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家庭月征文015】秃子的趣话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3:51 点击:173 回复:4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小时候我时常听到家里的老人骂村中的XXX人,“尼玛的,你是一头黄水疮不搽作秃啊!”其实在上世纪的四五十年代里,由于国内医学技术不发达,农村里有很多孩子在其年幼的时候,头上或身上都长满了黄水疮,又名传染性脓胞病,是一种常见的,通过接触传染的浅表皮肤感染疾病。


  我记得在我六岁的那一年,我的身上也曾长满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黄水疮,身上结满黄色的痂盖子。浑身刺痒,伸手去挠,又刺痛,不挠吧,又奇痒难忍。


  奶奶不知从何处找来一小块明矾,白色透明晶体,像冰糖一样,味涩。奶奶泡了小半碗的开水,等明矾水充分冷透之后,找来一小团棉花絮蘸着明矾水擦拭我身上的患处,说是对我身上的疮面起到一个风干和收水的作用。然后等到疮面渗出的黄水稍微有点干涸的时候,再去菜地里寻找老的,已经枯死的黄瓜藤子,回来点火烧成灰,取黄瓜藤子的灰以蔴油调成糊状来涂抹我身体的疮面上。


  记得当时我身体上生疮的那段时间,正好处在及其炎热的夏天里,外边太阳火辣辣的晒在头顶上,加上身边随处可见的铁壳苍蝇,那种个头很小的铁壳苍蝇,动作非常敏捷,整天围绕着我那皮肤有破溃的地方乱窜。


  我只记得那一年的夏天,我的头上,脸上,胳膊上,屁股上,还有腰腹部,都长了很多黄水疮。身上皮肤破溃,淌出来的黄水流到哪就烂到哪,那黄水还有一股及其浓重的腥臭味,引得铁壳苍蝇不时的来叮咬我。后来,但凡一旦抹上了一层蔴油黄瓜藤子灰之后,那疮面上沾有很多蔴油,油光光的,因此苍蝇也就很难再趴上了,从而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皮肉之苦。此时的我下意识的跑到立柜旁边,对着立柜门上的玻璃镜子一照,好家伙,只见镜子中的我已完全成了一个黑人,比非洲的黑人还要黑呀,简直就像从砖瓦窑里掏出来的一样。听老人说,那个长在头顶上的黄水疮如果医治不急时,时间拖久了,头皮上的毛囊相继被破坏,之后便成为秃顶。当年我的头顶上也曾长了好几块黄水疮,后来还是被奶奶用土办法给医治好了,最终没有留下秃顶的毛病。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4:43
  当年那些跟父亲同龄或是比父亲稍微大一点的人,绝大多小时候都曾长过黄水疮,然而这些人就没有那么兴运了。他(她)们当中有很多人都是秃顶。大凡是秃顶的人都特别护秃子,也很忌讳别人喊他(她)秃顶,老是害怕别人当面笑话他(她),于是他(她)们一年四季都是帽子手巾不离头。倘若别人无意中碰掉他(她)们头上的帽子(手巾)的时候,他(她)们肯定会跟别人翻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大凡是秃顶的人,都不怎么喜欢别人开他(她)的玩笑,而且脸也很短,易怒,好翻脸。那年头农村里面,越是护秃子的家伙,人们便越感到好奇。


  当年我们那的农村里有很多秃顶,他(她)们有男也有女。于是村民们每每见到秃子从身边经过的时候,时常对秃子们变着戏法的开玩笑或打哑谜。什么电灯泡,二五泡子,三八泡子(过去用一号干电池的手电筒,两节的是2.5V的小电珠,三节的是3.8V小电珠),广瓢,什么光头公社,电光大队,葫芦瓢生产队。


  后来村子里,有一些不明事理的小P孩们,则把此话常常挂在嘴上,每天当成山歌来唱。之后,村子里又有了另外一种最时髦的说法:二面是铁丝网,中间是溜冰场。我一听到这些便知此话是专门用来搞笑秃子的,秃子们听了很无奈,想发作吧,但又苦于一时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只能是火烧乌龟,肚里痛!倘若是遇到邻居家四五岁的小P孩,开口喊他(她)们秃子的时候,他(她)们则更是没奈何,孩子们年纪太小了,说话还奶声奶气的,这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着,如果当着人家大人的面指责孩子的话,则必然会引得孩子家长心中不快。因此只能自己生自己的闷气。哎,此乃是豆腐掉进塘灰里,打也不能打,吹也不能吹。


