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新悲惨世界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09 20:13:42 点击:159 回复:3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现实世界的小人物何其多,阿雅算一个,现实世界的悲惨人物何其多,阿雅就是这其中一个。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主角就是阿雅,一个资质平平,相貌普通的女人。若有兴趣的朋友,请耐心地看着。
  阿雅清楚地记得,《悲惨世界》中的主角--冉阿让,因为偷窃了一块面包,而导致生命中一连串的厄运发生,但最后还是有一个完满的结局。而阿雅呢,她的厄运也始于一次偷窃。不过,她偷的不是面包,而是一盒价值几元钱的话梅,这似乎不能拿她同冉阿让做比较,但他们厄运的开始,似乎都是那么地相似,阿雅的结局会是怎样,谁也说不清楚。
  镜头切换到到若干年前吧。
  当时的阿雅是一个刚从一所四流专科学校毕业(在此说四流,并不是说这所学校不好,而是在很多现实的外人眼中,这是所不入流的学校,阿雅当然也成了不入流的学生了。)家里人托了关系,让她进了一家国营企业上班,从事财务工作。这时候的阿雅,没有多少涉世经验,更不懂世道人心的险恶。
  一次周末,阿雅同往常一样,去逛公司附近的超市。走到卖零食的货架旁,停下了脚步,她拿了一盒自己喜欢吃的零食--话梅,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阿雅打算白吃一回超市的话梅(从小到大,她还不曾偷过谁的东西),她偷偷地将话梅放进了自己随身的包中,准备在买了其他东西付钱的时候,将这盒话梅从收银员眼皮底下成功“偷渡”走。却不曾想,阿雅的一举一动都被超市的一个专逮小偷的保安看在了眼中。他偷偷地跟踪着阿雅到了收银台,在阿雅付款前,他也不揭穿她的行为,只到阿雅付完钱,以为成功地逃脱了收银员的眼睛,正在暗暗自喜时,那名穿便衣的保安一下喝住了阿雅。阿雅当时呆住了,不知该说什么,保安将阿雅的包包打开,拿出了那盒该死的话梅,超市四周的顾客,收银员,都围着阿雅看热闹,一下子,阿雅觉得那盒黑黑的话梅就是一粒粒黑洞洞的子弹,直接射入她的心脏,她立即就崩溃了,鼻子一酸,眼泪决堤般地往下掉。
  保安将阿雅带往了保安室,阿雅头脑中还在侥幸地想着,大不了赔超市几盒话梅钱就行了。谁曾想,那名邪恶凶狠的保安,开门见山地开出了天价的罚款,一盒话梅,竟然要阿雅赔3000元钱。阿雅想着自己一个月工资都不到2000元,而保安竟狮子大开口,一下子要这么多,她当然是不会同意这种不公平的协议。
  不管阿雅在保安室如何哭闹,保安就是不松口放人,他强行地掏出阿雅的身份证,让阿雅写了一份“认罪书”,然后就准备将阿雅带到附近的派出所,交给警察处理。若阿雅真的被带到派出所,也没有后边一连串的悲剧发生了。可是,阿雅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又开始转动脑筋了,去了派出所,警察可能会查家庭住址,可能会查工作单位,可能会。。。。。阿雅不敢想像,若查到家庭,父母知道了,怎么办?若查到工作单位,让单位领导、同事知道了,自己可能有丢工作的危险,这是其次,关健是让自己偷偷喜欢的男同事知道了,以后还有什么脸去发展“同事”关系啊?想着想着,阿雅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任可恶的保安这样陷害自己。
  当时那保安在阿雅的前面三四米远,嘴上还恶狠狠地催促着她快快跟上。正好,此时一辆中巴车经过阿雅的身旁,黑黑的车门洞开着,阿雅一下像在黑夜中见到了救命的曙光,她想也没想,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上了那辆中巴车,任中巴车载着她呼啸着“飞”走了,阿雅透过中巴车的玻璃,分明看见那保安无可奈何而又不心甘的表情,她以为,这一祸被自己躲掉了,自己以后又是个“干净”的人了。
  若世界如阿雅的头脑一样简单,那是多么美妙的事。阿雅的厄运来了,阴狠恶毒的保安顺着阿雅的身份证地址,摸清了她的住址。。。。。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3-09 20:55:27
  @星空下的阿雅
