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家庭月征文019】纳鞋底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18:22 点击:189 回复:4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里,每当地里的农活忙得差不多的时候,村子里的男人便捧着茶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的吹牛逼,有的则是坐一起专说别人的家长里短,像什么张家山前,李家山后,什么前八百年死了一只猫,后八百年又死了一条狗等等,这些自然成了他们当年谈论的主要话题。

  然而村子里的很多女性村民则纷纷拿出自己家中不穿的旧衣服或是破衣服什么的,(那年头人们平时所穿衣服的布料大多是棉制的,其中有平布亦称洋布,还有卡几,其中花洋标等布料在农家最常见,灯心绒布则是用来做老布鞋的鞋面子)统统从衣柜里出来,逐个肢解成小块的布料,用来糊制革笆子,做农家老布鞋的千层底。然后再将事先肢解好的衣物布料放在滚开水中烫一遍,中途加上一定量的洗衣粉,放木盆里浸泡小半天,手工揉洗,稍加控水,再拿到河边放到河水中进行漂洗,以去除布料中残留的洗衣粉。洗好的布料均匀的摊放在太阳底下暴晒,等完全晒干了才可拿回家,准备糊制革笆子。


  当年我们家每年做老布鞋用的革笆子都是母亲亲自动手糊制,每次母亲在开始准备糊制革笆子之前,先将我家老屋东头的房门门板卸下来,那年头的房门门板是门转榫(圆柱形)结构的,开门时发出吱呀声,关门时则发出咣当声。只见母亲低头弯腰,右手托住门板最下边,左手则紧紧抓住门板转轴中间的半圆处,稍微用力往上一提,便很轻松的抱下房门的门板,扛到大门口向阳的地方,将门板上面残余的门对纸用清水打湿,泡软,然后徒手撕掉,并清理干净,洗干净的门板一定要拿到太阳底下晒干。


  紧接着母亲转身去了里屋,舀出一小二碗的玉米面,走进厨房间,随手放在灶台上,随后就一头钻进锅底下,弯腰落座在锅堂门边,开始生火烧锅,火点着了之后,母亲又快速起身来到水缸边,从水缸里舀出大半碗清水,迅速倒进铁锅里,然后盖上木制的锅盖,等到锅里的水发出嘶嘶大响的时候,母亲便开始正式划面糊子了。


  不大一会儿功夫,母亲就划了一大碗面糊子,从厨房里端出来,均匀的涂在门板上,不能多也不能少,然后把碎的布料按照一定的次序,逐块蒙在门板上,并将每块布料之间的接头处逐个用手抹平整。一层布料,一层面糊子,层与层之间的布料缝隙要错落有致,一直要糊到第九层。这个就是当年农村妇女制作老布鞋鞋底(也叫千层底)的主要材料——底革笆子。经过大半天时间的摆弄,母亲终于糊完了一整门板的底革笆子,最后便是直接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夏天天气晴好的时候,一天便可晒干。冬天的时候,则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方才能够晒得干。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19:21
  晒干的底革笆子就可以从门板上慢慢的撕下来,在其边角处穿上一根很粗棉线,将棉线的两头并起打死结,挂在屋子里干燥通风的地方备用。


  每年的农历十一月下旬,正处村民们冬闲的时节。村子里的女人们便将先前制作好的底革笆子拿出来,开始着手去制作老布鞋的鞋底了。


  我记得当年我们家有一本发黄的《森林保护学》,里夹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鞋样子,从大人穿的鞋子,到小孩穿的鞋子,应有尽有,有底样,也有帮样,有单鞋样子(大口鞋,松紧鞋),有四片瓦的老棉鞋样子,这些都是用五颜六色,质地不同的纸张剪裁而成。母亲如获至宝,一直小心保存着,平时从不让我去碰这本书,害怕我不小心把夹在里面的鞋样子给翻掉了。


