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梦里花落(小说)(小说版/版主:寻找月亮湾 推荐)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19-09-30 19:53:49 点击:132 回复:2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楼敬那难以磨灭的青葱岁月………
  ~~~~~~~~~~~~~~~~~~~
  年少的时候,我很轻狂。
  “何止是轻狂,你还轻浮!”于莉莉神补一刀。
  “我哪儿轻浮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轻浮了?”我生气了。有她这么说话的吗?还是多年的好友呢!
  “哪都轻浮!”“她伸出手指刮了刮我的鼻子。“看看你走路的姿势就知道了。谁家小女生走路不是规规矩矩的,就你一路闪电带拐弯的。”我翻了一个大白眼给她,如果不是因为我和她有着多年的交情,我真想踹她一脚。
  可是我很清楚:无论得罪谁我都不能得罪于莉莉,因为她是我最亲的人。
  “看看你穿的什么衣服?”莉莉一边撇着嘴嘲笑我,一边拿起了手头的钩针,三下两下,帮我织勾好一件漂亮的毛外套。我穿着它足足招摇了几个冬天。
  “傻瓜,拿个包子喂个狗还那么小文艺,做样子给谁看?”她露出整齐的贝齿,嘲笑她的姐姐。她的小姐姐把长裤子挽成七分裤的流行风格,举着包子逗狗玩。看样子她是真的不敢惹妹妹,或许看见我们人多势众,喂完包子她默默走进另一个房间。“你姐不理你耶!”我拿起摆在眼前的肉包子大口大口吞着,一边抽出空回应她。“吃吧,还有呢!”她跑进厨房又拿一盘出来。半个包子卡在我喉咙里,我心想。“乖乖!对我比她姐都好!”
  莉莉是我好朋友中最好的一个:饼干分成两半,衣服互相换穿,对手拿来互相抹黑吐槽。如果你的年少时代没有三两个朋友闺蜜,那么这一辈子子算不算可惜呢?我是没有顾忌的:年少的我们,整天像蜜糖一样粘着,毫无秘密可言。
  “你和你同学那么好,你上她家去吃去住啊!”老爹躺在床上磕着瓜子,闲的牙疼隔三差五打击我。我交朋友怎么了?难道我只能窝在家中,抬头看见巴掌大的天?“我就想你好好的,天天安安稳稳的,别和那些驴马烂子在一起。”老妈不疼不痒地教育我。“你看看你妹妹。”我侧过头向里屋望去,她斯斯文文坐在桌子边上低头写着毛笔字。我不说话,找个借口溜出家门。
  我永远做不了大家闺秀,别给我说那么多漂亮的理由!他们让我呆在家里无非是让我承担起所有的家务重活,最好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可我是他们教育失败的另类典型,有家却像无家可归的孤儿。一匹散养惯了的野马,想让她回归南山就归南山?当初是谁,谁把我反反复复推出家门再企图把我雕塑成淑女的模样?午后和暖的细碎阳光下,我坐在于莉莉的小屋子愤怒地释放我的心事。她淡然地笑着看我,不说话,脸部光洁、线条柔和,她用细长的手指拨弄着吉它。“忽然忘了挥别的手,喊着笑着两行泪,像一个绝望的孩子,独自走在悬崖边……”她的歌声空灵美妙,不知不觉我安静下来。
  于莉莉是我们班上的音乐委员,也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班长文静和她是死对头,她们互相看不上眼。按道理她们应该是好朋友,家离得很近。不像我和莉莉,一南一北,穿越了大半个城市。文静端庄稳重勤奋,学习成绩非常好。老成持重的女孩都听她的。莉莉漂亮,文艺范十足,追慕她的男生女生和她另成一派。每逢有文艺演出之类的活动,我们这伙活跃的不得了。可是等到期末学校开表彰会,我们又集体失声。老师们也受影响分成两派。班主任力挺文静。音乐、体育老师确极其偏爱莉莉。我夹在正统和文艺之间中间浑浑噩噩过完了了初中两年,很快开始了初三新生活。
  小城冬天厚厚的冰雪未融,春天就迫不及待地来了。路边的柳枝一夜之间爆满了新芽。“春天来了,狼都要发情了!”文静坐在我旁边的座位,阴郁着脸说着难听的话。我诧异地很,她人如其名,给我的印象深刻的就是从来不吐脏话,今天却一反常态。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见前座的赵伟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莉莉,放着电眼。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们班上所有喜欢莉莉的人中,赵伟的名气最大。他长着一双漂亮的熊猫电眼。看女生永远都是一副深情款款,儒雅风流的模样。尤其是他一口纯正流利的英语,在我们这个三流中学垃圾班级简直所向披靡,无人能敌。单凭这两点,他捕获了班上不知多少豆蔻少女的芳心。不过奇怪的是他对于我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我大咧咧来到武子的座位边上,听他讲江湖故事。武子大名武梓,他的爸爸妈妈很早离婚了。他跟他终年不见身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
