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柴米油盐酱醋茶酒】曼珠沙华

楼主:独舞儿 时间:2018-03-14 11:26:04 点击:28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千年来,我每天晚上都在做着同一个梦,梦中除了梵音,就是洪亮的如钟一样的声音:“相念不得相见,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心中悲伤无比的醒来后,眼中依然是那红的如血一样的一片曼珠沙华,躺在花上,看着黄泉路上的那些魂魄,或哭或迷茫,随着曼珠沙华的指引,走向天界。三千年来,两次花开,一次叶生,每次交替时只想让自己如同忘川河里的鬼魂一样哀号,心里悲伤无比,等花开或叶生之后,又渐渐恢复。而我却也发现,曼珠沙华的花和叶却从未同时存在过,我曾问孟婆为何会如此,孟婆每次都是无奈的看着我,告诉我,时机未到,等到时机成熟之时,我自然会知道一切。

  我每天醒来就是在这片曼珠沙华里除草,今天除完,明日又是一样的杂草,从未间断,从未停止。几百年后,稍微有些心智的我,终是忍受不了日复一日每天重复一样的事情,一路大闹到望乡台,无数的鬼魂被我推入到忘川河,顿时里面哀号不断,在我差点大闹孟婆熬汤的地方的时候终于惊动了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看着我摇摇头,轻轻的挥挥手,我就轻飘飘的跟在他的身后,一路走去,却是用尽了力气却也动不了丝豪。地藏王菩萨只是命孟婆日日教我念一种很好听的东西,孟婆告诉我那叫大悲咒。于是每日除完草,我会坐在花上念大悲咒,可是很奇怪的是,孟婆可以轻松的念完,而我却是念的艰难,孟婆告诉我,要用心念,要有自己的诚心,总有一天我会念完大悲咒,于是我日日念,夜夜念,除草时念,不除草念,几百年后,终于我也念全了大悲咒,虽然不及孟婆念的,却也总算是能够念完了,而我的怨念也在一点点的淡化,孟婆告诉我因果循环,因我而本不该落入忘川河的那些人的因果会报应在我的身上,应该由我来偿还,于是孟婆又开始教我念地藏菩萨本愿经,并告诉我让我利用曼珠沙华叶生的那一千年,去指引那些黄泉路上因没有曼珠沙华的花而找不到天界的魂魄,为那些因我而掉进忘川河受苦的人积善缘,早日助他们脱离苦海。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凤鸣岐山男人(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凤鸣岐山男人

楼主独舞儿 时间:2018-03-14 11:26:29
  一千年来,我在黄泉路上指引着魂魄们走向天界,看着那些痴男怨女们信誓旦旦的誓言只是在一个轮回中就忘却了,却依然有人痴迷于此中。不禁摇头,孟婆只是充满心事的看着我,三千年过去了,曼珠沙华又一次迎来了血红的花朵,而里面的杂草却越来越少,只是片刻的功夫便能除完,孟婆命我除完草后剩余的时间只能用来念大悲咒和地藏菩萨本愿经,很少的时候我也会看着孟婆取来忘川河里的水来熬那孟婆汤,我曾问孟婆为何要人们喝那忘情水,情字真有那么难忘吗,孟婆说不过一碗水罢了,有今生,没来世,纵然是一个人记得,另一个人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我问她世间有没有千年的真爱,即使是分隔再久,也不愿忘却的爱情,孟婆只是看着我笑而不语。

  我望着开在彼岸的跟曼珠沙华一模一样的花朵,颜色却是洁白如雪,纯洁无比,孟婆告诉我那个叫曼陀罗华。我问孟婆为何一样的花,开在不同的地方,颜色却也不一样,孟婆只是看着曼陀罗华,久久都不说话,良久告诉我,有一天,时机到来,我会知道一切,而告诉我一切的不能是她,因为天机不可泄漏。我不明白,我的身世为何会如此神秘,除了每日除草,念经之外,我一无所知。

