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生命里美丽的遇见】《我和黎枫的美丽遇见》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6-06-06 13:04:52 点击:562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生命里美丽的遇见】
  《我和黎枫的美丽遇见》
  2016-6-6
  1983年我在某报上发表了一片文章,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时间全国各地的信件纷纷寄到了我的工作单位。
  一叠叠、一摞摞的信当中,总有一封洁白信封,碳素墨水书写,字迹工整、娟秀、优美,署名黎枫的信。每当上午9点,收发室开始分发信件的时候,局机关各科室就会来人取报纸,取信。也有不少借口取信取报纸的人,专门来看我的来信。一旦看到黎枫的信,人们就会心地一笑,若有宽慰一样。一旦看不到黎枫的信,人们就会若有所失地说:“怎么没有黎枫的信?病了?”也有老一点的老熟人会扒着我的耳朵说:“就娶黎枫!”。有一天,黎枫的来信戛然而止……
  据后来侧面了解到,黎枫临近毕业,面临工作安排等一系列的问题,而她整天沉湎于少女的幻想之中,包括与我的通信,为了制止她,她的父母变相的把她关了禁闭,限制了自由。本来由于年龄的差距、经历的差距,我早以婉言谢绝了了她的爱情,但是我们约定以兄妹保持联系,相互关怀,相互帮助,相互支持。知道她的家庭遭遇后,我便知趣的不再主动与她通信了。我们曾经约定过见面,但是始终没有见过面。
  33年啦,我始终惦念着她,祝福着她,一心想与她取得联系,但是犹如石沉大海,一直杳无她的音信。
  33年啦,我仍然珍藏着黎枫的信件,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那诗一样的语言,那音乐般的语句,优美、坦诚、真挚、沁人心脾、令人心醉!在此选出几篇与大家分享。
  黎枫——你在哪里?!!!

  《我的土地》
  作者:黎枫
  1983年4月22日
  我的心,一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荒凉得连鸟儿也不肯栖息,伴随着她的,只有一阵阵凄冷的风,和一汪汪迷濛的雨。

  我的心,一片荒芜的野地。

  没有什么怨恨,也没有权利和理由叹息。我站在我的荒地里,头上是沉郁的灰色的天,脚下是贫瘠寡薄的地,几株枯黄了的野草,随着风儿飘摇着,跳着凄楚的舞蹈,这是为了迎接我的到来吗?
  我的眼睛一阵潮湿,但是马上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睁大了眼皮,生怕,生怕稍一松弛,眼里的蓄满的泪,会顺着睫毛往下滴——不是悲哀的哭泣,是感动、是慰藉,因为这里曾有生命啊,尽管现在它们已经死去了。

  我的心,一片蕴藏着生命的土地。

  高高地挽起了裤腿,深深地捋起了袖子,向后掠了掠淡黄的长发,我把粗重的绳缆搭在我削瘦的肩头上,低着头,拽起了沉重的铧犁。一步一步,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双腿,颤抖着的手臂,颤抖着的热汗……一滴一滴流过我颤抖着的嘴角,又一滴一滴渗进了脚下生了花的地。
  绳子,深深地嵌进我柔嫩的皮肉里,染红了绳索;汗,又渗着血,滴进肉里,仿佛在流血的伤口上,撒上了一层细密的盐末,也撒进流着血的心灵里,我的浑身一阵一阵地颤栗。一步一步,继续向前挪动着,我没有停滞的权利——负荷着痛苦前进,是我自己的天职……

  我的心,我的血汗浸泡着的土地。

  揉碎粗重的土块,捡出尖石瓦砾。我将那细小的种子,轻轻地撒进我耕耘着的土地。幻想着一片绿光的闪烁,希冀着一片金黄的流溢——期待着一片丰收的土地。
  默默地劳作,辛勤地管理,殷切地盼望着——曾是荒芜的土地,像画家手中的调色板一样,斑驳美丽。
  那时呵,我会发疯地扑在地上,让热泪一滴一滴,渗进这块丰硕的土地呀!
  可是,涉世未深的我,到了收获的季节,我才知道:碧绿的不一定都是庄稼,正如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荒草悄悄地吞没了我的禾苗,它用生命的颜色装饰了自己的丑陋,以美丽的碧绿骗住了我这青春的少女!

  我的心呵,竟是一片毫无收获的土地?