  武子正在给大伙讲他的江湖伟绩。“市场上卖烧鸡的档口位置很高,我猫着腰,从下面往上一反手从玻璃口就捞着一块猪耳朵。”“被老板抓住没有?快说!”几个同学听的津津有味目瞪口呆。“被老板抓到我还在给你们讲故事?哈哈,卤猪耳朵太香了!”武子得意地说。对于武子的故事,我向来抱着半真半假的态度。不过他手头很紧那是真的,我不只一次看见他没钱交书费,被老师叫到讲台前站立的窘态。
  武子是我哥们,他动不动以老大哥的姿态跑过来要摸摸我的头发,每次都被我机灵的闪开了。“圆圆,你个小不点儿。来,哥跟你比比身高。”“你要是敢说我小,以后别来求我帮你写作业。如果下次你不交作业我第一个跟老师说。”“别别。”他做了个求饶的举动。全班第一高个子被老师提溜着叫到讲台前杵着,是他的噩梦。尤其是他的作业永远没有及时上交的时候。
  放学的时候,莉莉背着书包和我一起走出校门口。“赵伟说要和我处朋友,我同意了。”“真的?”我想起了文静咬牙切齿的样子。“赵伟以前不是和文静关系很好吗?”“切,他们是小学同班,初中同班。关系就好那么一点点。嗯,赵伟还说要我去他家他帮我补习英语呢。”莉莉莞尔一笑。“你去吗?”我傻傻地问。“不去,我才不理他呢?”她潇洒地甩着长发往她家的方向走去。“莉莉,等等我!”我看见赵伟迈着大长腿从后面追了上去。
  “同学们,我们今天来复习一下完全平方公式。a加减b括号的平方等于a的平方加减2ab加b的平方。下面谁上来演示给大家看。文静!”数学老师微笑着颔首示意班长却无人应答。他再次提醒,我用手肘顶了顶伏在课桌上的文静。她才恍惚的站了起来。她秀丽的脸庞上有泪痕,眼神涣散,明显有哭过的迹象。老师看她的样子即刻示意她坐下,另选他人上台演算步骤。
  余下的课程没上完,文静就走了,她离开了班级。大家都说她母亲患了胃癌,她回家照顾母亲去了。
  莉莉和赵伟的感情日渐深厚。毕业班的同学都抓紧时间复习功课,他们俩却在班级里上演极速爱情片。赵伟把卷子全都撕碎了,天女散花撒在莉莉的辫子里,然后一片一片捡出来。莉莉趴在书桌上,半闭着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教室外面,洁白的梨花在枝条上轻轻颤动。
  班主任老师睁一只闭一只眼,她把学习好的几个同学归拢在教室前面,其余的人已无暇顾及。她连着开了几场家长会,和那些心焦如焚的家长们商量如何能在短时间内把学生们的成绩提上去。据可靠同学的内幕消息,她心中内定了八九个可以考上重点高中的同学,专心培养他们。
  我是独行侠,从来就没有入过老师的法眼。所以我和于莉莉一样,早就放弃了自己,破罐子破摔了。
  下午放学,武子神秘地叫住我,说要带我去他的世界玩玩。“圆圆,你敢不敢去?”“哼,去就去。谁怕谁?”我把短头发往后一甩,下巴颏往上一抬,挑衅地望着他。武子笑了,两道浓眉毛毛虫般咬着下面一双巨峰葡萄的黑眼睛。“圆圆,不用你怕,你不怕就好。”
  武子带我穿街过巷,最后停在一间煤厂门口。他趴在门缝往里看,我也跟着他透过锈迹斑斑的门缝往里瞧。煤厂里除了高高堆成山的煤炭什么都没有。武子叮嘱我仔细看着大门,注意四周有没有人来。他从肩上除下书包,扔给我,然后手抓铁门边的围墙,踩着凸凹不平的墙砖翻过墙那边,消失了身影。
  我在门口等了大半天不见人影,正寻思要不要离开。只见门下面涌出一只手,用力地推出一大块锃亮锃亮的铁锭,接着又是一块……
  隔了没多一会儿,武子的头从墙上露出来,他娴熟地从上面爬下来。用手把铁锭搬到附近的柴垛里藏好。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很自然,我的心“砰砰砰砰”,像煮熟的开水,随时准备泼洒出来。
  武子接过书包,拍了拍脏手。然后用亮晶晶的眼睛望着我。“你怕吗?圆圆。”我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小声地说:“不怕!”我看见一层雾气迅速蒙上了他的眼睛,像雨天的毛玻璃。
  “圆圆,你会看不起我吗?”