  而三千年来,我只是见过地藏王菩萨四次,一次是几百年闯祸的那次,还有三次是曼珠沙华交替的时候,最难受的时候,是地藏菩萨不停的念着经文才让我好受一些。此外再也未见过他。

  我坐在三途河畔,看人生循环,看曾哭着喊着不喝孟婆汤的痴男怨女,只不过几个轮回而已,即使一同走在那黄泉路上,却如同陌生人一般,不禁嗤笑,一个年老的书生一样打扮的人问我在笑什么,我同他讲了,他捋捋胡子,摇头说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很好奇的歪头问他,什么是戏,他大笑着走向奈何桥。我耸耸肩,又一个赶着投胎的。

  “咦,有意思”

  我抬头望去,一个普通却是神态不凡的人站在我的身后,望着我,片刻后他大笑着说原来如此啊,我不禁把对老书生的恼怒撒在他身上,“什么原来如此,你不赶着投胎,跑到此处做什么,不怕让你去那忘川河中投不了胎么”

  此人大笑说:“说来你也算是欠我的一份情了,如果不是我,也许就没有今日的你了”

  我不解的看他,这是三千年来,第一次有人跟我讲我的身世。

  “说不完不许走”我看到他要走,急忙挡在他身前,终于有个知道我身世的人,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他走的。

  他依然哈哈大笑三声,说:“谁说我要走了,我只不过是想找个舒服的地方,给你讲个故事”

  我看着他走到三途河岸边,在那打坐,我也打坐在他对面,他略满意的看我一眼。

  “你看到三生石有什么感觉?”他突然问我道

  “想砸了它,每次看到都有那种冲动”我如实的回答

  他点点头

  ”三千年前,我路过此地,看到一朵开的如血一般妖艳的花朵,因看透它的奥秘,想祝它一臂之力,于是把它拔出来,想把它种在彼岸,让它花开遍野,到彼岸却发现,此花却变成了纯洁的白色,身上再无半分怨念,于是我给它起名为曼陀罗华,却不知它的怨念都被滴进了三途河中,从此三途河中,从此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是地藏菩萨算出曼陀罗华已生,于是拿了一粒种子放在三途河中,河中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菩萨让它做个接引使者,指引那些鬼魂走向轮回。于是三途河畔,就有一那一片如血一般的曼珠沙华”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也许地藏菩萨也没有想到,曼珠沙华的那一丝执念是那样的强烈,”

  “你是说我是曼珠沙华的一丝执念?”

  他看着我点点头,我回想着他讲的故事,怎么也没想到我的身世竟是这样的

  “那曼珠沙华的奥秘是什么?”我抓着他的衣袖问到

  "时机未到“他轻轻挥了一下衣袖,我抬头望去的时候,他早已远远得走开,我只是恍惚的看了他一个背影,便 消失不见了。

  我不知不觉得走到奈何桥,看着三生石边等候刻字的人们,不禁握紧了拳头,心中又开始默念大悲咒,良久,才心情平静下来,走到孟婆的身边,坐下来,孟婆无奈的看着我,我看着下面忘川河里的人们,听着下面的哀号,跟孟婆说:”我知道,天机不可泄漏“然后看着木然的人们喝着孟婆汤,走向轮回中。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8-03-14 13:44:33
  玄幻小说
作者 :长风潇雨 时间:2018-03-14 18:51:16
  人们喝着孟婆汤,走向轮回中,倘若真有轮回,希望能再续前世渊源的人,将大有人在吧!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8-03-15 08:52:55
  @独舞儿 曼珠沙华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8-03-15 09:05:50
  @独舞儿


  看看新的的希望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18-03-18 08:16:32
  @独舞儿

