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家庭月征文034】儿行千里父担忧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3:49 点击:926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九九七年的农历十一月下旬,位于中国北部地区的河北省,早晨室外的温度已达到零下十多度。虽然北方冬天外边很冷,室外空气非常干澡,但人在外边活动的时候,只要身上衣服穿得稍微厚实一点,其感觉也并不是太冷。


  那年头,河北那边住在城区,在工厂里上班的那些工人,其工作单位有条件的,住的便是单位的公租房。福利好的单位冬季也都供暖,福利不好的单位则没有暖气,当年咱们家的那个大人物XXX,就是随女方去河北衡水安家落户的。当年他家就住在衡水市区的一家国营厂的公租房里。说是厂里的公租房,其实就是地面上有两小间的砖瓦结构的民房,房子另外一间的下边是个地下室,是他们家的车库,储物间。北方那边因为冬天气候非常寒冷,故然每家每户都要有一个储物间,专门用来存放越冬吃的大白菜。


  那年头的车库,其实存放的就是自行车和家里一些不常用的家具的地方。当年人们上班时,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的,每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满大街跑的都是不同牌号的自行车,有永久,飞鸽,凤凰,等各种品牌的男式或女式自行车,有轻便26型的,也有加重28型的,偶尔也见到骑摩托车的。当年中国乃是一个自行车的王国。在那个年代里,有钱人才会骑摩托车,没钱的人即便能买得起摩托车,但是烧不起汽油,因此没钱的工薪族只能骑自行车。现如今手边有点钱的人,大多都选择开小车上下班了。


  当年XXX家的经济条件在那一带属于中等偏下的人家,两口子都在某国营单位里上班。只不过他们家的两个孩子当时还比较小,而且都在学校里读书,因此两口子上班所赚的钞票大多数都花在了孩子们的身上了。


  同年农历十一月底,XXX给家里来了一封信,信中说他得了面部神精炎(面瘫)。他本人对此病感到很懊恼又很沮丧,心里一个劲的责备自己,“怎么别人都不会得这病,凭什么我就会得这个病?”并且还在信里说了许多难过的话,父亲看了感觉很是过意不去,于是便决定自己亲自过去看望他那唯一的宝贝儿子。可是父亲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没有读过书,也不认识字,从我们家到河北衡水要乘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无奈的父亲只好叫我向厂车间主任请假,然后带着他一道去河北。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灵芸兰秋(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灵芸兰秋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4:51
  同年十二月初,我便向小老板请了半个月的假。我请假条写好之后,交由小老板亲笔签字,然后再上交厂办公室的出纳会计,出纳会计收下请假条,并用专用的票夹夹起来,放在一个专用的文件柜中,至此我的请假的手续便办好了。


  在我打算离开车间之前的时间里,我还特意去了检查科一趟,跟牛逼科长打了一个招呼,牛逼科长则笑呵呵的问我道,“杨工啊!你长这么大都没有出过远门,这下带着你父亲去河北,可以见见外边的咣当哦!哈哈,下次回来时,请把你此行的所见所闻逐一讲给我们听听哈!”我笑着道,“可以,可以,我一定会跟你讲我此次路上所见到的新鲜事哦!”哎,走出厂大门的我,一脸的茫然。不知此次过去又将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结局,父亲此次过去到底还能不能帮XXX治好那个病,此行的一切,在未见到其本人之前,这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具体来说,我想这其中应该还夹杂着一点心病吧!好在没有去河北之前,这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


  当天晚上,我帮着父亲收拾好去河北的行礼。行礼当中有母亲提前剥了壳的花生米,大约有二十多斤,三十斤的样子。十斤糯米,还有父亲几天前拿着自家地里收上来的芝蔴去镇上油坊兑换的十斤芝蔴油,父亲买了一个崭新的白塑料壶,将换来的新鲜芝蔴油封装好,放在一个特制的包皮里,说是特制的包,其实就是找一个内胆完好的化肥包装袋,早年的化肥包装袋分为两层,里面一层是一层质地很薄油纸袋,外边是塑料编织袋(蛇皮袋)。父亲将芝蔴油装袋,并熟练的用绳子打包捆牢。最后母亲还另外塞进去两只事先经过宰杀腌制的老母鸡。

