要好好想一下,你现在一天的工资到底能够赚到多少钱哈,如果大家伙都像你这样过生活的话,那么每个月即便能够拿到三千块的时候,那也是不够你这样去花销的哈。


  当年差一点的菜他更不吃,记得当年我在飞达齿轮厂上班时,月工资才一千二,加上房租,水电,卫生费等一并扣除之后,也就所剩无几了。加之当年厂里的工资为一年一结的,中途每个月老板娘最多只给借五百元的生活费,因此每次去菜市场买菜时,我都是捡稍微便宜一点的蔬菜吃,荤菜也只是每个星期吃上两三次而已。自从他来了之后,便每天都吵着要买荤菜吃,而且还餐餐少不了猪肉,从菜市场上买回的蔬菜,他则一口也不愿意吃。他说蔬菜不好吃,没营养。


  其实他来厂里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把我直接闹回老家,然后跟着他一起耕种那个旱涝不保收的一亩三分薄地,可结果还是没有成功。后来我听母亲说,那个男人回来之后,他家那个老家伙口里一个劲的念叨着,“这次我儿子去慈溪套狗不成,反到弄丢了皮条。”我他妈的气死。


  二零零六年的开春的时候,我们两个正式分开了,后来我又回到了慈溪。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00:16:14
  现如今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的时间,但我每每想到这件事情时,便感到特别的揪心。当年你混世的不就是走了一个“狗屎运”么,呵呵,你不就是在慈溪三二九国道旁边,捡到一台从货车上掉下来,新的没开箱的联想电脑主机嘛。你他妈的当时还不会使用,无奈,只好将捡来电脑主机以最便宜的价格,转手卖给附近一所电脑学校的老师。后来是那所电脑学校的老师免费教会你打五笔,并且还手把手的教会了你上网和CAD制图,你这家伙在我们面前,还有什么资格好拽的。我真的想不通,这种人分明是狗头上顶不得四两茶啊。


  当时在老家的人,从来没有跟混世打过交道的。第一次见到混世的都说他为人够义气,够朋友,够哥们。我真的没想到这家伙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其他同事们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妻管严,都说他怕老婆怕得要命,每个月的工资都得全数上交国库。尼玛的,没烟抽,没酒喝,犒极了,便跑到飞达,找那些他曾经帮过忙的老乡们铲吃票喝。倘若是自己没零花钱用了,则是变着法子找我们借,五十不嫌少,一百不嫌多,并且还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可是等到他厂里发工资的时候,他的老婆却已早早的等在厂里。他老婆对外人说他老公压根就没有借过我们的钱,更不可能会还我们钱,并且还说我们这些人都在诬陷她的老公。


  我他妈的晕死,我们那竟然还有此等,吃生米,剥生稻的王八羔子。


  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虽然是同一个地方走出来的老乡,但是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显得让人简直无法琢磨。同伙之间相互挖墙脚也是常有的事,同伴之间最看不起的,便是我们这些搞技术的人。他们始终认为技术本来就是大家共有的东西,你个人就是不能据为己有。他们总是认为有技术就得无私的奉献出来,免费教会他们,主动让他们来接替我的位子,只有这样的同志才算是好同志。他们可以回家无条件的把他们家那些原本在老家种地的,七大姨和八大舅们,都统统叫过来跟着我的后面学技术。这些人本来都是在老家种地的农民,有的还黑字不识一个。等着他们这帮人跟着我后面做过一阵子之后,终于学会了一点点简单的机床操作技术。于是混世的认为时机已成熟,便带着他们跑到别的地方另找新的工作,并且在与别的老板准备面试之前,那个混世的则提前在老板面前,把他带过去的人员,刻意包装成一个做了很多年机加工的老师傅,试图在外行的老板面前蒙混过关。


  我当年就曾经亲历过一起类似的事情,我清楚的记得,当年那个混世的过完大年之后,便从老家把他的一个高中同学赵某带过来,硬是塞进了飞达,说是跟我后面学习齿轮加工技术。据混世的说这个人还是八七届全椒中学的高才生呢,可就是每次高考都是发挥不正常,因此每次高考都是名落孙山,后边也连续考了好几年,但都没有考得上,无奈只好回家种地。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00:17:19
  赵某来到慈溪之后,那个混世的对他说齿轮加工的技术很好学,最多只需要学习半年时间便可以在车间当个滚齿小班长了,混世的一席话说得赵某心里美滋滋的,“心想着这齿轮加工工艺和技术学得不费吹灰之力,只需自己花上些许的时间,转身便可去别的工厂赚取更高的工资了,哈哈,这钞票来得也太容易了。”可是当他来到车间,跟着别的滚齿工后面试做了一阵子之后,也并没有发现此人有什么过人之处。相反的,却老是发现他在机台边干活时,老是会丢三落四的,而且上下料的速度也跟不上别的滚齿工,别人每个班每台机床能做六十只R175凸轮时,而他却只能做五十只。因此时常引得当班的滚齿班长向老板娘频频告状。即便是这个鸟样,但他还不忘在我面前不时的吹上个几句。话说自己当年是班上的数学高才生,班上同学们的好多数学难题搞不定,都是他帮着一手去搞定的。他说依他现有的数学功底,机床挂差动轮计算,齿轮参数计算中的那些公式则是根本难不倒他的。


