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他可不是糟老头儿】 《勤奋人生、人性光辉、读懂范文典》完整版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6-04-28 12:11:13 点击:51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他可不是糟老头儿】
  《勤奋人生、人性光辉、读懂范文典》完整版
  2016-4-27
  2005年的一天,我在朋友的引荐下拜访了范文典老先生。那年他老人家75岁。但见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侃侃而谈,思路敏捷,思路清晰,声音洪亮,表述透彻。
  他的手掌一伸,很形象,很生动地讲起了禹州五龙山古文化、古遗迹、古遗址、古传说,4个小时,一气呵成,没有你插话的余地。从此我也对五龙山感兴趣了,我经常领着朋友们去他那里听五龙山的故事。渐渐地我对五龙山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
  我们这样的接触保持了五年,2009年底我回陕西定居了。
  2013年,我回许昌,又去拜访了范老先生,范老仍然神采奕奕地为我讲了一遍五龙山的故事。
  三年后, 2016年,我回许昌,再去拜访范老先生,看上去他比十年前还年轻,还精神!这次,他仍然伸出手掌,却突然五指分开,于是,从五龙山的形成,到大地震五龙山分了成五个山峰四个风口,仍然一气呵成,毫不含糊!
  临走,他老送给我了一本《中国艺术家》杂志,里边的一篇《范文典——均不可言最可人》的文章吸引了我,也让我更加深了对他老人家的认识。
  他一生都在勤奋地探索、探讨、研究、努力工作。为了五龙山的考察研究,他已经100多次上五龙山,今年86岁,仍然上了五龙山。他退休以后用了8年的时间,走了16个省、100多个市县、16个省市的博物馆、图书馆,走访了数十位专家教授,写出了40多万字的文字资料。
  范老先生的一生勤奋、传奇,处处彰显人性的光辉,他做的三件事:
  1、中国钧瓷的恢复、继承、发展;
  2、五龙山古文化、古遗迹、古遗址、古传说的考察、论证、研究、收集,传承;
  3、中国先祖黄帝的传说故事收集了220个。
  所有这一切,离不开他本人不懈的努力,不懈的追求,不懈的探索,所有这一切的成就来自两个字——勤奋。
  换换别人,或许机遇擦肩而过;或许别人在喋喋不休的“君子动嘴不动手”的唠叨中变成空谈。
  然而在范老的身上始终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一步一步地去做,一步一步地去走,这种精神,这种韧性,这种坚持,唯他一人,因此造就了他的人生传奇!
  读懂范老先生,请看下边的相关链接:
  【链接】
  范文典先生简介:
  中国钧瓷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
  中国尖端技术与产业管理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原分会会长
  中国书圣吴道子国画院名誉院长
  世界文化名人辞海编辑部顾问编委
  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
  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
  许昌古玩行业商会名誉会长
  中国钧瓷禹州研究所名誉所长高级顾问
  范文典是恢复钧瓷第一人,受过周总理接见。我国外交钧瓷礼品的选送把关均出于他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把中国的钧瓷国宝发展到了一个巅峰时期(创建了六个分厂,解决了钧不盈尺的技术难题。)

  【转载——《中国艺术家》】
  范文典——钧不能言最可人
  撰文:高一梦
  2014-12-12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以其“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神奇“窑变”闻名于世,被宋徽宗定为御用珍品,并以其古朴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复杂的配釉位列中国“五大名瓷”之首。宋“靖康之变”后受挫,及至金、元复苏,元末明初渐衰,明清基本停烧,清晚复烧,民国几致停产。1949年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被定为国礼,达到鼎盛。
  时至今日,在钧瓷之都——禹州市神垕镇,生产再创辉煌,呈现“窑烟遍地起,到处放光辉”的繁荣景象,“闲观窑变神韵色,静听钧瓷开片声”也成了神垕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无论是烧瓷,卖瓷,品瓷,斗瓷,或者跟游客们讲述钧瓷的历史,他们的口中都少不了一个妇孺皆知、家喻户晓的名字,那就是范文典。