  我记得当时母亲杀鸡时,还特意找了两只最重最肥的老母鸡,平均每只七斤往上。哎,当年父亲母亲都是铁了心的要跟着XXX走,可是XXX和他的老婆,每次都是以自己单位住房面积紧张而婉拒了他们的请求,但是父亲母亲并没有因为这个而生他们两个闷气。相反的,他们小两口每次过年回来探家时,母亲对他们两服侍得异常的周到。我切记得当年那个人的每一句话,在父母面前都相当于过去皇帝老儿签发的圣旨,让我这个做女儿的一时无法适从。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父亲母亲便早早的起床了。母亲特意为我和父亲各炒了一大碗油炒饭,作为我们两个人的早饭。吃罢早饭之后,父亲从锅底下找了一根胳膊粗的栗树棍子,拿起柴刀将棍子上的树结逐个修掉光滑,作为路上挑行礼的扁担。母亲将我们两人送到村口的大路上,那一担行礼足足有六七十斤重,我和父亲两人在路上轮换着来挑行礼,一直挑到梁桥,登上了马厂发往合肥的班车。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5:36
  客车是从大墅服务区上的国道,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合肥火车站。我连忙带着父亲去售票窗口,买了两张去衡水的连号普通硬座车票,那年代的火车,还是那种绿皮车,当列车经过河南商丘站的时候,那里的人非常的野蛮,车子一靠站,便一个劲的往车箱里挤。从门里无法挤得进去的,便从窗户往里爬,车箱的过道上挤满了人,连厕所里都站了人,那些从车窗里爬进来的人,从我们这些坐着的人的身上踩过去,有的甚至还从我们的头上踩过去的,倘若我们要是抬头多看他们一眼的话,他们都会怒目圆睁,摆出一付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我跟父亲两个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个,任凭他们从我们的肩膀上一一踩过。


  又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六点过,列车终于停靠在衡水站了,我和父亲两个人先后走出了车箱,来到了出站口外边的一家小烟酒店,找了一部公用电话打了过去。约莫过了一个时辰,XXX家的女主人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来车站接我们了。


  她推着自行车,我和父亲两个人则跟在她的身后一路步行到XXX的住处。当年的衡水还没有建市,还只是一个县级城市,城区正处在建设之中,境内随处都能见到在建的楼盘,每相隔几里路的距离,便是一个建筑工地,路上的渣土车不停的来回穿梭着,车子所到之处的马路上便扬起两米多高的灰尘,迷得路边的行人简直无法睁开眼睛。


  我们随着女主人一路走到她家,走进XXX家的两间小屋的门外。她本能的掀开厚厚的布门帘,推开房门,将自行车推进屋内。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煤球炉,上边放着一只盛满水的开水壶,水壶嘴上还正冒着丝丝的热气。旁边还有一个煤气灶,墙角边立着一个液化气钢瓶。在屋子进门的门后边是一个碗厨。那天正逢礼拜天,他家的两个孩子都在家做作业。当时他家的老二正好肚子饿了,便起身打开碗厨门,随手拿了一个玉米面做的窝窝头,正放在嘴边啃边看书呢。女主人则顺手递给父亲一只窝窝头,父亲连忙接过窝窝头,用手掰了一点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嚼着。随后她对父亲说,“爸爸,你看,咱们家这么小的屋场,能容得下你们三位老人么?这次我让你老人家亲眼看看,否则你们根本不会相信我们。”父亲听了她的一席话,低着头沉思了良久。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6:27
  随后,她又把我引进了里屋的房间,XXX此时正躺在床上休息呢。里屋的房间中间用一个布帘子从中间隔开,一分为二,左边是XXX带着他儿子睡的床铺,右边是她老婆带着女儿睡的床铺。父亲看到此种情形之后,惊愕得很长时间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XXX躺在床上,整个人的面部都已经扭曲得变了形,嘴巴整体向右边歪斜,右边太阳穴旁边还帖着一块黑乎乎的大膏药。父亲很心痛的坐在了XXX的身边,关切的用手不停的扶摸着XXX的脸,询问XXX到底是怎么回事时,XXX则压低嗓门,小声的对父亲说,“这个还是我十多天前,早上起床去屋外洗脸刷牙的时候,随着一阵冷风从我的脸边吹过之后,不想我的整个左脸颊便感觉一阵如针扎般的刺痛,于是我就迅速转身折回屋子里,过了一会儿,可当我端起饭碗,打算吃早饭时,竟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偏离了原位,连饭都吃不进去了。哎,我真倒霉,怎么会摊上了这等怪病啊!”说完这些话之后,XXX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父亲说,“你这个是邪风扫的,黄鳝血可以敷得好。”于是女主人便立马去当地的菜市场,买了五六条小黄鳝。又去当地卖花烛的店里,特意买回一刀草纸。父亲先把草纸展开,裁成正方形的小块,然后用剪刀把黄鳝的头部剪掉,将黄鳝血均匀的涂在小块的草纸上,最后把涂了黄鳝血的草纸帖在XXX的脸上,哪边歪就帖在哪边。一直折腾了将近一整天的时间,也未见病情有所好转。


