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篇小说】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1-08 21:39:37 点击:105 回复:4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长篇小说】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作者 夤星(王振江)
  1981年3月29日第四稿
  誊于2019-12-28
  注:此原始稿将作为长篇大跨度电视剧文学剧本《彩云追月》的原始参考。
  序
  发源于中岳嵩山的颍河,经过千百万年的流淌,走过了200多华里的路途来到了襄城县颍桥公社的地界里。
  发源于嵩县跑马岭的北汝河,经过千百万年的流淌,走过了300多华里的路途来到了襄城县的城南的地界里。
  伏牛山首山犹如一头庞大的牛头探头探脑地伸进了黄淮海大平原。由首山往西便是八百里伏牛山,由伏牛山往西便是秦岭山脉,由秦岭山脉再往西便是祁连山脉,由祁连山脉再往西便是昆仑山脉,这一线号称中国的龙脊。
  襄城县宛如巨龙戏珠巨龙嘴边上的那枚珍珠。北汝河,颍河宛如巨龙的两条龙须。
  平行流淌的北汝河与颍河之间相隔50华里,这50华里之间是一片平整肥沃平原。
  北距时年称为“颍桥人民公社”的颍河桥头8华里,南距襄城县北汝河桥头36华里的中间点上有一个千年古村“陈刘侯”(时年为‘陈刘候大队’)。
  距陈刘候大队东南方3里地的地方有一洼地,这一洼地方圆几十里无人烟,唯有五幢孤零零的红瓦青砖的普通房屋。
  距这五幢房屋200米处有一条东北西南走向公路——许南公路(许昌,南阳)。
  1974年至1980年在河南省许昌地区襄城县颍桥公社陈刘候大队的【新建队】——那五幢普通房舍的里里外外发生了一段青春躁动,恩怨交集,情爱缠绵,追求美好,探索人生,讴歌青春,岁月蹉跎的感人故事。
  —— 1974年4月22日这里呼呼啦啦来了一群小屁孩儿一群小屁妮儿(男33名,女9名),开始了他(她)们的人生第一步。
  —— 1980年止这群小屁孩儿小屁妮儿们陆陆续续扑扑楞楞地飞走了,各自走上了工作岗位,开始了他(她)们保家卫国,建设祖国,为祖国改革开放奋斗了40年的人生旅途。
  —— 自此40年以后,这些人都已光荣退休,喝酒的喝酒,日白的日白,带孙的带孙,带外孙的带外孙,很是恬静,很是安享,很是乐观,很是豁达,很是天年。
  但是最让他们留恋的,最让他们难以忘怀的,仍然是那段难忘的青春岁月,那真正是一首歌,一首难忘的歌:
  一支难忘的歌 - 关牧村
  电视剧《蹉跎岁月》主题曲
  词:叶辛
  曲:黄准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
  岁月的河啊汇成歌
  汇成歌 汇成歌
  一支歌 一支深情的歌
  一支拨动着人们心弦的歌
  一支歌 一支深情的歌
  希望和理想是那么多
  啊
  一支歌 一支高亢的歌
  一支蹉跎岁月里追求的歌
  一支歌 一支高亢的歌
  幸福和欢乐是那么多
  啊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
  岁月的河啊汇成歌
  汇成歌 汇成歌
  一支歌 一支难以忘怀的歌
  一支歌 一支难以忘怀的歌


  

知音:1

赏金:100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0-01-08 22:20:37
  @王振江38307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
  岁月的河汇成一支难忘的歌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20-01-08 22:53:46  评论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问好!先发个序,以后摘抄一些我认为好一点的内容发出来。我主要是“誊写”到电脑上,从2012年开始发帖子至今已经八年了,为的就是这部长篇。今年是我失恋39年,今天是我结婚36年,藉此纪念。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举报  2020-01-09 06:24:14  评论

    @王振江38307 这个序像一部电视剧片头很有画面感和年代感,很吸引人看下去。您的准备很充分,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祝您这部长篇《彩云追月》能顺利发表,引起轰动与共鸣!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淑丽2019 时间:2020-01-08 22:36:43
  @王振江38307