  范文典,1932年生,河南省禹州市方山镇人。中国钧瓷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国家轻工业部1983年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国家发改委2006年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2010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50卷系列丛书评委编委,中国民间美术学会河南分会顾问,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原分会会长,中国画圣吴道子国画院名誉院长,许昌市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高级顾问。
  1953年,他与钧瓷结缘,此后一个甲子的年华,他都奉献给了钧瓷。可以说,他给了钧瓷第二次生命,而钧瓷却缔造了他传奇的一生:一个“九品芝麻官”,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在原国家主席李先念家里吃过饭,与一代文豪郭沫若谈笑风生,一代左笔大师费新我视之为恩公并亲赠力作以表感激之情……
  这样的经历不胜枚举,最让人称奇的是,钧瓷竟于1979年救他于垂死,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世间的因果往往有着让人无法言说的玄妙,在范老的眼里,钧瓷已经不止是普通的瓷器,而似近六十载相濡以沫、患难与共的爱人,他赏之,恋之,伴之,念之。
  赏钧 温润之颜
  年届耄耋的范老,思维非常清晰,记忆力惊人,有关数字的表述均准确无误,举手投足不失干练,言谈间不乏专家风范。谈起钧瓷立刻眉飞色舞,原本满面的红光里悄悄地荡漾着发自内心的眷恋。
  他和钧瓷的缘分要追溯到1953年,那一年他21岁,刚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1日,中共许昌地委书记纪登奎提出建立钧瓷合作社,后经地委讨论通过,报省委同意,又报中央批准,河南省委、省政府、许昌地委、行政公署组成了一个专门工作组到神垕进行考察调研,因范文典素来喜欢钧瓷,且颇有研究,故禹州县委指派他全程陪同。
  1954年3月9日,工作组奔赴神垕,经过为期十天的调研,写出了钧瓷现状调查报告,从禹州到省委均引起极大震动。省委书记吴芝圃和许昌地委书记纪登奎,亲赴中央向周总理汇报,周总理指示迅速把钧瓷恢复起来。
  1955年春,周总理派北京故宫博物院古陶瓷老专家陈万里先生来河南对钧瓷进行考察。范文典如影随形,陪着他上山下乡,调查了46天,收集了60多件钧瓷,整理了数百件实物,协助陈老写出了7000余字的考察报告《禹州之行》,刊发世界。
  在陈万里老先生的影响下,范文典走上了业余收藏之路,跟着陈老学习钧瓷的鉴赏和收藏,慢慢了解了钧瓷,认识了钧瓷。他说,钧瓷共有270个造型,包括神瓷(65种)、官瓷(36种)、宝瓷(70种)、民瓷(99种)。如何粗识一件钧瓷的价值,范老侃侃而谈,从烧制工艺上来讲,无论是柴烧、煤烧、气烧、电烧,都是取其热量,温度都要达到1250度才行,但因煤烧瓷器釉厚,且煤的火焰傲,所以烧出来的瓷器更显厚重、朴实、古雅,价值略高,真正的收藏家一般都认煤烧。
  那么在煤烧的瓷器当中,何种瓷器为钧瓷翘楚?范老说了一句俗语:胎薄,釉厚,紫口,铁足,润如玉。钧胎削薄匀整,土质精细,烧结度好,极少沙眼孔隙;钧釉较厚,里釉加外釉约等于胎厚,釉面匀净,柔润光滑;钧瓷口部呈紫褐色,釉色几乎退净,原胎露出来,但上面还会残存一层薄到透明的釉;钧瓷底部瓷实,颜色呈红褐色,与铁锈颜色一般,故多称铁足;钧体五光十色,颜色厚重古朴,典雅端庄,美轮美奂。
  民间用 “钧与玉比,钧比玉美,似玉非玉胜似玉”来形容钧瓷釉质的纯净和釉色的瑰丽。而范老则用“沁色六十年的玉”来形容钧瓷,他说美钧就像被汗水浸润了六十年的玉,水头足,光泽亮,但是那种亮是圆润柔和的,不刺眼,摸一下,则是温润如玉,冬暖夏凉,就像一岁左右吃奶娃娃的小肚皮,细腻柔滑,润如凝脂。
  范老赏钧,如同灯下看美人,眉眼带笑,言语含情。可谓赏钧之颜兮,温润如玉。恋钧之美兮,怜惜如香。
  恋钧 香玉之怜
  杜甫一首《佳人》可谓建国后钧瓷的真实写照: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女,零落依草木。钧瓷本系皇家御瓷,几次停烧,建国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方重获新生,使其重绽华靥,再展清姿,禹州人责无旁贷。
  1961年范文典带着“再创钧瓷辉煌”的使命走马上任神垕镇委书记、镇长,任期十五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在革新炉窑、创新釉色、增加造型、培养人才等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现在神垕大大小小瓷厂有200个,员工约18000人,但真正生产钧瓷的只有76个厂,人多的200个,人少的则十几个。他在原来的国营瓷厂、一厂、二厂的基础上,又成立了四个瓷厂,为镇办一厂、二厂、三厂、四厂,一、二厂烧制耐火材料,三、四厂烧制生活用瓷。神垕最早的钧窑为卢钧窑,有两种解释,其一,姓卢的开的窑,其二,泛指小窑,用小炉子烧的窑,每次只能烧制一两件瓷器。
