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施老头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19:40:53 点击:55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九八零年,我们村的山间和田埂边都栽满了柿子树。每到农历八月底的时候,柿子树的树叶也渐渐的落得差不多了,树上便露出一颗颗大黄皮的柿子,那桔黄色的柿子挂满了枝头。放眼望去,如同在树枝上方蒙上了一床桔黄色的被单叶子,景色很是壮观。


  那时的我年纪还很小,对很多东西也不怎么懂。树上的柿子黄了之后,时常会有沙和尚(灰喜雀)来啄食树上的柿子,被啄食过的柿子不久便会从树上掉落下来。于是我经常跑到山边的柿子下捡拾软的黄柿子吃,那被鸟儿啄食过的黄柿子吃起来甘甜而不涩嘴,常常一吃一个饱,为此家人没少骂过我。尤其是我姐,她骂我是最难听的,“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这个小逼头子,你这个好吃逼,你吃着去死啊!”哎,那年头的孩子又哪里有什么零食可吃啊,每天回来能有三顿白米饭填饱肚子也就算不错又不错了。


  每年到了农历七月底,树上的青柿子长到二或三围大的时候,村里就开始有人兑卖青柿子了,每次都是生产队长带着外边来的人上山看柿子。所谓的二围三围就是柿子的个头大小,是以成年男人的食指与拇指刚好围过柿子果实的一圈,这个就叫做二围。三围是以中指与拇指围过柿子果实的一圈的。当年的青柿子卖得价格非常便宜,二围的一块钱一百个,或八十个。三围的一块钱七十或六十五。个头稍微大一点的六十。那年头,来到我们这边购买青柿子的人,大都是程家市广平等平原地区的,还有一些是家住县城的,他们那边没有种柿子,买回家烫熟了专门吃口味。早年我们家只有叔叔会烫青柿子。叔叔把我家大门口栽的那棵柿子树上,个头长得大一点的柿子摘下来,然后烧上小半锅的开水,拿来平时用来挑吃水的大木桶,将开水与冷开按一定比例勾兑起来,以手能放进去搅动为合适的水温。最后将青柿子一一放进去,放完之后,用手放进木桶里翻动几下,外边逐用几件厚实的衣服蒙在木桶横梁上上面,连着桶体一起包起来,外用麻绳捆起来,一般来说,头天晚上烫的青柿子,到了第二天早上便可以吃了。那烫过的青柿子吃起来又甜又脆,咬在嘴里就像吃苹果一样。哎,那年头的我,根本就没吃过苹果,也不知道苹果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其滋味也是听别人随口说说而已。


  一九八一年之后,我们村子里的柿子树都分到户了。每家每个人头都分了一棵大柿子树的,当年我们家七口人,一共分了七棵柿子树,每棵树都有三米多高,而且柿子树的树枝质地很软,又不怎么结实,人爬上去采摘柿子的时候,树枝容易被踩断,故而经常会有人从树上跌落下来。年纪轻的从树上掉下来时,手脚反应快的,则一跳而下,反应慢的,便会摔了一个大跟头,大不了回去在床上躺上三两天就好了。年纪大的则不行了。于是村子里的农户们都纷纷将自家树 上尚未完全长成熟的青柿子卖给了同一个人——也就是估柿子的人。其意思是将树上结的柿子果实按照一定的价格估卖给同一个人。然后再由估柿子的人来,看守长在树上的柿子果实,一直等到树上的柿子完全卖完。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19:43:02
  每年到了柿子长到二围大的时候,我们村便来了一个年纪六十多岁的北方的老侉,上身穿着一件老式对襟,布纽扣的白洋布小褂子,下身穿着灰色的裤子,脚穿一双黄球鞋,中等身材,勾勾的背,古铜色的大圆脸,剃着一个光头,留着八字胡。说话带着一口北方的侉腔。他本人姓施,当年村子里的大人们都叫他老施或施老头。听父亲说,这个施老头好像是安徽阜阳人,终生未取,独活子(光棍)一个,每年靠下乡估柿子为生。