  地头,沉思,缓缓地走在土地里,仔细地寻找着,寻找着。
  “莫非偌大的沙漠里,竟不藏一丝绿?正如这密密的荒草里,竟不能有一粒粮食?”
  我低声念叨着,寻找着,寻找着,脚印叠着脚印,沉思连着沉思。
  忽然,我看到一株戏笑的穗子在草里闪烁着,一个亲切的呼唤,一个黄灿灿的希冀!狂奔着,狂奔着,扑到它的面前,跪在它的脚下,把它捧在颤抖着的手心里,又紧紧地贴在胸前——我生怕那滚滚的热泪,把它打湿!
  “我的,我的伟大的收获!”
  我狂呼着,像一个疯子。不管别人怎样讥笑我收获菲薄和干秕,我都泰然处之,因为这是用我的血、汗、泪换来的!

  我的心,一片有了收获的土地。

  捧在手里,藏进心里。低着头,我在沉思:
  明年、明年、我该怎样耕耘,怎样播种,怎样管理,还有,警惕着杂草和其他灾害的侵袭……
  头上,是淡蓝的天空,脚下是松软的土地——这是我年轻的心,这是我青春的慰藉。

  我的心呵,被开垦着的处女地!

  诗一首
  《我那绵长的思念》
  作者:黎枫
  从未曾
  见过你一面
  心灵的胶卷上
  却深深地印着你的照片——
  一蓬茅草似的黑发下
  闪着一双深沉的眼
  松针般浓密的胡子
  苍白清廋的脸
  … … …
  虽不是上帝的安排
  却也算今生有缘
  怎么偏偏遇到了你
  偏偏又离得这么遥远

  我想……
  想什么呢
  什么呵
  什么
  我都不敢
  也不愿

  我还有什么可说
  我还有什么可言
  披着如水的月华
  踏着树影的斑驳
  独自一人
  来来回回地盘桓
  盘桓

  风啊
  送一缕吧
  我那绵长的思念

  《我》
  1983年3月9日晚
  心的海叠起波千片,浪万层,而却无法从嘴角流溢而出,就借着我这柔软无力的腕,一支生涩晦疏的文笔,将这一时无法诉说的情感,流泻在这张洁白的纸上吧。
  我是师范大学中文系80级的学生,从小就酷爱文学,曾自诩地对别人说:
  “文学就是我的生命——我生为文学而生,死为文学而死。”
  所以从小学起就读了一部分文学作品。大概是由于我太罗曼蒂克了吧,我相信作品中的人物,事件都是千真万确的,并为我的心爱人物的毁灭而痛哭流涕,久而久之,就养成一种忧郁怪癖的性格。从事教学的爸爸妈妈,他们虽然亲切和蔼,可是他们哪里能理解做女儿的苦心?
  他们怕我读书越多,性格越孤僻,就想方设法地劝我考研究生,能从事研究工作。我一次次地拒绝,并艰苦地进行写作的训练。
  不知怎地,我越来越感到有一种忧郁像大山似的,慢慢地向我的心灵逼压过来,我几乎难以再呼吸。写的诗词、散文都渗透了浓郁的悲伤,字里行间渍满了苦涩的眼泪。每当我写完一篇文章,好像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大病一样,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我真是一个悲哀的叹美者!
  我想:人,生来就是为痛苦而生的,甜蜜的种子,何啻于痛苦的源泉?在人类未出生之前,造物主已将甜蜜的花和痛苦的刺儿调得均均匀匀,撒布在人生的道路上;玫瑰花可真够妩媚了吧?可是在她娇嫩的脉络里,流着的是红的血和冷的泪呀!我自诩为:负荷着万人的痛苦,带着心灵的嘱托,写出一篇篇好的作品去净化人们的灵魂,楷去人们脸上流着的泪,让春天的太阳照在每一张应该微笑着的脸上……可是,美好的愿望,却往往化不成我的行动,像蜗牛一样,一步步地爬着,回首看看自己走过来的路,只是一条湿淋淋的痕迹——是泪么?
  而我一个仅有19岁的少女,心却像一个久经磨难的老人一般的悲凉呢?如何摆脱自我,将笔伸向生活的底蕴,描写相当一部分人喜怒哀乐呢?
  我现在是徒有着善良美好的心愿,可是写出来的作品却跳不出个人感情的小圈子!我深深地知道这是我致命的弱点,也曾多次努力纠正,可是效果却不大。怎么办?怎么办呢?
  尽管我发表了一些诗文,但是同学说我小资产阶级的感伤情调,特别浓厚。真的,我受19世纪的感伤主义文学的影响太深了!
  我的心绪像脱了缰的野马,在思维的高原上任意驰骋,放荡不羁——乱极了……
  我是什么样的人呢?我沉默的时候,很难说我是个活人。我是沉默的,我是内向的,我是深沉的。但是,我又是一个孩子,一个仿佛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复杂而单纯的性格!