  1963年,范文典组织工人、老艺人、技术人员、管理领导干部13人成立了改新领导小组并任组长,对钧瓷落后的窑烧成工艺、釉色工艺进行了深入细致改革。改新后,窑炉最小为两立方半,三立方为准,最大不超过四立方,每窑烧制瓷器增加到三百件乃至五六百件,经过三年560多次的调配和烧成试验,终获重大突破,打破了传统的“钧不过尺”,直到一米多高、两米多高的造型获得成功。釉色革新也有很大进展,单一朱砂红的历史定论,又出现了海棠红、玫瑰红、鸡血红、胭脂红、桃红等十多种窑变红色和紫、青、兰、白、绿等多彩灿烂,相映生辉。当时一位日本记者看了新出的钧瓷展览,用“登峰造极”来形容钧瓷釉色之美。在组织全国专家鉴定时,著名学者、河南省文物研究会名誉会长安金槐先生曾就“钧台、钧瓷”赋诗一首“禹州夏时古钧台,钧瓷声誉由此来。北宋名闻国内外,推陈继往出新材”。 1965年3月改新小组分别受到河南省政府、二轻厅、省城镇集体工业联社发令表彰和嘉奖。
  那时候钧瓷的造型仅局限在180个左右,虽然尝试着用一个造型衍生出三个型号,还是略显单调。后经武汉大学和天津美院在神垕开门办学,造型才达到了六百多个。武汉大学主要推出了人物像造型,如十八罗汉、观音像等。天津美院的王麦杆、王志江、王老虎等教授对钧瓷造型的发展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在他们的带动下,河南大学、河南省轻工学院都把神垕作为开门办学基地,对钧瓷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为使钧瓷发展后继有人,从1966年到1974年,范文典积极设法培养钧瓷技术人才,兼任神垕镇陶瓷职业职专校长六年,培养学生数百人,大多成长为陶瓷厂钧瓷技术骨干或管理领导干部、技术骨干中,已经被评为国家级钧瓷工艺美术大师的四人(刘富安、杨志、杨国政、孔相卿)、省级陶瓷、钧瓷工艺大师43人,高级钧瓷陶瓷工艺美术师32人,中级美术师63人,技术员89人,还有钧瓷传承人杨志、苗长强、任星航、孔相卿等。
  公务之余,他还为国内外130多家报刊、杂志、电台、电视台提供资料,写作发表、播出文章160多篇,参与25次影视片拍摄。提供资料给相声演员马季、赵连甲、赵炎、李文华等数十人演出节目,讲述钧瓷典故和传说,使赵连甲等撰写《宝光-宝瓶奇案》、《祸起芦春献宝》10多万字的评书小说。业余撰写论文报道文章《钧瓷艺术特色》、《钧瓷今昔》、《国之瑰宝-钧瓷》、《宋代名钧》、《钧瓷重放异彩》、《钧瓷美出理想之表》、《钧瓷双龙活环瓶》、《禹州古钧历沧桑》等,发表20多篇。《钧瓷今昔》入编《中国发展文库理论与实践》一书,获得《中国报导杂志》中国发展文库编委会二等奖;《钧瓷的艺术特色》一文,于1989年中国民间美术学会河南分会第二届南阳会议上宣读,被评为优秀论文,获一等奖;《禹州彩瓷为耀州窑器》在“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中国中外陶瓷研究会”1986年西安年会暨学术讨论会上宣读,被评为优秀论文,获一等奖。起草制定的“钧瓷质量分级标准”1981年由许昌行政公署发布使用,后被河南省政府和中央国家轻工业部认同,供全国钧瓷分级、鉴定、收藏。1992年受国家外交部、轻工业部、河南省政府委托,协助日本拍摄钧瓷影视片两部。
  钧无言兮可人,情未诉兮暖心。范老为钧瓷可谓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庇护其于危难之时,力挽其于湮灭之际,一片怜香情,满怀惜玉意,他把赤忱和眷恋都献给了自己所钟爱的钧瓷,及至白头,依然不改初衷。
  1997年,范老退而不休,开始致力于钧瓷旅游资源的开发与拓展。
  他粗读了许昌、禹州、长葛、鄢陵的《旧志书》、《新志书》、《上古禄》、《上古神话演义》、《三皇本纪》、《山海经》、《史记》、《补史记》、《神仙传》、《老子》、《庄子》等古史著作,对许昌禹州的悠久历史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提高。许昌因曹氏统一三国建都于此,有汉魏故都之美称;禹州有伏羲氏始演八卦的天台山、乾坤山,初写连山易的连山,继写归藏易的归藏山,炎黄战后的定君山,黄帝修道三教合一的崆峒山,西天王母招请天下3600位神仙的九里山,生育夏伯父子的文山,养育中华古寿星八百岁彭祖的五龙山以及颍、雷、兰、龙潭、涌泉、下宋、石粮等八条河流,是上古时期养育30多个姓氏民族的摇篮山川,是中华民族主要发祥地之一,是三皇五帝和夏伯父子活动足迹最密集的地方,是我国第一个建都所在,又是最早最多的中国古钧、名瓷基地。综上所述,许昌禹州旅游资源极其丰富,他是从外事、旅游战线退下来的,衡量了目前的情况和时代的要求,认为应设法组织,大力开发,积极发展旅游经济。
  为配合开发一事,范老最近两年调查组写了一些旅游资源、发展经济的材料,已发表了九篇文章,约三万余字,有《许下屯田与曹操的经济建设思想》、《夏禹故宅主题旅游资源调查》、《对轩辕黄帝故墟旅游资源的调查》、《伏羲氏之根在禹州》、《道教宗祖胜地逍遥观》、《中华古寿星八百岁彭祖》、《五旗山与五旗迷》、《钧瓷今昔》、《钧瓷传奇》、《发展药用桑果生产,快捷走上致富之路》等;已做过现场调查在写待发表的有八篇约四万余字文章,如《连山易,归藏易,周易与禹州》、《崆峒山,九里山逍遥观风景区的价值观》、《国宝钧瓷重放光彩》等。
