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篇小说《幺妹的心思》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11-13 17:35:13 点击:11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幺妹的心思
  一
  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滑过,母亲去世一晃就二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去世的时候,幺妹才二十来岁,二十来岁的姑娘,根本没有意识到母亲会死,没有料到母亲就那么的离开了她们,由此留下了终身的遗憾,总觉得自己对母亲没有尽到子女的责任。
  姐姐生病了,幺妹去看她,姐姐腰杆痛,时常弓着腰杆走路,严重时还要用手掌按住克膝头方能够站立起身子来。
  不巧的是姐哥也病卧在床。姐哥是跌伤,医生说姐哥要动手术,不然就会瘫痪。要动手术就是在腰杆上打钢针,姐哥不相信医生的话,也不愿意在腰杆上打钢针。
  姐姐要照顾姐夫还要照顾父亲,很有些力不从心。幺妹想兄弟姊妹六个,不能把赡养父亲的责任丢给姐姐一个人,于是给大哥打电话去。
  大哥问:“啥子事?”幺妹说:“老汉老了,八十几岁了,你还是把老汉接回老家去吧。”大哥说:“那朗格成,他老了我还不是老了,我都是六十好几岁的人了,怎么照顾他?你老汉不是在你姐姐家好好的吗?怎么想起这些来了?”幺妹说:“姐姐生病了,腰杆痛的伸都伸不起来。”大哥说:“你姐姐有病我还不是有病,你妈去世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一个儿子一个月给五十块钱,老汉在哪儿钱就拿到哪儿去。反正人不能挵到我这儿来,要钱我拿。”幺妹说:“二十一世纪了吔,五十块钱你拿的出手来。”大哥说:“莫说那么多,每个月我给两百块钱。人家不赡养父母的起诉打官司,法院判也才判五十块钱。我给两百块钱,反正人不能挵到我这里来。”
  大哥不愿意收留父亲,幺妹又给二哥去电话。二哥说:“我也没得法,我常年在外地工作,结了婚就住在丈母娘家,你给老大说,让他把老汉接回老家去,或者就让老汉在重庆,我每个月拿五百块钱,也让老大拿五百块钱,老汉在哪一家,钱就拿给哪一家,等我以后买了房子,我就把老汉接到我的家里来。”
  幺妹知道二哥说的是实情,二哥没有房子,结了婚住在丈母娘家,丈母娘对他牢骚满腹,怎么可能让老汉去他哪儿呢?幺妹只好给二姐商量。
  二姐听说让老汉去她哪儿,说:“要不得要不得,老汉在你大姐家二十几年了,你大姐从来没有要过一分钱,如今你让老汉来我的家,让你们大家拿钱给我,肯定有人会说空话的,大姐都没有收钱我收钱,要不得要不得,你二姐哥也不会同意的。”
  幺兄弟如今在城市里打工,自己都是住在工厂的宿舍里,老婆三天两头与他吵嘴打架,想让幺兄弟照顾老汉,根本不可能。
  二
  看着衰老的父亲,看着手按膝盖移动脚步的大姐,幺妹实在不忍心丢下不管。
  大哥不愿意让父亲回老家去,愿意每个月给两百块钱。
  二哥在长江上跑船,常年在外地无法回家,读书进城没有根基,如今连房子都没有,想让他照顾父亲也有些不现实。
  幺兄弟居无定所,成天就想挣大钱,弟媳妇没有工作,成天就陷在麻将桌子上,老家的人还在找幺兄弟催收超生二胎的罚款,怎么也不可能让老汉去跟到他。
  二姐有条件照顾父亲可二姐不愿意,说:“你幺妹当真不该来管这事儿,你那些年过的什么日子你忘了,鸡蛋挂面给儿子吃,你连汤都喝不上一口。”幺妹说:“那是妈的主意不是老汉的主意。”二姐说:“那时候的钱是老汉找的,老汉不给妈打招呼,妈会那样对待你吗?我们小的时候,老汉就不管我们,一心只想让儿子读书。我去深山割柴草,才十四岁呀,挑都挑不动,挑回家来过称,八十多斤,十四岁的孩子,挑八十多斤,一路走一路哭,路人看见了都说这小娃儿造孽。”幺妹说:“无论怎么说,老汉终归是我们的老汉,没有他就没有我们,如今他老了,我们当子女的,还是该当赡养他。”二姐说:“那些年他是怎么对待儿子的,你二哥第一次高考差两分,你知道为什么吗?老汉买来鸡蛋鼓捣你二哥吃,每天必须吃多少个,结果吃多了吃隔食了拉肚子,这才耽误了考试。那时候的你和我,连鸡蛋壳壳也别想看一眼。”幺妹说:“莫必你就不管了吗?”二姐说:“你大哥不是说每个月给两百块钱么,妈过世的时候,他三个儿子商量好了的,家产由他三个儿子分,你二哥的户口都没有在家里了,还给他分了一间房子,那阵他三兄弟就商量好了的,老汉老了由三个儿子每个月每人拿五十块钱,如今你大哥说他每个月拿两百,我也每个月拿两百,不然就让我们六姊妹轮流转,一家让老汉来住两个月。”
  见二姐执意如此,幺妹也没有办法。
  三
  幺妹问女儿说:“如果你有两个哥哥,如果我有好吃的只给你的两个哥哥吃,你怎么办?”女儿说:“我就抢!”