  早年我曾经听我们那的老人讲,我们那有一个叫王秃子的中年汉子,头顶上有着众多如蚕豆大的白色疤痕,一块连着一块的,只有几根花白色的毛发,在微风中飘来飘去,当年他家种了好几亩西瓜,到了西瓜快要成熟的时候,王秃子便在西瓜地的旁边临时搭建了一个小棚子。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5:28
  说是小棚子,其实就是一个供人睡觉或休息用的高单(床铺),是用碗口(相当于过去农村人吃饭的大碗口那么大。)粗,四根四米多长的栗树棍子(山上的野生栗树,又叫金纲栗),在地边分别挖了四个半米多深的坑洞,(呈长方形排列,长2米,宽1.5米。)将栗树棍子竖直栽进去,并沿着栗树棍子的四周填满泥土后再夯实,然后在距离地面约两米高的地方,用铁丝横竖扎上几根胳膊粗的树棍子作为横担子,最后再在上边铺上一层竹笆子,(此乃是过去老百姓睡的木床中间是空的,里面没有床板,中间只有两根床档子,床档子上必须要铺上一层小竹子编的床茢笆子,在床茢笆子上面铺上一层旧的床单或破旧单衣破被单叶子等隔开,冬天时则会铺上一层稻草,稻草上边再铺一层旧床单,最后才放上被单絮,人在上边铺上被条睡觉。到了夏天则要拿掉里面的稻草,直接铺上竹席。)组成了一张及其简易的床铺,在上边铺上一层竹席,帐起蚊帐,人才能进去睡觉哦!


  为了防止下雨,还要在床铺的上方搭上一个棚子,一般是用农膜覆盖的,在农膜的上边还要覆盖少许的稻草或树枝,用来遮阴。


  话说这位王秃子白天和晚上都呆在棚子里看瓜,一日三餐全靠家人送饭给他吃。即便是他这样精心的看护,可他家的西瓜还是被邻村的几个小青年给惦记上了。人们常说老虎再凶,也有打瞌睡的时候。恰好这王秃子的耳朵天生就不怎么好使,而且瞌睡又比较大,每次都睡得很死很死,连炸雷都轰不醒他。


  邻村的几个小青年早就看准了他,每次去他家西瓜地走一趟,总是能屡屡得手,可等到王秃子一觉睡醒,跑下地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哎哟我的妈呀,只见自家地里的大西瓜又无端的少了好几个。王秃子心里一直泛嘀咕,每次都让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西瓜给轻轻松松的偷走了,可就是逮不住他们的手把子,因而气得吹胡子瞪眼。


  眼看着地里的西瓜已经被他们偷了七八回了,无奈的王秃子干脆走出看瓜的小棚子,一头钻进西瓜地,直接睡在西瓜叶子的下面。上晚的时候,王秃子又在西瓜地里照例巡视了一圈,中途突然看到地中间有一个最大的西瓜,大如水桶。(过去的西瓜皮很厚,是乌黑皮子的,长得比较大),于是王秃子顺势面朝下的趴在位于大西瓜旁边的西瓜叶子里,随着夜幕的降临,西瓜地里不时会传来了阵阵蛐蛐鸣叫,地头水沟里的青蛙有一声,没一声的发出悦耳的轻唱。偶尔还能听到远处传来一两声的犬吠,王秃子趴在西瓜叶子下边,渐渐进入了梦乡。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6:18
  一直等到了当天晚上十一点过,那帮家伙便如期而至,他们几个人趁着夜色,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王秃子家的西瓜地里,他们原以为这次王秃子还会跟先前一样,一准呆在瓜棚里面睡大觉。他们心想,我们今晚的偷瓜计划肯定十拿九稳,即便是当着你王秃子的面,把瓜地里的西瓜偷到手,临走时还不忘大喊一声,“王秃子,我把你家的西瓜偷走了!”这王秃子也不会醒来的。于是他们几个人便猫腰在王秃子家的西瓜地里逐个摸索,动作很轻。他们一寸一寸的向前匍匐前行,试图寻找到那个更大的西瓜。可摸着摸着,其中的一个人便摸到了王秃子的后脑勺,光溜溜的,一根毛发也没有光葫芦头,这家伙刚开始以为是自己摸到了一个大西瓜,心里美滋滋的,但似乎又感觉到哪里有点不对劲。心想这都大半夜的了,怎么我手下的这个西瓜摸起来还是热乎乎的那种,莫非是白天的太阳太大,晒得这个西瓜太烫,温度一时冷却不下来。