  随后他便每天跟着我的后边死缠烂打,非要叫我教会他几样齿轮加工技术上的绝招。于是我就试探性的让他计算在压力角为20度时,齿轮加工机床调整用公法线的数值与滚刀实际切齿深度的比值,并要求他推导出压力角为20度时的渐开线函数值,于是他当晚下班回去,便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赵某每天晚上都在纸上拼命的摆弄着数学方程式,一连好几天的时间都在纸上写啊画啊,可接连搞了七八个晚上,也没有能计算出个所以然来。那个混的一看他实在是算不出来了,于是便帮着他一起想办法去推导,但是两人想破了脑袋也没有能算得出来。哈哈,可见他们当年的数学功底是那么的烂,那么的差劲。


  接下来我又要求他,将车间滚齿夹具上的圆螺帽,试着在砂轮机上磨成六等分的,(外六方螺帽)可这家伙连初中几何课本上曾经学过的,圆内接正六边形的特性也不知道,最后竟然对我直接说道,“这个六方螺帽我不会分呐!”因为当年飞达没有铣床,故然车间齿轮加工夹具上的所有螺帽都是我在砂轮机上,采用游标卡尺将螺帽的外周圆近似分为六等份,然后靠在砂轮上一方,一方的打磨出来的,尽管这样加工出来的六方螺帽,虽然存在些许等分性不好的地方,但其每方位相差最大不超过2mm,对于车间工人习惯使用活动扳手紧螺帽的来说,也足够要求了。总比我刚到飞达的时候,那里的工人使用扁方形螺帽(只是打磨了对称的两个面),要强很多。最后我说了赵某,“你到别人家的小工厂上班时,别个老板要求你去打磨一个正六边形螺帽时,不想你连正六方形螺帽的分割方法都学不会,你说,你还能跟我谈什么绝招啊!”,赵某听了,一下子便低头不语了。


  几天之后,那个混世下午下班之后,又一次的来到飞达厂,硬说是我有意出难题来刻意难为他们。他怪笑着对我说,“我本意是想让你教他齿轮加工技术,顺便给他讲解一点数学理论计算什么的,没想到你却一下子把他给送上了天,我看你这人做事也太缺德了吧”。说完这些话之后,混世的便一脸苦笑的离开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00:18:27
  前一阵子那个混世的总是对我说,“技术这个东西没那么神秘,完全可以干中学(边做边学)。可以今天是农民,还在地里干着农活。明天走上田埂,洗净脚后跟上沾着的黄泥巴,便可直接走进工厂上班。在机台上经过一天时间的摸索,后天便很快成为一个高级的机加工砖家。你看你,一直呆在工厂里做了那么多年的技术,如今又能管个屁用,你拿的工资,照样还没有咱们这些土砖家拿得高呢。呵呵,你还不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所掌握的技术统统拿出来,如数教给他们,好让他们能很快的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争取能拿到高一点的工资,好让他们的家庭能尽快脱贫至富,这也算是你为家乡父老应做的一份贡献吧。“


  尼玛的,他的这些话说得我欲哭无泪。说白了,他当年之所以会在老板面前良心发现,特意叫老板开车原路返回到我的出租屋门前,破例叫我上了老板的车,其实他心里早就盘算好的,当我去了飞达之后,他老婆的两个弟弟,他的老表,他的侄子,他的弟弟都纷纷从老家赶过来,均被他一手保送到飞达厂进行技术深造。因此我便成了他们的免费技术指导老师,平时对他们稍有不从的,他们便回去告我的状或是直接向老板娘告我的状,于是第二天的中午,那个混世的定会准时赶到厂里,把我从宿舍里叫出来,对着我就是一顿狠批呀!


  我是他们二十四小时的机修工,床子坏了一定要随叫随到,中途不得有半点的拖延。用他们的话说,“你就是我们的廉价赚钱工具。”,他们可以在老板面前决定我的命运。因此我就得好好的为他们卖命。


  这就是我当年在慈溪飞达齿轮厂的真实写照,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我下回分解。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08:55:00
  那年头,外边打工时,一些不法的老板,经常无故克扣工人的工资,什么这样或那样的保险都没有,呵呵当年的ZF可是不管这些事情的。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4-28 12:50:14
  君子量不极,胸吞百川流。共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