  我猜故事还没结束吧,期待后续。恩,有一段:(在此说四流,并不是说这所学校不好,而是在很多现实的外人眼中,这是所不入流的学校,阿雅当然也成了不入流的学生了。)的学生。——多了几个字等会给修改!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3-09 20:59:35
  期待后续,我推荐红脸支持!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09 21:22:55
  谢谢。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09 21:24:26
  阿雅搭着这辆自以为是的“诺亚方车”顺利地返回了家。到家时,立即将门“砰”地一声关上,身体抵住门后,她的心一个劲地“咚咚”直跳,直跳到嗓子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从此,阿雅落下了一个“病根”,害怕别人提到警察,谁一提到派出所,警察什么的字眼,她都不由得一惊,暗暗冒冷汗。
  由于暗自喜欢的那位同事有些花心,再加上公司业务不多,阿雅这块没有人带着做,她觉得学不到什么东西,最后没有与男同事发生什么故事就黯然地离开了这家公司。满以为凭自己一腔热血,青春年少的志向可以在社会上去好好地施展一下“拳脚”。却不想,第二次厄运又盯上了阿雅。
  阿雅凭着自己的那份可怜而单薄的简历,进了一家私人小公司,做出纳。说这公司小,一点也不夸张,办公室加业务人员就十来个人,总经理倒不少,一个朱总,一个马副总,还有个牛副总。都是从国营企业出来,靠着一点技术与手上的人脉挖国企“墙脚”的。刚进公司时,朱总就向阿雅介绍了一下公司的同事。当他介绍到马副总手下的一位业务经理时,阿雅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一米六左右的个子,短发,猴尖脸,黑黄的皮色,明显纹过的一双镰刀眉与一双贼亮的鼠眼(当然,也是纹过眼线的)。整个眉毛与眼线都泛着油腻的蓝光,看着很是别扭。阿雅说不上她哪里好,但又凭直觉,觉得她哪里都不对劲。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09 22:05:39
  有时候,人的直觉是很准确的。若阿雅早早将直觉当做一个警示的话,多多地做些防备,也不会发生后边的故事了。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09 22:06:49
  这个女业务经理40来岁,叫苟茉莉。名字很美。由于她是跑业务的,要报差旅费,所以免不了要经常同阿雅打交道。刚接触的几次,阿雅觉得她还挺和气的。阿雅每天都是很早去办公室的,打扫一下卫生,顺便帮着几个老总洗洗茶杯,擦擦桌子。也是一个早晨,阿雅正在打扫卫生,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隐隐约约,阿雅听到门外有男女说笑的声音,细听,好像是苟茉莉与马副总。阿雅并没停下手中的活,只听得钥匙开门的声音,阿雅转过头,看见苟茉莉正挽着马副总的手臂,那张脸笑成了一块抹布。当她们六目相对的时候,苟茉莉与马副总同时露出讶异的神色,他们瞬间松开了紧挽着的手。这一望,倒让阿雅觉得异常尴尬。因为她从同事口中知道,马副总是有妻子的,当然不是苟茉莉,而苟茉莉则是一离异女。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09 22:17:56
  阿雅木纳地站在原地,分别同他们打了声招呼。苟茉莉扯了扯自己的衣角,面无表情,没有吭声地走进办公室。
  • 七塵

    举报  2016-03-10 07:16:56  评论

    @星空下的阿雅 早上好,在读^_^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0 07:48:43
  早上好,晚上有空再更新吧。
作者 :岸的影子 时间:2016-03-10 15:04:34
  让我有兴趣值的看下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0 19:28:34
  阿雅这一整天都提心吊胆地低着头,屏住呼息工作着,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耳朵留意地听着马副总与苟茉莉办公室的动静(他们在同一间办公室),还好,直到下班,跟以前一样,什么事都没发生。这样风平浪静的日子大概过了几个月。