  此时的王秃子也被摸醒了,但他却屏住呼吸,假装着一动也不动,任由他们在秃头上乱摸。这家伙把王秃子的秃头果真当成了一个大西瓜,左一摸,右一摸,无意间尽然摸到了一只人的耳朵,然后接着又摸到了人的鼻子,手放在鼻孔的下方,似乎还能感觉到有些许微弱的气息,可王秃子还是尽量屏住自己的呼吸,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此时只见那个家伙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口里本能的大叫道,“哎哟我的妈呀,有——有——有鬼啊!这地里——有——有鬼啊!”这家伙大声喊完了两嗓子之后,当即吓得拔腿就跑。另外几个人听闻他的喊叫声,则个个吓得喊爹叫娘,纷纷丢下手中的西瓜,迅速爬上田埂,一路跌撞撞的跑掉了。此时的王秃子从地里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面朝着这帮家伙逃跑的方向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帮短命死的,你们这次总算是栽在我的手上了吧,我看你们下次还有谁再敢来偷我的西瓜。


  一九九五年的五月份,我在黄庵齿轮厂上班。当天正好是我上小夜班的日子,晚上十二点过,我从厂里下班沿着马全路一路步行回家,当时正值农历五月中旬,晚上的月亮光很大,我经过梁桥转身便进入了一条很长的林荫小路,其实那条小路也并不算是林荫小路,路面可以通过一辆中型货车,那可是通往丁庄生产队和柏大桥生产队的机耕路呢!路的两边栽着水杉树,每每逢到春天和夏天的时候,水杉的枝叶长得异常茂密,夜晚也只有路中间,才能照射进去一点点的月亮光,大约十公分的宽度,路的两边则是黑压压的一片,夜晚独自一人走到那里,感觉很是慎人。而当我那晚徒步经过余村生产队,刚推好的水塘旁边时,刚好那一节路的水杉树乃整个路段中,长势最好,枝叶最茂密的。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7:04
  路的中间与两边都是黑黑的,偶尔能见到月亮从树缝中照射过来的影子,光影伴随着微风吹动树枝晃动而时隐时现。于是我便状着胆子,慢慢的靠近水塘边,猛的抬头向前方一看,刚好看到塘埂上停放着一台推土机。我想这里有台推土机停放在这里,余村生产队肯定会派专人来看护的,推土机的旁边一定有人在睡觉。此时的我顿时就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便逐渐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可当我刚刚靠近推土机,还不到两米远的位置时,那地方生长的水杉树枝空隙陡然变大,路中间正好有小方桌大的一块地方是月亮光完全照到的。我低头朝着有月亮光的地面上看去,只见地面上有一个纯白色的东西,好像是一本书掉在地上。


  记得三天前,我在这个地方曾经捡到过马中学生遗失的一本高二《英语辅导与练习》。于是我便误认为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白色东西,又是马中学生白天在路边背书时,不小心遗落的书本,于是我便主动上前低头弯腰,打算伸出右手去捡拾地上的那个白色物品。可就在我弯腰刚低头向下看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掉在地上的白色物体,竟然还能动弹,并且还会上下左右的来回晃动。


  我当时就被吓蒙了,当我定睛,再一次细看的时候,原来那竟然是一颗人头在晃动,此人曲膝盘腿,打坐在月光之下,头顶上只有少数的几根的白毛,风一吹还直是摇,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那个不毛之地的头顶,却显得分外亮堂而饱满,而且还会反光,从而进一步应证了,当年村里的那些老人常说的,秃子的头像发光的电灯泡。


  当我已完全确认,这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活人时,我早已吓得头顶直冒冷汗,抬起脚来,一溜烟的跑掉了。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姓梁,五十多岁,是邻村的一个石匠,此前一直打着光棍,后来直到年近五旬的时候,才讨了邻村的一个寡妇,这个人头顶上全秃,平时特别护秃子,整天帽子不离头,人们私下里都叫他梁秃子。

  • GEARYSM

    举报  2016-05-03 22:45:54  评论

    “是临村的一个石匠”,出现了一个错字,应该将“临村”,改为“邻村”
  • 长风潇雨

    举报  2016-05-04 11:10:46  评论

    @GEARYSM 偶有打字失误,实在难免,为文友的认真点赞!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7:50
  后期这个梁秃子只要一见到我,总是把脸拉得长长的,瞪着一双白果眼,冷冷的看着我,对我好像有着一股很大的怨气,就好像是我前生借了他家的白米,今生还给他家的是黑稻似的。