  我不是慷慨的大海
  随时随刻抛出爱的信物
  让无数的迷恋着
  捧着彩贝
  喜悦而归

  我不是无私的阳光
  用金色的嘴唇吻遍每片树叶
  让无数的恋爱者
  沉溺于
  甜甜的梦寐

  我是潜流在沙漠里
  一脉清澈的细泉
  只有痴心的探索者
  才能觅到
  我那纯洁晶莹的心扉

  我的喜爱文学,是起于幻想?是起于爱情?还是起于痛苦?还是起于死寂后的甦生?
  我说不清楚,仿佛都有,它们像水和乳一样交融着,密不可分。
  我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又孤僻又任性,但却往往表现出难能的温柔。我是在内陆平原上长大的。
  夜里,小小的枕头上却荡漾着大海蔚蓝的梦,耳畔时时絮语着海的涛声,眼前乳白的海鸥划着闪光的弧彩,刮起雪白的泡沫儿,追逐着片片飘动的帆影;
  幻想,夕阳下,沙滩上划下椰林斑驳的斜影;
  幻想,我和他坐在黧色的礁石上,垂下两双光光的脚丫,让沁凉沁凉的海水,舔着我们疲惫的脚心;
  幻想,柔软的沙滩上,我们手拉着手,像孩子一般地奔跑,捡拾着美丽的贝壳,再放回大海里,让它们重回到妈妈的怀中。
  噢,年轻的歌,醉了那透明的海风……
  于是,我酷爱上了诗,借缪斯的翅膀,飘飘然,遨游在湛蓝的海空,用浪花的雪白,用贝壳的晶莹,用海的絮语,用透明的海风,酿成一组组甜润的音符,唱出了一支又一支的歌声,编织着一个又一个辉煌璀璨的梦……
  现实的大手,撕碎了我用五颜六色精心调制的梦,血淋淋的,残片败叶,随着秋风,扬着砂砾,向着天涯地角盲目地飘零!现实将我从万丈高空抛到无底的深渊,我的梦碎了,心也碎了,像一堆破碎了的玻璃!也好,我所唯一的,不再是高渺的虚空,也不再是玫瑰色的柔梦,脚下是实实在在的大地,是怪石林立的岩层,没有色彩,没有歌声,甚至夜里也没有一颗星星。痛苦,我相信了日本厨川日村的“文艺是苦闷的象征”的谬理,写出了一篇篇充满了痛苦的文章、诗篇,蘸着我的血,蘸着我的泪,含着我的爱,渗着我的恨。
  在自己心灵的苦海中,我沉沦着,年轻的心早被泪水的苦涩浸渍得邹巴巴的,曾哀叹“枯黄的叶子充满了我的胸间,我已不再是青春少年。”(俄-叶赛宁)。后来,看了电视连续剧《卡尔•马克思的青年时代》《蹉跎岁月》和一些思想漫谈的书,特别是新近与你通信后,我充分认识到:“只能把自己小小的悲欢和其他人的悲欢沟通起来,就永远不会孤独、狭隘、落伍,因为千百万个人物的悲欢汇在一起,那就是大海,生活的大海,时代的大海。”(女作家-樵)因此,我就将“生着、爱着、写着”当成我的天歌,在人类生存的空间愈来愈小的情况下,我不愿挤得匍匐在地,而是昂起头来,在太阳底下占一个位置,开垦一片属于我们自己,属于我们青年,属于我们时代的土地……

  诗一首
  《枫》
  我是跳动着的心呵,
  静脉里奔涌着太阳的O型血
  ——鲜红、鲜红。
  萧索的寒风,
  严酷的秋霜,
  也凝冻不了我这火一般的深情!
  为了来年一树树的碧绿,
  和一簇簇彩色的花瓣,
  我跳动,
  我闪烁,
  我燃烧,
  我歌唱——
  我愿像丹柯一样,
  (见高尔基‘依则吉尔老婆子’)
  高高地擎起燃烧着的心,
  给人们带来光明,
  送来温暖,
  迎来希望,
  在每个人的心灵,
  都升起一颗鲜红鲜红的小太阳……