  由于这是家私营小企业,财务上还有很多制度不健全,漏洞多。比如说,业务人员报账,没有具体的金额限制,有多少费用,就报多少。阿雅当时觉得,这可能是公司的朱总为了笼络人心,而在当时做出的不得已的决定(这个公司除了阿雅与会计王姐,其他人都是与朱、马、牛原来一个单位出来的)。
  某天下午,快下班的时间,苟茉莉急冲冲地抱着厚厚一叠单据放到阿雅的桌上,对她说,阿雅,帮着加下金额,冲一下之前的借款,我有点事,先走了。阿雅看着苟茉莉露出焦急的神色,有些不放心地说,这样不好吧,你还是看着我加金额,然后在冲账单上签个字再走嘛。此时,苟茉莉放缓语气,笑着对阿雅说,你还不放心我么,我都如此放心你呢。小姑娘,放心吧,我这会儿真有急事,你帮着加好金额,我明天来签字。说完,容不得阿雅再做分辩,就一溜烟地消失了。此时,财务办公室静悄悄地,只有阿雅一个人,会计王姐出去办事还没回来,阿雅不知道该怎么办,她都还没来得及问苟茉莉单据大概有多少钱,最后想了几秒,决定还是帮着加一下票据金额,等着明天苟茉莉来签字冲帐。于是,阿雅就拿出计算器,一张一张地加着单据,足有12000元呢,又拿出之前苟茉莉的借条15000元,阿雅算了算,苟茉莉明天还得还公司3000元钱才行呢。
  第二天,阿雅像平时一样,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她放下包,从抽屉里拿出差旅费冲账单,第一时间来到苟茉莉的办公室找她确认签字。苟茉莉不紧不慢地看着那张冲帐单,盯着上面的金额直发呆。阿雅读不懂她的表情,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着,苟经理,冲账金额有问题吗?苟茉莉不答话,拿着冲账单走出办公室,径直来到公共办公区域。阿雅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跟着走了出来。此时,公共区域有五六个同事在场,苟茉莉将声音提高了八度,转过身,用质问的口气对阿雅说,阿雅,怎么回事哟,我昨天明明给你的单据是三万多块,而我之前借了公司15000块,现在你应该补我15000多块的现金,怎么还倒让我还你3000块哟?阿雅一下被苟茉莉给问懵了,胀红着脸,呆呆地看着她,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苟经理,你,你弄错了吧,你昨天明明只给了我12000元的单据呢,怎么会是三万多块呢?不信你自己加一下。说完,立即跑到办公室,颤抖着双手打开保险柜,将苟茉莉交给她的报账单据拿出来,当着众同事的面,一张一张地加着。由于内心异常气愤而激动,阿雅敲击计算器的手指都在不断颤抖着。阿雅不知,即使她将手指敲断了,也是那不变的12000元,自已怎么会搞错呢?是哪里错了呢?几个老总听到吵声也跑过来了,会计王姐也来了。
  在阿雅的眼中,知觉中,这办公室充满了液化气,好像只要谁不小心划一只火柴,都可以将整个空间引爆,简单点说,就是气氛达到了爆炸点。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0 20:56:43
  会计王姐走上前,耐心地对阿雅说,小雅,细心点,别加错了。阿雅激动地对王姐说,这是加第三遍了,不会有错的。昨天苟经理明明只给了这12000元的单据。什么?阿雅,难道你在说我欺骗了你?苟茉莉气急败坏地将阿雅手中的单据抢过去,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那些单据因为苟茉莉用力过猛的缘故,被摔得稀巴烂。这时,阿雅也收起平时文文弱弱小心谨慎的脾气,气冲脑门,瞪着眼与苟茉莉对吼着,就是你欺骗了我,明明是12000元的单据,却硬说是30000多元!你想诈我不成?!此时,苟茉莉如一头发狂的母狮子,冲上去用手将桌子拍得砰砰直响,那阵势好像是要手撕了阿雅。众同事见状,立即上前拉开了苟茉莉。站在一旁的朱总发话了,苟经理,你先冷静一下,等我搞清楚了情况再发话。阿雅将昨天的情况如实说了一下,朱总说,你有什么证据说苟经理交给你的是12000元而不是30000元的单据呢?阿雅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没有什么证据,但我想问苟茉莉,她有什么证据说自己交给我的是30000元而不是12000元的单据呢?这一反问,倒把朱总问住了。沉吟了半晌,他说,好吧,这件事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苟茉莉不甘心地闹道,怎么能就这样散了,我的15000元钱呢,谁赔给我?