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老残杂忆·我的画进了监狱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7-07-12 04:17:53 点击:18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老残杂忆•我的画进了监狱
  一
  父亲进了监狱,我经常去城里给他送东西。监狱的大门两旁有武警站岗,都端着雪亮的刺刀。我把东西交到武警的手里,又随口问了一句:“请问,我父亲审判没……”他们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
  每次来时,母亲都叮嘱我向监狱询问,因为审判了,也就有了结果;有了结果,不论吉凶,心里也就踏实了。然而,当我问到第二次的时候他们却警告我说:“小孩子,以后不要老问这个!”
  我一听就有些害怕,从此便一言不发,将东西悄然交到他们的手里转身就走,可心里又觉着惴惴不安,因为那东西里边还藏着我的一个“秘密”呢!
  其实所谓的送东西,主要是送手纸。父亲一直肠胃不好,每天要上好几趟厕所。现在呆在那种地方,万一手纸供应不上,可就麻大烦了!
  现在,我已经不捏泥人了,开始喜欢上了画画,花鸟虫鱼和小动物什么的。所以,每次送东西时便把自己画的一些小画,冒充手纸送到监狱里去。父亲一生酷爱美术,我的作品虽然幼稚,但对于一个身陷囹圄的人来说,也应该是一种安慰吧?
  一晃,父亲坐牢已经半年了。那天家里忽然来了个小客人,我叫他涛哥。涛哥是“三司”的红卫兵,因为搞武斗打坏了人,被民兵指挥部抓了进去。在狱中,涛哥成了父亲最要好的小难友。所以刚被释放,就搭乘进山拉石头的汽车过来报信。说父亲在里边挺好的,叫家人放心。至于什么时候出来可就难说了。如今,“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还没搞完,犯人一拨接着一拨地往号儿里送,连走廊都挤得没地儿了。
  涛哥说他本来还得在里边呆些日子,偏巧监狱为了腾地儿,只好把他提前释放。说完,又拍着我的肩膀问:“你就是小翎儿吧?你父亲在那里最想的就是你了,他一看见你的画就哭,还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后来因为大伙抢着看,结果叫管教没收了。”
  母亲一听就害怕了,骂我小孩子不懂事,监狱是什么地方,敢偷着往里边夹带那玩意?万一人家说你通风报信,不是给你爸加重罪过么?以后不许画。
  我听了也有些难过,我本来是想安慰父亲的,怎么反倒把他惹哭了?前些日子进城,我把省下的五毛吃饭钱买了画纸和画笔,本想还要画些彩色的山水。现在听母亲一说,便把那些东西悄悄地藏在了仓房里。
  二
  那天,我又一次来县城给父亲送东西。出了监狱大门,忽然看见监狱的大墙上,白亮亮地贴出一大片布告。我紧张地凑上前去瞅了一眼,庆幸没有父亲的名字——被判刑的有好几十个,除了几个现行反革命外都是强奸犯;强奸犯五花八门,而至今依然留在记忆里的则是下边三个。
  一个是某村的饲养员,因为和一头小母牛交配,叫革命群众逮住扭送“军管”,被判十年。看布告的人觉得稀奇,便纷纷议论:
  “咦,这也犯法吗?”
  “嘁,咋不犯法?这叫道德败坏,人畜不分!”
  “妈的,这种下三滥,下辈子就该叫他投生小母牛,天天叫老牤牛操他!”
  人们一听,都拍着巴掌哈哈大笑。第二个是强奸妇女,而且手段令人发指,把一个媳妇拉进苞米里强奸,然后又残忍地把刀把插进x道里。
  “奶奶的,这畜生也太可恶了!”
  “妈的,把他的鸡巴割了喂狗!”
  “油炸!”
  “枪毙!”
  人群里响起一片骂声。第三个是地主子弟,以谈恋爱为名,将一个贫农的女儿奸污后又想抛弃,那姑娘不干,就被那小子打死。布告上说这是疯狂的阶级报复,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奇怪,一个贫农家的姑娘,咋跟一个地主子弟谈恋爱?这不是阶级混线儿吗?”
  “嘁,你不知道,这小伙儿死得可是有点儿冤……”
  “冤?咋回事儿?”
  “唉,别提了……”
  说话的是个农村老汉,忍了半天,还是讲了起来。原来这小伙是他们公社的。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奸污”,而是那姑娘和别人有了身孕故意赖他。他不干,俩人就撕打起来,结果那姑娘摔倒,后脑勺儿正好磕在石头上••••••
  “那,为啥要枪毙呢?”
  “唉,还不是因为成分……”
  “不会吧?”
  我想起了哥哥和淑美,不禁为他俩担心起来。父亲坐牢后,淑美虽然没跟哥哥疏远,但是两家父母原来商量好的过礼日期却一直拖着。其实这也难怪,人往高走水往低流,一个铁杆贫农女儿,谁愿意找个黑五类子弟?就算自己不在乎,那么孩子呢? 将来他们的成分可是随爹的呀!
  去年,双山支书老徐的女儿,偷偷跟一个地主子弟搞恋爱,等到家里发现,已经怀孕。老徐把女儿暴打一顿,告那小伙强奸。结果那小伙被判了徒刑,女儿也服毒自杀。不久,他老伴儿又因为思念女儿得了绝症,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么毁了。姐姐说,前些日子,各村支书在公社开会,莫主任表扬老徐立场坚定,爱憎分明。老徐有苦难言,放声大哭。
  我们村离县城二十多里,没有客车,就有也坐不起。道上虽然偶尔有马车经过,但是我胆小羞怯,不敢求人家捎脚。因为我怕人家问我“你是哪村的?谁家的孩子?” 父亲是全公社有名的“反革命分子”,几乎妇孺皆知。我不会撒谎,又怕人羞辱,所以每次都是步行。现在回想起来,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个沉重的负担,可当时并未觉得怎样,也许早就麻木了吧?

知音:1

赏金:18

最高打赏: 七塵(18.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七塵

作者 :竹林散步人 时间:2017-07-12 15:59:23
  学习了解问好。人们被“阶级”观念裹挟可悲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7-12 23:38:19
  晚上好^_^品读问候
作者 :七塵 时间:2017-07-12 23:38:24
  @江城古柳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海州书生 时间:2017-07-16 13:42:09
  那个年代,现在谁说好,就请他先享受一下关牛棚的滋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