  为发展设想引进资金修建古遗迹风景区,他经调查对照史料已经写了八项建议书达十三万字,如《开发修建许昌八龙 万寿祭祖风景园暨许昌青梅亭苑风景游乐区的建议书》、《开发修建许昌曹操丞相府,藏兵洞,碾上碾米大粮仓古遗迹名胜游览区的建议书》、《开发竹林七贤-竹林寺的建议书》、《开发登封嵩岳书画院中华碑林的建议书》。开发修建禹州市五龙山古文化风景旅游区暨龙陵苑的建议和遗址规划意见(代可行性研究报告),已被批准立项引资3.9亿开发,修建禹州市方山镇古“方国”伏羲氏龙文化和夏禹“夏社之封坛”夏文化旅游资源景观的建议(代可行性研究报告)已和20多家外商谈判引资。
  为开发许昌特色旅游资源,深挖禹州神垕钧瓷旅游文化,范老常不知疲倦地听取年轻一辈钧瓷艺人的工作汇报及开发设想,身兼艺术顾问给予指点,对许昌市问钧瓷业将钧瓷文化与书画和茶文化紧密捆绑、借力开发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认可,对钧瓷艺人温福现能够开拓思路,打破禁锢,致力打造集烧瓷、观光、旅游、休闲、娱乐于一体的钧瓷生态园、“立体提升钧都形象,大力弘扬钧瓷文化”的做法给予了赞赏,并寄寓厚望。
  范老收集古名书著6万多册套、古名人字画4800多件,其中大书法家王羲之、画圣吴道子的字画杰作30余幅,古瓷、古青铜、古玉器等1400多件,旧伪档案700余卷。为党委、政府、公安及考古工作作出了杰出贡献,多次受到表彰,成为河南著名的收藏家、许昌市收藏协会名誉会长高级顾问、河南省收藏家协会理事。
  1961年到1995年,范老兼任国务院钧瓷礼品检验员、讲解员,积极选瓷配合国家外交、外贸、轻工等十多个部委赴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展销,配合省地市县到全国五十多个城市展销,曾给数百万国内外人士和三千多位国家领导人以及大使汇报介绍讲解钧瓷,曾为原国家主席李先念、原总理周恩来、各委主任、部长、军队首长260多位选钧瓷作为出国访问礼品。因为钧瓷,他与各界名流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2年,周总理亲切接见,寄寓嘱托;原国家主席李先念出国带钧瓷,找他去挑,亲切地邀请“小范”去他家吃饭;张玉凤、谷牧、叶剑英、陈毅、孔从洲曾与他合影留念,他至今仍是原河南省委书记刘杰的座上宾。
  1976年在北京展览钧瓷,范文典任中央领导讲解员、展览领导组副组长,机缘使然,携带钧瓷去拜访一代文豪郭沫若。郭老因病卧床许久,看到钧瓷却忘记了病痛,欣然披衣下床,一件件欣赏。兴之所至,让女儿开箱抽取墨宝相赠。
  范文典曾与一代左笔大师费新我在历史动荡时期患难与共,先是陪他在医院看了四个月的病,后收留他在神垕住了足足七个月,私交甚厚。费新我离开神垕以后,想要钧瓷又不好意思直说,就用大信封装着两张白纸寄给了范文典。范文典琢磨再三,悟不透个种缘由,只得写信请教。费新我回信曰:哈哈哈,哈哈哈,咱俩都笑了,我喜欢钧瓷,你喜欢字画,咱俩是两张白纸,一无所有。范老恍然,专门安排孩子给他送了一批钧瓷,费新我为表感谢,为他题写了周总理诗作“樱花红陌上,杨柳绿池边,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1992年,费新我去世前留下遗言,内容大致“我这一生,创作了许多书画作品,其中我最喜欢的书法作品第一幅被故宫博物院收藏,第二幅被上海博物院收藏,第三幅在河南神垕范文典处”,对友情之倚重令人起敬。
  而他与香港大企业家刘平演绎的一段超乎常情的友谊则在神垕传为佳话。1979年范文典因肝坏死住到医院,某日,呼吸暂停,家属被通知准备后事。消息传出去,各界朋友表示沉痛哀悼,瞬间送来十九个花圈。送往太平间的路上,外甥女哭成泪人,抱着就是不撒手。就是这一拖,他竟然又活了过来。刘平接到医生给他的电报,十万火急地购买了十六个国家的药,二十多箱,租了一架飞机送到了郑州。就是这药,救了范老的命,同时医好了三个病友。为表感谢,范文典曾与恩人一家欢聚深圳,问及当初的药费,刘平慷慨大笑:“不说了,给我弄一对钧瓷瓶”。瓶到了之后,方坦言:“你这对钧瓷值三百六十万,咱俩扯平”。过命之交,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让人唏嘘感叹。
  人生如棋,中盘彷徨,友谊是难得的支撑。范老因钧瓷遍结友缘,与钧一世缘,因钧半生情,令人闻之动容,叹其难能。当真是:
  驿寄梅花纷沓至,神山垕土寻玉来。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几徘徊。
  魏都但有钧如意,无言情暖两无猜。
  天长路远隔空忆,吾居中原君四海。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6-04-28 12:15:38
  【他可不是糟老头儿】
  《老头儿》1
  1979年2月8日下午(随笔004)
  2013年9月8日整理
  [——时值39年后的今天,看到我写的“老头”的文章之时,我仍然激动不已,尽管老头已经过世多年,一提起他,我就油然产生对他的尊敬!这就叫精神不死吧!]