  “怎么会呢?我挺你!”我轻声说。心里却笑着自己虚伪。
  “这些铁块去卖掉,够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我们一前一后往回走,走到铁轨附近的小河边,在一棵枕木上面对面坐下。夕阳烧红了晚霞,把无边的夜色染成绛紫色。“没人管你吗?”明知道不该问,我还是从嘴角溜出来废话。
  “我妈妈走掉了,据说去了北京。”他两只手抱住后脑勺,似乎陷入了回忆,又仿佛努力把不愉快的记忆从脑海里挤出来。“她把我送到幼儿园大班,在我午睡的时候走掉的,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星期六和星期天,别人的爸爸妈妈手拉手一起接孩子。只有我一个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后来因为我在幼儿园欠费太多,老师通知我爸爸接我回家。他上午把我接回家里,下午就找不着人了。我小,也饿啊,就把能吃的东西都吃了,甚至把床上的被子都翻个遍,找饼干渣。后来我独自走出了家门,到麻花厂、饼铺捡废弃的麻花边充饥。跑到田野里摘别人家刚结出的嫩茄子、生土豆。田野里能吃的我都吃过了,好在命大,没死。”
  “你爸爸经常回来看你吗?”
  “他,每次回来都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喝得醉醺醺的。有时候心情好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说自己找到了真爱,可没几天,他的真爱就消失了。当然也有痴情的女人不走,他就故意冷落她,用另外一个女人来刺激前一个女人,逼着前一个女人离开。”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忘不了你妈妈?”
  “我也不知道他,反正这么多年都是如此。当然也有好的地方,他的女人们会生出恻隐之心给我带很多好吃的。不过我从不称呼她们‘妈妈’。武子的音调低下来。
  “你妈妈很漂亮,你爸爸很帅嘛?”
  “嗯,她的面部轮廓清晰,鼻梁笔直。我记得她有一头丝绸般的秀发。不过有关她的一切痕迹都消失了。我爸爸把它毁净了。整个屋子都是冰冷的,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一样。”武子回答。他补充道:“当我长大的时候,却希望他们没有出色的外表。我希望有个温暖的家。可是现在我都忘记了妈妈长的是什么样子了。”武子把头埋在膝盖上,夜色覆盖住他的脸庞,和漆黑的头发融在一起。(未完待续)
作者 :宜宾文豪 时间:2019-09-30 20:54:06
  月亮文章,夜色迷朦。读之有味,与众不同!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19-10-01 07:42:49
  @寻找月亮湾
  圆圆的世界,圆圆的梦想……
  欣赏佳作,期待更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石丘201812 时间:2019-10-01 08:08:47
  没看到文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d3zhang1212 时间:2019-10-01 08:25:14
  国庆快乐。青葱岁月,无数回味。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石丘201812 时间:2019-10-01 09:28:17
  感慨万端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19-10-04 08:19:57
  我一动不动坐在那儿注视武子,看着他独自痛苦和沉沦,我甚至不会安慰他。天完全黑下来了,初春的夜晚还很冷,我缩起了臂膀,偷偷自己给自己提暖。
  武子终于抬起头来,他的眸子在暗夜中闪着光亮。“圆圆,我们回去吧。”“回去?哇,糟了!”我突然惊醒了。这个时间这会子回去,我麻烦了!
