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养蝈蝈记事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09-30 08:47:01 点击:23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找到一只好蝈蝈绝对是一件幸运的事,但如果这只蝈蝈你没养好,那绝对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玩蝈蝈时间不短了,有令人激动的事,当然也少不了让人沮丧遗憾的事。好吧,我就把我的一些遗憾事向大家抖落抖落吧。
  故事一
  这是一只夏蝈蝈,几年前我到市场准备选蝈蝈,离卖蝈蝈还有三五十米的时候,就听见一堆蝈蝈里有一个好叫。走到跟前,发现一个老头正在找这只蝈蝈。老头说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大家知道从串成串,堆成堆的小笼子里找一只蝈蝈并非易事。这只蝈蝈的叫声确实与众不同,你围着这堆笼子左右转、上下看,在哪里都觉得它就在你的眼前,可就是找不到。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搜索,终于在最下层的里面找到它了,我指给那个老头看,老头说这个个不大,不会是这只。我把这只蝈蝈拿了出来,这时蝈蝈叫了起来,那老头立刻怔住了,说了一句:这半天白费劲了。说完摇着满是白发的头就走开了。其实他要说一声让给我吧,我还真可能让给他的,呵呵。
  这只蝈蝈叫声粗厚,节奏慢,声音不是很高,但几百只蝈蝈的叫声就是压不住它,只要它一叫,你立刻就能听到它的存在。从这只蝈蝈身上我学到一点,如果只想要好蝈蝈,那你就在三十米以外听,能听到好音就上前找,听不到你就走人,没什么好遗憾的。如果你硬要挑,也总挑到相对好一点的,但回去和好蝈蝈一比,它还是一个垃圾。所以说,你有一堆垃圾蝈蝈,也总有一个好点的,你有一堆好蝈蝈,也只有一个最好的。呵呵。
  该说说让人遗憾的事了。这只蝈蝈回到家叫的非常好,但就是不吃东西,叫了三天以后就不怎么叫了,遗憾的是,因为上班我一开始没太当回事,等意识到问题大了的时候已经晚了。当时连续几天下雨,也没有出去给它抓个蛐蛐什么的开口,情急之下喂了它一点水果,随后就拉稀,三天以后架崩。一只好蝈蝈就这么毁了。
  当然现在我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深刻教训的好处就是永远忘不了那种失去的痛。
  故事二
  这也是一只夏蝈。
  一日无事来到虫市,远远地就看见一群人围着卖蝈蝈的摊子,呵呵,果然有一个好叫声。挤进去后发现,这些人都在寻找这个叫声,有一个老兄竟然已经摘下来七个蝈蝈了,可还是没找到。时间不长,我就看到了那个蝈蝈,就在那老兄的眼前,笼子被上面的笼子压住多半个,他就是看不到这个蝈蝈。而我正在侧面,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正看到它起膀,声音停止的时候它的膀也落了,耐下心来再听再看,没错,就是它了。一把把这个笼子揪了下来,在旁边等着,起叫,OK了。那哥们看的眼睛都直了,“KAO,我找了一上午没找着,你一来就找着了。”呵呵,我只能说“它就该跟我回家,肯你没缘分啊。”。
  拿着蝈蝈在市场溜了一圈,玩蝈蝈的没有不羡慕的,在夏蝈蝈里挑一只好叫不易啊。现在易县的老乡也学精了,知道把好蝈蝈挑出来卖高价了,就算有没挑出来的,市场上也是狼多肉少,一个个眼光贼精贼精的,想遇到一个好蝈蝈也要看运气呢。