  施老头每年都会来我们里,很喜欢逗村里的小孩子,于是村子里那些跟我年纪一般大小的小男孩,便私下里指着老施的光头说,“光忽浪头,打酱油,打半斤,带吃带点灯。”据父亲说老施人老了,耳朵有点不好使。有时人们当着他的面大声喊他,他都听不见。常常要用很大的声音喊上好几嗓子,老施才能勉强听得到。


  老施在我家屋后边的山脚下搭了一个小棚子,是用农用薄膜披的棚子,里面刚好能容得下一张小床,说是床,其实那根本不叫床,那是老施从村民家找来两条破的木匠斩凳。板凳面子上被木匠用斧头斩木料时,斩得坑坑哇哇,高低不平,过去的木匠师傅干活全靠用斧头斩或刨子推,哪里还有什么木工刨床或电动刨子啊!老施从我家借了一个床列笆子,(整根小竹子,中间用麻绳编成的竹列笆,用于垫在农村老式踢脚板床上,隔着稻草的或被单絮的。)将自己随身带来物品放在上面,最后又从别的村民家找来一床破的草席。,老施拥有了这几样的几件法宝,便可以在山脚下的小棚子里过起了窝居生活。


  老施白天吃冒烟饭,只要村民家的烟囱开始冒烟之时,老施便会拿着自己打的一壶小酒,来到了村民家里,与村民对饮起来。老施的怀里总会揣着一个二斤半的盐水瓶(过去医院里打吊针的瓶子),里面装满了八毛二每斤的苦老八(过去全椒酒厂做的山芋干子酒),老施每天要喝两遍酒,中午一遍,晚上一遍,每次都喝得红头千脑(面红耳赤),说话舌头打卷卷,两脚插在地上东倒西歪的走到自己的窝棚里,倒头便睡。
  当年施老头经常来我家吃午饭,父亲时常拿出自家泡制的枣子酒或是蜂蜜酒来招待施老头子,父亲与叔叔都没有酒量,故而只能将酒拿出来,让老施自斟自饮。


  九月上旬的一天午后,老施在我家酒足饭饱之后,正好在自己的窝棚里睡大觉。此时村子里的几个小捣蛋鬼(王家的两个小屁孩),上山寻找马蜂窝的时候,刚好路过老施住的窝棚门口。年纪大一点的孩子便大声的喊叫道“光忽浪头,打酱油,打半斤,带吃带点灯!”未想此时的老施却一下子从睡梦中突然惊醒,连忙一骨碌从床上爬将起来,将头探到棚子外边,大声斥责道,“小狗日的,你胆子倒不小呀,竟然还公然骂起了我,看我今天不把你们的小腿打断,塞进你们的小屁眼里。”哈哈,此时的小厌蛋(调皮鬼)们猛然间听到了老施的怒斥声,便吓得个个大惊失色,纷纷拔腿飞奔而去。老施一下子追到棚子外边,向着孩子们逃跑的方向大声呵斥道,“我看你往哪里跑!”此时这两个小厌蛋已被着实吓得不轻,两人一溜烟的从山脚下跑到了山顶上面,一口气,足足跑了两里多的山路,累得一屁股坐在山顶上的大石头上,张大嘴巴噗嗤!噗嗤!直喘着粗气。哈哈,人们都说聋子的耳朵不好使。当年农村里的聋子分为两种,一种是假聋,一种是实聋。是假耳聋的人。别人喊他,他却装作什么也听不到,别人倘若是开口骂他的时候,他便立马做出相应的反应来,立即跟人家翻脸吵架。倘若是真实耳聋的,则是打炸雷也听不见。看来这个估柿子老施还是一个假聋子,人家喊他,他耳朵听不见,人家骂他时,他的耳朵则立马就听到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19:44:23
  第二年,到了柿子二围大的时候,施老头又过来了,此时老施的身后边跟着另外一个老头子,是山那边的人。年纪与老施相仿。父亲说这个老头跟我们家还是本家呢,论辈份跟父亲还是同一个辈份的人,只不过年代相隔久远,没有接着走下去罢了。其实当年这个老头的女儿就嫁在我们村子里,他的女婿还是哥哥小舅子呢,只是哥哥当年去了外地,在外边吃上了计划粮,讨取了城里的老婆,故然不认他这个穷舅舅罢了。老施将我们村的柿子都转给了这个新来的杨老头子。老施则去了山对面的村子,将那边柿子给估了下来,老施去了山对面的村子看柿子了。有时偶尔也会过来找杨老头一起喝酒,但来我们村玩的次数并不多。


