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家庭月征文009】我的家庭之——童言有忌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2 12:56:48 点击:158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九八一年的大年初三,家住东王乡朱村生产队的表叔陈某志,手里提着一包红糖和一包雪枣,一大早就来到了我家,给奶奶拜年。

  又过了一会儿,我的小表叔叶某华(奶奶娘家的内侄)从复兴乡的家中赶来了,最后赶到的是村子里大表叔子和与小表叔子发,他们两个是亲兄弟,乃是父亲当年移民到柏大桥生产队时,所认识的干亲。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从外边赶回来探家的哥哥嫂子都在家里,父亲一看当天要来的人都已经到齐了,赶忙命令母亲从厨房端出事先准备好的四样小茶食,依次摆放在大桌上。有葵花籽,花生酥,雪枣,半条拆散的玉带膏,茶壶里泡上一壶上等的茶叶(黄山毛峰)。那茶叶是铁盒包装的,铁盒上的周身呈金黄色,上面印有大红色的“中国名茶”字样,此茶来路很远,据说还是远在北京做事的三叔特意送给哥哥的,然后哥哥一时没舍得喝,故又拿回家中孝敬父亲大人。

  父亲坐在桌旁边带领着众客人们喝茶聊天,哥哥嫂嫂也上桌陪着他们玩耍,姐姐坐在桌子旁边,双手托着腮帮子,睁着眼睛,仿佛若有所思,整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身子一动不动,专心听着他们讲话,每每听到精彩之处,偶尔也会插上个一两句嘴,直逗得在场的几位表叔张嘴哈哈大笑。

  那年是嫂子和哥哥在外结婚成家之后的首次回老家,他们对身边的客人们并不是很熟悉,来人之间的谈话则根本答不上腔调。小两口故自坐在人群中只能偶尔赔笑一下。

  桌子上父亲是主角,所有的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父亲一个人在大声说话。我个人依靠在大门的左手边,听着桌上喝茶的人一字一句的说说笑笑,也不禁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大约过了将近半个钟头,桌上的开水没有了,父亲叫我去厨房帮着提一壶开水过来,于是我就一路小跑着去了厨房,很快就提着一壶开水过来,走到父亲身边,小心的把手里的开水壶递到父亲手上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了姐姐的右胳膊,姐姐先是痛得龇牙咧嘴,然后便张开嘴巴呜呜的放声大哭起来。

  此时的我突然想起,早在一个多月前,父亲曾经叫姐姐牵着家里的耕牛,去村北边的水塘边饮牛水时。姐姐由于一时兴起,牵着牛绳,想让老牛低下头,自己则双手抓着两边的牛角,迈起右腿试图搭着牛头爬到牛背上,不想此时的老牛却下意识的用力上下左右摆动着牛头,直吓得刚刚才爬到牛背上的姐姐,咕咚一声滚到了坚硬的石头地上,右边身子先着地,正好伤着右胳膊。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2 12:58:59
  父亲连忙带姐姐去了镇医院,在医院里父亲里里外外的跑上又跑下,又是找人给拍X光片,又是托人寻找医术好一点的医生,前后忙活大半天,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其伤得并不怎么重,也不用打石膏袋固定右胳膊,最后医生只用了一条白纱布做成的一条环形的带子,一头系在受伤的右手的手臂上,另一头则套在姐姐脖颈上,从而把受伤的右手固定起来,不让随意乱晃动,临走的时候,医生还开了一点专治跌打损伤,活血化瘀的中成药——三七片,还有止痛的去痛片。嘱咐父亲,带其回家静静休养一段时间即可。

  我当时碰到的正是姐姐那个受伤的胳膊,她一下子就叫出声来,随后就大哭起来,父亲走到一边像哄小孩一样,安扶了好一阵子,姐姐终于破涕为笑了。并把那半条用来招待拜年客的玉带膏也拿出来哄姐姐,姐姐一看是已经拆封的并且只剩下一半的,她当时也没有吃,只是顺手就放在桌角上,然后人跑到屋子外边独自玩耍了。

  表叔陈某志就从中拿出了一点叫我吃,我连忙对表叔说,“我不吃这个。”表叔便一脸不解的,赶忙追问我道,为什么不能吃啊?难道是玉带糕不好吃?“我摇了摇头道,“这个我真的不能吃,这个是姐姐曾经拿过的东西,我可不敢轻意去动她的,搞不好姐姐又要生我的气,有时我还要被她打骂的。”我记得当年,在平常的日子里,姐姐待我非常刻薄,她使用过的东西从来不允许我随意乱动。

