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 俺的老班长李神经(守敬)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9-07 16:43:26 点击:7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千零一个老头】
  俺的老班长李神经(守敬)
  2019-9-7
  一个干瘦干瘦的人,
  一个体重不到一百斤的人,
  一个大嗓门的人,
  一个爱训话的人,
  一个以班组为家的人。
  蹲在地上,被人扭着耳朵,使劲往上提着,无论如何也把他揪不起来,他就这么“顽强”,他就这么“坚忍”,他就这么“二杆子”。
  终于“刺啦一声”,两个耳朵的耳垂被撕裂了,两个耳朵差一点被拽下来,把拽耳朵的那人吓住了,镇住了,降住了。
  那人输了一盒老黄皮许昌烟,李神经赢了一盒老黄皮许昌烟,于是老班长高高兴兴地把那价值两角五分的香烟拿回班组与工友们分享。
  在以后的日子里,老班长李守敬的两个耳朵垂便成了一半连接,一半呼呼啦啦地摆动,似连似不连的耳朵了。
  这一下子让我们的老班长成了没人敢惹的二光棍了,在车间里招摇撞市,到车间主任那里开条子,领工具,领材料,开夜班费从来都是顺风顺水。
  还有一次,老班长又和人打赌,他说他能叼起来一桶水,还是赌一盒老黄皮许昌烟,一桶水已经有30斤的重量了,但是有人却偷偷地把一大块铅锡合金放进了水桶里,这块合金就有四五十斤重,加起来要有一个人的重量了。
  但是我们的老班长李守敬硬是用牙咬着桶磐把水桶提了起来,当放下水桶的那一刻,同时他又吐出来了几颗牙。同样拿着赢来的一盒许昌烟与我们工友们分享。
  1976年9月份我被小铁路内招回到了许昌地方铁路分局机辆段综合组工作,不算正式工,类似于现在的合同制,户口还在农村,需要回到农村拉着架子车到公社粮站卖粮食,换成粮票。即使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我被分配到了机辆段最脏乱差的工种——机车锅炉修理工。锅炉工归属于综合组,综合组综合了蒸汽机车的水泵、压油机、安全阀、仪表,风制动,锅炉工的几个工种。李守敬是水泵工,班组长,领着我们十来个人。
  李守敬被人们叫成了李神经,每天上班我们便会被训话,下班我们便会被谈心。我的工人生涯的第一位老班长就这样横空出世了。
  每当锅炉检修的时候,需要从火门口钻进去检查“干燥管”“大烟管”“小烟管”“易熔塞”是否有泄漏现象。锅炉还没有凉下来,里边往往六七十度的温度,人一钻进去立马就会大汗淋漓。但是工期短,老班长就会不停地督促我们冒着高温钻进去。因为李守敬是水泵工,从来不钻锅炉,也就从来不知道我们的困难和苦楚。
  于是后来我们想了一个“妙计”,每每锅炉洗检,我们就报活报故障,请组长钻进锅炉的火室里边去鉴定故障,他一旦钻进去,我们这几个锅炉工便会每人编上一套“瞎话”,轮流把他堵在高温的火室里边,向他汇报工作,向他汇报思想,向他检讨自己的失误,直到把他热得“嗷嗷直叫”才把他放出来,我们却开心地大笑一场。
  从锅炉的火室口钻进钻出,被我们戏谑为“生孩子”“难产”。
  我跟了李神经三年,“两路合并(许禹铁路、许郸铁路)”以后,他仍然还是水泵组的组长,我被调到了机务段的设备组。
  蒸汽机车因为有了一个李神经的班组长,工作上,技术上还真不含糊,因为李守敬还是个“李神经”,任何一个正常的人还不能领导他,因此他的这个班组长的位置做的还真稳当。
  直到1988年我调离许昌,李神经也调回了他老家的太康县小火车站工作,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如今他已经70多岁的年龄了,不知他过得好不好。
  还挺想他的,因为一想到他就笑。
  哈哈哈哈!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19-09-07 21:26:03
  @王振江38307
  那个偷偷地把一大块铅锡合金放进了水桶里的人,是会遭到报应的
  • 王振江38307

    举报  2019-09-07 21:32:00  评论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是的,一个本来应该单纯,却很复杂的单位,用李守敬也是权宜之计。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举报  2019-09-07 21:40:30  评论

    @王振江38307 他虽然一根筋,却不偷奸耍滑,他的一根筋也能让人服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