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莲的心事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1:37 点击:62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最初的起点,本是荒渡里的一粒莲子。
  这是我《断桥浮梦》梗概中的第一句话,也是我法博博客总序的首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也是残荷(天涯IDcanhe77)那篇自述三生缘的文字的篇首语。
  所以说这粒莲子,是断桥故事,至少也是堂主版断桥故事的起点。
  这粒莲子,因此成为《断桥浮梦》的主要故事线索之一。就像我在堂主版大结局中所说,残荷孤身北上,求证三生,从赵明诚府的后花园到法云寺前的圣水湖,终于邂逅了百灵鸟转世的雨中笛声。于是在历经了一场缠绵悱恻悲欢离合的爱情之后,隐身到了圣水湖里,化身为满湖的荷,至此九九归一,功德圆满。
  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这粒莲子,原本就是到尘世中来历劫的,或者说到这温柔富贵乡里来圆梦的,质本洁来还洁去,从一粒莲子复化为一粒莲子,结束了这个故事,重新回到起点。
  而我和残荷(canhe77)则初识于饭局,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在饭局。一个奇女子,就像从一幢明清庄园里走出来的,曾在一册线装书中避世。如仙如魅,所以才会有这份独到的情思。一点性灵不泯,启动了断桥文字的世纪——

  我等你,
  在断桥的尽头。
  不敢回眸,
  怕泪光,
  穿过爱的伤口,
  凝望成永恒的守候……

  这是残荷(canhe77)写在断桥题咏诗歌接龙中的首句。这是一粒莲子的回眸,一粒莲子的凝望,一粒莲子的守候,最终还是等来了一场属于断桥的盛世,和一场荷事。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七塵(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七塵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2:43
  于这粒莲子之外,在断桥另有一桩荷事,这就是西西画荷。在断桥故事的背后,相应的网事,则是西西拍荷。
  西西喜欢摄影,在我的印象里,至少也有七八年的光景了。那时在法博,就经常看到她上传的图。于是就有了《残荷》,和我的那首题诗。使荷继莲子之后,同为断桥故事的重要象征。
  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人们已经把莲和荷混为一谈了。可从清时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来看,荷指的是荷叶和荷花,莲则为莲蓬和莲子。当然,在断桥,我也没有严格的区分。莲子即为莲子,如果单说莲,则泛指为荷了。西西拍荷,自然也有许多莲子的画面。断桥的这场荷事,完全是由西西推动的,所以称之为西西的荷季。
  在《断桥浮梦》中,因为故事的背景放在了宋元之际,并无摄影一说,所以改为了绘事。在文中提到的那些个荷的画作,其实选用的就是西西摄影作品的题目。西西拜飞云为师,开始赏荷、画荷、梦荷、想荷,导致千华寻妻,飞云出游,西西到碧霞祠带发修行,产生了一系列断桥话三生的故事。包括后来以西行为依托的长情书,也是以寻找飞云为目的,提纲挈领,一路蹉跎到天涯。而且在堂主版大结局,东归沂山腹地,还是要归结到法云寺前的圣水湖里。
  圣水湖中无荷,是断桥的一大公案。西西当初为寻荷、赏荷而来,从飞云处得到的释疑,竟只是心中有荷。飞云之荷,也许只不过是佛家的莲,可西西却也因此成就了荷的绘事,个中缘由,就不在荷本身,盖因了一个情字。所以飞云画笔画出的菩萨,从此和西西一个模样,西西所绘的遇仙的书生,也因此而酷肖飞云了。
  与残荷的那场轰轰烈烈的三生缘相比,西西和飞云的相爱是静极思动的,犹含苞待放,属未泄之情,有于无声处听惊雷之效。所以莲子和百灵鸟之恋自那夜暴风雨之后就结束了,残荷或流落江湖,或转而为巫,从此在断桥没了着落。西西到了断桥故事的大结局,还能静静地坐在圣水湖边看荷。至此九九归一。西西的心中之荷已经和莲子的所化之荷融为一体了,万物皆幻象,不泯的是一点性灵,可历三生的真情,这莲这荷的一段穿越时空的网络故事。
  与残荷不同的是,我和西西素未谋面,虽然我曾数次路过无锡,而西西也曾到过离沂山不远的临沂。我们相距最近的一次,是我在太湖边的渔夫岛上漫步,她在单位的小荷塘旁拍雨景,那场下得很江南的雨,和微雨茫茫中荷的倩影——