  《小草,信仰春天》
  1983年5月1日

  这般的柔软,这般的纤细,这般的坚韧,小草呵,像一根根抽不尽扯不断的绿丝线,绵延着,缝织着,缝织着,绵延着,给黄褐色的大地,绣上一层生命的新绿……
  冬天的足音还没有完全消失,黑夜的冷遇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古老深沉的土地,你最早从冬眠中惊醒了,没有了退缩,没有逃避,而是破土而生,迎寒而立,像一玫玫针尖似地紧紧插进初春的大地上——远远望去,又像千万颗浅绿色的小星星,闪烁着,微笑着,微笑着,闪烁着……尽管冷风几度想折断你柔嫩的纤芽,寒露重重,企图把你窒息,你没有悲,你不抱怨太阳给你的温暖太少太少,也不嫌弃大地给你的养分太薄,太薄,你始终微笑着,一寸一寸,一缕一缕悄悄地生长着,生长着,用纤细的碧线,绣出一张张翡翠色的地毯,一枚枚碧茵茵的手帕,一方方绒绒纤纤的锦巾……小草呵,一丝丝,一寸寸,这扯不断抽不尽的相思呵——“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你拥有的是整个儿的大地呀!
  微笑着的小草呵,你信仰的是太阳,你信仰的是绿风,你信仰的是大地——你希望太阳像橙汁似的在春天里满溢流滴,绿风像透明的春水,流印着一圈一圈清丽明快的旋律,大地像一幅幅缀满鲜花的织锦,无边无际地透着永恒的春色——你信仰的是春天呵!
  噢,小草,这就是你微笑得这么含蓄,这么动人的秘密?
  ——小草呵,永远信仰春天!

  愿我们像小草一样吧,生长着,也微笑着,一年一度,年年凝碧。每当微风吹来的时候,我们互相点头致意,但是却没有人懂得我们的言语!我们虽不见面,但是地下有一条心脉将我们连接在一起——因我们脚下是自由而广袤的大地!

  《春天来了》
  1983年10月18日

  春天来了,死了的一切都更生了,我的血又在青春的血管里奔流。“春天来啦,春天来啦……”
  远处的广播里传来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声圆舞曲》的旋律,我
  的心变得轻盈了,像一根羽毛似的飘了起来,谢谢,春天——“冬天
  从你这里夺走的,春天还会换给你。”(英-雪莱)是的,只要我们努
  力,我们的生命就永远是春天,永远不会死,永恒的,无限的。
  看,草儿发芽了,地上探头探头地露出绿色的小星星;柳枝抽条了,半空里挂着一树一树的葱茏;小河,泛着绿色的笑涡,旋转着像流不完的碧绿的磁带,录颂着小鸟们叽叽喳喳的歌声呢!是春天了,是春天了,我也想唱一首歌送给您——可是,这又怎可能?还是写一首小诗吧:

  《春》
  大地,
  洁白的绣盘;
  太阳的绣针,
  牵着七彩的丝线,
  绣上清新的碧绿,
  绣上来路的花瓣——

  绣呵,
  绣呵,
  绣出一个彩色的春天。

  春天了,是播种的季节,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我想,搞文学的人就是这春天里的播种者吧,让我们铲除了冬天遗留下的枯黄的杂草,背着粗重的拉绳,用我们的生命拽着沉重的铧犁,把霉烂的树叶翻进深深的土层,让沉睡了一个冬季了的大地泛起海似的波浪,发散着悠远的土香吧。
  一步一步,用血,用汗,用泪灌溉着荒芜的古老的土地,播下青春的种子,埋下年轻的希冀,放声歌唱着,让青春在这里发芽,让希望在这里开花,让创作在这里结果吧……
  一步一步,一步一个深深地坚实的脚印,烙印在软松的土地上,一步一滴血、汗、泪的融合的水——他们都是咸的,可是,他们又是从心坎里流出来的,又都是甜的呀……
  我想,到秋天的时候,我也和别人一道收获,尽管我收的是秕粒,我也会捧着大哭一场的——因为毕竟是自己的劳动换来的呀,我没有白白地损耗自己的生命!
  现在,是春天了,是播种的季节了。让我们掸去冬天的尘土,脱去臃肿的冬衣,赤着脚奔向文学的野地里去吧!挽起粗重的绳索,曳着沉重的铧犁,把时代放在我们青春的肩头上,拉着整个时代前进吧……
  “花叶枯萎了,果实垂了头;痛苦正在冷却,沉思是历史的丰收。”不管我丰收不丰收,反正我在春风中,我是要播种的。我想,春里,一切都是清新的,充满了生机的——即使你插一根筷子也会发芽的。时光多么好呵,我们都是年轻人,尽管您生活中充满了坎坷,我们是都不会辜负这大好的年华的。
  也许,在我们走过的地上,会开出一朵黄灿灿的小花的,在春风中摇曳着,散发着幽逸的清香。即使秋天里没有收获,这朵黄灿灿的蒲公英也会给我们带来奋斗下去的勇气的!

