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 机务段的八个段长 卢张白吉钱王余王 1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2-09-26 16:16:47 点击:5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2-09-26 16:16:58
  【一千零一个老头】
  机务段的八个段长
  卢张白吉钱王余王 1
  2022-9-7开笔于2022-9-26
  卢文科段长:
  我参加工作那年,我20岁,卢段长估约么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当时觉得他年纪很大了,现在觉得他当段长的年龄还很年轻。机务段段长是整个许昌地方铁路分局最重要的一个位置,“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小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机务段也是整个许昌地方铁路分局最大的二级机构,工种复杂,人员复杂,人员众多,是非不断,不好管理。
  卢文科段长是郑州铁路局机务北段支援许昌的技术和管理人才,恰好他的老家就在许昌市的北关农村居住,回到许昌也方便了他的夫妻两地分居。
  卢段长在位10年,业绩平平,但也没有什么大事件发生,我的印象就是他习惯运用处罚来管理,机务段的年轻人多,喝酒滋事的人多,打架斗殴的人多,动辄卢段长就动用“敬告”“记过”“记大过”“罚款”“扣除奖金”“开除留用”这一类的手段来处理各种情况,以至于整个机务段年轻人除了我之外,几乎人人都背着“敬告、记过、记大过、开除留用”这样的黑锅。
  这一系列的“神操作”当时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而且更加推崇“曲啸”“李燕杰”的“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于是我还搞了一个“白布事件”以此来呼吁曲啸李燕杰这样的懂得年轻人内心的知心人当管理者。
  不过卢段长在局里的派性中从不站队,他所抓的业务他本人也很精通,别人挑不出来什么毛病,10年当中有时候把他调走了,来了新的段长,玩不转,又把他调回来了,就这样反复着。
  我和卢段长也不亲近,我不拍他的马屁,我不追随他,但是他也从来不找我的茬子,看来什么事他心里都有数。尤其我在机务段之内的翻砂车间开发了一个场子组织青年人练武练摔跤,整个机务段被传说的沸沸扬扬,支持的说好,反对的就不停地在卢段长面前打我的小报告,好像是卢段长总是置若罔闻不予反对不予支持。
  卢段长也有用人失误的地方,我们段里有个叫王海军的市井级的小混混很会溜须拍马,终于卢段长被“拍”晕乎了,把王海军提拔成了机务段保卫股股长,同时局公安处还给王海军配了一把20响的老掉牙的“驳壳枪”,于是王海军就整天整夜地腰里别着驳壳枪为卢段长当保镖,把卢段长烦得!无奈得!气愤得!
  有一段时间省地方铁路总公司安排了一批郑州的青年子女来许昌机务段参加工作,其中省城的十几位女青年很是招人喜爱,被王海军盯上了,他就把保卫股的多余房间改造成了一间“洗胶卷暗房”,然后单独通知某个女青年来暗室协助冲洗胶卷,期间王海军就对女青年猥亵性侵,女青年奋起反抗了,一致联名写了举报信,省局的领导们愤慨了!给予王海军开除留用发落到“煤水组”为机车上煤上水去了(最肮脏最累最下等的工种),卢文科段长为此也受到了牵连,被降级被免职了。
  但是我还是很感激卢段长对我的“不闻不问不关心”的“无为而治”让我在机务段的日子里“横行霸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是“刘思佳”的人物了一番。

  张文杰副段长:
  来自于郑州铁路局机务南段,也属于“郑州铁路局”派系的,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待人谦和,与我父亲很要好,我刚参加工作我父亲曾经交代张副段长多多关照我,给我分个好一点的工种。但是当时“豫东派”的很强势,硬是把我分到了综合组干机车锅炉工(最脏最累最下层的工种),张副段长也拗不过那一派的,所以每当看到我都会显示歉意的态度。
  不久两路合并,张副段长就分配到车辆段当段长了,我们见面很少,见了面也是很客气地点头致意。
  再不久,听到了张文杰副段长喝酒喝死了!过大年,人人请当官的喝酒,从早上喝到深夜,张副段长:深夜、烈酒、深醉,冰天雪地的摔倒了,呕吐了一地一身,用打火机点烟吸烟呢,呕吐物轰然起火,连他自己全身都被点燃,竟然把自己烧死了!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2-09-28 07:32:54
  @王振江38307
  用人不慎;醉死梦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