  老头——他是一位勤劳、诚实、忠厚的老人。
  我终生难忘他的形象,他是我所尊敬、爱戴的人。
  他的真实姓名并不叫“老头”而叫荣水旺。“老头”二字是知青队的青年们对他的尊称,他担任过我们新建队的副队长,可喊他队长的人不多。叫他荣队长也有外气的感觉,所以最通俗而又最敬慕的称呼是——老头儿。
  很多人当他回忆起他的故友、老上级、老同事时总要提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往往这第一次见面给他们的印象又是相当深刻、难忘、出乎意料,等等。
  我同老头的第一次会面,由于我从前没听到过他的铭鼎大名,也没有听过有关他的传说,我们之间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我的第一次见他,他给我的印象也是平平淡淡,不堪一提,但是我终生又忘却不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场面。
  那是1974年的7——8月间,由于新建队的秩序很乱,知青们接连闹事生非,加上叫刘天潮的原队长领导无方,此人在大队干部中间没有关系,因此,知青们的一些错事都转嫁到了刘天潮身上。当然,知青的问题也不能否认,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新建队办了学习班,并邀请了家长列席,以期解决矛盾。学习班过后,大队党支部决定撤换原队长,新建队又来了两个队长:一个是政治队长刘水生,再一个就是生产队长荣水旺了。
  上任的那天中午,全体人员都集中在了新建队的“大钟”下。当时大队的干部在场,宣布了大队党支部的决定。宣布后由新任队长讲话,刘水生讲话了,他的衣着朴素,衣上有不少补丁,讲起话来带有一种浓厚的贫下中农的味道,而且讲的道理通俗易懂,当时知青们都很注意听他的讲话,他讲完后响起了一阵响亮的掌声。
  接着让副队长讲话,我依稀记得这个荣队长从老农堆里站了起来,连忙解释“哞啥,哞啥可讲的!”接着他那黑油油的脸泛起了一阵红晕,他的服装与刘队长的不大一样,看来他是上任时特意穿上一身干净衣服的。一整身全是粗布的,下身是黑色裤子,上身是白粗布便衣,穿了一双新布鞋,光着脚,衣服干干净净也没有补丁。当时我想此人是比较讲究的。
  这次见面后第二天,经过紧张的劳动,男知青都到房前的小杨树下乘凉,这时荣队长面带笑容来到知青中间,他没有什么语言,从他那白粗布便衣口袋里掏出一盒许昌烟来,他把烟盒打开,抓了一把烟在人群中散发着。
  “给吸一根。”
  “不吸,不吸!”知青谦让地说。“
  “哈哈,哈哈,吸吧吸吧!”荣队长爽朗地笑道。
  男知青只好接过一支。一盒20支装的烟散完了。可是男知青多,我正担心怎么办的时候,只见他从兜里又掏出一盒烟来,继续散发。
  小小一支烟传递了一个人的友好、善意,这言语不多的举止大大地触动了我,使我对这位老人有了新的认识,这个场面用我的水平是描绘不全的。用我的艺术方式是表达不清楚我当时内心感受的。当时,以及过后的几天里,这个场面还在我的头脑中徘徊不已。
  岁月在消逝。随着岁月的消逝我对这位老人的印象越来越深刻起来。他的个子不高,身材矮瘦,有一双长满老茧的手。他手上的茧子长到了手心,可见他这双手开垦了多少土地!稍瘦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那每一道皱纹都象征着他的辛劳、勤奋、。他有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而他的眼光又那样的无私正直,当你犯错误的时候,看到他的目光,你自己会感到全身发抖。
  那次与南阳大货车的人打架的时候,我是积极的参与者,正在我的兴头之际,别的人谁也没有拉开我,但我看到人丛中的两只眼睛正在盯着我,当时我确实很那个,赶快溜到一边了。
  但他的目光并非永远是严肃的,当你工作有了成绩,你也会看到他那放射出热量的眼光。
  夏天,烈日当头,每天早晨、中午、傍晚,当人们未上工,或午休吃饭的时候,人们都能看到他在烈日下双手拿着那张大锄头或其他工具在继续劳动。
  冬天,寒风刺骨,每天早晨、中午、傍晚,当人们未上工,或午休吃饭的时候,人们都能看到他在田地里干活,有时揣着双手在田地里转悠。
  他没有过多华丽的语言,只有用他的不休止的劳动来鼓舞着我们。我们每一个知青都尊敬他,都热爱他,都亲切地称呼他——老头。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看清了这两个队长有着根本的区别,一个油嘴滑舌、好吃懒做、损公利己、阳奉阴违……;一个正直、诚恳、勤劳……