朱总说,让我想想再说。苟茉莉狠狠地瞪了阿雅一眼,临走时摔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小偷就是小偷,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让阿雅一听,如五雷轰顶,心脏一颤一颤地,脑子飞速得转个不停,她是如何知道自己偷过超市的东西?难道她与那保安熟识?可那保安又如何知道自己在这里上班的?。。。。。一连串的问题将阿雅击打地晕头转向。也许,她只是顺口说的吧,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以前发生的这件事,阿雅又乐观地这样宽慰自己道。
作者 :梦幻小鱼鱼 时间:2016-03-11 11:32:32
  @星空下的阿雅
  是你自己的故事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1 11:44:00

  大家都散了,阿雅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冷静地将苟茉莉前后的言行想了一遍,觉得她是故意在陷害自己,可是为什么呢?自己与她无怨无仇,她为什么要这样整自己呢?阿雅突然联想到几个月前苟茉莉与马副总手挽手进办公室的场面,难道她怕她的私情在同事之间败露?可自己向谁都没说过这件事呀。好狠毒无耻的女人,阿雅不禁在心中咒骂着苟茉莉。
  日子还是得继续,但此后阿雅发觉,办公室的气氛变了,同事及老总看她的眼光都有些异样,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但凭着阿雅敏感的神经,她觉得一定是同事们都相信苟茉莉的言辞,觉得是自己诈骗了她的钱。一想到这,阿雅就非常生气,但又无处发泄心中的愤懑,虽然那些异样的眼光像刀子样扎进了自己的内心,她也只能默默地忍受着,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现在办公室能与自己说说话的,就只有会计王姐了。
  一次下班后,会计王姐主动要求同阿雅一路坐车回家(平时她们都是各走各的)。路上,王姐告诉阿雅,朱总好像派人在人才市场去招出纳了,让阿雅自己想好后路。阿雅听到这,内心波涛起伏,凭什么!他们凭什么想开掉自己!一定是他们都认定了自己骗了苟茉莉的钱,不然,为何会这样。不行,不能这样忍气吞声。我得先炒掉他们。第二天,阿雅怒气冲冲地来到办公室,向牛副总提出了辞职请求,牛副总说,朱总出差没回来,等他回来再说吧。阿雅怒声道,不等了,我马上就要辞职离开公司!说完,背上自己的包,临出门时狠狠用脚踢了下保险柜,用脚发泄完自己的怨气,阿雅同谁也没打招呼就走人了。阿雅以为自己的举动让她找到了自己的尊严。可她想不到,在她的世界里,做人的尊严不是自己树立的,而是别人给的。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1 11:45:13
  阿雅在家蒙头睡了几天,觉得还是要去找工作。但对做出纳的工作没了多少兴致。她害怕类似苟茉莉的事件再出现。于是,她又应聘去做销售,卖药。风里来,雨里去,干了3个多月吧,业绩不行,她又一次炒掉了老板。回到家,阿雅开始分析反思自己,觉得还是找个稍稍稳定点又不用费多少口舌的工作比较好,因为自己似乎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说白了,就是自己情商不足。逛了无数次人才市场后,阿雅这次找到了一个做销售会计的工作。在这家公司,阿雅认识了同事晴晴,一个活泼开朗,说话办事都十分得体的姑娘。与木纳内向的阿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缘分就是这么奇怪,看着格格不入的两个人,居然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在阿雅面前,晴晴无话不谈,公司的,家里的,老人的,小孩的,凡是发生在她身边的事,晴晴都会同阿雅绘声绘色地讲述。当然,阿雅插不上嘴,通常只能报以微笑点头。一次,晴晴问阿雅,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阿雅愣了一下,说,我还没男朋友呢。晴晴用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阿雅,不会吧,是不是太多挑花眼了。阿雅用较真的口吻回道,真没有。又随口说道,你若有认识的人,就帮着介绍一个吧。晴晴好不容易相信了阿雅,很爽快地答应了。