  小时候的我只依稀记得,每年冬闲的时候,母亲总是坐在煤粙灯下,一针一线的纳着千层底。纳鞋底的主要材料是母亲提前搓的细麻绳,麻绳上面还要均匀的涂上一层蜂蜡,(蜜蜂的蜂蜡)以便减小麻绳通过鞋底针眼的阻力,降低中途麻绳被人为拉断的次数。母亲从鞋底的正面每扎一针进去,钢针便会从鞋底的反面穿过来一半,母亲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钢针的针头,反复用力向上拔,一般只须拔两至三次,最多不超过五次,便可将扎在鞋底里的钢针连着引线一起拔出来,小心拉动引线,直至麻绳头上的最细处顺利带进了针孔里,接着就可以用力拉动麻绳,在左手和右手通力合作之下,母亲的右手有节奏的抽动鞋底上麻绳,经过鞋底的针眼而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咕!咕!的声。此时的父亲躺在床上,早已进入梦乡,鼾声如雷。


  一九八二年的三月份,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自行辍学回家跟着父亲一道下地学干活了。农闲的时候,姐姐便开始跟着母亲后边学做老布鞋,母亲信誓旦旦的对我说,“小姑娘就得有一个小姑娘的样子,长大之后都要学会做老布鞋,纳千层底。你不会做老布鞋,日后就嫁不到好婆家。”父亲在一旁也跟着插嘴道,“小丫头日后嫁人,做了人家的媳妇,就得提前学习浆洗和缝补技能,还得学会烧一桌好菜,把男方家的三代人照顾得服服帖帖,绝对不能让人家来说我们娘老子的闲话,这才算是一个称职的好姑娘,如果你们姐妹两个日后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将来等到你们嫁到婆家的时候,我们老两口子还要倒贴给别人责骂,害得为父这张老脸将无处可放.......”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20:34
  从此我终于知道了,我们女孩子在家人心目中的真实地位。但当年的我也不知是咋想的,每当我听到母亲在我面前唠叨这些话的时候,内心便会有一股莫名的反感和厌恶,但又不敢当面直接说出来,害怕又要遭到父亲的一顿毒打。因此当父母每次在饭桌上提起做鞋的事时,我总是坐在一旁,一直低头看地面。


  姐姐跟着母亲后边学得有模有样,非常卖力,做出的老布鞋有板有眼。大约过了两年之后,姐姐便成了我们村同龄小姑娘做鞋技艺中的佼佼者。


  村子里的老人见到姐姐飞针走线的做鞋帮,纳鞋底时,都纷纷翘起了大拇指,嘴上一个劲夸奖道,“大姑娘啊,你可是屋檐下的蜘蛛网,高师(丝)又高师(丝)啊!”还有村民则直接跑到我们家,当着父亲的面夸奖姐姐道,“你家的这个大姑娘面相长得好,身大力不亏,挑一担拿一头。针线活又做得特别好,这可是上下洼子里出了名的才女啊!你家的大姑娘可是脚一张,手一张,不怕公婆,塞霸王啊!”父亲听了来人的一翻夸奖,在一旁早已笑得合不拢嘴,心里美得如同喝下了一管蜂蜜似的。



  姐姐见到村子里的老人都夸奖她有本事,也不禁高兴得一时忘乎所以,不知哪头逢集了。姐姐在家人面前变得越来越飞扬跋扈,每次见到我从学校回家时,总是横挑鼻子,竖挑刺的胡乱骂我,无端的责备我。老说我是一个没有出息,一事无成的废人,每天吃冤枉粮,上学花冤枉钱。自从我姐成为大家伙公认的做鞋高师之后,我此后的小日子也就越来越难过了,每次回家讨要学杂费或书本费的时候,家人总是对我非打即骂,姐姐也时常夹在里面或骂我或打我。我很无助,心里自然有着太多的委屈,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故而经常以泪洗面,考试考砸啦,便趴在课桌上几天都不说一句话,作业写不好的,则躲在被窝里偷偷的流眼泪。我在家人给我施加的一系列超强精神压力之下,我大脑中的那根弦,时刻都被绷得紧紧的,中途丝毫也不敢怠慢,每天都处在担惊受怕中,不知哪天又要挨打……


