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衣食住行之.徒步行】

楼主:u_110193553 时间:2018-03-03 14:45:56 点击: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说道行,莫过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句名言。说道行简言之就是走路。广言之就是走出去。至于走出去是坐车、坐船或坐飞机只不过是乘坐的交通工具不同而也。至于出县、出省还是出国只不过目的地不同罢了。但凡正常人、健康人,谁都离不开走路和“走出去”,也就是说每个人都离不开“衣食住行”的行。“行”就是人的基本行为之一,而且是必不可少的行为之一。每个人的行都是从蹒跚学步开始的,但每个人学会走路不知会摔多少跟斗。人一生会走多少路恐怕没有人统计过,但人一生都在走路这是毋容置疑的。
  从1952年出生到1974年离开土城这22年,我就一直生活在家乡土城,家乡的坡坡坎坎我都爬过、旮旮角角我都去过,大路小道我都走过。
  童年,徒步行走是随母亲工作地点开始的。先是土城到淋滩20多华里,然后是土城到陶罐30多华,随后是土城到马岭60多华里,最后是土城到隆兴45华里。1959年至1962年这三年间,我从7至10岁就多次从土城往返于上述四地。小小年纪适逢假期至少往返于土城二次。山路崎岖、偏僻荒凉,坎高坡陡、林深草密,年幼体弱,其行以堪。特别是雨天走“高涧槽”那段黄泥田坎路更是艰难无比,冬天行走顶兴场至凤凰嘴那段路,雪凝加陡坡尤为艰险。遇到恶劣天气,45华里路往往要走上一天。 更有甚者传闻路途抢劫和偶遇饿蜉,常常是心惊肉跳和毛骨耸然。我常想,我的个子不高可能跟幼年磨难与心情紧张不无关系。1
  从1962年8月开始,母亲调回土城镇教书,我们便离开了隆兴,从此远离了那段不愿回顾的路程。但到了1993年,为了教育下一代,我又一次选择了重走这条难忘的山路。我带着四个小孩(包括我的小孩)从习水县城坐汽车到隆兴,然后从隆兴徒步到土城。我给这次步行取名为“重走长征路”,意在告诉他们不要忘记当年父辈的艰辛。
  除此之外,在家乡行走最多的恐怕是当“背脚背儿”(土话)所走的路了。
  当时交通不便,土城附近区乡不通公路,所有物资全靠人工背运。星期和假期都要从土城背东西到各区乡,每次背负50市斤货物,往返30公里,报酬是0.60元。一年下来就得走上几百公里路呢!
  我还充当过不挣钱的背脚背儿呢!就是从土城背东西到习水酒厂。因习水酒厂建厂初期,交通十分不便,各种物资匮乏,为给在习水酒厂工作的大姐哥一家送面条、蔬菜等生活物资,隔三岔五父亲就要求我给姐夫家背些东西过去,每次运送的东西都在百把斤,好在我当时在当知青,接受再教育锤炼了身体,特别是修建湘黔铁路后周身硬有用不完的劲,不用来背东西岂不可惜。2
  往习水酒厂送东西,要挑选好天气,避开走湿滑山路和防避草丛打湿衣衫。80多里大路兼小路,爬坡下坎占到路程的三分之一,早上六点出发,下午五点过才能到达目的地。多年下来衣裳背坏了几件,没有觉得苦,心里想这是应该做的。果真,在我跳出“门农”的关键时刻,姐哥给我以大力帮助,我才走出大山,这才有了我现如今的一切。这也印证了这么一句话“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出来工作后,在工作中同样避免不了走路。
  在开阳磷矿,我走路最多的是在当民兵期间。在沙坝土矿当民兵,晚上要到二采矿场巡逻,来回20来公里,天天如此,那像现在这样车来车往。在矿务局当民兵,夜间巡逻没有休息,整个晚上都在游动,一晚下来你说会走多少路呢!我有句话讲得是“只知是工作,不晓得是作贡献”。
  在开阳磷矿我走过二次奇特的路。一次是沙坝土矿团委组织到息烽温泉搞活动,活动结束后一部分团员走路回磷矿,一部分团员选择到天台坐火车回磷矿。我是走路回磷矿的,可到了晚上乘火车的同志没有按时回来,怎么办呢?经几位同志小议决定到天台接其他同志回矿,我自告奋勇徒步赶往天台,这一来一往就是几十公里路程。另外一次长路说起来就比较凄凉,同时反映了哪个时代的辛酸。缘由是我爱人的师傅准备接儿媳妇,当时不兴办酒,但花生、瓜子、糖总得有吧。我爱人要他在供销社工作的父亲帮忙买了30斤花生,春节后回矿上班顺便捎了回来,不巧在转车的小寨坝火车站,被当地工商部门的人发现了,属二类商品的花生就被没收了。东西没了,回矿火车耽搁了,我还得回矿,找上一支电筒走路回矿吧!夜半三更,29公里铁路,孤身一人,一路小跑,用时四小时回到磷矿。3
  在福泉磷矿,我每天都跑矿山,常常是早出晚归。我在福泉磷矿期间大矿上不去,小矿不准上。现状是维持和组织农民和人工开采。英坪、桅杆坪和茅稗土三个矿段34个采矿点,不用说驻地牛场到矿山这30公里路,单讲矿山从这头到那头分布的矿点,一天就跑不了几个点。而要保证安全和控制矿石质量又谈何容易。唯一的办法是经常在现场走动。这样做,到头来,失去了深造的机会,换回的是比他人早日成为单位的中层干部。虽然遗憾,但没有后悔。
  在遵义铝厂,前期我搞的是外部供水工程和对外协调工作。搞协调磨嘴皮和跑路一样不能少,做各家各户工作,就得一家一户上门。外部供水工程平均在5公里以上,一方面受交通工具制约,一方面又不能影响工作。因此,除了走路还得走路,没有其它选择。在遵铝,后来尽管工作性质决定在厂内,但常到现场和亲临现场作风始终没有变,所以厂内道路并没有少走。当然赢得的是员工群众的好口风。
  生命在于运动,走路就是最好的运动,过去是这样,可如今不同了,人有了隋性,大运动量的活没有了,连出门常常选择的都是坐车。想想过去,不知咋了,今后还会咋了。
  (作者:承上与启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