  说说这个蝈蝈的遗憾吧,这蝈蝈我只养了不到两周,有一次带孩子玩的时候从菜地抓到一只十多公分长的大蚱蜢,带回家去后玩够了就把蚱蜢胸部有肉的那部分喂了蝈蝈,结果一天以后它架崩了。估计是蚱蜢身上药物残留的多了。
  这蝈蝈买的时候已经不太年轻了,可膀很长而且翅非常软,就像柔软的皮革,大家都知道随着蝈蝈年龄的增大,翅膀会越来越脆硬,最可贵的是它的镜片又圆又大,我认为这是它出好叫的根本。
  它的死,就是因为吃了农药残留的食物,以前我在别人的贴子里说过,现代农业是蝈蝈衰落的根本原因。以前,比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前,北方农村的地里野生蝈蝈非常多,后来随着农药的大量使用,农业区的蝈蝈基本上已经绝迹了。蝈蝈这可爱的小生命耐药性是极差的,一点点农药对它们来说就是来顶之灾。
  所以,我要向大家说,大家在养夏蝈蝈的时候,想喂点荤食时,要从没有农药的地方抓虫,或者喂面包虫也相对安全些。
  故事三
  再谈一只夏蝈蝈。
  一次在市场上挑蝈蝈,有一哥们忽然说“这个真TMD大。”,原来他没听见听叫儿硬是翻出来一个。后来,在打开小笼准备入大竹笼的时候,发现有问题了,这只蝈蝈已经快架崩了,爬在那已经不能动了。太可惜了,这蝈蝈有二号正的个头,大头大脸,膀子又宽又长,颜色是纯正的绿山青,那绿色真的是非常漂亮。每个夏天阅蝈蝈何止数千,可还是要说这蝈蝈是我玩蝈蝈以来见到的最漂亮的山青蝈蝈了。
  我对哥们说“这样吧,这蝈蝈已经差不多了,我用我这只蝈蝈换了它吧,好好伺候一下,看还有没有希望。”,那哥们看这蝈蝈确实已经没什么希望就同意了。
  回到家就发现,它已经确实水米不进了,情急之下,我只好祭出我最后的法宝:掐脖大法。把几条面包体内的汁液挤到玻璃板上,手掐住蝈蝈的脖子,丫以为受到攻击,搏尽最后一点力气张嘴就咬,呵呵,类似有的朋友们所说的,把吃大褪的力量都用出来了。狂咬几口后,它终于发现咬到的不是敌人,而是一种香香甜甜糯糯的东西,虽然吃进去的不多,可终归是进了一点膳。几次折腾下来,蝈蝈总算是有了一点活力,须子也动了,也能稍许爬动一点了。
  就这样坚持了三天,我终于可以喘口气,确定它可以活下来了,但还是没叫。有一天心血来潮,反正它也不一定能叫,不如拿它来练习一下点药吧。就这样,一只没听到过叫的蝈蝈被我点上了,放在一个药蝈蝈的高筒里。
  夏天的蝈蝈我通常放在厨房里,这个位置对睡眠影响最小,也是最远离邻居的一个位置,所以我养蝈蝈从没受到过邻居的指责。某一天的夜里,我被一声大叫惊醒,迷迷糊糊中,我意识到,这只蝈蝈终于开叫了,远远的,它的声音传过来,简直是棒极了。
  星期天把这蝈蝈带到了市场上,它一起叫立刻把人们都给震住了,一群人围起来看,这声音又厚重又高亢,用谱上的话来形容就是如洪钟大吕。换给我蝈蝈的那哥们蒙了,KAO,它还能叫成这样啊?呵呵,后悔了吧。
  两周后,这只蝈蝈终于还是早殇了,虽然我把它的命救了过来,可它还终究是受过致命的伤。无论我怎么努力,也只能延长它一点寿命。它的尾部始终湿湿的,像是溃烂了一样,我就是把白药用上也无济于事。深意它所受的伤,我觉得是在运输过程是受到了高温之伤。易县的蝈蝈通常是放在纺织袋里,放在汽车的行李箱或车顶上运过来的,这只蝈蝈可能是太靠近高温,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我救过它的命,它也用叫声回报过我,它去了,我给它安葬。一个念头一直在困扰着我,如果它不受伤会是什么情况?它肯定会叫的更好,活的时间会更长,可它还有机会属于我吗???