  颍河发源于河南省登封,流至安徽省注入淮河。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20-01-11 12:11:08
  @王振江38307 有点像剧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0-01-14 11:50:49
  @王振江38307
  引人遐思,期待更新,红脸推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4-22 23:27:43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一九七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
  颍河南岸那几幢盖在旷田野中的红瓦房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寂静无声了。
  青砖墙上贴了许多红红绿绿的标语口号,上面写着:
  “将革命进行到底”
  “向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学习!”
  “工业大庆,农业学大寨,老农学知青,知青学老农!”
  “深入批林批孔!”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地面上刚放过鞭炮的纸屑还冒着余烟。排房后的土路上停着两辆大轿车,许多人忙着在那里卸行李,热情好客的老贫农们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微笑穿插在知青中间帮他们背的背扛的扛。
  “寒江!寒江!”一个膘大强壮的青年来回在人丛中寻找。
  “哎!我在这儿!”汽车旁叫秋寒江那个青年答应了一声和对脸的农村青年握了握手说:“我叫秋寒江以后我们常在一起了!”
  农村青年憨厚地笑着说:“好好好!好好好!”
  那胖子走过来:“寒江你等会儿说不行?别人把房屋都抢了!咱还没个地方住哩!”
  寒江只好辞别农村青年和胖子一起挨着门看,几幢房子比较好的单间都搬进去了知青,最后,他们来到最前排最东边准备当做牲口屋的一架梁两间房的通间前后打量了一番,秋寒江说:
  “把我们同班的五个男生都喊来就住这个屋子!”
  不一会儿,几个青年拎着抬着箱子、背着背包走了过来,咋咋呼呼地涌进屋子评头论足安置行装。
  这时候那胖子领来了一个大个子黑脸庞的小伙子走过来恳切地说:
  “他叫王瑞祥,咱学校初中生,我们是邻居,让他也和咱住一个屋吧?”
  秋寒江表示欢迎:“你的东西呢?我来帮你搬!”
  王瑞祥露出雪白的牙笑了笑,然后把手中的大网兜拎起来:“这不,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儿呢!用不着搬!”顺着他手中的网兜往下看,里面有一条破旧的褪了色的红色毯子,一个单子和几件衣服。
  “这点东西能过冬吗?”秋寒江心里问,再看看他的模样,一米八五的个头,脸黑得如锅底,漫长脸上那双有神的眼睛呼呼闪闪,白牙黑脸白眼白可谓黑白分明,给人第一印象肯定久久不忘!黑白分明,黑的可爱。穿了一件和尚领旧工作服,白斜纹自染的草绿色破裤子,一双又肥又大的解放鞋,被大拇脚指头拱出来个洞洞。
  王瑞祥看着秋寒江的脸说:“我认识你。”
  “你怎么认识我?虽然咱们一个学校,可我对你一点也不挂脸。”
  “那当然啦,你是咱一中响当当的反潮流勇士吗,谁不认识你呀!”
  “哈哈哈哈!”屋里的同学们都笑了。
  同学们五加一六个人很快把箱子、背包搬进屋里。这间屋子里一共安排了七张床,六个人,空一张床,大家就商量着把箱子都集中在那个空床上面。
  “老黑!你这货咋跑到这儿啦!”随着声音门口出现一个个头不高,尖嘴猴腮,油头粉面,留着一个从外地引进的“高山”发型的头,穿灰涤卡中山服,很瘦的草绿军用裤子。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把屋里的每一个人瞧了一遍,然后对王瑞祥说:“日他奶奶一回,老子跑了几大圈也没找到一个得劲的地方!我也搬你们屋来吧?”没等王瑞祥答话,自从他一进屋就停下来反感的看着他的秋寒江搭腔说:“我们屋子满啦!”
  (注:秋寒江与这两个人一生相濡以沫的缘分就这样开始了)
  谨以此长篇小说纪念我们上山下乡四十六周年。
  青春万岁!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0-04-25 23:41:14
  @王振江38307
  一晃46年过去了,期待倾听先生回忆的青春岁月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20-04-26 13:44:37  评论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死路才理顺:把虚构的部分去掉,把真实的部分当做随笔。问好!岁月蹉跎,青春万岁!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举报  2020-04-26 21:14:40  评论