  《秋》
  黎枫说:
  一年四季,我在秋天写的东西最多。是的,四季中我最喜欢深秋季节,枫林如火,菊似金甲,“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给人以壮阔,深远的美。如果说春天是一个初恋的少女,萌动着激动和不安的春心的话,那么秋天则像一个深沉成熟的少女,她既不像春那样暖意融融,又不像夏那样炙热烤人,也不似冬那样冷酷惨白,她是冷静的,又不乏温柔,微微地笑着——是的,她成熟了!一个比春天的色彩更为斑斓美丽的季节,一个收获的季节!是的,我太爱秋天了!每当我写到这里,心就收不住,笔管里的墨汁也就像开了闸,怎么也收不住!也许又该可笑了吧?那么就在这里笑一笑吧!
  今天吃过午饭后不想休息,就去图书馆散步。阳光像蜜一般流溢了满地,天却像一块水晶一般碧蓝碧蓝,真叫人想流泪!再看看金黄金黄的槐叶,斑斑驳驳的梧桐树,苍苍郁郁的柏树,真是秋天的杰作!尽管现在已经立冬了,但是我还是深深地眷恋着它!走着,走着,到了枫树前——只有两棵,全校只有这两颗枫树,黄中透红,不如香山的好。但是在夏天的时候我就盼盼望着它们红了。枫和菊都是秋之魂,是大自然里成熟了的性格!我拾了几片(树太高够不着)夹在我的本子里。现在写信时,又不免想到了红枫,给你寄上几片吧,尽管不太红,但是它是生命在最后一刻的微笑——没有灰黯,也没有悲伤,从中我们不可以得到一种启示吗?

  《朋友,千万不要忧愁》
  1983年5月1日
  黎枫说:
  本已写完了信,但未发。下午看一场电影《逆光》,心情很是激动,这几句诗是电影中的,写得太好了,仅听了一遍,却像刀刻一般铭记在我心了。现在,我写下来与哥哥共勉吧。