  故事四
  好吧,讲一个冬蝈蝈的故事吧。
  这个蝈蝈的名字叫高筒子膀,呵呵。那是过了年以后的某一天,它被贩子从筒子里倒出来的时候叫了两声,声音还好。看它的膀形非常有意思,非常高的架在身体之上,而且是筒子开的,膀的上部下部几乎是等宽。在它叫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它的缺点,它的拉膀动作与众不同,一般蝈蝈的两膀是水平拉开的,它的拉开形式是八字的,下部开的很大,但上部开的并不大。不管怎么说,我是看上它的高筒子膀了,尽管明知它有缺点还是拿下了。
  水膀过后,它的叫声声音很大,但有一点劈,于是拿给朋友去点药(那里我自己还没学会点药)。两天后朋友打电话过来,“这只蝈蝈点了以后叫的好极了”,一句话牵住了我的心,一心盼着星期天快点来到,好拿回我的蝈蝈。
  这只蝈蝈果然没让我失望,叫的非常不错。后来它的上药掉了,竟然叫的还是很好,也没让让朋友补药。四月初的时候,单位组织爬山,我就把这只蝈蝈也揣上了,平时我不揣蝈蝈,刚揣上它也不爱叫,一直到返程的时候,汽车里温度很高,它终于开叫了。我不把它拿在手里,它就一直那样叫,叫的很高亢。同事们没人养蝈蝈,这蝈蝈让他们都很惊讶,“原来蝈蝈可以叫成这样啊,真好听。”
  一路听着它叫,一路迷迷糊糊打盹,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叫这么高声音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吵人啊?”同事们还在说着这只蝈蝈,可我发现有点不对劲了,为什么呢?我发现它叫的停不住了,就那样一直叫下去,晃筒子它也不停。晚上回到家它才停住,可等它再叫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一路的高温把它毁了,它的声音已经小了、劈了,再过两天我确信它已经不可能再恢复到原来的叫声了,这种伤害是永久性的。
  天气已经越来越热了,我只好把它放生了,它给我带来的赞誉,我却给它带来了伤害,我只能给它自由来赎罪了。在此,我提醒大家,短期的高温会很大的伤害你的蝈蝈。
  故事五
  嗯,再讲一个冬蝈蝈的故事吧。
  话说青鸟论坛鸣虫版的前版主AWOLF某天打电话说,他要从另一个城市来找我玩,就在那一天这个蝈蝈死了。(AWOLF:我晕,感情是我害死你的蝈蝈啊?)呵呵,开个玩笑。
  其实听了我的吹捧,AWOLF确实很想看看这只蝈蝈,可他只看见了这只蝈蝈的两只膀,也听到了我们这里的人对这只蝈蝈的评价,也算证明了我所言非虚。
  这只蝈蝈初选并非出自我手,而是出自一个老头聋子老赵之手,关于这个聋子老赵说起来话就太多了,以后有心情的时候可以慢慢说来,总之一句话,我对这个聋子老赵挑蝈蝈的技术是极为推崇的,就算是拜这个又矮小、又丑陋、又耳聋的小老头为师我也情愿。话说聋子老赵在某贩子处选了两只蝈蝈,一共25元,结果这两只蝈蝈都叫的不错。聋子老赵喜欢用开叫的蝈蝈换新褪玩,他把一个蝈蝈拿出来,一个大亮叫,放在一个贩子处,谈好了换两只新褪,老赵挑虫的时候,把这只蝈蝈也拿了出来让大家听听,这只蝈蝈一叫,KAO,比刚才那只叫的好太多了,声音又大又厚重,比刚才的那只大亮叫强了不只一个档次。我把这只蝈蝈拿了起来,悄悄把老赵拉到一边,想收下这只蝈蝈,可聋子老赵不想卖。正巧一个朋友和老赵住一个院儿的,在一边不停地打帮,两个人好话说了一火车,老赵不太情愿地把这蝈蝈让给了我,谈好价格30元。几年过去了,现在一只这样水准的蝈蝈不上千是拿不下的,我一直感谢为我打帮的这哥们,小郄,呵呵。