  一九八九年的冬闲时节,姐姐突然把我叫到了父亲和母亲的面前,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从今天起,你就要跟着我后边学习纳鞋底了,在你学习纳鞋底之前,你先要跟着我一道学习纳鞋垫子。姐姐说完了,父亲和母亲便随声附和道,“你不学做鞋,光穿买的鞋子,往后要是一旦发生战争,将国内那些生产鞋子的工厂打散掉,也就不能再生产鞋子了,我看你的那双脚日后还不得被刺给扎得稀巴烂?到那时国内的成品鞋子长时间断货,连我们自己的双脚也要被刺扎穿呐!”随后姐姐便给我拿来了一双事先准备好的空白鞋垫子,上边放着一团白洋棉线,一只金属顶针,一根已经穿了白洋棉线的缝衣针,然后亲手递到我的手中。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21:27
  当年在我们那边纳鞋垫子也叫做纳袜底子,是从做鞋帮子用的帮革笆子(五层或四层)上裁剪下来,在边上事先包上了一圈白洋布边。我手里拿着纳鞋垫子的几样小物件,呆呆的站在一旁,一直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


  父亲坐在一旁,铁青着脸,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对着我大声怒斥道,“看你这个死形的,今天你若不服从老子的命令,老子就把你身上的根根骨头抖掉。妈妈逼的,老子到不相信,你竟成了反毛。”


  母亲则在一旁哭丧着脸骂道,“你不学着做鞋的话,日后我就没鞋穿了哈,将来等我老眼昏花,看不见做鞋的时候,那么我的那双脚肯定要被刺戳烂了!你这个没用的蠢货,你还不给我老老实实的学纳鞋底,往后嫁到老婆家,免得让我这个当妈的,又要倒贴给人家骂了。”


  当天下午,我便在姐姐,父亲,母亲三人的强大攻势之下,不得不乖乖的拿着鞋垫子,坐在家门口向阳的地方,学着姐姐的样子,一针一线的纳着鞋垫子。我平生最讨厌做针线活,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可家人却偏偏要霸王硬上弓,让我深深陷入了这场人为设置的墓库运,我感到很无助,但又一时难以逃脱。


  第二天上午,我趁着姐姐与父亲一同离开家,上街赶集的空隙,迅速拿起家中的扁担,绳子,竹耙子,心情很沉重的走到村东头,陈家洼的山顶上,打算去划一担松针回来烧锅。我一路走,一路想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位于东山林场西北面的一片,长满外国松(一种早年从国外引进的松树)的小山包上,那外国松的松针长得又长又柔软,随意抓起一把放在在手上,一点也感觉不到扎手,容易捆扎,就像捆稻草一样。


  我在松树园里,转了一大圈,只见每棵松树的树底下也只落下薄薄的一层松针,数量几乎少得可怜。我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顺势放下担子,拿起竹耙,在地上开始一耙又一耙的慢慢划起。每隔一段距离,我便垒起一个小小的松针堆子。我一边划着松针,一边向着树林的深处走去,不知不觉中,我便来到小高生产队,修建的土地庙旁边。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22:21
  我低头朝着土地庙内撇了一眼,看到庙里供着一尊泥塑的土地老爷,在土地老爷的面前还摆放着,很多没有烧完的香烛,土地庙正门的空地上,还集聚了一层很新鲜的炮仗衣子。我看着,看着,内心的苦水便一古脑儿的喷涌而出。


  我面朝着土地老爷的神相,弯腰低头,双手合一,双膝跪在土地老爷的面前,把自己这么多年来所遭受的委屈逐一倾诉出来,“我的命苦,我的命贱,我一生下来,我的父母就不喜欢我,我在周围人的印象中,我的做事能力,我的人格,我的人生,还有我的未来等等,均早已被父母人为定格了。今生的我飞不起,也跳不高,还望土地老爷能行行好,帮我提前去阴间向阎王爷报个道,日后我倘若在阳间真的活不下去了,还烦请大神能够帮助我,找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家去投胎,我活得实在太累了......”我说着,说着,自己便情不自禁的哭将起来。