  泛舟太湖时已秋,
  渔夫岛上起钓钩。
  烟波西荷素掩丽,
  小乔东吴正唱愁。
  五里水泮寻蠡影,
  是谁泊心弄莲舟。
  远天方见柠檬色,
  轻车早过三角洲。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3:09
  断桥故事以莲子贯穿三生,以荷作为这个虚构的穿越剧的整体象征,却不是一套系列散文或随笔类作品,所以从开篇就抓住人物,靠人物命运来推动情节。因为最初的写作宗旨便是三生话博,素材原本取材于法博的博客人博客事,这才滚雪球般,吸引了一班性情中人,俊男靓女的参与。
  残荷版断桥以当时的临朐群博为主干,因为故事的需要,这才特邀了西西和如花来友情出演。鹤顶红严格地说不是临朐籍,可她来过几次沂山,其出生地从大概念来说也系沂山水土,所以有一种归属感。残荷版断桥的架构和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她最大的成功是在故事中组织了一个家庭,堂主、如花和小鹤,成为一家三口,由此催生了梅开断桥博客。记得当时我刚完成注册,还没想好该如何动笔,小鹤,作为三驾马车中的堂主的妹妹,已写出《陌上花开》,并想方设法联系到我,要以断桥番外为题,发在上面。相对而言,残荷版断桥写得过于简单,所以让我等当局者迷,读了有欲罢不能之感。这一点,我和小鹤,可以说于心皆有戚戚焉。
  《陌上花开》是一部少女的呓语。虽然在下半部中也曾有意识展开,仅能扩展到秋水如蓝等数人。到了我的断桥新篇,有打算写一部法博的“浮世绘”。文中借用的法博博友ID约五六十人,基本男女各半,尤以靓女美眉所占戏份要多一些,所以被小鹤称之为丽人行。西行的故事,也是在这一个熟人圈子里展开的,直到《相逢在天涯》,才有了全新的改变。
  相逢在天涯和大结局中,几乎写到了我来之后与断桥有过交集的所有天涯文友。虽然我未曾做过详细的统计,点到的天涯ID,估计也在五六十人左右。在文字中有故事有情节的能占三分之一,核心则为活跃在部落和微论的诸位大侠们。
  虽然一波三折,天涯,从部落到微论,还是成全了这次相遇。尽管此时此际,离我创立梅开断桥博客时的初衷已相去甚远——