  阿雅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同往日一样上着班。没过几天,在办公室,晴晴神秘地将阿雅拉到一边,悄悄对她耳语道,我有一男性朋友,刚好没女朋友,你同他见个面吧。阿雅一听,有些腼腆地回绝道,这段时间工作有些累,等过段时间再说吧。其实,阿雅当时内心还暗恋着以前学校的一位学长,虽然那男孩长得不帅,但在与他接触的几次经历中,阿雅感觉他是个内心阳光,积极乐观,很有思想的一个男生。在她心中,他就是男神,任谁也动摇不了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虽然,在工作后的一段时间里,也有之前喜欢的一位男同事,但都无法与这位学长抗衡。)此时的阿雅还不是个物质的女孩,她相信爱情。
  经不住晴晴一再的催促,过了一段时间,阿雅终于答应同那个男孩见面了。一个白净而稳重的男孩,这就是鑫,后来成为了阿雅的丈夫。
  鑫在外面很爱喝酒,凡是朋友聚会,每喝到走路摇摇晃晃,烂醉如泥。阿雅对此很不满,因为她很少喝酒,即使聚会被要求喝,也只是象征性地喝一点点,不会到烂醉的程度。这样颓废的生活,让她觉得鑫很不上进。鑫是做销售工作的,经常出差,有时十天半月,有时几个月。中间很少同阿雅打电话联系,完全没有刚恋爱时每天通几次电话的粘腻热烈了。阿雅不知道他们中间是出了什么问题。最后鑫在没征求阿雅意见的情况下,私自决定长驻他们公司的广州分公司,一去就是两年。
  一次,阿雅出差到广州,顺便去看鑫。晚上他们开了一间宾馆,没有久别重逢后的热烈缠绵,他们各自睡去。没过多久,阿雅听见枕头下有手机的震动声,不是她的,是鑫的手机在响。她看着鑫,鑫按掉电话,继续睡去。没过半分钟,手机震动又开始响了。阿雅立即抢过鑫的手机,翻开短信,一些露骨暧昧的言语进入她的眼帘。是谁?阿雅逼问着鑫。鑫坐起身,只是一个劲地抽烟,用沉默来应对阿雅的气愤。想着自己还寂寞地守在家等他,心中不禁委屈万分。
  回家后,阿雅开始上网玩,来排解寂寞。这期间与人发生了网恋,但没有同对方见面。她本就是个木纳不开放的人,玩不来网恋也学不了风情的女人与人发生一夜情。她只想找个人聊聊天,说说话,打发时间,不发生肉体关系,仅此而已。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1 11:48:39
  很久没同晴晴联系了,阿雅还是用以前熟络而随意的口吻同晴晴讲着话。电话还没说完,晴晴就用一种怪异的腔调打断了阿雅。阿雅开玩笑地说,你今天吃火药了。晴晴仍用怪异的语气回她,自己做了伤风败俗、丢人现眼的事,还说我吃火药,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交上你这种朋友。说完,就挂掉了电话。阿雅被晴晴这一通莫名其妙的话搞懵了,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以致于让多年好友如此这般来损贬自己?此时的阿雅热血奔涌,气愤地拨通晴晴的电话,她要知道真相。电话通了,晴晴仍是之前的语气,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搞网恋没有什么,大家都能理解,但出轨,卖身就不好了。什么出轨卖身?!阿雅被晴晴的一番话击怒了,她从未如此激动过,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可晴晴的电话响起了“嘟嘟嘟”的声音,再也拨不通了。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1 13:20:58
  阿雅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愤愤地想,晴晴怎么可以这么污蔑自己,自己究竟做什么坏事了?!不行,得找晴晴问清楚。阿雅径直来到以前的公司找到了晴晴(结婚后,阿雅又换了个工作,不在之前的公司上班了)。晴晴用轻蔑的眼光看着阿雅,这让阿雅很不舒服。你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阿雅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听不懂么?晴晴抬着头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阿雅。你为何要那样污蔑我?!阿雅开始生气了。污蔑?自己做的事难道还不清楚?