  说起蝈蝈的叫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近来有把憨神话的迹像,搞的大家不知憨为何物。我比较倾向一老北京玩家的话,“什么叫憨?声音粗就是憨!”,就这么简单。如果你的蝈蝈声音高亢、粗重、音质纯而无杂音,你要是说我这蝈蝈是憨,大概没什么人反对。同时论坛也有这种情况,不少人动不动就说我的蝈蝈出憨了,其实那只是蝈蝈的嫩膀,这是题外话,这里不提。
  对于憨大概也有两种层次,一种叫潮憨,就像嫩膀的声音,但要持续一生才算,南方朋友大概是称之为赖音。一种叫亮憨,北京人也称之为牛憨,就是我前面所指声音高亢、粗重、音质纯而无杂音这种。我对我这只蝈蝈定位为亮憨,这只蝈蝈终其一生在我本地的市场上都是最牛的。那时也是心情太过好了,经常把蝈蝈放在贩子的蝈蝈里,把人家卖100、200元的蝈蝈压成知拉子。贩子只好对别人说“人家这是500买的蝈蝈,当然比我这200的强”,呵呵,想起来那时我做的确实有点过头了。
  这只蝈蝈到我手才刚刚开叫,但我只养了整整3个月,这一点比较让我汗颜。因为我一直把它养在保温箱里,温度有点太高了,蝈蝈不分昼夜地叫,过多的鸣叫影响了它的寿命,两个半月时就看出老态,整三个月时架崩。唉,这蝈蝈放在现在,我一定把它养到6个月。
  后话,聋子老赵多次跟我说,这是他这辈子挑的最好的蝈蝈了,以后怕再也挑不到了。此后的几年里,聋子老赵最喜欢的贩子不干了,别的贩子受不了他翻腾蝈蝈的样子,所有蝈蝈翻一遍也不一定看上一只。老赵也再没见来过市场。
  故事六
  过去都是蝈蝈贩子到天津进货,不象现在基本上是快递过来。石家庄的蝈蝈贩子在天津市场有个响亮的名字,叫捡破烂儿的,够悲催的吧。没办法,这和经济环境是从不开的。人工蝈蝈最早是从北京开始的,那里的人工蝈蝈是专门给皇家贵族提供的,后来才慢慢走入有钱的平民人家,几两银子或几块大洋一个,也不是寻常百姓人家所能企及。进入现代社会后,北京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繁殖蝈蝈的人越来越少,后来逐渐转入天津,至今天津就成了人工蝈蝈的繁殖中心。天津分房出产的蝈蝈,很会分类出售,极个别万里挑一的超级品蝈蝈一般会送到北京,这种级别的蝈蝈一般不谈价,只有贵人才有机会得到,给多给少无所谓,要的是这个名声。千里挑一的上品蝈蝈和百里挑一的精品蝈蝈,会送到北京和上海,价格几百几千不等。特别是上海成为玩蝈蝈的新锐,蝈蝈、油葫芦这类传统北方鸣虫在南方也开始站稳脚跟。几十上百的普通蝈蝈是其它城市的正选。
  石家庄的蝈蝈贩子到市上首先收购的是商家卖不出去积压货,或者新脱蝈蝈里个子最小的货,批发价一般是10元以内,甚至5元以下,所以称为收破烂的恰如其分。到石家庄后,8元的蝈蝈商家再分类后会卖到20-30元,4元的蝈蝈会卖到10-15元。特别是到春节前的一段时间,蝈蝈在市场上会卖到最高价。
  我说的这只蝈蝈就是年前价位最高时进的货,批发价4元。因为这批蝈蝈太小,年前老板(黄姓,以后会多次提及)主卖批发价8元的蝈蝈,这批小蝈蝈就一直在纸筒里放着,每过三天往里放一块胡萝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年后,大约一个月左右。年后没什么蝈蝈了,黄老板想还存着一批渣子,就把这些蝈蝈统统倒入到塑料筒子里。话说就在这天中午,我去找黄老析聊天,本来在店门外坐着,忽然听到屋里有好叫声。黄老板说上午才倒出那批垃圾蝈蝈,上午就有人说听到好叫,找了半天没找到,你要是找到了,就送给你吧。结果我进去不用一分钟直接就看到那只蝈蝈,这就是有虫缘。
  这只蝈蝈音质宽厚,叫声不紧不慢,后来一直养了下去,这就是一只人们所说的本叫憨。人们不明白这么一只普通长相,个子也不大的一只廉价蝈蝈为什么能出本叫憨。这就明一个道理,高价的蝈蝈固然漂亮,出好叫的几率高,但不一定都能出好叫。价格低的蝈蝈,也并不一定不能出好叫。这只批发格只有4元的蝈蝈,放到北京上海的市场,卖个一两千元都是妥妥的事。
  故事七