  第五天的早上,女主人去单位上班了,XXX则独自去了一个中医诊所,找当地的老中医,用银针针灸治疗。此时家里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父亲在XXX家中东瞅瞅,西看看。竟然发现女主人平时用来买菜的零花钱,随便丢,随便放。那桌子上,床上,灶台上,碗厨头上,随处都能看到十块八块的零星散钞,那掉在地上的一分,两分,五分的硬币就多得去了。父亲看了一眼,便笑着对我说,“看来这城里人的头脑可真不简单哈,故意将家中的钱财随意摆放,这分明就是在考验我们啊,看看我们这些农村来的人是不是个个都害钱皮。”我只是本能的呵呵一笑,什么话也没说。


  临近中午时分,XXX从外边看病归来。女主人也从单位下班赶回来做饭,下午她便向单位请了假,陪着老公在家安心养病,父亲则一直坐在XXX的床头,陪着XXX说话,拉家常。XXX对父亲说,“如今我身边的这两个孩子成了我努力奋斗的本钱,我一定要把他们两个供到大学毕业,尽量让他们去读重点高中,考上重点大学,以后出来走上社会才能出人头地,去政府单位里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等我们两口子日后老了,也好去享受天伦之乐哈!”我听到XXX嘴里所说的一席话之后,心里便顿时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我不禁一声哀叹,亲为亲,邻为邻,包官拯还要偏袒合肥城。你家的儿就是儿,人家的儿就不是儿。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7:25
  记得当年我读初中的时候,身为家中长子的你却整天在老人面前鼓捣,“丫头是人家人,给她读太多的书没用,将来嫁人了,你们老人也享不到她的福。”尼玛的,这是人说的话吗?你家的大孩子也是丫头,你咋就想赚钱培养她去读大学呢,哦,你家的丫头是人,人家的丫头难道就不是人?


  第六天的上午,XXX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他的心情也随之跟着好转了许多,于是他便起床带着我和父亲去了他家地下室的储物间。XXX拿出他平时从单位里顺回的各式各样五金工具,摆在在我和父亲的面前,刻意炫耀自己的功劳。



  我不禁抬头向四周望去,只见他家储物间里摆满了许许多多的宝贝,有内六角扳手,开口扳手,梅花扳手,套筒力矩扳手,这些都是整套的;活动扳手从大到小,也有五六把之多;管钳,老虎钳,台虎钳,还有电焊机,电焊护罩,电焊条不下十包,都是没有拆封过的。还有焊枪和割枪,小型空压机,就差氧气瓶了。角落里还摆放了许许多多的铜焊条,长约一米,焊药三听。



  我笑着问XXX,道“你搞这些东西干嘛?”XXX说,“我想开个电焊补胎冲气门市部。眼下咱这边满地跑的都是运送土方和砂石的工程车,我若是能在我这个地段,开一个电焊补胎冲气门市部,那生意一定非常红火哦。”我连忙答道,“是啊,你们这里到处都在施工,这工程车的维修频率肯定很高,开个修理部的确是个发家致富的好门路啊!”XXX则会意的笑了。过了一会儿,XXX又说,“小妹,你干脆来年从老家工厂辞职过来,帮着我一起做吧!”我笑了笑,稍停一下便说:“可以呀,只要你能信得过我!我随时都可以过来帮你!”其实我早已看穿了XXX的心思,我跟他随意讲的那些话,也只是用来试探试探他的诚意。尼玛的,此人在社交圈内,向来都是三七讲着,二八听着,很少有真心话去待人的,只不过此时的父亲还一直蒙在鼓里,内心对他一直充满着无限的希望。


  第七天的下午,XXX当着父亲的面与老婆大吵了一场。XXX哭丧着脸,在父亲面前叽叽歪歪,讲了很多难过话,他老婆则在父亲面前哭诉道,“咱们在这边结婚成家,你们家的人当时没有一个人前来看望过我们。然后她又指着屋内的组合家具和彩电道,“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叔老爷送给我们的,连我们两口子睡觉的床铺也是叔老爷送的,还有我们结婚做嫁妆的标准牌缝纫机也是咱叔老爷花钱买着送过来的。随后女主人又反过来用右手的食指,指着XXX的额头说,“我们当年结婚时,你家可是穷得一无所有哈。”说着说着,女主人便对着父亲放声哭开了。我看着实在没趣味,便很自觉的走到了他家的屋外边。又过了一阵子,女主人终于止住了哭泣。XXX也没有再争吵了,屋子里再次平静下来。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8:15
  女主人见我再次进屋之后,便主动邀请我去衡水市区逛红旗商场,于是我便欣然跟着她一道去了,我们两个走了,屋里只剩下了XXX与父亲两个人,只见父子两个坐在床沿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对小眼,默不吱声,谁也不曾说上一句话。


  女主人在路上笑着对我说,“今天下午商场里有商品打折出售,我带你一道去购买一些便宜的货品回来,你看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我们这里商场打折出售的,这衣服的用料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款式有点落后而已,但还是可以穿的。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平时过日子时,一定要省着过,花钱也得精打细算,细水长流啊!”我们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不知不觉的,就走进商场里,她在商场里买了五六斤鸡蛋糕,四瓶六十五度的衡水老白干。两瓶五十五度的衡水老白干,则另外用打包带扎起来。