    @王振江38307 纪实文学,青春回忆录,很是期待,问好王先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淑丽2019 时间:2020-04-26 07:10:53
  @王振江38307
  想听先生讲那过去的事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永远飘零的心 时间:2020-04-26 16:03:39
  歌声好听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4 14:09:52
  不一会儿,这个尖嘴猴腮的人左臂夹着一个大背包,有手提着一个绿色大藤条箱子又出现在人们面前,只见他把东西丢到门口的一张空床上嘴里嘟囔道:“我就睡这个床了哪儿都不去啦!”,物件落到床上发出的响声使正在收拾床铺的几个人再次停下来看他。王瑞祥为难的看看秋寒江又看看老膘,秋寒江虽然讨厌这个人,但也没有撵他走的意思,可是老膘这个愣头青却有些好斗地瞪着那个尖嘴猴腮的人,一副意欲找茬斗架的姿态。
  正在老膘意欲找茬发作的时候,突然闯进屋里两个陌生的人,这两人都戴着个大宽腿的黑色墨镜,米黄色的鸭舌帽,帽檐遮盖着前额,稍高一些的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根拳头粗的顶棍(河南农村拉架子车必备的一个物件,专门用来顶住停留的载重的架子车,以减轻轮胎的压力,这顶棍都是用非常硬实的树枝做成的,因为经常使用被玩弄得油光铮亮,往往也是人们斗殴武器的第一选择),低一些的那个青年手里拿着一截折断了的树枝。两个人的神态非常傲慢,拿树枝的那个人还用树枝敲敲这个的箱子,那个的床,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大家都奇怪反感地看着这俩人,特别是那个尖嘴猴腮的人明明没有痰,也是故意咳嗽了两声吐了两口口水。两个陌生人转了一圈看看没人理会他俩自觉没趣地走了出去。
  开过欢迎会,吃过青年队的第一顿饭,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新社员们在黄昏中欣赏这新的住处新的环境新的广阔的天地。
  新建队的北边既是默默流淌了千万年的颍河,南边是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平原的尽头有一座东西横亘的隐隐绰绰的山,那是秦岭山脉伏牛山系最东边的一座“一字型”的山。
  西南方30华里处就是襄城县县委县政府所在地,那里是这个县的文化政治经济的中心。
  青年队座落在一片低洼的盆地之中,方圆数里地无人烟,无村庄。青年队最后一排房屋的背后有一条小土路,小土路向西200米处有一条当年在河南省很重要的公路许昌至南阳的公路——“许南公路”,连接了两个地区级的城市。
  过去公路二里地就是知青们所在的颍桥公社陈刘候大队所在地,这个自然村是由陈姓、刘姓、候姓三姓融合的村落,
  顺着许南公路往西北方向4公里,即到达颍桥公社政府机关所在地。
  这样,这个青年队的全体队员的户籍便成了:河南省、许昌地区、襄城县、颍桥公社、陈刘候大队、新建队。
  因为陈刘侯大队一共七个生产小队,于是青年队便是编制中的“新八队”,习惯上被人们称呼为“新建队”。
  于是:河南省、许昌地区、襄城县、颍桥公社、陈刘候大队、新建队。那几年这42名知识青年所使用的通讯地址,所填写的各种表格,所记入个人档案的各种资料,都会使用这个标签的。
  陈刘侯新建队坐落在一片不挨村不挨店的旷野之中,犹如一叶汪洋大海里面的扁舟,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命运即将在这里拉开人生的序幕。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7 14:12:59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新建队南边就属于双庙公社的地盘了,距新建对四里地是双庙公社林场,林场里有一个许昌继电器厂下乡的知青队。林场西隔壁是双庙公社梨树大队的知青队,这个知青队的成员比较复杂,都是社会上的闲散青年,有很多犯罪前科的青年。新建队的东边八华里的地方,连接汝河和颍河有一条人工的排灌渠,被河南土话读音说成了“白灌渠”,白灌渠的东岸也坐落着一个知青队。可以看出这个地方还是知青很密集一个区域,老知青、新知青、插队知青、建队知青形态各异,渗透在各个角落。
  陈刘侯新建队的东大屋依次是王瑞祥、寇建林、秋寒江、许宏春、谭立成、袁君业(老膘)、田孬蛋(尖嘴猴腮者)七个人。