  春节来了,全队的知青都回家过年了,老农们也回家了,可是老头没有回家,他时刻守卫着知青们的这点家当,即使晚上睡觉他也要在床前放一把大锄头,随时准备捍卫集体财产。
  他喜欢吸手卷的烟,老乡们都把机器卷的烟叫做“两头停”,把手卷的烟叫做“一头拧”。没事时他总是拿一张小纸片捏上一撮烟沫在那里不停地拧啊拧的,不停地卷着一头拧烟卷,卷一支烟总会拧很长时间,拧得又粗又大。他的衣服口袋里往往装的是烟沫和事先备好的卷烟用的纸片,一到干活休息时或晚上知青中有人的烟瘾发作了都去向他讨一张纸片再抓上点烟沫,像模像样地拧了起来。他还说手卷烟用的纸也有讲究,数红旗杂志的纸卷烟最好吸,其次是人民日报的纸。
  按说做为新建队的一队之长,老头是应该到许昌的知青家中坐坐玩玩,况且邀请他到许昌做客的又何止一人?可遗憾的是他到新建队的这几年中从来没有到过哪一个知青家去做客,只有一次就是他去西华县路过许昌,也是没在许昌逗留。
  可是那个队长却相反,每逢佳节他是无不凑凑热闹的。知青家长为了儿女的前途不得不笑迎喜送,用最上等的烟、菜、酒招待他。他不知吃了多少人家的东西。平常不是找这个家长帮忙买东西,就是找那个家长让领着他的家人去看病。买东西看病总是少拿钱或不拿钱。新建队的每一个人的家,谁家没有他的足迹?谁家没有在他身上花过钱?参军的知青,为了打发他满意,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都给了他,看他抱着一大抱子衣服,一趟又一趟地笑嘻嘻地往家里跑,那个美劲儿就别提啦!
  刘水生(我们私下叫他:刘水鸡儿)在新建队的时间内发福了,吃胖了,家中有了缝纫机、自行车,儿子也参加了工作……
  这是多么鲜明的对照!
  可是老头,他瘦了、黑了,他没有叫过苦,诉过怨,即使受到那个队长的侮辱他还是忍声吞气……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4-28 12:30:08
  好吧,不给抢沙发的机会。咱搬椅子听故事可以吧?这个故事讲的是勤奋、执着钻研,先决条件是他自己喜欢还是赶鸭子上架?觉得在那个时代赶鸭子上架的多些,再加上他自己喜欢,“天时地利人和”吗?抱歉呀,这好好的故事,让我说的俗了。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16-04-28 19:38:25  评论

    @若水阿婆 然而在范老的身上始终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一步一步地去做,一步一步地去走,这种精神,这种韧性,这种坚持,唯他一人,因此造就了他的人生传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6-04-28 12:32:08
  【他可不是糟老头儿】
  《老头儿》2
  1979年2月8日下午(随笔004)
  2013年9月8日整理
  [——时值39年后的今天,看到我写的“老头”的文章之时,我仍然激动不已,尽管老头已经过世多年,一提起他,我就油然产生对他的尊敬!这就叫精神不死吧!]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找牛。1976年我们大队有传统庙会,是农历二月初五。新建队买了一头小牛犊,买回后,全队的人们都围着小牛犊赞赏,可是一不留神小牛挣脱了绳子,跑了!当时知青王垂静看到了就跑步一直跟在小牛的后面试图把牛追回来。到了中午还未听到回音,人们都很着急。于是我、刘队长、袁君业、秦益军也加入了找牛的行列,我们上到公路上拦上汽车先坐车到了库庄(人民公社所在地),然后下路向西走了十几里路,到了小牛犊的妈妈那里,原来小牛记得路,又跑回家了。
  王垂静也一路追到了这里,看到人、牛都在,我们也放心了。这个村里还有一个叫×广深的插队知青,他的小屋很简陋,吃饭的餐具只有一个小锅、一个茶缸。广深为我们煮了一些稀饭,烙了几张饼,也没有筷子,我们轮流用茶缸喝稀饭,吃完饭我们开始返回了,这一趟的往返将近有四、五十里路,回到队里已经很晚了。
  早春的天气还很冷,新建队一片寂静,人们有的在屋里玩,有的去大队看戏去了,那些老农们都跑的无影无踪,当我们牵着小牛犊走到新建队附近时,隐隐看到房子山墙那里有一个黑影,那影子很小,当看到我们的时候,那黑影动了,并且移向了我们身旁,从黑影那里传来了颤巍巍的声音:“垂静!回来啦!”