  我跟在她的身后在商场里面转了一圈,临走的时候,她笑着问我道,“小妹,我买一把王麻子剪刀送给你,作为你以后出嫁的嫁装吧。我们这里产的王麻子剪刀,钢火好,特别耐用。在你那边,可是花钱买也买不到的哦!”我连忙笑着说“可以啊,那小妹要再次的谢谢大嫂哦!”最后她又专门去她们家当地的药材公司,购买了一打瓶装的云南白药,每十瓶为一打,说是给父亲拿回家用于治疗刀砍斧剁之伤。


  第八天的早上,XXX带着我去他那的火车站,给我和父亲分别买了两张返程的火车票,乃是当天晚上八点从太原发往合肥的列车。


  当天下午五点过,XXX提前下厨给我和父亲做了一顿丰盛送行饭,招呼我们两个吃过之后,便将头天在商场购买的六斤鸡蛋糕用小铁桶装起,四瓶衡水老白干则单独放在一个小包里,交由父亲带回家送人。随及,他们两口子便起程送我们两人去火车站等车了。在车站的候车室里,XXX与父亲坐在一起,头挨头,嘴巴几乎帖在父亲的耳朵上耳语了好一阵子,我见到他们父子之间有疑似重要的事情要密谈,于是便很自觉的与他们两个保持一段距离。我是一个姑娘家,也是本场事件的局外人,对于他们父子间的那些破事,咱还是尽量少插手为妙。 一直等到火车进站的时候,XXX才依依不舍的起身与父亲挥手道别。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29:11
  晚上十点过,从聊城站上来了两个家伙。这两个家伙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只见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瓶开了封的二锅头,在车箱里一边走,一边用他们的那双老鼠眼不时的向车箱里四下打探着,他们两个走到父亲的身边,主动找父亲搭讪道,“请问这位大叔,你能否借个火给我用一下?”此时父亲假装在打瞌睡,我则穿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把头深深的埋在衣领里,身子紧帖在车窗旁边,不说话,也不动弹。从外表上看,根本分不清是男还是女。


  我看到这两个家伙不怀好意的对待父亲,于是就本能的伸出右脚,挑了一下父亲身边装鸡蛋糕的小铁桶,父亲则抬头会意的看了我一眼,那两个家伙见此情形,相互对视了一下,便很知趣的走开,去了下一节车箱。此后也一直没有见到过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一站下了车,凡正这两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天明之后,列车终于顺利到达了合肥站,我跟父亲一起走下了车箱。



  回到老家之后,父亲则一直郁郁寡欢,见人老是哀声叹气,时常会莫名其妙的说,“哎,我这下简直都怂瘫掉啦!”后来有村民就把这事私下告诉了我,当我再次去向父亲求证时,他老人家却死活都不愿说出事情的缘由。 哎.......后来,父亲还是因为此事而一病不起。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13:36:57
  我在家静等了半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幻想着,XXX见到自己的老父已年近六旬,可能是出于对我良心发现,才从井队里零零总总拿回了很多开店的工具,还说要带着我这个本就有着一些机械基础的人一同打天下......


  可当我打电话再次跟XXX聊起,打算来年辞工去河北,帮助他一起打理门面的事时,未想他却在电话中开口大骂我道,“你恐怕是发糊了吧,我本是国营企业里的一名堂堂的正式工,我跟着你这样的人一起辞职下海,我岂不是拿鸡蛋跟石头碰。再说咱老杨家的人,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的人。你想叫我跟着你后边一起做事,呵呵,你所想的那些尽是歪门邪道,咱们这些正派人绝对不会跟着你一起,去干那种投机倒把之事,你还是乘早断了这个念头吧,往后在外边做一个打工仔,老老实实的帮别人打工!你想跟着我后边混,那简就直没门! ”



  我他妈的当即便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娘兮逼的,这到底是个啥东西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5-05 13:51:19
  @GEARYSM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文鱼武凤 时间:2016-05-05 15:43:22
  怎么每家都有这样的混蛋!
  以前我爸在老家盖房时就有这样的"亲戚"
  那时我十二三岁 亲眼目睹同一个人的两张脸!
  世路崎岖
  愿非此类者幸福!
  • GEARYSM

    举报  2016-05-05 15:56:16  评论

    @文鱼武凤 当年两面三刀的人多得去了,其争来争去皆是为了一个利字,所谓的的亲情友情在金钱与利益面前,则变得一文不值。
  • GEARYSM

    举报  2016-05-05 20:25:39  评论

    @文鱼武凤 这个又叫做双重垃圾人,对待家人异常凶残,对待外人则是天下少找的大好人。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