  收拾停当,全屋子的七个人顺着地头的边埂往颍河走去。此时的麦子已经没膝,田埂的左侧是麦田,右侧是油菜花,清香与油菜花浓郁的花香交织在一起,让人们心旷神怡。从喧嚣的城市一下子来到了空旷幽静的广阔天地,新鲜的空气,广阔的田野,七个年轻人走着,奔跑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散发着兴奋无比的光彩。
  有人感叹道:“太美啦!”
  秋寒江也深有感触地说:“是啊,在这里干一辈子我也不烦!”
  说话间从河堤上传来了女高音合唱的歌声,这声音里有高有低有粗有细,有的婉转柔和,有的耿直出糟。歌声走下了河堤,当看到这伙男青年时,歌声突然停止就像山间小溪的流水突然中断了一样,原野又沉入了傍晚的寂静。
  两群人汇到了一起,短暂的寂静后,马上又响起了一阵阵开朗的嘻笑声。已经唱的咽喉发干嗓子嘶哑的黎贞来到了秋寒江的跟前,用一双不太大的但是很有精神的特别专注的眼睛看着他。苹果型的脸儿红得熟透了一样格外媚色。还未干活,她就精心打扮得像一个夸张的劳动者的形象了。干干净净的还不需要补丁的裤子上面却补上色差分明的大补丁,而且还穿上了很时髦很流行的当时还是很稀罕的小号劳动布的工作服。显得舒适得体美观,一切都显示出刻意的打扮刻意的装饰刻意的姿态。
  秋寒江腼腆地问她:“这里有你的老家好吗?”
  黎贞涨红着脸回答说:“当然这里美啦!”说完小辫子一甩扭头就跑了,没跑几步又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深情地看了秋寒江背影一眼,然后又蹦蹦跳跳地追赶女生的群去了。
  那混乱的女高音小合唱又响了起来,惊飞了一群刚刚归巢的麻雀,那群麻雀大惊小怪地叽叽喳喳地叫着,漫无目的地绕着圈儿飞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20-05-08 15:44:57
  @王振江38307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09 15:37:07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又高又宽的颍河大堤内外种满了柳树。有的合抱粗,有的碗口粗,有的是才栽上的。宽宽的河堤就是一条可以通行汽车拖拉机的大道。堤下是一片沙滩,沙滩中间的水流仅有100米左右的宽窄。
  七个人以百米的速度跑下堤岸,然后在沙滩上翻过来滚过去地打闹了起来。
  这时突然从大柳树后边跑出一个青年来,大家一看是吕赋君,这个吕赋君是四班的班长,来到新建队被大家选为了伙食长,他和秋寒江班里的这几个同学都是小学的同学,因此大家都很熟悉,彼此亲热了一番,因为吕赋君身材魁梧,腱子肉突出,老膘就盯上他了:“来来来,赋君咱俩摔两跤!”老膘把衣服脱得只剩一个背心,也露珠他健美的肌肉,背心上印着:“河南省少年摔跤队”的字样,一下子给人以神秘感震慑感。
  “摔就摔!”吕付军也不示弱地拉了个架势。吕赋君虽然力量不小,也很敏捷,但他不像老膘一样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中国式摔跤运动员。因为他的“膘”大体重占优势,因此在少年当中这个级别的人很少,参加比赛80公斤级别的往往只有一两个对手,所以他比较轻而易举的就拿了省地市各级赛事80公斤级的冠军。
  但见他抓着吕付军一连发了五个“跤拌”,无论是“道口袋”“大背”还是“下把进胯”“直别”真是招招得心应手。
  吕付军被摔得捂着屁股直喊“服输”。
  这时候老膘挺着骄傲的胸脯在沙滩上兜着圈子,他挑衅地对尖嘴猴腮的青年招呼道:“这位伙计,来来玩玩!”
  尖嘴猴腮忙摇头晃脑地说:“不行!不行!”
  老表坏笑着走到他跟前:“不行也不碍事,交个朋友嘛!”话音未落突然双手抓着对方的腰,一用力气就把尖嘴猴腮的人举了起来,紧接着转了一个圈,借着惯性就把人扔了出去。
  然后老膘也没看看被扔出去的人一眼,蔑视地,骄傲地,掸掸身上的沙粒。
  这时人群一阵欢笑,一阵鼓掌,老膘猛然回过头来一看,他骄傲的神色顿时消失了一般。
  尖嘴猴腮没有被摔倒,他稳稳地双脚着地,然后脱去外衣,敏捷地抢入战圈扎了一个“式”。
  老膘心里暗暗吃惊,已经感觉此人非等闲之辈了,但是老膘还是决心给尖嘴猴腮点颜色看看。
  两个人交锋了,一个迈着稳健的像栽桩子一样的步子和对手周旋,一个敏捷地前后跳跃左右翻飞。两人对抗了十几分钟不分胜负。
  大家起哄着,大家友好着,大家欢笑着。
  “我姓田叫孬蛋!不好意思啊!包涵包涵啊!”田孬蛋这时才正式自报家门,一副江湖好汉的样子。
  大家对田孬蛋的看法转变了,田孬蛋露着两排歪歪斜斜的牙齿,一副豪爽滑稽的样子,开始自吹自擂起来:“俺爹是咱许昌的田大肚子!”田大肚子是许昌有名的老拳师,他的名下人才辈出。
  田孬蛋的形象一下子在人们心目中高大了起来。