  记得当天刚好是阴天,在冬季时节,农村山里的雾气很重,一直持续到上午十点还没有散去,我双膝跪在土地老爷的面前一个劲的哭诉着,全然不顾此时从土地庙门前经过的路人。临近十一点的时候,父亲铁青着脸,一路小跑着,来到土地庙旁边,找到我,并把我狠狠的训斥一顿,“你妈逼的,你一个小姑娘家的,你孤身一人跑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号丧,你难道还不怕这会惹鬼上身吗?你怕是有意在找死吧,呵呵,你真的想去死的话,我也绝对不会拦住你,不让你走!你别他妈的成开给我整出这翻套套来,既丢人又现眼的,你还不给老子快点滚回家,一边老实呆着.......”随后我在父亲的痛骂声中,丢弃那些被我划起来的松针,迅速捡起地上的扁担,绳子,竹耙子,乖乖的跟着父亲一道回家了。


  两天之后,家门前的表叔中午跑到我家串门。偷偷把我叫到一边,对我重心长的说道,“霉子啊!小高村的那个土地庙神乎其神的,很不干净哦!早在七八年前,小高村的那个张奶奶时常跑到那里哭诉她家老头子长年虐待她,不开心的时候,每隔两三天,便要动手打她,挨了老头痛打有张奶奶便天天跟到那里哭泣,从而最终吊死在那附近的一棵老槐树上,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吊死鬼。你是个姑娘家,你的火性比较低,平时尽量少去这些不干净的地方干活,免得不小心沾上脏东西。”我听了表叔的一席话之后,便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了。通过这次事件之后,家人待我的态度相比之前来说,要好上那么一点点了。但母亲还是一个劲的叮嘱我纳鞋垫子,万般无助的我只能跟着照做。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23:37
  又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母亲把我纳好的一双鞋垫子,交给姐姐验收,姐姐看了一下,便顺利通过了。于是母亲便特意给我包了一双千层底,要求我一针一线的纳。先用纳底线圈边,圈边时,还不能用针锥引孔,在我们那也叫做引针。母亲说使用引针纳千层底,其针眼比较大,鞋底容易进水,不经穿。


  母亲给了我一个顶针子(铁制的小套子,套子的外边布满很多凹进去的小眼子,刚好与缝衣针的针鼻子凸起处相对应。)纳鞋底的活简直太累人了,我拿在手上还没折腾几下子的功夫,那手心里的汗水便将整个鞋底打湿透了。


  进了手汗的湿鞋底,更加塞针,每扎一针进去,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前后要花去五六分钟的时间,才能勉强扎进一针。害得我常常被缝衣针扎破手指,而鲜血直流。算起来平均每天都要扎五六个针眼,每次都痛得钻心。后来母亲干脆找来一只旧袜子,叫我套在鞋底的外边,可即便是这样做的话,那汗水还是透过包在鞋底外边的一层旧袜子,从而最终打湿了鞋底。


  我的这双鞋底纳了很长的时间,几乎是从头年的冬天一直纳到第二年的农历三月底,才算勉强完工。母亲接过我的鞋底,一个劲的对着我直摇头,嘴巴里还喃喃自语道,“我看来你今生注定是个讨饭命了!”姐姐看了一下,也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口里连连责备道“你看,你这个没用东西,以后将要遇到吃生米剥生稻的。到那时,你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往后嫁到婆家,面对着公婆和小姑子的冷言冷语,呵呵,我看这下可要够你喝一壶的了。”


  自从我的这双鞋底完工之后,母亲便不再叫我学做鞋子了,姐姐和父亲也从此只字不提了。半年之后,母亲将我纳的那双鞋底给叔叔配做了一双老布鞋。


  做鞋子,纳鞋底之事也就从此不了了之,若干年后,我与那个男人成了家,他家的人时常当着我的面说我脑子不好使,不会做鞋子,不会缝的浆洗,没有别人家的媳妇聪明伶俐。后来他家的老头子经常酒后在我面前耍酒疯,猫不是,狗不是,责骂我这样不行,那样又不行。