  其实当天我也只是对表叔随口说了几句无心之话,这本来就没有什么过错。可是父亲在一旁早已气得面色铁青,不由分说的走上来,一把将我拉到堂屋中间,当着众多客人的面,扬起右手,对着我左一耳光,右一耳光,那巴掌如同雨点般的落在我的左右脸颊上,直打得我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哥哥则是在一旁幸灾乐祸道,“打得好,不听话,乱说话的就是要狠狠的给我打,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嘴硬,这次要打就要把你给打得如实招供。”说时迟那时快,父亲的十几记耳光,又如同雨点般的同时落在我的嘴巴和后脑勺上,在一旁的表叔子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立马把我拉到奶奶的床前,父亲便气势汹汹的跟过去,表叔顺势一掌把父亲推到其身后去,子和表叔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用整个身子护住了我,试图不让父亲再接触到我,表叔对着父亲吼道,“教育孩子,打仗如嚇仗,难道你今天见我们到你家来玩,你一时人来风,还想动手打死人?……”父亲被表叔那看似简短的几句话给“骂”径直离开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2 13:00:20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可就是不敢让它滚落下来,否则接下来的将是棍子与扫把一起上。我把脸埋在奶奶的被子里,过了好大一会功夫,确认父亲已经去桌子上陪客人吃饭的时候,我方才敢从喉管里发出极其低微的啜泣声,奶奶伸手摸着我那被打得火辣辣痛的脸颊,语重心长的对着我说道,“哎!今天是年大年初三,这一天是很忌讳说那些对家人不友好的话语,可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偏偏却当着众人的面说了这些,你说你不讨打,那才怪呢,你今天被你父亲毒打,乃是吃了你这张嘴的亏。你父亲是通关手,下手是很重的。你下次千万千万要小心一点,可不要再惹他生气了,否则你就是被他打死了,我也帮不了你,只能任由他打死算了。“


  我自从次那次挨了父亲的那顿毒打之后,我嘴巴连续肿涨了好几天,好在当时正值学校放寒假的时期,等到正月十六开学报名的时候,我的脸颊才完全消肿,加上去学校报名时小伙伴们一般也不会看得那么仔细,因此我能够得以在老师和小伙伴面前顺利蒙混过关,但右边的耳朵却一直嗡嗡响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其间我也不敢对任何人说,只得任其发展,好在过了一阵子之后,右边的耳朵已经完全恢复。在开学将近两个月的时候,我的右边腋窝里突然长了一个很大的包块,手摸上去感觉很痛很痛,右边的胳膊能曲起放在胸前,但又不能自由放下并伸直,由于一时怕痛,我只好以一种固定的姿势一直维持了四五天的时间,中途我也不敢开口向家里人诉说,只得默默的忍着。

  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姐姐终于从中看出了我动作上的一些异样,便开始盘问我,责问我右手怎么老是放在胸前弯曲着,伸不直,是不是被班上调皮的小同学动手给打破了,我始终不啃声。姐姐便立马叫来了父亲,父亲对我狠狠瞪了一眼,恶狠狠的吼道:“你给我老实说,你到底是不是被班上的同学暴打的?”我低着头,小声对父亲解释道,“不是的,我的右手是好好的,没事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当场伸出右手,端起桌边的一条大板凳。”说着我就强忍住腋下传来的阵阵剧痛,特意伸出右手端起了桌边的一条洋槐树做的大板凳,大约有二十多斤重的样子,我拿在右手上还随着自己的身子转了两圈,此时的我已经察觉到藏腋窝里,一直不让外人知晓的巨大的肿物似乎是被压得有点破头了,疼痛也顿时减轻了很多,我本能的感觉到腋下有一股凉飕飕,黏糊糊的液体从包块里慢慢的流淌出来。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2 13:01:52
  当时正值冬春交替的时节,连日来气候比较寒冷,我身上的衣服穿得比较多,里面的脓水与血水很快就被身上穿的棉衣迅速吸收掉了,如果单从外面来看,则看不出一点的异样。父亲看着我右手能拿着板凳在屋子里来回走动,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只好放我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之后,我长长的输了一口气,顿时如释重负.。我走到坐位上,快速打开书包,随手撕下一本已用完的作业本的一张纸,左手拿着纸伸到右边的腋窝下,擦拭掉流淌出来的脓水,并偷偷的将擦拭过的纸张收集在一起,下课时趁着厕所里没人的时候,顺手丢到大粪池里。

  当时班上的同学都不知道,我腋窝里竟然长了一个大肿头。我在学校读书时,我就把右手弯起放在胸前,腋窝里的肿物就不会被压迫,故然也就不怎么疼痛了。我在家的时候,我就刻意的把右手伸直并假装很自由的垂下来,家人见我一切如常,此后也就不再过问了。脓水与血水大约流淌了将近五六天的时间,后期也就不再流淌了,伤口自然而然的结痂了。又过了七八天时间,伤口上的一层痂也自然脱落了。哎我当时根本不敢向家人说,害怕迎来的又将是父亲的一顿毒打,之前实在是被他老人家打怕了,此后不管自己是被同学打了也好,还是自己走路不小心摔倒了也好,我都不敢向家人说起,只能选择硬扛着。

  放学时我和小伙伴们在村口玩得正起劲,大凡只要听到父亲一声叫喊,我便吓得拔腿就往家里跑,如果等到父亲喊第二声的话,回去迎接我的将是一顿臭骂,如果等父亲喊第三声的话,回家大门后的竹条子早就为我准备好了,接下来的就是父亲手拿着竹条,对着我没头没脑的上下抽打,然后是全家人针对我的那场家庭”批斗大会“也迅速拉开了围幕。此时只见家人个个轮翻上阵,一直骂得我恨不得能找个地裂,一头钻进去。