  梅开偶坠红尘中,
  断桥桥头逢樵翁。
  三生石上拜秋月,
  棋盘托下挽春风。
  圣水湖畔残荷碧,
  万年松前夜语浓。
  笛声一曲犹未了,
  满纸荒唐已成空。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3:46
  断桥故事,以残荷版梅开断桥开篇,由此给断桥文字打上了三生、穿越和荷的印记。
  鹤版的《陌上花开》,把个人的一段情感放在了沂山腹地,套用了三生话博的写法。故事背景设在了北宋时期,不过文字并无十分明显的穿越痕迹。写作手法虽不是简单地借用各人的ID,说白了,究竟还只是一段女孩儿家的心事。
  到了我的《断桥浮梦》,因为采用复合式结构,所以把各条线索都铺开了。借助沂山我所熟悉的环境,在法云寺的后面,从明清话本中舶来了一段文字,构筑了断桥世界中的三生石;其穿越主题,借用沂山谈禅之口,分为前后两段,特别点出;荷的标签,则分别通过残荷寻觅三生缘和西西画荷两条线,归结到圣水湖里。
  在我的断桥新篇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西西写了《驿外断桥》。因为我们事先讨论过断桥故事的结局,所以催生了西西的这样一段文字。
  同期,扬扬有了《洛阳水席》,把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圈子的断桥人物,安排到宴席当中,以流畅丰腴的笔调写出。
  稍后,云知道推出了《断桥点彩》。因为我在新篇中写到云姑娘喜欢小鸡和米老头,被心似雪调侃,两个人斗嘴,云丫头心存不平,虚构了这样一个青蛙王子式的故事。
  豆豆是法博最后一个走进断桥的博主。她的文字淡淡的,因底色几近幽怨,而蕴集着一种内在的张力。她还虚构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意象世界,玫瑰庄园。豆豆主持了断桥人物的博名考,并写了两个话三生断桥故事,可以看做我西行故事的后续和分叉。
  来到天涯后,我的《相逢在天涯》迟迟不能结篇,西西又有了《咫尺天涯》。这时她已经通过沉湖获得了新生,穿越到葡提园里,演绎了一场部落间的情事。
  在这个春夏之交,飞鱼发起组织了“心中的断桥”征文活动。我因之写完了拖了几年的堂主版断桥故事大结局。文中加进了一些微论当下的情节,但大的思路没变,即给断桥人物的命运一个总的交待。东归、乙亥之变、西西的沉湖、残荷终结为一粒莲子,都是在西行故事开篇时谋划好了的。至于堂主本人,本应留在法云寺里撞钟,改为在松荫小径中迷失。缘于这条小道,在断桥有事关三生和穿越之效,也算是我给自己留了条后路。因为天涯断桥,村落初立,俊男靓女,纷而沓来,文会雅集,方兴未艾,也许哪一天我不甘寂寞了,托名夜郎可书,再写一部《断桥浮梦II》,也未可知。
  这堂主版大结局,对天涯断桥三生文字的写作,是一个推动。秀才版断桥红杏出墙,招蜂引蝶,精彩纷呈。宜丰人老师作为一个成名作家,写起大部头作品来,小说和剧本犹能洋洋洒洒,驾轻就熟,这样一种小品文,自是牛刀杀鸡,小菜一碟。他的断桥文字混合了现代、古典、时尚、穿越、官场、言情、都市、田园等多种元素,虽信手拈来,皆五味杂陈,且篇篇出新,高潮迭起,让人欲罢不能。
  枯木寒云版断桥本来可望成为断桥文字的一个异数。其气势恢弘,高调突出,让我等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值。记得当时,西西就曾跟帖期待恢弘长卷的,鱼儿更是同邀了蓝月儿123——这位传说中的蓝色妖姬、故事中的正牌夫人助阵,精编细辑,鞍前马后忙得不亦乐乎。殊料虎头蛇尾,怕什么就来什么,怕枯木太监了,结果真的就半路上太监了。雷声大雨点小,有巴掌高高举起,轻轻落下,隔靴挠痒,很不过瘾的感觉。
  故乡有约的书场版文字,思路本有点形而下,行文的角度和分寸也没有拿捏好,缺少春秋笔法,所以说尚欠火候,建议继续打磨,估计离炉火纯青也差不多远了呢。
  另有二哥版断桥,没有单独发帖,在堂主版大结局里以跟帖形式写出。从飞鱼和宜丰人到信阳菊府取药岔出,另外演绎了一段“江湖情事”。只是文字太简短了些。淮南二哥承诺,还有下篇,至今也没有着落。
  尽管如此,断桥村落带着自己的品味和特色,终于还是扎根天涯了。天涯诸友的参与,让这场事关三生、穿越的荷事得到了延续……