  “你走吧武子,快点回家吧。我自己回去,我家离这近。”我故作镇定地安慰他。“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什么都忘记了。”“圆圆,你不害怕吧?”武子有些迟疑。“我怕?哈哈哈,你以为我是泥捏的呢!走吧走吧,你快回家啊。”我像赶苍蝇一样赶走了武子。
  穿过黑漆漆的胡同,我回到家门口。从木门向里望去,里面黑黝黝没有灯光,安静地令人窒息。我拍了拍门,无人应答,再拍依然如此,我放下了手。现在的我,也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我背着书包在深夜里漫无目的地闲逛,这个时间点是不能打扰任何人了。下一秒我熟门熟路去了趟居民点的公共厕所,厕所也很黑。我方便完了走出门口才发觉了异样:一个高大的成年男人人直挺挺挡在门前,不说话,两只手却腰胯之下快速交替穿梭着。我的脑子生锈了,卡壳了。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不是好人,快点离开!我贴着他身边挤出去,确切的说是钻出去。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追上来。然后我撒丫子就往有灯光的地方跑,呼呼的风在耳边刮过。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我在灯火辉煌的中央街道停了下来,委屈的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我穿梭在这座城市。即使在午夜,我依然对它如此熟悉。甚至比自己的亲人或者自己更了解。它有几间中学,几间小学,各个建筑的地理位置分布在哪儿,我一清二楚。我轻而易举找到车站,把书包一扔,和衣而眠。没有人会打扰我,他们会把我当成一个等车的旅客、一个短发的男孩子而已。
  文静还是没来,班主任沉不住气了。她派副班长李玲和我去探望她,督促她早点回来。
  李玲脸上布满了和年龄极不相称的雀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路上我们说过的话没超过三句。嗯,啊?哦!
  文静的家离于莉莉家不远。她家门前有一排大杨树,树叶子‘唰唰’在风里翻白。我们敲了敲木门,门开了,文静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她的脸庞秀丽依旧,却憔悴多了。眼皮浮肿、眼袋青黑,看似刚哭过不久。接过我们集体买的礼物。她端来白开水,招呼我们坐下。她家的房子很小,进门灶台。灶台边的壁橱放着几个碟子和碗。木筒里胡乱插着几双木筷子。台面上的碟子上还装着几个形状蹩脚的饺子。里屋门关得紧紧的,文静示意我们小声说话,生怕吵醒她病中的妈妈。
  谈话中我们得知她的父亲两年前因公去世,母亲又不幸患上胃病晚期。我们于是低声安慰文静,劝她振作起来,抽空好好复习,迎接中考。你知道,作为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我们,除了泛滥的爱心和空洞乏味地语言是什么也不能为她多做的。文静却很激动,可能是很久没有和同伴打交道,亦或照顾病人让她疲累不堪。她拉着我们的手,哽咽流泪,说着漫无边际感激的话语。
  “我想当尼姑!”回来的路上,李玲金口突开,吓了我一跳。“你怎么有这种想法?”我纳罕。“我想当尼姑!我厌倦了这种生活。天天捧着书本坐在凳子上的生活。不过当尼姑要考佛学院,我真怕自己考不上高中。我会连中专一起报的。”李玲说完,紧紧闭上了嘴唇,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了。(未完待续)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宜宾文豪 时间:2019-10-04 12:58:42
  古人云:
  ″贫贱夫妻百事哀",贫家多出懂事孩。惺惺相惜自反思,不该投生人间来!归皈佛门出尘世,狠心跳出三界外。青灯黄卷虽然苦,但无烦恼亦无灾!