  祝福您事事如意
楼主独舞儿 时间:2018-03-19 08:40:00
  我结跏趺坐在曼珠沙华花丛中,不停的念着经文,每个经过曼珠沙华花丛的人们,都会被曼珠沙华唤起自己的记忆,人们想起自己的前尘往事,总是痛哭不断。孟婆告诉我,有着曼珠沙华的指引和我的佛经,人们会更快的走去轮回。于是,我坐在曼珠沙华花丛中,不停得为他们念着经文。念毕,睁眼发现,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站在一边等我,看到我睁眼微微一笑,说:“你越来越像佛了”。我微笑:“三千年了,还不放弃吗?”她坚定的摇摇头,还记得三千年前,我正在除草的时候,她也是这样静静的站在一边等我,看我放下锄头的时候,她向我作了个揖,然后问我:“我听人们说,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 前世一千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遇。 前世一千次的相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识。 前世一千次的相识,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知。 前世一千次的相知,换来今世的一次相爱。 可是当真?”我摇摇头,因为我没有七情六欲,我不懂那些情爱与真情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很失望的走了,几十年后,我又看到了他,这一次他是男的,依然是站在那静静的看我除草,问得依然是那些话,就这样,一直到三千年,她问:“你可有解?”我摇摇头:“无解”,曾经我也问过地藏菩萨,地藏菩萨却只是笑而不语。每一世我都会问她,有没有见到那个人,她看着我说:“有”,然后离开,我看着她走过那奈何桥,依然是没有喝孟婆汤,我问孟婆,背负着三千年的记忆,是什么样的感觉,孟婆只是摇头说:“孽缘。。”
  佛说曼陀罗华是曼珠沙华放下执念,脱身而去而变成白色,我看着彼岸上那些白色的花,洁白无瑕,安静恬淡,回头望向三途河畔那如血一般红色的曼珠沙华,如泣如诉,让人看一眼就哀伤无比。心中一动,飞身到那花丛中,翩翩起舞,只是觉得心中有一股怨气,随着舞动,那股怨气越来越深,只想随着舞蹈摧毁一切,我看到孟婆匆匆赶了过来,脚下跳得更是凄美,瞬间曼珠沙华随风而动,望去如同鲜血在流动一般,黄泉路上的人们惊恐的抱在一起看着我,到处是尖叫声,我邪邪的望着远处赶来的地藏菩萨,嘴角不受控制的讽刺的一笑,地藏菩萨只是手指轻轻一动,我就觉得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了一样,如同花瓣一般飘落在曼珠沙华上。
楼主独舞儿 时间:2018-06-15 11:48:09
  我被带到了佛陀的大雄宝殿前,两侧除了佛陀的十大弟子,连四大菩萨的除他三位也都在,每个人都神情严肃的看着我,我诚惶诚恐的站在那里,心里莫名的慌了起来,佛陀只是看我一眼,对地藏王菩萨摇摇头说:“时机未到”,众佛和地藏王菩萨明显还有话要说,只是最后也没有开口,佛陀看着我,轻轻一指,从屋顶的上面掉下来无数的曼陀罗华,感觉心间瞬间清明了起来,我赶忙磕头谢佛陀,抬头时发现佛陀已经离去,只是看到了佛陀脚下的莲花,步步生莲。

  百无聊赖的我,依然是躺在曼珠沙华上,看着那一片火红,看着黄泉路上人们因为闻到花香而回忆起来自己的一生而痛哭。依然是有除不尽的草,草似乎又多了点。

  我不停的回忆着去佛陀那的时候听到的一句话,花叶相见,五魔重来,要除去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再寻找其它的东西来代替接引。负手站在曼珠沙华的尽头,看着那一片如火如血一般的花,隐约记得曾经恍惚见过有一点叶子的芽,但是似乎从佛陀那回来,就再也没有见到。

  我问孟婆五魔的事情,她似乎很惊讶我会知道五魔,只说几千年前,群魔乱舞,在人间涂炭生灵,甚至妄图要改变六道轮回。佛陀亲自率四大菩萨和十大弟子大战五魔,最终将五魔压在昆仑山脉下,又诵经七七四十九天,才让天下太平。