  姐姐见了我,便一脸坏笑的对我说“他家人骂你,那是嫌弃你不会做针线活,不会做鞋子。作为一个女人家的,你嫁到婆家不会做这些,你婆家的那些人肯定看不起你,拿你不吃劲.......”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26:03
  母亲一脸无奈的对我说,“你这个小丫头呀,你不会做家务事,人家当然看不起你哦。这些都怪你当初你不听我的话。你在家不好好学做针线活,中途偏偏要进厂上班,学开滚齿机,学做齿轮,后来还花钱去外边学什么无线电修理。你妈妈逼的,你干的这些可都是男人们干的活技啊!你一个女人家去干这样的活,成天呆在男人堆里,嘻嘻哈哈,不男又不女的,成何体统,你所受的罪都是你自找的,你也怪不到我们两个老人家,我当初可是跟你好说歹说的哈,我也把事情的厉害关系跟你讲得很清楚了,可你就是不听我的。哎.......”



  父亲见了我则怒目圆睁,“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让我的这张老脸朝哪里放啊?哈!我们家一双上人都遭到你的婆家的责骂了,.....你还不给我滚远点,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我看见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马厂街供销社的百货大楼门口,曾经有人专门购置了一台纳鞋底的机器,其外形似家用缝纫机。后来我们村的一些小妇女和大姑娘们,回家纷纷将包好的鞋底拿到街上,请机器扎鞋底,扎鞋帮,鞋底十块钱一双。那扎鞋底的机器有普通家用缝纫机机身的两倍大,上边安装的针头很粗,相当于兽用十二号注射针头。机器扎鞋底的速度非常快,一天能扎十几到二十双,不过机器扎的鞋底针眼太大了,明显就是不经穿,于是后期就有人想到在鞋底的外边又添加一层胶皮底,(轮胎皮做的底),这样就耐穿得多了。


  二零零零后之后,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农村做鞋子的小妇女日渐减少了,伴随人们物质生活的日渐改善。而之后,农村学做鞋子的小姑娘也几乎没有了,她们走出校门,便早早的外出打工。后期留守在村子里中老年妇女们也几乎没有人再去做鞋子了。


  人们的手边渐渐有钱了,年轻人嫌弃家里做的老布鞋式样不好看,而且每做一双老布鞋,还要花费很多的人力和物力,算一算经济帐,确实划不来。于是人们便纷纷买鞋穿了。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4 23:27:42
  想想现在年轻女孩子,她们当中也没有一个学做鞋子的,但她们现在不也过得很好么,人家嫁了老公之后,其婆家的人也没一个敢对她们说三道四的。我很愤怒,他娘的,这就是我们那一代的人特别守旧与封建。尼玛的,女人不识字,没文化不打紧,但就是不能不会做鞋,过去穿鞋可是全家人的头等大事啊,尼玛的,除此之外,女人便什么也算不上了,女子无才便是德!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4 23:42:06
  我小时候穿着母亲做的千层底,挺舒服的。姐姐针工一流,楼主文功一流,各有所长。欣赏楼主文笔,辛苦啦。给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4 23:54:10
  建议将此文编入【家庭月】征文之列~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4 23:57:39
  @映天一民 9楼 2016-05-04 23:54:00

  建议将此文编入【家庭月】征文之列~
  —————————————————
  欢迎~
  • GEARYSM

    举报  2016-05-05 00:01:19  评论

    @映天一民 好的,下欠找个时间专门写一下我奶奶在世时的那些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5 00:04:02
  好的,注明【家庭月征文】字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00:13:57
  这篇文字在发帖时本就是按照《家庭月征文》的方式来整理的,只是在我写标题的时候一时忘记了注明。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6-05-05 07:21:57
  @GEARYSM 纳鞋底 、、、
  