  • 寻找月亮湾

    举报  2019-10-04 14:02:15  评论

    @宜宾文豪 文豪兄读文入戏太深。^_^最佩服那些历经百转千回却依旧恩怨情仇、津津有味活着的人。无他,因为生命仅有一次,且行且珍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寻找月亮湾 时间:2019-10-06 21:48:26
  草长莺飞的四月,我们初一到初三的课程基本上系统讲完了。各科老师都忙得团团转,发卷子,改卷子,批卷子。每个同学的课桌上面资料和书本都堆成了小山。就在大家在紧张的气氛中,哪怕浑水摸鱼都要假装摩拳擦掌好好复习地时候,我们班却接二连三地出事了。
  首先是赵伟割腕自杀,被抢救过来了。赵伟自杀事先我是一丁点消息都没收到的。班主任去医院看望了他,然后面如死灰色专门抽出一节课给家长和同学们开了一场班会。“我再次跟在座的各位家长强调一番!无论大人之间有什么矛盾,都不要在中考前这个节骨眼上开口说离婚。孩子是你们当初爱情的结晶,是没错的。为了他们的前途着想,无论夫妻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都要收敛一点,等孩子考完试再说。”她单眼皮垂下眼睑,锐利的目光扫视全场。“还有在座的各位同学,我以前尊重你们长大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你们。可是如果还有哪位同学敢在中考之前顶风作案谈恋爱。我会提前和你们父母说好请你们离开这里。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我看见那些家长都坐在板凳上像小学生一样缩手缩脚、唯唯诺诺。心想当老师也很威风啊。班主任接着强调了各项纪律。末了,“莉莉,等会儿开完班会,你来教导处一趟!”莉莉耷拉着脑袋,脸上带着迷茫。她的爸爸来参加班会,脸上明显很尴尬。我心想,坏了,这件事一定和莉莉有关!可是她们之间不是你侬我侬感情很好吗?一对甜蜜初恋的少年少女怎么会突然一个想自杀呢。
  隔天,我才从莉莉的嘴里得知事情的经过。那天我和李玲前脚去看文静,放学后赵伟后脚也去了。他和文静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同班同学。赵伟安慰文静,然后文静哭了。文静哭了,便一发不可收拾。人在脆弱的时候最容易敞开心扉,她就把自己从小到大对赵伟的喜爱一一表达出来。面对一个长相秀气、梨花带雨的女孩子,还是好朋友,赵伟一下子生出了英雄气概。他答应保护文静,永远让她不受伤害!
  莉莉家和文静家中间隔着几座房子。赵伟的身影一出现,于莉莉就瞄住了。他和文静的对话被隔着木杖子的莉莉听的一听二楚。莉莉咬着嘴唇,空洞地眼神盯着探出木条间的紫色喇叭花。她伸出手,爱怜地托着紫色的嫩朵,然后一把握紧掌心。淋漓的汁液在她指缝中渗出,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像极了她最初最真的爱……
  赵伟回到家里,家中的空气明显很紧张。他的父亲是物资公司的采购员母亲是护士,家境优渥。可是自从他上初一开始,家里的火药味十足。他从母亲的埋怨声中得知父亲另有真爱了。赵伟的母亲是个养尊处优,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自从知道丈夫生了外心,她就大吵大闹。两个人的感情急遽降温。吵到最后,赵伟的母亲一咬牙,只留下赵伟,把房子财产都送给赵伟父亲,干脆利落隔断了十几年的夫妻情分。
  赵伟和母亲简单收拾了自己行李,就住进了外婆家里。对于父母的婚姻,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结局,心里非常失落。离婚后的赵母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刚心似铁,对赵伟的成绩前有着所未有的关心。两母子的关系差极了,像隔了一道墙,又似没有点燃的炸药包。
  赵伟见了莉莉,他突然有种莫名其妙地感觉,他想急切地接近莉莉,对她一窝蜂地倒出内心的苦。莉莉见了他却冷若冰霜,无论赵伟说什么,都充耳不闻。赵伟的心凉了,他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人,所有的人都和他隔着一层厚厚地膜。他不懂大人的世界,不懂朋友的世界,不懂莉莉。上一刻他还是蜜糖一般的人,父亲的同事,母亲的亲人,人人围着他称赞、恭维。下一刻,他是无用的人,被遗弃的小丑。他逃课了,回到家中,拿起刀子麻木地歪歪斜斜在手腕上刻个‘于’字,然后一狠心用力横刀一抹………(未完待续)
  • 永远飘零的心

    举报  2019-10-07 11:40:43  评论

    @寻找月亮湾 真是不幸各有各的不同
  • 杨选兴

    举报  2019-10-07 11:52:53  评论

    @寻找月亮湾 从此文中至少可吸取两点经验教训:一处理好两性情感,否则危害家庭、影响小孩子!二珍惜生命,正确应对处理好各种问题和矛盾!重阳佳节快乐!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凌寒若辰 时间:2019-10-10 13:38:14
  养肥了再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