  “啊!”我禁不住地喊了出来“老头!”我们几个当时都波动很大!老头快步走向前来,紧紧地握住王垂静的双手,看来他很激动,没有好听的语言,只是简短地问“牛找到了吧?还没吃饭吧?”
  可以想象老头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看到他的形象,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多么好的老头!
  老头还是一个认死理的人。他的认死理和别人的认死理不一样,老头的认死理认得天真、淳朴、无邪、可爱、好笑、快乐!
  最典型的就是他不相信地球有吸引力,每当我们在地里干活休息时,他就和我们知青争辩起来,无论我们怎样解释,怎样讲,几十个知青说不过他一个人,把大家笑得,他却不笑;把大家气得,他却天真地说:“地球要有吸引力,那天上的老鸹正飞着‘扑他儿’就从天上掉下来了!”他学着老鸹一头栽下来的样子,自己天真的笑了。他还说,如果地球有吸引力咋不把飞机“呼啦儿”吸下来?咋不把房子“不济儿”吸到地里去?
  他的三个象声词“扑他儿”“呼拉儿”“不济儿”让所有人的讲解都黯然失色,最终大家解除了干活的劳累,哈哈大笑一场。
  他还会讲笑话。其中有一个真实的笑话:我们新建队这块地是离大队最远的一块洼地,每年都会有大雁在这里歇息逗留。于是村里有个年轻人就想拿猎枪打大雁,但是大雁很警觉,你根本不能靠近。于是年轻人就想了一个好办法,他把家里的一头毛驴拉来做掩护,把枪架在驴的背上,装作下地干活的人慢慢靠近大雁。就在他开枪的一霎那间,毛驴突然跳了起来,这一枪打到了驴的肚子上,毛驴被打死了,大雁惊飞了。讲到这里老头忘我地大笑了起来,但是我们知青都被突如其来的毛驴之死惊呆了,没有一个人笑。但是,事过多年我们一想起这个事,想起老头那可笑的形象和那个可笑的年轻人,反而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老头的事情太多了,哪能在这小小的纸上表达尽呢?我这样地歌颂老头,没有虚夸,没有脱离实际,这都是事实,老头的形象不但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而且也印在了新建队每一个知青的脑际中。或许有人认为我同老头有什么关系才这样讲的吧,这样的认为是完全错误了。
  其实我同老头并没有什么过近过多的来往,既是在农村的日日夜夜里,我也没有单独去过他家。有的同学还爱到老头家吃碗豆面条。有的去吃煮红薯,有的去吃炒豆,而这些我都没参加过。
  可是,我尊敬他,信仰他。
  我又同情他,由于他的实受(在),他终身没有享受过人间的幸福,只是终身劳累,又落了个何所有。我那时时常想给老头买点东西,想给他买一双长袜子,可是一直没有做到。就在分离的时候我很迫切想跟老头照张合影像,让老头来许昌我的家中住上几天,玩玩,看看戏,但他终没来许昌。去年十月份我找了一架照相机,,高高兴兴地到了老头那里,这回我的愿望达到了。然而,这相片又洗坏了,真把我气坏了。没办法只有以后再想办法吧。
  心中能得到一点安慰的是,老头的儿子来许昌找我,要坐我工作单位的小火车到扶沟县去买木料,我尽了自己的力量把他们一行人免费送上了火车。
  新建队的生涯使我认识到了爱与憎,因此记下了这位年老的老头,继承他的诚实、勤劳、忠厚。
  祝愿他老人家健康长寿!
  令人愤慨的是,老头被歹人诬告,被大队调回了本生产队,结束了他在新建队的劳动权。
  好人无好报,虽然老头的结局是可悲的,但是谁能得到知青们的一片诚爱之心?!
  敢肯定,除了老头,谁也得不到,也别想得到!
