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 女人男人您他她我】活为其难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03 15:26:28 点击:152 回复:3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表姨夫原为无为中学校长,曾当选为议员。五十年代初,他身陷囹圄。出于求生的本能,“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别人都声叫声应的,慢慢熬过来了。只有他不同,这位才高八斗风流倜傥的知识分子,既“傲”又“拗”。结果是,在六一年,我上初一,刚开学的第一天,他就在公共体育场东边吃了一粒烂花生米。
  我真不懂他,不懂那个时代的男人和女人。他的妻,我的表姨,是个大字不识的小脚女人,个子不高,长得也随意,但婆母喜欢她。他与她遂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拖郎配”锁在新房,在母亲把门之下委委屈屈地完成了成人礼。我的表姨夫是个大孝子。他压抑自己不移情别恋。他们添了两男一女,这三个孩子都是被锁在房里做出来的。
  这一对夫妻二十年,这一生是怎么过过来的?
  大姨(我们这样称呼她)父亲做点小生意,家里姊妹伙子又多,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她父母费老鼻子劲攀上了这一门好亲。过门后大姨孝敬公婆,小心侍奉家人。
  “也没过什么好日子,蔬菜饭吃得饱罢了。”大姨明白我母亲,
  “可是,丈夫对我不好”。
  “后来又好些了。”
  她颇为不服地盯着我妈妈明亮的眼睛,好像在探究答案,
  “我怎么这样命苦?”
  “我的心很善良,待人又好,特么怜贫惜苦。”
  ——我们现在就住在她家房子内,尽管雨漏如注,但若她不发善心,我们只有睡马路了。——
  “为什么苍天这么对待我?”
  “我做了什么坏事了?”
  大姨细细地想过自己的一生,痛苦而忻悔地说:
  “我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了!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小妹妹……”
  “妈妈特别么会生,光生女孩。我是老大,脚下都好几个妹妹了。”
  “ 妈妈继续地生,两年添一个。”
  “生这么多小丫头甚来好啊?也养不活啊!”
  “当妈妈大汗淋漓地生下妹妹,失望地看了一眼后,狠心地说:‘把她丢马桶里呛死得……’我拎着小妹妹的两条小腿,打开盖子……”
  “……”
  这种事情何止是发生在她身上?!
  倪表姨的婆母前后生了二十一个。
  “没有都活下来……最后只活了三个男孩。好在都成了亲。”
  上苍有好生之德。上苍无害人之心。
  然而,不幸得很!那一天,家门口人一面看到老八和老九拎着亮子(小桶)去摸螺丝。一会就听人喊叫:
  “不好了!淹死人了!”
  却原来老八被水草缠住了,拼命地挣扎大口地喝水,弟弟去拉他,老八把老九捺在水里自己爬上来了……
  老九的妻快临产了,听到男人死了,倒在地下直是叉,把胎儿搞横得了,生不出来……
  1970年,我与妈妈、倪表姨经过无为中学,倪表姨说:“我家房子被无为中学干去了!老九家的还住在那旮旯,帮人装棉袄、纳鞋底,做针线活生活。”
  可怜的女人!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可又说:“死罪好受,活罪难熬”、“死为其易,活为其难”。这是大白话。直白地告诉你,当你完全绝望,无路可走之际,你考虑的已不是你自己的生死了,你的命已不属于自己了,你的命是用来承担责任和义务的了!
  这话好像是对大姨说的,对老九的妻说的,对蒋国英、金玉瑶、金发贤、夏凤英、小大子说的,对吴昌胜、张桂英说的,也是对我父亲说的,对我母说的。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同学帮帮(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同学帮帮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21-01-03 22:59:50
  @xh563211112013  

  我真不懂他,不懂那个时代的男人和女人。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21-01-03 23:00:18
  @xh563211112013
  他压抑自己不移情别恋。他们添了两男一女,这三个孩子都是被锁在房里做出来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21-01-07 11:15:50
  问好。天冷注意健康!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21-01-07 16:40:53  评论

    @同学帮帮 预报说零下8度,有人说零下6度,但我们楼下小塘内的水好似并没有结冰。菜市场里的菜,在凌厉的寒风中,冻得硬梆梆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17 15:20:03
  我的倪二姨
  王前英的外祖父金五爷,无为商会会长,开“鼎泰源”广货店,娶倪氏。生一子金云骨,四女(仅剩一头一尾)。侄儿金绍韩。  
  金云骨长女嫁倪铁生生女聪、鸣、子天。小女嫁王绍文,生寿、前英、诰、寄平。
  妈妈对我说:
  ”那时候二姐(倪某鸣)一家人随二姨父(倪铁生)住在上海。后来二姨父病了,举家返无。
  “二姨父得的是肺结核,也看(医生)了。在南京治了一段时间,稍微好一点回来。”
  倪铁生、王绍文两连襟家里日子过得都不好。妈妈说:
  ”家婆奶奶和嗣主(金云骨的第五子)跟我们过。
  “家婆奶奶(倪氏),拖着竹杆在西门街上喊冤:‘金云骨啊,……我的儿呐,……我们怎么活啊?……哭……”
  “后来怎么了?”