  我以为今生已然错过了你
  你来的不早
  也不迟
  最终 还是让你见了
  晚荷
  这美的极致

  也曾有过亭亭一枝秀立
  也曾有过花
  开绚丽
  最终 还是这删繁的秋事
  晚荷
  秉承了大气

  你有你的三生
  我有我的三季
  你阅尽了繁华
  我历经了花事
  最终 还是成全了我和你
  晚荷
  是相约亦曾相期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4:09
  因着残荷寻根,在《断桥浮梦》中,我虚构了一个情节,赵府后花园。在历史上青州曾有赵明诚的府第,不过现在已经了无痕迹。倒是在泉城济南,有两处李清照故居。但浮梦既为穿越,故事背景放在两宋之间,所以这赵府的存在,应该尚不成问题。
  根据这粒莲子的自述,她在池塘里常听到一个女子念词。潜移默化地,慢慢地郁结了一段性情。在浮梦中,我另加了一直百灵鸟儿,经常来池边给莲子唱歌。这样一来,残荷的北上就没有得证本身那么简单了。赵明诚携夫人偶然在池塘边秀恩爱的场面,想必也曾为莲子所见,使渐通人性的她,在那一方面也有了某些知觉,所以才能在其三生转世之间,贯穿了这样一段情缘。
  断桥移居天涯后,产生重大突破,那就是在赵府后花园的这片小池塘里,莲子的身边,还曾有一条鱼儿。这条鱼前身是否曾为扒皮狼尚未可知,后世即为会飞的鱼。这条鱼自由自在地在水中游来游去,易安居士在后花园吟诗弄词,莲子听得到,鱼儿自然也能听到。所以这条鱼儿开窍,恐怕不比莲子晚多少。她最初做了莲子和百灵鸟的电灯泡,时间久了,难免也会跟着动了春心。于是在不甘寂寞之余,偶尔也时不时地往水面上瞟几眼,寻找自己的目标。就这样在一个初夏的傍晚,发现了一只早立尖尖角的蜻蜓。
  这只蜻蜓,在池塘边一向是独吃独占惯了的。他和鱼儿最初是谁先勾引的谁还不知道,不过据我长时间考证,得知这只蜻蜓的前生曾为贪看仙人下棋,斧柄烂了不知时日的王质,后世则为枯木寒云。他在池塘边和飞鱼结了这一段情缘,后世阴差阳错娶了江湖辣女蓝月儿123,因修炼童子功被夫人追赶,浪迹天涯,来到沂山后,在半亩方塘和会飞的鱼相遇。至于枯木寒云来沂山后,如何上演一出惊天动地的三角恋,有待于进一步详察。目下我们且看他独立枝头以蓝天白云为背景,和鱼儿抛媚眼儿的造型。
  这样一来,赵府后花园的这片荷塘,可就热闹了,呵呵。有蜻蜓、鱼儿、百灵鸟,包括莲子都有了性情,也算是没有辜负赵氏夫妇一力营造的人文环境。这粒莲子的故事,已成为断桥的一段传奇。还有一曲莲的心事,亦在池塘中守望,以一片莲心,数句莲语,期盼着一场前世今生的约会:

  试问
  为谁
  将悬念落成兰舟的模样
  在这片湖面上起航
  凭唐风宋雨风干了记忆……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4:34
  “那池水中央的一株莲,依旧亭亭玉立,娉婷婀娜,清露低垂,执意宣誓五百年前的誓言,就这样的静守,寻寻觅觅,带着前世今生,默寻一处山水,期待一段情缘,花开一季,奢望成为故事中永恒的风景……”
  虽然在征文帖中,飞鱼以“断桥品荷”为题,可以断桥的偏安一隅,无知魏晋而论,我并不曾对带有鲜明的“三生、穿越、荷事”的断桥印记的文字,抱有多大的期望值。所以初读QCY-188的《断桥听语,莲香荷韵》,我真的是有几分惊讶,以为是我所熟悉的某位断桥故人。可诵读再三,又感觉到了其文字的不同。
  平心而论,在断桥已有的女性文字中,西西以质胜,残荷偏空灵,小鹤尚多姿,飞鱼取婉约,如花、扬扬、豆豆、津津、云姑娘,或重丰腴,雍容大度;或见飞扬,洋洋洒洒;或显绵长,气韵可感;或呈浅淡,暗香萦怀……倘若是她们中的某一位来到断桥,哪怕只有一个跟帖,片言只语,我也会有所感知的。
  而《断桥听语,莲香荷韵》的文字,水流花开,贯穿时空,有自己的特色在。
  联系飞鱼,飞鱼说她们都叫她莲心,莲的心事。
  从QCY-188的ID上,我实在看不出与荷有什么关联之处。既然称其为莲心,想必是指其内在,以荷为魂了。
  QCY-188自己也说,对荷情有独钟。
  那一定是曾在那三生石上,缔结了一段荷缘了。
  就这样陪你
  静坐在秋水深处
  听一帘幽梦的梦呓
  看一幕落花流水的缠绵
  ……
  而飞鱼也不改其一贯的内敛,亦在荷塘边弄水赏莲,浅吟低唱:
  芊芊荷风香悠远,
  荷叶田田,
  水也涟涟,
  顾影轻吟独自怜
  ……
  云淡淡,
  月盈盈,
  临塘听荷语,
  低首诉衷情
  ……
  这荷风荷语、云淡香远的画面,是属于断桥的,从赵府后花园的《漱玉词集》一脉相承。
  那么就和那粒莲子一样,这莲心和飞鱼,也临凡历情,在三生石边,赶上了断桥的这场荷事——
  如今,到了这季,
  你依旧是最初的模样,
  出水芙蓉,婀娜多姿,
  红尘轮回中,
  醉了多少人的流年……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4:55
  断桥品荷,这一场荷事,虽然只不过是一次例行的征文,还是收到了一些契合断桥主旨的文字:

  愿许三生石畔,
  闭合依守千年,
  我就是一朵与叶依附的白仙子——睡莲
  ……

  垂恙红尘的文字,总是散发着一缕悲音。这丝丝凉意,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让人刻骨铭心。所以说这首《白仙子》,并非有意为之,实是她心情的写意,根植三生,千年不改的记忆。
  同为断桥人物,另有一个千古伤心客,那就是乌衣。所以我在堂主版断桥故事大结局里,把他寓言化了,写成了一只心事隐隐,北渡南飞的灵禽。可他的这一曲品荷二首,却情义婉转,灼灼其华。莫非久潜天涯的乌衣,终于换得了柳暗花明,峰回路转了么?