  父亲说,梁秃子曾经在他的面前告状说,“日妈的,你家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实在太坏了,夜晚竟然伸手摸我的头,失家教啊!你应当回家好好管教你家的小丫头。”父亲当时听了,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梁秃子会意一笑,事后父亲回来跟家人每每谈起此事的时候,全家人都被我那晚的破事直接笑翻啦。


  同年农历八月上旬,正好轮到我上大夜班。那时马全路刚好在铺柏油路,一段接着一段的向前施工。头一天上午,我经过马全路时,刚好铺到了九联道班的大门口,路边曾经放置了一个临时警示牌,上面写着“前方道路正在施工,过往车辆减速慢行!”牌子大概有一米高的样子,就放在道班大门口的斜对面。当天晚上十点过,我从家里往厂里走的时候,刚好是阴乎天,夜晚有一点昏昏的月色,能免强看到自己伸出的手掌。我路过道班时,猛然间看到那块牌子已经被人为的移到马路的正中间。


  我放眼向前看去,那白色的路牌在半昏半黑的情景下显得异常的显眼,于是我便恶作剧般的迎了上去,打算过去给它一板脚,“他妈的,这哪狗日的竟然把路牌摆在马路的正中间!”但当我刚刚走近“路牌”低头向下一看,顿时便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的小乖乖,这马路中间竟然还蹲着一个大活人,只见该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背心,正好面南,背北,高高撅起那白白的大屁股,正用力朝下运气屙屎呢。


  他妈的我真晦气,再仔细一打量,他娘的,这个人的头顶上还亮晃晃的,像个葫芦瓢。我的各天呐,这家伙竟然也是一个秃顶,秃顶上面依稀看见几根短短的黑毛,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大西瓜立在我的面前。此时只见这个家伙猛然将秃头,用力往上一抬,翻着白眼,狠狠的朝我瞪了两下,我当即就被吓得魂飞魄散,起身抬脚就跑。我的双脚如同踩上了风火轮,一溜烟的功夫,便跑到了九联加油站。可当我第三天上午回家,再次路过道班的时候,我猛然看到住在道班隔壁的刘XX,便一下子恍然大悟。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19:28
  几天之后,当我跟厂里的同事闲谈此事的时候。同事们都纷纷笑着问我道,“那晚你是不是真的摸到秃子的头啊?那秃子的头皮是既光滑又柔软的那种哈?那手摸在秃子的头皮上面肯定热乎乎的,要是下次被我遇着的话,我肯定要多摸他几下子哦!呵呵,你也太傻了,夜晚秃子向你主动伸出光头,刻意让你去摸,你却吓得拔腿就跑,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都让你白白错过了哈!”


  在广大农村里,年纪在七八十岁左右的老人,其中有不少家伙是秃顶,几乎每个村庄里都有一两个,最多的有七八个,或十多个。当年柏大桥生产队就有七个秃子,而且每家都有好几个呢。有的是兄弟姐妹,有的是叔侄,还有的是从外村转嫁过来的秃子,当时人们戏称这个为进口秃子。


  综上所述,可见在过去的那个年代里,黄水疮在中国的广大农村里肆意蔓延。加上当时人们的经济比较困顿和医学技术十分落后等原因,于是后期便出现了很多秃顶。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在小辈们的身上,黄水疮早已销声匿迹,秃子亦就成了一段历史!再过若干年,秃子们纷纷入土作古,往后连秃子也会彻底销声匿迹。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3 20:52:50
  今天我偶然听到车间一同事说,现在小屁孩们,见到秃子或理光头的人,会说,这个人是光头强,光头强”来了。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6-05-03 22:15:23
  [d:鼓掌][d:鼓掌]秃子的趣话 、、、
  • GEARYSM

    举报  2016-05-03 23:17:07  评论

    @凤鸣岐山男人 多谢顶帖!问友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映天一民 时间:2016-05-04 00:09:27
  黄水疮在当时医学条件尚差的情况下,尤其对农村人带来许多后患,想起令人怵然。感谢奶奶的土疗法。我也感谢友的帖子,赞~
  • GEARYSM