  幺妹告诉女儿,自己小的时候没有百米干饭吃,女儿说:“没有百米干饭吃?那你为什么不吃面呢?面也很好吃的呀!”
  幺妹告诉女儿,自己小的时候,外婆煎的鸡蛋煮的挂面只给你的舅舅吃,告诉女儿外婆把米包在布包里放在红苕叶里煮,舅舅吃布包里的百米干饭,自己吃红苕叶,不想女儿哈哈大笑,说:“妈妈,你讲神话故事呢,大米有什么好吃的?用得着用布包起来煮吗?如今的蔬菜比大米贵,连红苕叶也比大米贵,而且红苕叶比百米干饭好吃,你这不是讲神话故事是什么?”
  女儿不相信妈妈说的话,幺妹也只有跟着女儿笑,笑完后叹气摇头。
  回忆曾经的过去,幺妹的心中会涌起阵阵的苦涩,儿时的记忆潜藏的心中始终挥之不去。静下心来过细想,父亲终归是自己的父亲,终还是他养育了自己。没有他就没有自己,好歹自己也长大了,好歹如今自己也为人之母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谁一辈子会不犯一点错误呢。
  想通了这些的幺妹,就把自己的一间房屋清理了出来,打算把父亲接来自己家居住。谁知道幺妹去接父亲,父亲却不愿意随她一道走,父亲说:“我就在你姐姐家,我为什么要走?”幺妹说:“姐哥躺在床上要人服侍,你也要人服侍,姐姐腰杆痛也有病,哪一个来服侍你?”老汉说:“我吃的饭走的路,我要哪一个服侍?”
  好说歹说幺妹才把父亲接来家里,而后的幺妹才尝到了服侍父亲的艰辛。父亲懒惰,什么事情也不做,饭做好了喊他吃饭,他不拿筷子也不拿碗,自己去桌子上坐着,也不见幺妹还在厨房里忙碌,只大声喊:“把饭舀起来晒!”
  只要家中无人,即使有冷饭热一热就可以吃,老汉也只是坐着,不会自己去热冷饭吃,更不可能去烧水煮面条什么的,即使冰箱里有冷冻的抄手饺子,父亲也不可能自己去煮来吃,为了照顾好父亲,幺妹每天必须在中午十二点左右赶回家来,每天晚上,必须得幺妹把洗脚水跟父亲端到面前去,即使暖水瓶里有热水,父亲也不会自己倒水来洗脚,一脚一手都得幺妹亲自服侍。
  更有甚者,父亲的床单三天两头会沾染大便,幺妹不得不三天两头的为父亲换洗床单,而且有时,父亲走了走的路,就可能有一节大便从他的裤管里掉落出来。
  幺妹只四十来岁,还要打工赚钱,为了父亲不得不陀螺般的不停的转,终于一天上楼梯时晕倒,还从楼梯上滚了下来,醒来的幺妹嘱咐女儿:“千万别让外公知道。”
  医生说幺妹晕倒跟儿时缺乏营养有关,这让幺妹的丈夫耿耿于怀,儿时不待见女儿,老了只在女儿家打转,于是去找小舅子,喊醒了说:“小时候你们吃大米白面,幺妹吃的什么你不晓得,如今你当儿子的不管老汉,是不是鸡蛋挂面喂了狗了?”
  幺妹知道后不依叫,怪丈夫多管闲事,闹到差点离婚的地步,多亏女儿说合,女儿也说父亲:“你也要老的,你如今嫌弃老人,你怕不怕二天我也嫌弃你?”
  从此幺女婿再也不敢多言多语了。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11-13 21:36:17
  @彭乾尧
  时间的洪荒从不会纵容谁,更不会冷落谁。世间万相,种因得因。
作者 :又是步兵 时间:2016-11-21 21:17:04
  护理老人真的不容易,没经历过根本就不晓得那是怎么回事。不想说什么善因有善果之类的话,只希望那些身体力行照顾父母的人,用这一份良心的安慰,催生生活更向上的坚定信心,而不要被流言冲的摇摆不定,酸涩抱怨。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