  乌衣画客:访荷
  昔年绿塘遇知音,借得莲丝听雅韵。
  芳心只为断桥吐,一缕荷风香到今。

  荷影莲梦
  荷花灼灼断桥开,影动知是兰舟来。
  莲歌深处飞白鹭,梦醒犹自思徘徊。

  醉花妃子的荷片,并不是特别的引人注目。是驭风役雪的题诗,让我们耳目一新:

  驭风役雪:题醉花阁睡莲
  睡意早生五千年,一飘紫韵一眸鲜。
  船家有意凭舟近,恐使仙香染尘烟。

  不生妩媚为君发,红尘我自洗铅华。
  华庭几道封奴诏,莲心不欲帝王家。

  另外,驭风役雪在本帖的十二楼十三楼中,还有进一步的表达。不仅因画成诗,兼能由诗入画,讲述了一个完整的快意赏荷的故事。
  但这次荷的征文,一波之后,未尽三折,也就没有收得次第跟进、波澜壮阔之效。当然,“莲的心事”同题作文可操作性有待商榷。宜丰人老师的建议却别开生面,描绘了一个可供期待和称许的局面:
  才女俊男,倾情诗话,诗文盛读,有散文,有小说,有故事,关于咏荷品荷的小剧……
  不管怎样,断桥品荷的征文已接近尾声,河边的满湖的荷也已经残了,这一场荷事毕竟在随着时光的脚步远去了,那因荷而生的激情,唯美的赏荷画面,正渐入梦境——

  去看荷吧
  寂静的池塘藏在莲下
  红花的芬芳如火焰
  把画面展开
  牵着自身的影子
  慢慢移步入画……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5:20
  去年阳春三月,在泉城济南学习,我曾有幸到过两处“李清照故居”。
  去章丘的百脉泉也算是偶得。倘若不是因为学习所在院校在这章丘地盘上,估计院方也不会安排这个行程。据说易安居士的老家就在这儿,所以那泉也特别的清冽,喷涌不息。
  趵突泉地处闹市,有天下第一泉之称。其实这样的名泉,声名之盛更多的还是得自地利。泉城七十二名泉之首,自然如同宝冠上的明珠。
  只不过到如今,趵突泉边的游人多了,论风致,与百脉泉相比,便少了些空灵的意味。
  趵突泉尤多名人题刻。不过据我看来,启功先生的“间气英华钟韵语”也好,欧阳中石先生的“字字珠玑,阙阙感人”也罢,都当不得婉约二字。
  何为婉约?李清照的易安体被历代视为婉约正宗,不过是用家常话语,写出了一个女人的心事,靠捕捉细节表达难以言传的心理感受和情感变化。其清新朴素,透明灵动,一如这奔流的泉水,飞银溅雪,含青蓄玉。
  在趵突泉边,购得了一本《李清照诗词集》。选编自然是更全面了些,包括字韵、逸句、存疑、帖子词,可是在我的心里,还是当不过那本深蓝色封面的《漱玉词集》。
  这《漱玉词集》,自创办断桥那日起,就已经默存在断桥故事里了。所以这样的李清照故居,我多游一处,便多一份怅然若失。
  在断桥故事中,这位易安居士,是住在青州赵明诚府上的,而不是章丘或济南某地。她常在后花园的池塘边漫步,吟诗弄词,熏陶浸染了断桥世界中的这荷、这鱼、这莲心,演绎出了一幕幕不同版本的莲的心事……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不过我辈又何须争渡,愿与鸥鹭共眠,晨起同看那天接云涛连晓雾……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8-05 18:38:23
  @七塵 @花落红尘香如故 @竹林散步人 才发现竹林深处,可以浅唱低吟,也可以慢慢地细诉心事,特转引此帖,问好竹林的三位好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8-05 21:07:44
  晚上好,奉茶欢迎。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8-05 21:07:50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