晴晴又用余光扫了一眼阿雅。你说我伤风败俗,卖身是什么意思?谁卖身了?我是妓女么?阿雅一连串地发问。是不是妓女还用我说么?你的“光荣” 事迹在网上都传开了。晴晴回道。什么“光荣”事迹,在哪个网?阿雅不甘心地问。自己去找,反正你的一举一动别人都清楚。晴晴叹了口气,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的友谊也到此为止。说完就丢下阿雅走了。望着晴晴远去的背影,阿雅的内心五味杂陈。她知道自己从晴晴那里找不到答案了。我的一举一动,别人都清楚,阿雅反复在内心琢磨着这句话。难道有人在暗中偷窥我吗?不行,得搞清楚整个事情。阿雅开始在网上漫无目的地找着关于偷窥的一些图片与文字。她知道这一行为如大海捞针,但又不心甘。除了在网上找线索外,阿雅开始将视线转向自己的家,她找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没发现自己想像中的针孔摄像头。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1 19:14:47

  某天,阿雅又在网上搜寻自己要找的答案,手机短信响了,她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小偷,经济诈骗犯,你在网上找什么呢?我都看见了,哈哈哈。阿雅气急败坏地顺着号码拨过去,对方却关机了。此时的阿雅已失去了理智与冷静,她开始不断地给周围的朋友同学打电话,想从对方的口气中探出一些自己是否被人偷窥的事实。而别人给的答案尽让她失望。越是这样,她越想找到事情的真相。她打定主意,想请私家侦探找到自己被人偷窥的证据,她要让那些偷窥她的王八蛋进牢房。让她想像不到的是,她自己却被人关进了另一种牢房,不得见光。私家侦探带上专业工具上门来帮阿雅找她所谓的针孔摄像头,左看看,右瞅瞅,却什么也没发现。这让阿雅陷入了无比失落的情绪深渊。专业人员都找不到,自己更找不到,镜头究竟在哪?
  一个偶然的机会,阿雅在某家网站搜到了一个贴子,说是现在出现了一种新型人贩子,专门用高科技手段弄到别人的隐私生活,在网上大肆贩卖。普通的人贩子贩卖妇女儿童都是向买主推销被贩卖人的好处,而这种新型的人贩子,却专门捏造事实推销被贩卖人的坏处。比如将良家妇女说成妓女,将保守的女人说成乱搞男女关系。。。。。人的各种劣根性及黑暗坏处都被他们捏造出来当成卖点。他们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买主不同情被贩卖的人,同时又让自己躲过良心与道义的谴责与惩罚。
  联想到晴晴对自己说的话,你的一举一动,别人都清楚;又想到曾收到的莫名短信,阿雅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落入了这种人贩子的手中。可是,自己除了与苟茉莉发生过不愉快,几乎没同任何接触过的同事朋友发生过争执,自己究竟得罪谁了,竟要如此陷害自己?难道是苟茉莉吗,她有黑社会背景?可明明是她陷害说自己骗钱,而自己又离开了那家公司,与她没了任何瓜葛,她做贼心虚都来不及,怎么会来害自己呢?不是,应该不是她。那又会是谁呢?难道是与自己网恋过的男人干的?可自己压根都没同他见过面,他是如何知道自己住在哪的?这一夜,阿雅想得有些失眠了。
  近来,阿雅发觉身边好像总有人拿着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她甚至怀疑有人在刻意地跟踪自己。从工作的同事眼中,阿雅也看到了一些异样,但他们都没对阿雅说些什么,阿雅内心清楚,他们都知道了自己的事,自己被新型人贩子贩卖的事。想想自己的隐私生活一直在别人的视线与嘲笑中,阿雅就觉得背如芒刺,浑身不自在,她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这次,她又辞职了。
  辞职后的阿雅闲着没事,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就是自己被偷窥的事,当时的她决心一定要找到事情的真相,让法律来还自己一个自由的生活。她跑到警察局报过案,但当警察向她索要证据时,她却拿不出来,甚至有一个警察还莫名其妙地扔给阿雅一句话,将你的男女关系搞清楚了,再来警局报案。当时阿雅被说得哑口无言,她心想,一定是人贩子捏造了什么证据,乱说自己乱搞男女关系,被警察看见了,以为自己就是这样的女人。自己没有证据,也没看见人贩子怎样捏造编排自己的故事,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丈夫鑫终于驻外结束回家了。阿雅向丈夫坦白了自己现在的遭遇,希望他能帮帮自己,可是丈夫却冷漠无声地回绝了她。想想这几年的独守空房,想想丈夫的冷漠,阿雅不禁悲从中来,无声地流下了眼泪。她不知道像这样钻进蜗牛壳,躲藏外界眼光的生活还要过多久。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1 20:22:31