  话说老施去了对面的村庄之后,在那边的柿子树下也搭了一个小窝棚,老施仍然是爱喝酒,每天那个两斤半的盐水瓶俨然还是不离身,老施照样还是到村民家中吃冒烟饭。跟那个村子里的村民们,关系打成了一遍,与那个村的生产队长张XX混得特别好,平时呆在一起,几乎是割头不换颈。老施几乎每天中午都要去张XX家吃午饭,每天张XX一家人都待他如同自己的亲人一样。老施时常在张XX家喝得伶仃大醉,常常是狐狸认不得野猫。喝过之后,便倒头大睡,一直睡到日落西山,方才起床巡视自己的柿子园。


  却说有一天下午,老施在另外一个村民家又喝得烂醉,午后倒在窝棚里沉沉的睡去。此时张XX家的八岁小儿子,午饭之后一时闲得无事可做,便直接跑到了老施的窝棚边玩耍。这个孩子当年在那个村子里,算是一个出了名的大厌蛋,他是无所不能,无所不会,费详无道,村民们人见人恨。当年这个小家伙今天拔了人家地里的南瓜苗,明天又去掏人家的鸡窝。后天又到村民家的菜园里摘了人家的西红柿。于是村民们便纷纷去他家,找张XX理论。但张XX一家人却视这个儿子为龙胆,谁说了他家儿子的不是,他便会不高兴人家,有时还会破口大骂人家。小家伙有了家中大人的撑腰,便在村子里的小伙伴当中,越发显得一抹不杠手(打遍天下无敌党),其他村民家的小孩子则常常被其欺负或打骂,但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小家伙跑到老施的窝棚边,伸头朝着里面东张张西看看,此时的老施正睡得特别香,喉管里呼噜!呼噜的打鼾。小家伙将老施放在床头的盐水瓶,轻手轻脚的拿出来,此时盐水瓶里刚好还有大半瓶的苦老八白酒,于是小家将盐水瓶拿到老施的窝棚后边,抬头向四周环顾了一下,确认四周空无一人的时候,迅速将塞在瓶口上的橡皮塞子,边上的皮碗子翻起来,然后力拔出来,最后把自己的小鸡鸡从裤裆里掏出来,对着盐水瓶口,哗哗的,向瓶中撒起尿来,不大一会儿,一大泡尿便撒完了,老施的盐水瓶也装了满满的一大瓶“酒”。小家伙将瓶上的橡皮塞子又按原样塞好,而后再次蹑手蹑脚的来到的老施的枕边,此时的老施仍然是打着呼噜,一动也没动的躺在床上。小家伙便将装着酒与尿的盐水瓶轻手轻脚的放到老施的枕头边......


  当天晚上,老施就像没事人一样,起床之后先是在柿园里照例转了一圈,确认没人动过自己的柿子之后,便拿着这瓶酒和尿的混和物,屁颠屁颠的来到了张XX的家中。
  张XX这个人平时也很爱喝一口的,当他看见施老头子竟然一下子从家中带来了这么多的“美酒”,顿时高兴得不得了。立马叫自己的老婆杀鸡备菜,准备喝酒。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19:48:37
  每年春季时,村民们每家每户都要饲养很多小鸡,到了农历八月下旬的时候,便可以杀小子公鸡吃了。张XX的老婆立即去鸡笼里抓了一只个头最大的子公鸡杀掉,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张XX的老婆便将一道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子公鸡炒栗子给端了上来。