  1979年2月25日【完】
  [后话]:八十年代我还时常骑上自行车跑上26公里的路回到村里去看老头,有一次看他,他已经把自己的房子让出来给儿子结婚用了,老两口就在家门口搭了一个需要猫着腰才能钻进去的小茅草棚住在里面。老头在棚子里秘密的地方摸索了半天,拿出来半瓶老宝丰酒,非要和我干抿上几口,我谦让,他就生气,于是我们把这半瓶老宝丰抿干了,老头高兴地笑了……
  九十年代,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老头了,我们几个知青开车去看他,他的儿子把我们领到一个坟头前说:已经不在好几年了……
  … … …
  在我还没有戒烟时候,我也时常准备好小纸片,捏上一撮烟沫,不停地拧啊拧啊…… 【完】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6-04-29 12:34:49
  【他可不是糟老头儿】
  《李大个可是约大好人呐!》
  2016-4-28
  十里八乡的乡亲们,互相招呼着,众多的两条腿“踏踏踏”地快步往城里走着,人们表情凝重,无声无语,人流汇集着,逐渐形成洪流般的人潮。
  四关九街的街坊邻居们,互相招呼着,众多的两条腿“踏踏踏”地快步往塔湾儿的文峰塔下走着,无声无语,人流汇集着,逐渐形成洪流般的人流。
  闻声而动的路人们,被感染着,被激动着,众多的两条腿“踏踏踏”地跟着人流,跟着洪流往塔湾儿的文峰塔下涌来。
  小城有个叫塔湾儿的地方,文峰塔底下是许昌市的集体单位“红卫医院”,红卫医院里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这个医生被人民群众亲切地称呼——李大个儿。
  这一天,李大个儿死了——他是为人民群众操劳过度累死的。在那缺医少药的时代里,李大个儿是人们的期盼,李大个儿是人们的救星,李大个儿是人们的及时雨。
  几十年如一日,只要有人喊一声,他二话不说,背上药箱,跟着来人就走。不管是深更半夜,不管是风霜雪雨,他就是有求必应。不管是小恙大病,不管是肢离破碎,他从不含糊地前去看病,前去料理。
  他不是神医,他的医术很平常,但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就是神医。他的出现犹如大慈大悲的观世音的出现。
  见到他,人的病会好七分。
  见到他,人们的恐惧会立马消失。
  见到他,情绪失控的人们,会信任地立马安静下来。
  他常说:
  “我干的就是这个活,就像木工整天摸木头,就像钳工整天鼓捣铁一样平常。”
  小城的花圈被抢购一空,人们自觉自愿地为李大个儿请了几班子“响器”(唢呐班子),人们隆隆重重地把李大个儿送走了。
  ——“李大个儿可是约大好人呐!”
  ——“李大个儿可是约大好人呐!!”
  ——“李大个儿可是约大好人呐!!!’
  这是普通人发自肺腑地感慨!
  这是普通人发自肺腑地感激!
  这是普通人发自肺腑地赞美!
  这声音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它激励着我一直努力做约大好人!

  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
  一个人的能力有大有小, 但是只要有这点精神, 就是一个高尚的人, 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 于人民的人。”

  【解词】
  约——许昌方言,一个的意思。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6-04-30 20:05:40
  【他可不是糟老头儿】
  《1942的见证人—杨却俗先生》
  2016-4-29
  春节前我意外的收到了这样一条网友回复:
  “王老师,你好,无意中看到你写关于许多许昌往事的文章,很是收益。也见到您关于唤起民众1942的认识的努力,很多感动~
  先介绍一下自己 ,我是许昌一名中学美术老师,名叫杨轲。我的爷爷名叫杨却俗,如果你看1942历史应该认识他,1970年台湾《春秋》杂志刊登的《忆民国三十年河南的一场浩劫》,在海内外较早披露1942那段惨痛的历史事实。”
  ••• ••• •••
  于是我开始关注杨却俗老先生的《忆民国三十年河南的一场浩劫》,杨老先生是1942的见证人,灾难发生后,杨老先生当时即是逃难者,又是经历着,也是调查者。他几乎贯穿河南的东西走了一遍,所见所闻见于文中。这次经历怎样让老人终生难忘,怎样让老人为之奔走呼吁了一生,给老人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记,让老人家动了多么大的真情,一字字,一句句,如泣如诉,真心希望您也看看。

  摘要:【由于对日八年抗战的胜利,台湾的同胞才能够脱离日本的统治,恢复了国家主人翁的地位;但是有谁知道,在对日抗战伤亡了官兵三百二十一万一千四百十九名(见何应钦著《八年抗战之经过》)之外,还有多少人间接地死亡于这场战争?间接地受到它的苦难?在大家酒足饭饱的时候,在青年歌舞欢乐的当儿,还有谁会想起抗战时的中原,曾经是个“饿殍遍野”、“十室九空”的地方?有谁会想到那个地方的父卖其子女,夫别其妻儿,以及远别家园的人为渴念他的故乡而忧郁以终?如果明白了它的真情实况,年长的一代,要珍惜政府赋给的一切,年轻的一代,更要束身自爱,艰苦奋斗了。】

  今年春节后,我和杨柯在许昌见了面,原来杨老先生是民国的政要,还是一个很有造诣的学者,出了很多的书。很多的了解还不够。
  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他老人家的《忆民国三十年河南的一场浩劫》。由衷崇敬杨老先生为1942的逝者们执笔直言的精神!
  向杨却俗老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
  【链接】
  杨却俗:民国政要 许昌人 回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