  “会两下子”的几个小青年你打一趟拳,他表演几个“绝招”,大家玩得高兴得不亦乐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10 17:30:44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天完全黑了下来,乡村里一到晚上便是一片黑暗,初夏的天空中群星晶晶闪亮,一弦弯月明净如洗,坐落在旷野中的陈刘侯新建队的每一个窗口都透露出淡黄色的柴油灯的灯光。
  中间那栋房子临着野地的那个门还开着,这是新建队的临时队委会。屋子里有一个干瘦的老头子正在整理为青年们准备的铁锹锄头等农具。屋里摆着一张白茬三斗桌子和一张毛茬单人床。前后的窗户没有窗框也没有堵着的东西。这个老头子是新建对的副队长,名字叫荣水旺。由于事先准备不充分,派到这里的老农们也没有一个像样的栖身之地,他们只好步行三里路路回到村子里的家中去住了。这个荣队长不知是离家远还是没有家或是家庭有什么纠葛,要不他怎么不回家呢?
  干瘦老头子把工具整理修缮摆放整齐后回到了那张空荡荡的白茬床前,把上面的一条又薄又小的被子伸开铺上一半盖上一半地倚着墙坐进了被窝。他刚想吹灭油灯躺下来,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姑娘们的打闹声。听到这天真活泼清亮的声音,老头儿看着油灯的火花微笑地沉思着。
  队委会西边还有两大间房子,九个女同学分别住在这两大间每间是两小间一架梁的房子里。
  黎贞就住在发出笑声的中间的那间大房子里,这间房子挤进来了四位女同学加上黎贞一共是五个人。黎贞的床紧靠南边的窗口处。
  这时屋里的几个姑娘坐在床上仍然说说笑笑叽叽喳喳个不停。可是黎贞却独自和衣躺在床上,两眼看着房顶发呆。
  尽管别人的说笑声很大,但是少女的思潮却回到了下乡前的那段难忘的经历……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14 16:22:59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许昌是一座小城,许昌又是一座古城,许昌还曾经是曹魏古都。
  在市中心的一所中学校里,昔日古老的殿堂,今日宽敞的教学楼,参天合抱粗的梧桐树,它们在相互映托着,使这所学校显得既古老又年轻,既古典又新颖。
  暮色中,从静悄悄的学校里走出最后一批归家的学生,他们在学校大门口分手后,只见一个中等个子,身材苗条的身影拐入了一条昏暗而且狭长的小巷,小巷两旁是几丈高的大青砖院墙,院墙里边是早年历朝历代的衙门,所以这条街就叫“衙后街”。借着淡淡的昏暗的路灯可以看到随着那个身影晃动着的两条小辫儿。
  小巷的尽头有一个幽静的院子,院子里面坐落着两间端正的青瓦房。房子门前是一个歪斜的葡萄架,葡萄架的东边盖着一小间简易平房,少女的家就在这里。
  正在大屋灯下缝衣服的母亲看到女儿回来,有点生气地问:
  “为啥才回来?就你们学校特殊!”
  “妈!我和同学们商量下乡的事儿啦!”
  母亲一听更生气了:
  “什么下乡不下乡的,什么商量不商量的!这些事儿用不着你操心!”她放下手中的活儿,心痛的看着眼前成熟的女儿又说“下乡的事儿我和你大伯说好了,叫你回老家去。你大伯是大队干部他总不能看着自己的侄女不管。回老家还能找个轻闲活干着,混两年有招工的了就让你大伯送你当工人。小孩子家思想别那样单纯幼稚听风就是雨。跟着学校下乡到那大老远的地方少亲无靠又没后门根本不行!”
  少女答道:“反正我不回老家我非跟学校的一块儿去!同学们都是我的亲人!”
  “好!你个龟孙!你不听话以后就不准进家门!在乡里呆一辈子也没人管!”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
  少女也气哼哼地回到东面那一间简易小屋里,这间小屋仅能放下一张单人小床,一张单斗老式木桌,尽管简陋,但是仍然不失一个“闺房”的干净利落。
  这少女就是黎贞。
  此时她从枕头下面抽出来一个日记本,这个本子就是一个少女的全部秘密,她要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全部记录在这个本本里,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日记本的第一页,提起笔来又无从下笔。写什么呢?是难忘的过去?还是写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写怎样和家里做斗争偷偷注销了户口把自己的户口转入了学校下乡知识青年的序列?还是写对即将开始的知青生活的憧憬?
  她想到了这一群欢快、无优、胸怀大志、可爱的同学们,她又怎能忘记在学校那激动人心的热烈场面?
  … … …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16 20:09:50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高(一)班教室里有十几个应届毕业高中生围坐在那里,一个男学生正在侃侃而谈:

  “……我下乡的心是定了!不但要下乡还要在农村干一辈子革命。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考虑过,我认为在农村干一辈子是非常必要和光荣的。

  虽然目前对农村还很陌生,但是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人,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就必须走这条光明灿烂的路!难道我们天生就应该生活在城市?农民天生就应该生活在农村下大力流大汗吗?

  我们应该到农村去用自己的智慧才能和力量改变祖国的山河面貌!

  当然,生活的道路是曲折而又漫长的,我们好没有深入到农村,我们所猜想出的问题还很少,很片面,但是无论困难有多大,问题有多少,深信我们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也有人说下乡没有前途,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可能这些人的理想是高官厚禄,吃喝玩乐,可我的前途是在农村干一辈子,理想也简单:就是自己能养活自己不再需要家里抚养就行了。也往高想了一点,就是做一个毛·泽·东思想宣传员,把毛·主·席思想传播到广大贫下中农中去。无论如何我下乡的心是定了,无论怎样变化我的心是不再回来了,也不再回头了!认定眼前的道路,看准目标奋斗吧!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这慷慨的言辞引起了一阵喝彩和热烈的掌声。一个个红扑扑的稚嫩脸蛋儿上都带着兴奋向往憧憬的光彩。

  由于激动使讲话者脸上泛起了红晕,他那学生式黑色头发遮住了一半的额头,两道浓黑的眉毛协调相衬,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闪动着,一双明亮清澈有神的眼睛中流露出对生活的向往。

  他高高的个头稍有些苗条,上身穿着发白的军衣,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网球鞋。

  他的名字叫秋寒江,十八岁,共青团员。

  与秋寒江面对面坐着的黎贞也显得激动不已,他的每一句话在她听来都是那样的有力、有理、入耳。黎贞的两眼始终没有从秋寒江的脸上离开。这时他刚坐下来,她就接了话茬上去:

  “农村那里多好啊!宣传队下乡的时候我就爱上了那里的一切,那里有笑哈哈的棉花田,笑弯了腰的谷子,清凌凌的渠水……”烂漫的美好的农村的印象一下子反射到黎贞的脑海里,她为自己的形容和见识感到自豪。

  秋寒江那火一样的热烈的眼光落到了黎贞的脸上:

  “对!黎贞,下乡后咱们组建一个宣传队,休息的时候为贫下中农演上几段好节目多好哇!”

  黎贞的胸脯一起一伏,不知如何对答,只是用激动的眼睛看着他。
  • 淑丽2019

    举报  2020-05-17 03:20:29  评论

    @王振江38307 往事不堪回首……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举报  2020-05-17 04:57:48  评论

    @王振江38307 来不及等待   来不及沉醉   噢来不及沉醉   年轻的心迎着太阳   一同把那希望去追   我们和心愿心愿   再一次约会   让光阴见证   让岁月体会   我们是否无怨无悔……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17 10:31:10
  更正:上身穿着发白的军医