  • GEARYSM

    举报  2016-05-05 07:59:34  评论

    @凤鸣岐山男人 谢谢,我发现,农村过去家规越是森严的家庭,其培养出来的后人,如今有半数以上的人都已经明显被社会淘汰了,现他(她)们只没有一技可以用来某生的技能,故而只能家里守着那仅有的一亩三分薄地,能外出打工的,只能混得一般般,不能外出打工的,只能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5 08:10:29
  过去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家里的老人为了所谓的脸面,不惜用转销惯用的洗脑方式来教育自己家的女孩,来恪守深闺之约,如今这些女子大多年近五旬,为了生存,不得不选择外出打工,可这工对于她们来说,则是万分的难打,因为她们大数都没有读过多少书,认不到几个字,每月厂里发工资时,会记叫她们去领工资,她们连自己的三个大名也不会写,因此她们也只能干一些技术含量低的工种,工资每月最多不超过三千块,而且所干的那些活都是脏活和苦活。哎,在过去家长制下培养出来的下一代,心里或多或少都在着许多永远抹不掉的阴影。
作者 :长风潇雨 时间:2016-05-05 09:13:45
  做布鞋,由质地不同的纸张剪裁而成的底样,帮样,小时候我家抽屉里也有很多,纳鞋底,顶针,点点滴滴都是回忆,或者都成为了历史,文友书写勤劳的母亲,并把过去做布鞋与现在人买鞋子做比较,批判过去农村封建落后的旧思想。幸好,社会在一步步发展,人们的思想正在不断提高。祝文友一切安好!
  • GEARYSM

    举报  2016-05-05 09:25:20  评论

    @长风潇雨 谢谢,是的,过去农村那些做老布鞋的高手,如今都不再做老布鞋了。即便没文化,一字不识,没有外出打工的,只能每天三五成群的围坐在麻将桌边,来打发自己的闲暇时间。
  • 长风潇雨

    举报  2016-05-05 10:07:05  评论

    @GEARYSM 说到麻将,其实,我想一些不好的思想观念已经在农村得以改变,但是,一些新的不好的思想观念又在农村蔓延,就比如打麻将,赌牌等等。放眼整个世界,无论城市与农村,都是存在许多弊端,治安也好,乱扔垃圾也罢,说到底都是人的素质问题,需要我们从身边小事做起,整个国民素质一步步提高吧。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6-05-05 11:08:23
  ????难忘的记亿,思念着和小时家的点点滴滴,这是家最基本最温馨的感情,称赞有加
  • GEARYSM

    举报  2016-05-05 11:25:33  评论

    @天地蛟龙abc 那年头,农村家庭中的男人农忙时节,最多只是干一点力气活,农闲时节,要么三五个聚在一起打牌,赌牌九等。那地里的弯腰活大多都是女人在干,回到家里,女人还要烧做饭,看孩子,农闲时节,女人还要忙着纳千层底,做老布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6 18:00:18
  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17 00:11:43
  农村女性一直倍受歧视,于是便成了家暴的受害者,最终被逼无奈,只能以暴制暴,两败俱伤。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5-19 00:01:04
  