  此时在一旁玩耍的,张XX家的小儿子早就馋得直流口水,便立马将挂在鼻孔下方的两条“老龙”,呼啦一下子给吸了回去,迅速伸出自己的那双小黑手,五爪进笼的伸进菜碗里抓起一块鸡肉,一个劲的往嘴里直塞。老施则坐在一边呵呵的傻笑着,逐连忙把从家里拿过来的“美酒”给张XX和自己各自斟满了一大杯。


  老施笑着招呼张XX道,“喝酒!喝酒!今晚咱们不醉不休哈!”老施与张XX两人同时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嘴巴一张,脖子一仰,只听得滋啦一声,便一饮而尽。两个人都同时喝完了杯中的“美酒”,又同时将手中的酒杯,杯底朝天的高高举起来,大笑道,“哈哈,滴酒不剩呐。”“喝完一杯之后,施老头再一次的给自己和张XX斟满了一大杯。老施说,“咱俩干了这一杯哦!”


  张XX喝完第一杯酒的时候,其并没有察觉出有什么异样来,但当张XX喝到施老头敬给他的第二杯酒时,总感觉这酒的味道有点怪怪的,但一时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当张XX接过施老头敬来的第三杯酒时,那酒里的怪味便越来越浓了,张XX逐将杯中的白酒顺势呷了一小口,含在嘴里,左一答,右一答,最后终于分辨出来,于是便沉下脸来质问施老头道“今晚你带过来的美酒,怎么还夹杂着一股又酸又涩的尿骚味?”


  施老头则面带微笑的对张XX说道,“这个嘛,你还是去问一下你的这个宝贝儿子哦!今晚在这里,你儿子对此事心知肚明,也是最有说话权的。哈哈,不说啦,不说啦!喝酒!喝酒嘛!”接着施老头又开始喝了起来,张XX被逼无奈,只好强忍住心头的怒火,跟着施老头一起继续喝着盐水瓶中剩余的白酒。


  当天晚上,等施老头酒足饭饱离开他家之后,张XX便将一腔怒火发在了小家伙的身上。张XX将家中的麻绳沾上一点水,将小家伙捆起来,吊在家中的房梁上,然后从屋子外边找来一根细竹丝子,照着小家伙的屁股,便狠狠的抽打起来,小家伙被打得痛得嗷嗷乱叫。张XX大声怒喝道,“你这个小狗鸡巴日的,老子今天让你给羞辱了,看老子今晚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去作怪啦!”小家伙则张大嘴巴,带着哭腔,哀嚎道“大啊,大啊!我下次保证再也不去做那种坏事了,你还是放过我这一回吧。鸣!鸣!鸣......”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4-28 19:49:48
  张XX自打长这么大,还是平生第一次动手打了自己家的宝贝儿子。这当时在村民们看来,算作是破天荒了。第二天施老头还照常拿着酒来张XX家,邀请张XX一道乐呵呵的喝酒,期间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张XX家的小家伙被张XX那天晚上一顿痛打之后,其后来在村子里的表现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收敛。渐渐的,也晓得喊人了,见到村中的大人也知道是大还大,是小还小,亦改过去的秋脸皮(嘻皮笑脸,不懂事的)样子。


  第三年,柿子两围大的时候,施老头只来我们村看了一次便走了。此后的几年里,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老施了。后来,听别人说施老头已经回老家了;还有的则说施老头已经死了。但不管怎么样,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想必当年的那个施老头也早已作古了。


  如今的我在外边打工多年,中途则已很少回老家了,即便偶尔能回一次老家的,也只是在村子里机械的走上一圈,随后又得匆忙离开了。


  想当年那满山遍野的柿子树,如今早已不复存在也。取而代之的,则只是人去屋空,一片萧条,昔日小山村里的喧嚣早已变成了死一样的寂静,有时偶然会有一只不知名的鸟儿,从头顶上方飞过时,嘴里发出的刺耳叫声,还会把自己吓得魂飞魄散,山上生长的刺条子已长得没过了头顶。哎,这一切的一切都跟随着当年的施老头一起入地作古了!
作者 :野草莓的春天 时间:2016-04-28 21:05:24
  很喜欢看你的文字,像是看最早的无声电影,呵呵,问友好^_^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