  更正为:上身穿着发白的军(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21 20:49:39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寒江,”坐在墙角一直低着头那个黑四方脸的男学生抬起头来用恳求的话说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我不愿回我们大队,我不愿在我们这黑五类的家庭里生活一天!”说完,他脸上显得极端痛苦,看看大家兴奋的脸,欲言又止低下了头。
  看到这个同学痛苦的样子,大家兴奋的脸都变成了同情的脸,热烈的讨论顿时沉默了下来。
  “啥黑五类!我就不信这一套!出身不好不见得不革命!出身好的不见得不反革命!”这粗声粗气的话音突然打破沉默。讲话者两手有力地挥动着,每一举动都显得粗犷。
  “老膘!”秋寒江瞪了老膘一眼,用眼光制止了他下面的话。
  老膘这个外号是有些夸张的称呼,他中等个子,膀阔腰圆显得十分有力健壮,才十八岁就有了连面胡子,留了一个大平头,头发像毛刷子一样硬邦邦的站在头顶,一双大眼睛,黄色的瞳仁。他的真名叫常敏,因为他长得体格比一般同龄人粗壮,所以大家都像忘了他的名字一样习惯地喊他”老膘“。
  老膘虽然说话如擂鼓,不分场合乱讲让人感到胆怯和过分,但是大家都喜欢他的豪放、直爽、正直的性格。他脱口而出的“过分”的话,使人听了过瘾、痛快、舒服。他是为了这个心直口快,刚刚加入了红卫兵一个星期就被永远开除了。
  秋寒江十分同情地对这个同桌的穆清宝同学说:“大宝,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我们是一起走向生活,走向社会的,我们要经常通信交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体会。别说你家,就连我这个革命的家庭不也是有着不平常的遭遇吗?”秋寒江脸上掠过一朵阴云,但是他转而笑道“做一个人全靠自己的毅力和勇气,并不是局限于这个家!”。
  “对!”秋寒江一旁的那个叫吕赋君的同学接上说:“咱们还是谈下乡的事吧,我赞成秋寒江的说法,我也谈谈我的理想……”这个团支书的讲话又把人们带入了泥土味极浓,农村生活活泼、欢快、浪漫的想象中去。他是一个有知识有教养有魄力有组织才能的青年。结结实实的身体,浓眉阔口,细皮嫩肉地,每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让人感觉他的持重和早熟。
  热爱生活,将要正式走向生活的青年人们,天南海北地讲了许多许多。每个人的心胸都是那样宽广,每个人的理想都是那样丰富美好!
  … …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5-23 21:06:03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想过来想过去,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那个叫秋寒江的小伙子与自己的思想分开。仿佛他永远不知忧愁地笑脸时刻对着她微笑着。
  他给她的印象太深了!
  他是一个热情、正直、奔放的人。自从黎贞看见他的第一天起,就从心底喜欢他。他们在宣传队时配合得那样好,他的舞姿是迷人的。他们俩又同桌了一年的时间,他上课时总爱低头画画儿,到做作业时他就挠起头来,黎贞看到他那可笑的样子就把自己的作业本推到他的面前,他就照抄起来。在农村学农的时候她总爱和他在一起,因为他不怕脏不怕累能吃苦耐劳他热心助人。
  更使黎贞倾慕的是他不畏强暴敢于反潮流。是他第一个在学校大门口贴了反潮流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引起了全校的强烈反响。每当她从学校大门口走过的时候,总看到围在那里的人们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他,不知为什么,那些夸耀小伙子的言语在她听起来是那样的入耳。
  然而,学校的领导亲自来到班上蹲点了,并且还召集同学们开展针对那张大字报的讨论,一时间一场逆流袭来。但是它并不因此而退缩,他还敢和老师们领导们据理力争论辩是非。
  看到他孤独地处在强压之下,看到他那张孤零零的大字报在风雨中飘渺,黎贞从心里为他担忧。她不忍心看着他孤军奋战,出于倾慕,出于同情,出于爱怜,黎贞也豁出去了,于是她奋笔写了一张表示支持的大字报贴在了那张孤零的大字报的旁边。
  一想起那些不平静而又给人记忆深刻的过去,少女的心就跳的激烈了。
  她决心与他下乡到一起,她决心不与他分开,为什么要分开呢?这一点她也曾想过,因为是志同道合,因为是同学,因为……但是这个志同道合和同学的关系似乎不能完全表达少女心底的莫名其妙的东西。虽然母亲主张她回老家,老家有自己的亲人们,但是她觉得老家的亲人还不如这些同学们可亲。她一离开他心中就觉得空虚,那都是为什么呢?今天晚上她才做了一个总结,这就是:“爱情”。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举报  2020-05-23 21:43:02  评论

    @王振江38307 痴情又讲义气的黎贞,只是把自己做好的作业主动拿给同学抄,这不是义气, 是没有原则,她这样的女孩子,注定以后是会吃苦头的。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20-05-23 22:55:24  评论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那时候出现了两个名人:反潮流的黄帅,交白卷的张铁生。提倡读书无用论。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6-03 13:44:55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想到“爱情”这两的字她的脸发烧了,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此时她不因害羞而轻易打断自己的思路,她热烈地想着许多过去根本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的事情。
  她尽量使自己平静一些,再次提笔在小本子上认真写了两个字《愛江》,写完就急忙用手捂住绯红的脸儿。
  她不但能歌善舞,还是一个小诗人,他曾经在吟诗会上得过奖呢!这时她一口气写下了这样一首诗来:
  【爱江】
  千条江呵,
  万条河,
  条条江河眼前过,
  我单爱那一条啊—— 
  那条江宙在我的心窝。