  敬请各位同学们:看一看全文、、、
  @李不白0 @朱梓情 @empirebatman @刘金花2016 @莲梦含烟 @正道成 @zwxc005
  @莲花白度母 @恨自己痴情 @追梦1958 @仰天难啸 @骁勇特善战 @殊途同归路2015 @梦箫寒
  并且相信能积极参加【家庭月】征文活动。
  ~~~~~~~~~~~~~~~~~~~~~~~~~~~~~~~~~~~~~~~~~~~
  活动一:家庭月作文竞赛(征文)
  部落亲们,我们来一场家庭作文竞赛吧。征文主题围绕家庭展开:谈谈夫妻关系、亲子关系、邻里关系、小家与大家关系……的别样感受;谈谈家庭成员之间自立自强、互尊互爱、包容接纳、孝老爱亲的家庭美德,分享和谐、幸福家庭融洽相处的经验。
  ~~~~~~~~~~~~~~~~~~~~~~~~~~~~~~~~~~~~~~~~~~~~~~~~~~~~~~~~~~~~~~~
  说明:征文必须符合主题,滥竽充数的作品将不计算入征文;一稿多发的作品,将取消赏金奖励;征文字数不少于200字,诗歌作品不属于作文类别。
  ~~~~~~~~~~~~~~~~~~~~~~~~~~~~~~~~~~~~~~~~~~~~~~~
  【您与他她我】部落首席:@西周婆姨 特别决定:

  1、参加:部落【家庭月】征文 活动——感恩、卖萌、分享~~精彩不断!
  2、本次活动的【首席执行】:@映天一民 ;
  3、本次活动的【执行】: @天地蛟龙abc @长风潇雨 配合【首席执行】 @映天一民 搞好活动;
  说明:本次活动我们部落酋长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同心协力”、“重在参与”。我们【能与他她我】部落现在的243名成员争取发帖子达到及格(参与征文的ID有0——30个的 、参与征文的ID有35——80个的、参与征文的ID不低于80个的)或者更高一点儿。
  4、@凤鸣岐山男人 仍然执行原先的工作任务;
  5、@nongfud @凤鸣男人 (保持平时的状态巡视)时刻听从召唤;
  6、相信酋长们一定会带头发帖子!提醒:安排好“公”与“私”的事情;祝福祝顺。
  7、建议:【首席执行】:@映天一民 尽快把【部落广场】的【家庭月】活动——感恩、卖萌、分享~~精彩不断!(征文)转载复印重新发表于本部落。
  8、另外特别提醒:
  说明:a . 征文必须符合主题,滥竽充数的作品将不计算入征文;一稿多发的作品,将取消赏金奖励,(诗歌作品不属于作文类别);
  说明 : b . 征文题目前自己增加【家庭月】形式;
  说明 : c .发表帖子时,首先一定要先点一下右边的【签到】二字;

  说明 :d . 成员们都应该相互交流、支持、点评、临帖、感谢、恭喜、祝福、祝顺、帮助、、、鼓励图文并茂 ;

  说明:e . 本部落的ID243名成员全部“艾特” 一次,首先@酋长...
  说明:f .除【部落广场】 奖励外,本部落将根据实际情况给予适当的"正能量"奖励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6-05-20 22:15:52
  @GEARYSM [hou:镇楼][xyc:围观][xyc:顶][xyc:打卡][xyc:赞]


  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里,每当地里的农活忙得差不多的时候,村子里的男人便捧着茶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的吹牛逼,有的则是坐一起专说别人的家长里短,像什么张家山前,李家山后,什么前八百年死了一只猫,后八百年又死了一条狗等等,这些自然成了他们当年谈论的主要话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23 07:54:29
  记得当年农村的知识女性是很不受人待见的,记得有一些极度不明事理的老人还曾私下骂我们是臭老九,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读书的人不学好,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5-26 20:34:14
  @GEARYSM [hou:镇楼][xyc:围观][xyc:顶][xyc:打卡][xyc:赞]
  小时候的我只依稀记得,每年冬闲的时候,母亲总是坐在煤粙灯下,一针一线的纳着千层底。纳鞋底的主要材料是母亲提前搓的细麻绳,麻绳上面还要均匀的涂上一层蜂蜡,(蜜蜂的蜂蜡)以便减小麻绳通过鞋底针眼的阻力,降低中途麻绳被人为拉断的次数。母亲从鞋底的正面每扎一针进去,钢针便会从鞋底的反面穿过来一半,母亲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钢针的针头,反复用力向上拔,一般只须拔两至三次,最多不超过五次,便可将扎在鞋底里的钢针连着引线一起拔出来,小心拉动引线,直至麻绳头上的最细处顺利带进了针孔里,接着就可以用力拉动麻绳,在左手和右手通力合作之下,母亲的右手有节奏的抽动鞋底上麻绳,经过鞋底的针眼而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咕!咕!的声
  • GEARYSM

    举报  2016-05-26 20:35:21  评论

    @西周婆姨 谢谢文友顶帖!文友晚上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6-01 10:20:44
  @GEARYSM 很好的帖子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6-06 23:25:02
  @长风潇雨【部落精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