    举报  2016-05-04 00:13:24  评论

    @映天一民 是的,当年我身上长了很多黄水疮,都是奶奶使用土方法治愈的,其实当年农村还有很多土方子,我都还曾经使用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5-04 08:09:34
  @GEARYSM
  
  秃子的趣话 、、、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长风潇雨 时间:2016-05-04 11:14:29
  拜读!问候文友,人有高矮胖瘦,也有长发短发与秃头,各自演绎着各自的人生,愿每个人都活得开心、有趣![xyc:赞]
  • GEARYSM

    举报  2016-05-04 11:30:43  评论

    @长风潇雨是的, 谢谢,文友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6-05-04 11:31:26
  ??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6-05-04 11:32:27
  欣赏,再来一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6-05-04 11:43:30
  拭目以待,
  • GEARYSM

    举报  2016-05-04 11:53:32  评论

    @天地蛟龙abc 好的,我当前正在进一步整理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燕北烈风 时间:2016-05-04 14:38:12
  我弟小时候也长过一头蜂窝疮,是用马蜂窝烧化成灰拌香油抹上治好的。
  • GEARYSM

    举报  2016-05-04 14:45:25  评论

    @燕北烈风 马蜂窝能治黄水疮,这个我到还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用缝衣针扎油单(一种无名的肿毒的发病初期,人身体的某个部位会出现皮肤发红,发热,又痒又痛,就着太阳光,找到油单的头(皮肤上的小红点),用缝衣针没着小红点的四周扎破皮后出血即可,然后要求患者忌吃荤腥三天,三天后便可恢复!
  • 燕北烈风

    举报  2016-05-04 19:36:18  评论

    @GEARYSM 民间偏方往往有奇效。问好!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6-05-05 11:17:25
  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6 13:28:05
  我小时候就读过的村小学校长就是秃子,学生都私下里喊他为“陈大秃子”喜好喝两杯,但只要酒喝多了,便会跑到班上动手打那些不听话的学生,我记得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家的小儿子正好是我的同班同学,五年级下学期的一天下午,陈大秃子醉醺醺的跑到我们班,一把将他的小儿子从座位一拉起来,当着众同学的面,扬起右手对着他家小儿子的后脑勺便是几光栗子,打得他家的儿子小陈痛得龇牙裂嘴。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5-06 13:34:40
  当年我们村的一个小屁孩,上课时喜欢在班上调皮捣蛋,被陈大秃子抓住了,结果被当学堂拉到教室后边罚站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那个小屁孩越想越生气,于是便在大滩生产塘埂的土地庙旁边,找了一块大石板,然后将大石板立起来,并在大石板上用白粉笔写上“陈大秃子,我日你妈!”后来事隔多年之后,该小屁孩也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两年前,我和他见面时,还特意提起了当年的那个旧事。这家伙只是一个劲的苦笑。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5-14 17:36:42
  [xyc:顶][xyc:围观][xyc:打卡][xyc:赞]

  敬请同学们: @芊若@miaothink @禅心侠影Iamback @lantianyilan @_古尧_
  @瀛山一石 @晨曦微露sweet @王英g @善取名第一人 @雨夜风扬 @寂寞不再2015
  @一面湖水szm @燕奴娇 @_水_墨_先_生_ @性感的屁股 @星光伴我飞2012
  @o秦时月o @渝舟唱晚1 @晓枫残月1984 @酒虫9

  详细馨香的看一看、、、相信能相互支持、点评、鼓励、、、
  亲爱的部落朋友们,天涯正在开展【家庭月征文】活动,我们部落也积极响应,欢迎朋友们抽出宝贵时间,写一写相关经历与感受,“团结一致”、“同心协力”、“自我表现”、“重在参与”。我们【您与他她我】部落诸多成员们,争取发多多发帖!敬请详细看一看帖子的内容,这是每个人与【家庭】、【家庭的故事】、【家庭的外延故事】等等。谢谢理解与合作!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6-05-20 22:02:37
  @GEARYSM [hou:镇楼][xyc:围观][xyc:顶][xyc:打卡][xyc:赞]
  后来还是被奶奶用土办法给医治好了,最终没有留下秃顶的毛病、、、
  • GEARYSM

    举报  2016-05-21 03:45:56  评论

    @凤鸣岐山男人 是的,那年头农村秃顶的人很多呢,后期还有医生专门到学校里进么筛查医治秃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6-01 10:18:14
  @GEARYSM 很好的帖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6-06-06 23:23:27
  @长风潇雨【部落精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