  他不畏狂风暴雨,
  他敢顶逆流漩涡,
  困难面前毫不退缩,
  我爱,爱他那坚强的性格。

  他那样可亲和蔼,
  又那样智广、谋多,
  喜弹、乐跳、爱高歌,
  我爱,爱他的热情和活泼。

  这条江并不出众,
  可他却紧紧地吸引着我,
  他的浪花那样好看,
  流水啊,又那样清莹澄澈。

  美丽的大江啊!
  深刻在我的心窝,
  每当想起他,
  我的心就激起层层浪波。
  写后,她自我得意地把诗仔细看了几遍,她完全沉浸在幸福的想象之中……
作者 :渺渺沧海之一粟 时间:2020-06-03 21:36:15
  品读!坦露的臂膀,沸腾的胸膛。赤血和热汗,丰富了思想。上山啊!下乡!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20-06-06 12:46:49
  【不屈服于命运的人】
  第一章
  走向生活
  同室的那几个姑娘突然发出一阵笑声,黎贞敏捷地翻了个身,把日记本压在了身子下面:“笑啥哩?”
  那个叫小枯搐的姑娘调皮地问:“你癔症什么哩?怎么下乡的第一天就想家了?嗯?”
  “谁想家呀,我在想,我在想……”一下子她也说不出来个啥名堂“哎,你们谈论什么问题?”
  “俺们在讨论谁干饲养员,谁干卫生员,谁当拖拉机手!”这个小枯搐名叫谢樱花,因为她的黑黑的脸上有许多糟疙瘩,一双小眼睛,身材又矮又小,两腿还有点罗圈,所以有人送给她小枯搐这个外号。于是人们背地里就这样叫开了,不过她也不在乎这个名字,当她知道是给她起的这个特殊名字时,只要有人当面叫,她就会痛快的答应。
  这些美好的理想黎贞早就开始了,她说:“我想当一个赤脚医生,每天光着脚背着药箱穿行在田间地头为贫下中农治病,将来我上个医学大学,毕业后当个外科医生像白求恩一样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她又看到身边那个姑娘正在画画,停止了她的讲话推了那姑娘了一把说:“你先别画了小画家!你也谈谈嘛,你能指望你的画种田锄地吗?”
  这位画画的姑娘父母都是画家,她从小就学画画,所以“小画家”的美名早就属于她了。
  “我呀”她没有抬头,铅笔在画板上飞快地打着线条“我画一辈子画,我还要当个舞蹈家、记者、广播员!”她的笔划动得更快了,画面上有条大河,河旁边有几幢房屋,长空中有一队大雁在飞翔。
  “你们的理想我都相不中!”那个瓜子脸,两个双眼皮,两个水汪汪大眼睛,两条又粗又黑垂至腰窝的大辫子的姑娘接上话茬说“你们的想法都太天真幼稚了!那是根本实现不了的事!什么饲养员、卫生员、拖拉机手都太低级趣味了!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政治家、社交家!当一个风流女辈,最低也要当一个恋爱专家!”
  黎贞好笑地说:“就凭你那本事还想当这家那家呢!咯咯咯咯!”
  “我的本事怎么了?谁不说我李艳霞是个100分的人?你能吃上60分就不错了!哪个男子见了我不钟情?”说完她从挎包里摸出一颗香烟叼在嘴上然后凑到玻璃罩子的柴油灯上面把烟吸着,下了床在屋里的空地上扭着屁股迈着剪刀步浪不唧唧地转着圈儿。她高高的个头,身材窈窕,扭动起来飘飘然地,李艳霞是个外校来的女学生,很快就和大家熟悉了起来。
  她扭到屋子中间站了下来,吐了一口烟圈儿,以老大姐的口吻说:“你们年纪还小,社会阅历浅,你们还太天真,你们还太幼稚!社会上的事情复杂着呢!你们想听吗?我可以讲上几天几夜噢!”一副见多识广的神态。
  “你们听!男生那屋唱的歌多好听!啊《航标兵之歌》!”黎贞打断了李艳霞的话。
  屋里的姑娘们被这淳厚的男中音合唱迷住了。只有李艳霞皙白的瓜子脸儿气得通红,两条比柳树叶还细的眉毛拱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直转圈儿。
  黎贞把日记本抱在胸前,看着墙上面映出自己高大的影子,听着合唱中自己最熟悉的那个声音,不知不觉地也跟着唱了起来:“……前面的道路崎岖又漫长,谁能把英雄的步伐阻挡?我们战斗在天涯海角,踏遍四海劈风斩浪……”
  歌声飘荡在静静的黑夜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