  父亲平时在家时,我就像老鼠见了猫。父亲要是出去办事,两三天不回家的话,我可是特别的高兴,心想这下,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跟着小伙伴们好好的耍上一阵子,每天学校放学后,我可以放心的跟小伙伴们一起干牌巴子(过去同学们用废旧作业本,撕了折成的四方形物件),跳绳,踢毽子。可这样的好日子,我没有过上几天,便要被彻底打破,姐姐发现了照样还会向父亲告状,免不了又要遭受父亲的一通打骂。哎!于其这样,还不如老实一点,尽量少受皮肉之苦。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2 13:02:33
  人们都说童言无忌,而我家当年却是童言有忌,让人时刻生活在那种灰色地带里,我每天过都过得提心吊胆,生怕哪天不小心又惹恼了父亲,因此我在家人面前,每说出一句话的时候,都得经过大脑慎重而又慎重的考虑,处处显得小心翼翼,不知哪天又要挨打。如今不禁回想起童年的那些往事,其乃是当年农村老人,一直对我们奉行重男轻女的封建腐朽思想,从而最终给我们这一代人,亲手埋下诸多令自己终生难忘的痛苦回忆。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2 13:07:07
  先抢沙发,为友鼓掌,再细赏读,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2 13:18:21
  @GEARYSM 本文字中“大约过了将近半个钟头,桌上的开水没有了,父亲叫我去厨房帮着提一壹开水过来,于是我就一路小跑着去了厨房,很快就提着一壹开水过来,走到父亲身边,小心的把手里的开水壶递到父亲手上的时候,却不小心碰到了姐姐的左胳膊,姐姐先是痛得龇牙咧嘴,然后便张开嘴巴呜呜的放声大哭起来。”应改为“却不小心碰到了姐姐的右胳膊,”一时不小心打错了一个字,烦心本版块的版主帮着给我改过来,谢谢!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6-05-02 14:03:18
  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长风潇雨 时间:2016-05-02 15:16:14
  拜读问好!文友的记忆一下子把我们大家都带到了遥远的八零年代,“每说出一句话的时候,都得经过大脑慎重而又慎重的考虑,处处显得小心翼翼”童年无忌亦有忌,和家庭的环境和当时农村的落后思想都有些关系,还好,现在很多观念都有了改观,希望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
  • GEARYSM

    举报  2016-05-02 17:35:43  评论

    @长风潇雨 就现在我们那的偏远山区,还存着一些封建陋习,什么女人大清早不能在家门口大声说话,否则就要被周围的村民认为是一全泼妇或是猪败货。
  • 长风潇雨

    举报  2016-05-02 17:48:33  评论

    @GEARYSM 嗯,理解,只有人的思想观念进步,生活才会美好!每个地方,都或多或少都仍然存在一些陈规陋习,需要改进,需要从我们自身做起。一个人改进带动一家人改进,一家人再带动一个村改进,当然也离不开相关部门的宣传和引导,做总比不做强。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5-04 08:05:15
  @GEARYSM 我的家庭之——童言有忌 、、、
  
  • GEARYSM

    举报  2016-05-04 08:21:03  评论

    @西周婆姨 谢谢顶帖,向友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15:22:12
  [xyc:818]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5-14 17:11:40
  敬请诸位童鞋们: @姑娘已经枯萎 @六世传承@诸云康 @星连193 @山G8 @洛凉西 @去者_2008 @sdwy6688 @闭上眼吻我@草梢上的风
  @魂牵梦绕zj@白乡完土非盗版 @wz1975829 @洛楚灵 @高山对虾 @爱睡懒觉的小喵 @橙疯子@李不白0 @朱梓情 @empirebatman @刘金花2016
  @莲梦含烟 @正道成 @zwxc005


  相信能相互点评、支持、感谢、祝福、学习、并且能参与【家庭月征文】活动、、、、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6-05-14 21:13:46
  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zwxc005 时间:2016-05-17 16:32:45
  最近工作忙,很久没上,但楼主的经历很真实,我们都是八零年代过来的人,到现在我家里过年的时候都很忌讳说与死有关的字眼。这是一种忌讳,不过你的父亲性格也太暴烈了点,记得我小时候老是和父亲关系紧张,诚然,我家乡有种说法是,父子天生是仇敌,我现在有儿子了,有时候看他做事情做不好都忍不住想发火,可想想自己也是那样过来的,就尽量不跟小孩子发火。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18 06:56:22
  是的,当年我父亲打我打得特别凶,每次都是狂扇耳光,打得我右耳听力不好,害得我每次感冒时发出呼噜,呼噜响,不能低头或弯腰,可当等到我有儿子时,多却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一次。因此我对我父亲没什么好感,记得那年他去逝时,我正好在外边打工,可我还是没有回家,哎,想想都心寒,因为他老人家太偏心了。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6-05-20 22:10:31
  @GEARYSM [hou:镇楼][xyc:围观][xyc:顶][xyc:打卡][xyc:赞]我的家庭之——童言有忌、、、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