  阿雅开始不敢回家了,除了睡觉外,整天在外面晃荡。她不知道上天为何要这样惩罚自己,难道是自己前世做了太多的恶事,要今生被人踩在脚下偿还。她想到要独自去外地散散心,回家同丈夫打了声招呼,整理好行理就出发了。一路上,她仍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于是中途下车又换乘了一辆中巴。坐在阿雅旁边的是个年轻的男孩,主动找阿雅搭讪,阿雅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不知他怎么就聊到小偷的话题上了,阿雅顺便就以第三人称讲了自己曾偷超市东西的事。那男孩子说,即便是砸锅卖铁也要满足保安的罚款要求,否则就没好日子过了。阿雅听了一惊,自己还没讲到保安抓自己的事呢,他是如何知道的?阿雅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男孩,他只是淡然一笑,随便猜的呗。阿雅顿时明白,自己这么多年的“牢狱”生活,全拜那个保安所赐。可是一个保安有多大的神通呢?也许他有黑社会背景,不然怎么那样凶狠地让自己交天价的罚款?
  茫茫人海,自己如何去找当年的保安,即便找到了,也记不住对方的长相了,即便找到了,也拿不出任何证据控告他“贩卖”自己。可是这么多年,身边的朋友同事都相信了网上的谣言,相信自己是个不洁的人,是个十足的坏女人,都纷纷与自己撇干净了关系,不再同自己联系。自己怎么去向别人解释,怎么去化解别人对自己的误会?一路上,阿雅都在想着这些问题。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星空下的阿雅 时间:2016-03-12 10:10:54
  在外面散了几天心,回到家,阿雅感觉更心烦意乱了。她是个较真的人,觉得不找到自己被“贩卖”的证据,就不心甘。可有些事,永远都没有答案。她就这样盲目地找着,网上,亲朋友好友之间,到最后,她发觉,除了自己看不到被“贩卖”的真相外,身边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父母,丈夫都清楚这件事。那么多年,鑫都知道这件事,从头至尾他都知道,可他就是没对阿雅说过,即便像晴晴那样贬损自己的话,他也从未吐出半个字。他选择默默地承受。每想到这,阿雅的心就抽搐着难受,鑫一定相信了网上的那些谣言,一定以为自己做过妓女,一定以为自己滥交过男人,一定以为自已骗过别人的钱财。。。。。难怪结婚后,鑫就对自己淡淡的,甚至于有些冷漠。可他为何不说出来啊,至少让自己知道实情有解释的机会,可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这是不是另一种残忍的惩罚呢,阿雅喃喃自语道。
  时间过地飞快,转眼到了2015年,阿雅的寻找仍未有丝毫结果。此时,丈夫鑫也以身心疲惫为由,向阿雅提出了离婚。阿雅想挽回,可是她有什么资本去挽回他呢。像她这种生活态度的人,离婚也许是最好的结局,至少丈夫鑫解脱了。现在的阿雅已没有力气去恨,包括“人贩子”保安,以及其他网络上的“人贩子”,阿雅已放弃了找寻证据,她只是在平静地等着,等着上天开眼,哪天将她从暗无天日的牢狱中释放出来。不知这是不是一种愚昧的想法,但除了等,阿雅还能做些什么呢?
  • 七塵

    举报  2016-03-16 20:01:40  评论

    @星空下的阿雅 阿雅 ,你好,为方便大家阅读,帖子我做了定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东方欲晓ab 时间:2016-03-14 08:31:23
  品读!
作者 :七塵 时间:2016-04-24 11:17:10
  @星空下的阿雅
  阿雅,好久没见。可好?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4-25 15:09:35
  @星空下的阿雅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