  我看着彼岸上的曼陀罗华,想像着自己在那场大战中应该是什么角色
  我坐在忘川河边,看着翻腾的河水,看着在翻腾的河水里人们在挣扎,孟婆说,在忘川河里挣扎的人们,都是在等自己爱的人,甚至要等到上千年,我问孟婆,爱就那么好吗?孟婆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问孟婆那他们等到了吗?孟婆微笑,说也许等到了吧。

  忘川河摆渡人过来说,人几十年一轮回,千年之后,轮回了不知道多少回,能认出当年的人又有几人?不过是一丝执念罢了,说着拉起一个已经苦等千年的人,我轻轻的在他脸上点了两个点,
  “给你点两个酒窝,让你的爱人找你更容易”
  他感激的忙说谢谢,我淡淡一笑,
  “你找到你爱的人了吗?”
  “这千来,我看着她的轮回,算着她轮回的日子,这些日子她应该要来了”说罢,他四处看了起来,带着一丝癫狂,好像是那个人已经来了一样。
  我看着孟婆,孟婆只是摇头,我挽着孟婆的胳膊问孟婆,如果是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一个在忘川河里受苦,一个在不停的轮回,一起在忘川河受苦等待千年,那才是真爱啊。在忘川河里等待的人其实等的不是个爱他的人,不是吗?孟婆看着我,摇摇头,说孽缘啊,六道轮回,千年下来,他又如何知道那个人是否轮入畜生道。
  我心一顿,回头望去,那人还在四处找寻,脸上带着兴奋的微笑。
  我走到三生石旁边,看那些人们回顾往生,痛哭流涕,我不知不觉的排在要去往三生石的人群中,我突然特别想知道,自己在三生石里的前生会是什么样子的。心里一丝忐忑,站在三生石前面,三生石里瞬间变成墨黑色,如同一团黑雾似的,再后下一生,也是墨黑色,我 颓然的走下来,回到我的花丝中,躺在那里,心是空的。
  我睡着了,我梦见自己站在一群妖魔鬼怪的大军里找寻着什么,似乎在让他们停下来,我想喊一个名字,可是我忘记了名字,大军不停的在攻击着菩提树下的一个人,一次又一次攻击,一次又一次的被那个人击退。。。。突然画面一转,一株只有叶子的曼珠沙华抓着我的肩问我为什么要变成曼陀罗华,为什么可以放下,我努力的摇头,我大喊着我是曼珠沙华啊,我不是曼陀罗华,我是曼珠沙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会那样的痛。
  我哭着醒来,茫然的看着四周,才发现只是一场梦,可是那种心痛的感觉却是那样真实的存在,我看着那一条曼珠沙华铺成的血路,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我慢慢的走在花丛里,轻轻的抚摸着那些花,我的眼泪掉在花上,花却瞬间枯萎了下来,有一点点绿色的叶子似乎正在长出来,我蹲下来,轻轻的摸着它,眼泪却更是止不住的流,心里的悲痛更多,不自觉得说道:“相念不得相见,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那株曼株沙华似乎动了动,竟然枯萎了。。。。
  我慢慢的拔下枯萎的曼珠沙华,轻轻的戴在身上,走到彼岸边,默默的看着曼陀罗华。
  白色的曼陀罗华,是那样的美,白的那样的纯洁,可是却觉得它完美的让人觉得心里空空的,就像少了点什么。回头看曼珠沙华,红得那样艳,火一般,是那样的妖娆。让人惹不住有一种飞蛾扑火的冲动。

