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漫谈阿加莎·克里斯蒂的通俗小说(之二)

楼主:夏日or阳光 时间:2016-11-12 11:58:14 点击:1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漫谈阿加莎·克里斯蒂的通俗小说(之二)


  2.16 波洛喜欢读什么书

  我在前面说过,“波洛看的书很少”,除莎翁戏剧、诗歌等,几乎不读什么书。当时,波洛探案作品我还没有全部阅读或浏览完毕,如今,我要稍稍改变一下这种说法,因为凡是目前找得到的所有波洛探案作品,我已经阅读或浏览完毕。(《三幕悲剧》、《死亡约会》、《空幻之屋》、《涨潮时节》、《H庄园的一次午餐》、《啤酒谋杀案》、《第三个女郎》这几部和多数短篇,只是大致浏览了一下,因为译文和内容都很无趣,我不喜欢读。)

  现在,我的结论是:波洛读的书并不算少,但范围狭窄。

  除莎翁戏剧(少量)、诗歌外,波洛读了很多侦探小说,甚至还出版了一部侦探小说评论集,详见《第三个女郎》:

  “波洛完成了一部‘文学巨著’,是一部评析侦探小说大师的写作。他大胆苛刻地评论了爱伦·坡,指责了威基·柯林斯传奇作品中缺乏方法与条理,将两位无藉藉名的美国作家捧上了天;另外,以不同方式对该褒的予以应有的赞美,该贬的也绝不留情。”

  尽管波洛“将两位无藉藉名的美国作家捧上了天”,其实,他看谁都不顺眼,因为他一方面只把柯南道尔是一代大师,一方面又不喜欢福尔摩斯。(见《钟》)
  此外,对一般的犯罪小说,波洛也读了不少,他的房间里,“堆放着各式各样的犯罪小说”。(见《钟》)。

  波洛对俗语、童谣什么的非常熟悉,大约还顺便读过一点儿童文学作品。比如,在《国际学舍谋杀案》,波洛曾这样说:“在我年轻的时代,年轻男人借给女孩子神智学方面的书或是和她们讨论梅特林克的《青鸟》。”

  我想,波洛谈到的《青鸟》大概是戏剧,而非梅特林克夫人改编的那部令人生厌的童话故事。

  波洛还喜欢读一些“神秘作品”,如埃及的《亡灵书》、《古埃及人的魔法》(见《首相绑架案·埃及古墓历险记》。
  对外语教材,波洛也很有兴趣。比如,他曾推荐黑斯廷斯阅读《俄语入门》(见《蒙面女人·双重线索》)  

  除侦探小说外,波洛读得最多的大概是《名人录》(见《首相绑架案·亨特小屋的秘密》)、《欧洲贵族家谱年鉴》(见《首相绑架案·意大利贵族奇遇记》一类的无聊东西,目地是为了办案方便,因为他最愿意同名人打交道,套近乎。对普通人,波洛却不爱帮忙,因为他认为他们付不起钱。

  顺便说一句,波洛不会欣赏真正的艺术。在《首相绑架案·埃及古墓历险记》中,波洛站在金字塔下面时,只注意他的皮鞋:

  “你看着我的鞋子,黑斯廷斯,它可是用上好的皮革做的,它总是那么光洁亮泽。可是现在,你看看,里面进的沙子硌得脚生疼。再看鞋面,它简直有碍观瞻。”

  当黑斯廷斯试图用狮身人面像来转移波洛的注意力时,波洛看了它一眼,竟然这样回答:

  “没有一丝高兴的样子。”他说道,“它怎么会高兴得起来呢?一半身子都埋在了沙子里,又这么凌乱不堪。啊,这可恶的沙子!”