  还是那个黄老板的蝈蝈,我帮黄老板不少忙,比如帮他点了不少蝈蝈的药,也帮他开展的蛉虫的业务,起先他对蛉虫的知识近乎于零。黄老板其人这点比其他那些卖蝈蝈的人强的多,他讲义气,以后我拿个蝈蝈什么的,他从不要钱。这是初冬的一天,天气还一冷,黄老板把新进的蝈蝈放在有机身子里,装在一个大纸箱子里放在外面晾着。不少蝈蝈已经开叫,忽然我听到一声大憨叫,就开始挑蝈蝈。这个大纸箱子一层放着大约二三十个蝈蝈,先清出第一层,等叫,发现蝈蝈还在箱子里,就开始清第二层,再等叫,还在,于是清第三层,如此清出六层,那蝈蝈竟然在最下面的第七层的一个角落里,拿下。这还真的感谢义气的黄老板,换别的商家,绝不会允许你如此的翻腾。
  这只蝈蝈音量比故事六讲的那只蝈蝈更大,装在那么深的箱子时在,那么多蝈蝈同时叫,也压不住它的音量,是一只难得的本叫憨。如果说上面那只蝈蝈叫声值两千元,这只蝈蝈可以值三千元了。但这只蝈蝈的命运就比不上那一只蝈蝈了。就在我得到它后,母亲不幸摔伤了,髋骨骨折,再加上其它病症,整整住了一个月的医院,此期间我多数时间在医院,在单位,很少有机会回家。这蝈蝈偶尔媳妇孩子会帮着喂一下,等我回家后,这只蝈蝈由于长期得不到照顾,已经不怎么能叫了,随后没几天就去了。这样的蝈蝈是极其的难得,得到了却没能好好欣赏,这真是一个令人无比痛心的结果。
  故事八
  这个故事也与黄老板有关,时间比较早,那时我们还算不上朋友。那是当年第一批蝈蝈,当时黄老板进了一批山青蝈蝈新脱,个头儿满大的,颜色也漂亮,20元一只。当时看好一只,在等看能不能叫一声时,黄老板不客气的说要不要,要不要,不要我就打皮筋了啊。打皮筋是一个行内术语,有机筒打上一个皮筋,说明这个蝈蝈好,价格也要涨了,还有打两道三道皮筋的情况,皮筋越多,价格肯定越贵。当时在黄老板的无情威胁下,只能先行拿下。
  这个蝈蝈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它的饭量比一般蝈蝈大多了,别的蝈蝈一天喂一粒毛豆就可以了,它不行,得两粒,你要还敢喂,它就还敢吃,其结果就是它的肚子巨大。在蝈蝈的审美中,元宝肚是最好的肚形,宽圆而不长,形似元宝,这就是元宝肚,它就是这种肚形。而且不是一般的大,看到你的拇指肚了吗?是的,它的肚子是我的拇指肚的一倍半。玩蝈蝈的人最大的爱好就是跟相同爱好的人谝,好多人表示一辈子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元宝肚。
  这只养在一只高有机筒里,当时流行这个,可一般的蝈蝈很难叫响这样的筒子,而这种筒子却非常适合点药的蝈蝈,后来就被称为药蝈蝈筒。这只蝈蝈在高筒子里显得有劈音,后来点上药就漂亮了,可以发出高亢浑厚的声音,一时间被市场上大家所喜欢。更有甚者,有的人拿着筒子不撒手,不让走,一定要多听会儿,大冷天就捧在手里让它那么叫,让我极其心疼又没办法。
  这只蝈蝈能吃能叫还长寿,它出生于9月,一直到来年4月还活的好好的,由于长年在筒子里生活,后来发现它大跳僵了,就拉着它的大腿想给它活动一下,没想到它一跳,直接把大腿给拉掉一只,再后来到五一的时候,看它太老了,就把它放生到草地里。它是我玩蝈蝈以来,最长寿的一只了。蝈蝈蛐蛐这类昆虫,人们称为百日虫,就是说它们的寿命野生状态下,一般不超过百日,这只蝈蝈活到9个月,也算是老寿星了。
  故事九
  讲述一只野生蝈蝈的故事。
  记不清楚是哪年了,手头有两只好蝈蝈,妻子觉得蝈蝈叫声太大,于是把稍差一点的送给了楼上的邻居王老爷子。过了一段时间,某天在家中闲坐,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蝈蝈叫声,好漂亮的声音,音质雄浑,声音高亢,声音在大院的楼宇之间缭绕,真是一只大憨啊。这是谁家这么幸运搞到这么漂亮的大憨。难道这院里有同好高人,以前我怎么没注意到?