  “波旬”我看着那片火红,心里抑制不住的冲动,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一个名字

  “你说什么?”我的肩被人猛得拍了一下,我回过头,孟婆一脸惊诧的看着我,我就像清醒了一般,那个名字却再也想不起来了

  “我刚才说了什么?”我问孟婆,孟婆摇摇头说没有听清,我只是知道那个名字让我的心里在隐隐的疼着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离开这个地方。佛说,人间有一场大劫需要我去化解,这场大劫关系到三界。我问佛,我该如何去化解这场劫难,佛说随缘。
  负手站在忘川河边,回想着佛说的话,在这场劫难中,我会找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佛说,等到有答案的那一天,希望我要记得,何为正,何为邪。
  走的时候,我只是拔了一棵曼珠沙华放在怀里,看着那雪白的曼陀罗华,顺手掐了一朵,戴在了头上,我跟孟婆告别,孟婆告诉我如何在人间生存,那些等着投胎的人们听到孟婆的交待,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佛远远的站在那里,我看着他,感觉似曾相识,所以迟迟装做没看到,可是最终也没有想到这一幕在哪里见过。我一步步走向佛,只听人群里不知道谁感叹了一句,风华绝代。
  我闭着眼睛,头晕目眩的转来转去,突然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我睁开眼睛,全是绿色,就好像漫山遍野的曼珠沙华的叶子。
  我想到了佛说的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这就是人们恋恋不忘的世间吗?我不停的在山里穿梭前行,没有目的,甚至忘记了我是来化解人间的灾难的。不知何时我走到山顶上,脚下就是那万丈悬崖,我站在边上,看那一望无际的地方,一片绿色,远处的天地混在一起,我不自觉的伸开胳膊,闭上眼睛,微风徐徐吹来,暖暖的吹在我的脸上,吹着我的衣衫也飘了起来,像是一双温柔的手抚摸着我,好想随风而去,我闭着眼睛倒了下去,向着那万丈悬崖倒了下去,暖风托着我,轻飘飘的,曼株沙华凋零的花瓣被风吹起也是这个样子的吧,睁开眼睛,满眼是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绿色的树,好美。我就这样随风飘着。
  我躺在柔软的草地上,不时的野花香飘来,天是那样的蓝,天上的云低的好像伸手就能够的到,人间真的很美,几千年来,虽然地下是那样的黑暗,可是那里有最美的曼珠沙华,有孟婆,在这里,我四处游荡,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孤独。

  “波旬”这个名字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为什么这个名字是那样的熟悉。

  “嗨,你好”

  我懒懒的扭过头,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小妖趴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

  “你好像并不惊奇”

  “因为我也是妖”我扭过头看着蓝天白云,我是曼珠沙华精华所生,当然是妖,而且是几千年的妖,区区小妖,其实我早就闻到了妖气

  “小妖,你说天上的神仙是不是在看着我们?”

  小妖赶紧爬过来躺在我旁边看着天上“不会吧,神仙有那么闲吗?”

  想想也是,可是为什么天上有神仙,就是地府都有菩萨,为何说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在我身上。真可笑。

  “姐姐,你也想修炼成神仙吧”小妖一脸向往的看着天上

  “不想”

  小妖看着我“为什么”

  我白她一眼,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
  “那您知道地府什么样吗?”小妖爬过来说,“据说那里特别特别的可怕,进去的人都会很惨,会被分尸的”

  很惨吗,在那近千年,虽然那些人长得凶恶无比,每个人却也是善良的,我自小在孟婆那里长大,牛头马面虽然长相难看,但自小也是他们疼爱我。

  “那里有很美的花,火红的,洁白的,整片都是,很美”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那里还有花啊”小妖一脸不相信
  “是啊,很美很美,”
  “怎么会,那里全是最恐怖的人,怎么会有花”
  “因为我来自那里啊”我妖娆的冲她笑一下
  “怎么会,你这么美,姐姐真会开玩笑”小妖重新躺回地上
  呵呵,开玩笑吗,我躺在地上,又想起了我的曼珠沙华,那火红的妖娆,曼陀罗华,白的让人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心里有点痛。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8-07-22 08:56:06
  @独舞儿  

  三千年来,我每天晚上都在做着同一个梦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8-07-22 09:01:35
  @独舞儿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凤鸣男人 时间:2018-11-09 08:30: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