  朋友,千万不要忧愁。
  不要说生活是沙漠,
  因为你心里没有绿洲。
  做一个绿色的梦吧。
  然后才有金色的秋。

  朋友,千万不要忧愁。
  不要说路上尽是泥泞,
  因为你总是低着头。

  抬起头来,
  迎着太阳走吧,
  把长长的黑影抛在身后!
  我迟了,我永远地错过了!一切都晚了!晚了!我最善于压抑自己的感情,它不是大海,不是长江,而是一口深深的幽咽着的古井!可是,今天我几乎喘不气起来,写下了这样本极不应该说的话。自从那件不堪回首的事以后,我埋葬了自己的青春,没有了欢笑,没有了歌声,伴随着我的是泪和血,和深深的痛恨!是他把青年人的鲜血,重新注入我冰冷的血管里,年轻的心又跳荡着青春的旋律,我对他不只是感激,也不只是敬佩!可是,晚了。我每次给他写信,心里流动着的是血、是泪,而每字每句又却像含着微笑。我也曾多次对自己说:“默默地爱吧,哪怕是只有上帝和迎接我这颗赤裸裸的灵魂的坟墓知道呢!”我也曾多次地劝慰自己,心里偷偷地开一朵小花吧,悄悄地生,悄悄地长,最后悄悄地死。我压抑了多少天,我压抑了多少天,有时心里隐隐作痛,可是今天,却像一股压抑不住的喷泉一样,从地底汹涌而出,一发而不可收。
  我原以为我永远不会再爱了,万万没有想到我竟产生这种感情,我还没有死,我还活着,我还剩一口气呀!也许,我太不懂事了,我写出这些,就算我不懂事这一会吧——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所以,我只有只身去海南岛了。到个没有他知道的地方,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让大海的波涛冲掉我心中的忧愁,将泪滴进大海,让苦涩与苦涩融合吧,苦多了,自己的哭就显得渺小多了。
  我的这些荒唐的念头,我只有写进日记,我只有藏在心里,我只有让他一个人知道!
  窗外的楝花开了,浓浓的香味令人头脑昏沉,但我总觉得浓香中有一股淡淡的苦味,它藏着的,人们往往只想到它的香,却忘了它的根,叶都是苦的呀!苦楝呵,苦楝,真是苦恋!连鸟儿的叫声也令人落泪!我不承认我懦弱,可是在这上面,我的感情又是这样的缠绵悱恻,疼痛难忍!
  我像一只喝醉了的蜘蛛,歪歪斜斜爬的印痕……
  把信,刚刚丢进邮筒,我的心仿佛像铁锚一般一直沉到海底,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久久地站在那里,只余下了深深的悔恨。
  我的诗不是生活,我的生活不是诗。看到他的回信,我似乎没有什么悲哀,没有什么伤痛——因为我早有预感。我并不是祈求什么,我只是求得柏拉图的精神上的融合。我的“初恋‘夭折’后,我的心也随之夭折了,像早春里新收的花芽,刚绽开粉红色的微笑,却又在冷雨的淋漓下化成一滴滴血红的泪……过去的事,像一条毒蛇,时时刻刻咬啮着我年轻的心。槁木的十八岁,灰色的十九岁,还有着刚刚萌醒了春心的二十岁……
  以前我错看了男人,我认为男人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想到爱;而女子则是在忍痛和牺牲的时候才得到爱,由此我得出“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谬论。我将爱神的丘比特粗暴地绑了起来,关进了铁笼里,剪去了双翅,用黑布蒙上眼睛——我发誓,我将永远不再爱任何一个异性……可是,现在我又……不,我不应该自责,我也不应该感到羞愧,因为我的心并没有死,我还能爱,我还能恋,我应该高兴才对呢!我不会就此沉消下去,我要奋力地激进!
  正如奥特洛夫斯基所说的:“即使我失恋一百次,我也绝不会自杀……一个人可能腐朽,也可能燃烧,我不能腐朽下去,我要燃烧起来!”
  我要燃烧起来!用我的温热去融别人心头的冰雪,使之化为滚滚的热泪,成为汹涌的洪流!我不会消沉,我不会消沉,通过他,我更深入地了解了这个世界——世界上还有好人!所以,我不会消沉下去。我将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回答他!
  爱不应指责,追求也不是什么过错。

  拜伦诗一首:

  爱我的,
  我报以叹息;
  恨我的,
  我致以微笑。
  无论头上是怎样的天空,
  我准备接受任何风暴!
  【完】
  【情感很神圣、洁净心来看。】



知音:2

赏金:200

最高打赏: 虚实先生(100.0) 若水阿婆(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若水阿婆 虚实先生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6-06 13:13:16
  学习了。热情,真实,美好的黎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红茶pz 时间:2016-06-06 18:08:06
  @王振江38307
  文思泉涌。欣赏、学习!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16-06-06 20:30:11  评论

    @红茶pz 黎枫的文采很棒,很纯粹。不知现在黎枫是否上网?是否发帖?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虚实先生 时间:2016-06-06 19:21:24
  @王振江38307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虚实学习了!【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林散步人 时间:2016-06-06 19:24:51
  生命中曾经刻骨铭心的美丽遇见!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16-06-06 20:32:21  评论

    @竹林散步人 短暂的美丽遇见!再也没有她的音讯了!
  • 竹林散步人

    举报  2016-06-06 22:42:42  评论

    @王振江38307 呵呵!美好留存记忆当中。谢谢!刚来天涯,有许多不懂。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6-07-05 19:15:56
  @王振江38307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感谢分享生命美丽的遇见,感谢支持竹林深处。【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7-19 15:42:54
  @王振江38307 推荐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16-07-19 16:10:57  评论

    @贾庄当真 感动、感谢、感激!希望黎枫能看到,祝福黎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