  忍不住走出家门,在院中寻找,可听来听去,这蝈蝈就在我们这楼上,再三确认后,发现这蝈蝈就在楼上王老爷子家。原来这就是我送王老爷子的那只蝈蝈,在我家时没觉得它叫的有这么好啊。仔细思考,我认为王老爷子是把蝈蝈挂在阳台上,声音通过窗口传出,在楼距很近的楼宇间反复传送,在一定程度上滤去了它本有的些许杂音,听起来好像声音经过了优化,也就更漂亮了。几次提及,连
  妻子都笑问,后悔不?后来见到王老爷子,老爷子说玩了一辈子蝈蝈,头次玩到这么好的蝈蝈。
  玩了一辈子,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貌似年龄大的都喜欢说这句。比如我的老爹也是这样,你跟他讲什么样是好蝈蝈,他不耐烦,就说我玩了一辈蝈蝈,什么不懂?等后来送给他真正的大憨蝈蝈,老爹才说玩了一辈子,第一听到什么才是好叫。想起刚开始玩人工蝈蝈时,那时还不知道怎么挑蝈蝈,一群老头儿围着帮你挑,如同一帮帮棋的家伙。这个说这个,那个说那个,总是好说一句,听我的,我玩了一辈子蝈蝈了。事实上,除了前面说的那个棉四老赵,其他人都是棒槌级别的,除了爱瞎帮忙,别的啥也不是。
  玩的时间长并不等于有见识,所谓见识就是你必须见到什么真的好东西,否则你就算玩了一辈子,依然是没见识的那种。蝈蝈的叫声好坏之分,并不是语言所能准确描述的,即人家语言描述的还好,你能不能体会到是另一件事。见识见识,有见才能识。想当初并没有真正的见识,也没少跟人瞎逼逼,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好笑。后来渐渐接触到不少好蝈蝈,才算勉强觉得自己开始入门了。

知音:1

赏金:20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09-30 08:49:55
  请从容和大家欣赏,玩蝈蝈的趣事。
作者 :溪流涌海波 时间:2022-09-30 10:03:43
  蝈蝈
  叫声
  让人有种接触郊野自然的情趣儿

  ------------
  到山上捉蝈蝈
  是件儿
  有趣儿的事儿

  听见附近有蝈蝈的叫声
  一定保持自己的安静
  注意声音的位置
  再仔细寻找蝈蝈的位置

  找到蝈蝈的位置后
  不要触碰蝈蝈附近的
  植物枝叶

  我们的两只手
  呈窝状自下而上准确迅速的合扣
  就把蝈蝈捉住了

  蝈蝈咬人是很疼的
  但
  也要坚持
  不能伤到蝈蝈的大腿
  后
  慢慢的从指缝中把蝈蝈控制好
  再放到装蝈蝈的
  笼罐中
  就行了

  ---------------------------------------
  食物
  瓜果
  葱叶
  肉丝
  什么它都吃
  ----------------------------------------
  天寒地冻的季节
  在各种场合
  怀里揣着蝈蝈
  发出人们熟悉的
  虫鸣
  很有意思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09-30 10:47:57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09-30 10:49:06
  上图是蝈蝈故事六中讲的蝈蝈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09-30 10:59:04
  近几年妻子更年期,听不得一点声音,也就没有再养。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09-30 11:02:22
  玩过的鸣虫有:蝈蝈、蛐蛐、油葫芦、大黄蛉、中黄蛉、小黄蛉、金蛉子、马蛉、墨蛉、金钟、山仙子、竹蛉等,满有意思的。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2-10-03 16:14:33
  @咋办1967
  南方也看到堆满小笼子卖的“yang xi li”(方言)
  哥们你可真会玩- ̗̀(๑ᵔ⌔ᵔ๑)
  • 咋办1967

    举报  2022-10-08 09:02:46  评论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现在的夏季野生蝈蝈没法玩了,基本上是人工大棚养的,质量比野生的差多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2-10-06 13:45:02
  @咋办1967
  有图有真相,推荐红脸欣赏[d:花]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2-10-06 14:03:06
  @咋办1967 :本土豪赏2根鹅毛(2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10-08 09:00:30
  谢谢从容鼓励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10-08 14:27:29
  其它爱好,文玩里的核桃、大金刚、小金刚,还有养鱼。哈哈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10-10 09:11:12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10-10 09:19:40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10-10 09:21:02
  南将石、野生舟山公子帽、小金刚菩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咋办1967 时间:2022-10-31 15:10:09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