  2.17 波洛与黑斯廷斯、杰普等朋友们

  起初,为了模仿柯南道尔,阿婆在《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中给波洛安排了一个华生式的人物:黑斯廷斯。
  黑斯廷斯这个人物,曾在《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等八部长篇,还有许多短篇中出现。尽管有这么多“机会”,阿婆却从没有把这个人物塑造好。就连她自己也在自传中说,自己“已经有点讨厌”黑斯廷斯了,以后再“没有必要留用”他。
  为什么呢?我想,这是因为阿婆试图把人类的所有优点都加在黑斯廷斯身上的缘故。最后,就连她自己都感到恶心。  
  对一般的读者而言,黑斯廷斯也是一个讨厌的家伙,因为就算他们喜欢甚至容忍黑斯廷斯的迟钝,却不愿忍受黑斯廷斯那种豆腐般的纯洁。
  总之,黑斯廷斯太完美了,在生活中,根本不会有这种人存在。阿婆把他夸得越好,读者越感到恶心。

  不过,在《幕》一书里,有几段充满抒情色彩的描写,倒是意外地把黑斯廷斯写得栩栩如生。
  这几段抒情非常“稀有”,因为阿婆在侦探小说几乎从不“抒情”,连大段的景致描写都很少见。这里,将河北人民版的译文抄录如下(别看电子版的,那大概是台湾译文,要多差就有多差):

  “我把脸埋得离报纸更近了。因为我正在回忆往事……那是一个晴朗而炎热的夜晚——蛙声一片……一颗流星飞过。那个时候,我正站在通往阳台的门边,我马上便转过身来,双手抱起欣德丝,走到外面去看流星,并且许下了心愿……
  字谜上纵横交错的字行在我眼前跳动着,变得模糊了。
  一个身影离开了阳台,走进屋里来——这是朱迪丝。
  朱迪丝从来没有见过我泪水盈眶,也永远不应当让她见到。我急忙将身子转向书橱,假装在找一本书,……”

  当时,年老丧偶的黑斯廷斯与唯一的女儿,还有几个朋友们一起坐在阳台附近,天空出现了流星,大家都跑到阳台上观看、许愿,他却留在原地,眼睛看着报纸上的字谜游戏,思绪猛然回到从前,又无奈地回到现实。这段描写,似乎既符合一个老年人,又符合一个老父亲的心理,写得非常感人。

  总的来说,我一直比较怀念波洛和黑斯廷斯在一起办案的时候。波洛独立行动时,有时沉闷得令我昏昏欲睡,比如,在《死亡约会》等书里的波洛。可是,在黑斯廷斯的激发下,波洛往往妙语如珠。比如,在《高尔夫球场的疑云》、《哑证人》、《悬崖山庄奇案》、《人性记录》等书里。

  最后,根据阿婆小说提供的线索,简单归纳一下黑斯廷斯的经历:
  在一战中,黑斯廷斯是个上尉,因在索姆河战役中受伤退役(见《蒙面女人·舞会谜案》)。在《斯泰尔斯的神秘案件》中,他初次与波洛办案。后来,两人一起住在伦敦,合租一个公寓。在《高尔夫球场的疑云》一案中,黑斯廷斯与杜尔西结婚,去南美经办牧场,但不时回来与波洛办案(见《四大魔头》等)。后来,黑斯廷斯有一个女儿。妻子病故后,黑斯廷斯已经年老,应波洛之邀,从南美回到斯泰尔斯庄园。那一次,波洛自杀。(见《幕》)

  再简单说说波洛的另外几个朋友。

  杰普探长的形象也比较苍白,幸好,他偶尔还能讲几句有趣的挖苦话。比如,他曾多次把黑斯廷斯比做波洛的狗。
  波洛的秘书李蒙小姐(她有个曾在新加坡定居的姐姐),形象也是模模糊糊的。除了做事认真,一丝不苟,有如计算机般精确之外,读者对她的特点几乎一无所知。
  巴特尔警长和雷斯上校的形象比较突出,尤其是巴特尔警长,被阿婆刻画得相当成功,堪称阿婆笔下的第二大男侦探。具体以后再说。
  奥立弗太太的形象也非常丰满,除马普尔小姐外,阿婆笔下再没有像奥立弗太太这样性格鲜明的女主角了,她似乎可以算作阿婆的部分化身。具体以后一起谈吧。

  23:39 05-8-2肖毛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11-13 20:47:35
  @夏日or阳光
  晚上好,推荐红脸。请允许我推荐到 妖言惑众
作者 :又是步兵 时间:2016-11-21 21:22:35
  楼主真是条大号的白胖书虫啊!啃那么多书!
  小说怎么样啊?好看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