  我问。妈妈说,
  “后来金绍韩也补了钱。”
  “那一年,夏家请家婆吃饭。”
  妈妈又告诉我,
  “办一大桌子的菜盛情款待,开口为夏家儿子某生提亲……吃人家的嘴软。家婆奶奶答应人家了。”
  那一年倪二姨14岁。
  1970年在我们西城巷12号的家里,我亲耳听到倪二姨说:
  “……大大正在床铺上睡着,听家婆奶奶一说,‘唉!’一口气叹兹‘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一个身翻兹面对墙壁……病就重了……
  “病沉了,又去芜湖弋矶山医院看,(1919年)死在那儿……”
  “倪家的男子全部得肺结核死光了,女子一个也未死。”
  ——倪二姨又说。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17 22:21:56
  根据倪合天回复北京的信:父亲生前曾遗言,将保留的宋版庄子《南华经》于必要时送给于右任先生。于XX年母亲带弟弟倪鹤天去南京见于佑任先生(根据1912年1——4月为南京临时政府时期;1928年“宁汉合流”之事来推测,倪鹤天母子是于1912年于右任任交通部次长时,送书到宁于于佑任并托孤于他。杨注)。不久(1919年倪铁生金氏夫妻先后死亡。杨注),母亲又去世,遗下我姊弟三人。当时我14岁,大姐19岁,弟弟9岁。生活依靠外祖母、姨母(王前英的母亲)等等亲友抚养。以后弟弟倪鹤天长大,(1928年?还是1926年?杨注)在南京读书,得到于右任先生的关心和照顾,一切生活和读书费用全由于先生负担,关心和教育他成长。
  弟弟倪鹤天在南京读书期间患肺结核病,医治无效,逝世于安徽芜湖弋矶山医院,死时年仅22岁。
  大姐倪合聪在抗日战争期因贫病交加而去世(李某英即我大姐的女儿;我的姨侄女),现仅剩我一人。我现已72岁高龄,无子年迈孤苦。仅仅依女儿为生,境况贫困凄凉。——1980年元旦
  “二姐为鹤天把眼睛都哭瞎了。”
  妈妈对我说。又说,后来穷得实在无法可想:
  “大姐(合聪)带着鹤天去南京找了于右任,医治了一段时间,病轻爽多了。可是,鹤天小(妈妈说只有16岁 杨注),想家。后回来了。”
  话是这么说的,我却有自己的看法。妈妈夸赞鹤天说:“女同学们说’倪鹤天是标准的美男子’。”想像中的鹤天,有着蒲柳之姿,如《呼啸山庄》中的林淳,面色苍白,美艳无比。然而,有着开放型肺结核的鹤天,在寄宿学校,必定人人避而远之。就显得格外孤单忧郁。在这异乡的凄凉之夜,想着无为一草一木丝丝入扣,想着姐姐妹妹亲密无间,想着同学朋友心心念念,想着西门锥子旧景安祥,他终于决定:——就是死,也要死在温暖的春天。他回来了。
  “家里这样的难,不晓得要回来干么事?!南京的医疗、学习条件那么好,病已经好些了,坚持下去说不定能看好呢。”
  妈妈怨恨地说。
  不久,鹤天的病重了,妈妈去看他。在西门锥子下的倪家老屋里,鹤天倚靠着床,望着清纯活泼美丽的小表妹,说:“前英呐,你来看我了啊?”
  “这次是大姨妈(合聪)带着大姐(李某英,约五岁)带着鹤天到芜湖弋矶山去看病……
  “那一天半夜,嗣主(妈妈的表兄)在上茅师,突然,有人在背后推了他一下,吃了一吓,惊叫:‘不好!鹤天不好了’!第二天赶早搭船去芜湖,鹤天果然于头天半夜咽了气………
  “ ——这是鹤天的魂半夜里来把信给嗣主,要他去接他回来。
  “这次小火轮是把大姨、大姐与鹤天锁在小屋子里……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姨也死得了。大姐得了子宫结核,终生不曾生育”
  鹤天于1931年去世。妈妈那一年14岁,在师资养成所尚未毕业。听说倪鹤天死了,同学们哭啊,哭啊!哭得昏天黑地,女同学们呼天抢地如痴如魔没完没了……大家早起就等在东门大街口,在街口拉一横幅,上书:“鹤天,走好!”……
  鹤天去世快四十年了,倪二姨来到西城巷12号我们的家,她与妈妈又说到童年往事。倪二姨睁着一只明亮的好眼一只有白蒙的瞎眼笑着对妈妈说:
  “你可记得,(你家)杂屋里堆一屋的核桃,我们用小棍末子掏出砸了吃。”“哦。”
  妈妈敷衍了一声,显得心事重重。她一定是想到了当年做南货生意不顺的外公……她们又不由自主地说到鹤天……
  “前英呐,你来看我了啊?”
  那个初秋的上午,妈妈又绵软地悠悠地吐出这一句话。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18 23:32:29
  我又想起妈妈说,1931年初吧?外公外婆给大舅操办婚事,我听他大叫:
  “西门街上两个(指金某贤与蒋国英,后均早夭 杨注)狐狸精!”
  随后乌公隆冬跑得无影无踪。
  “进入七八月份,无为发大水(《宋子文大传》上记录这一年长江水灾!江淮大水!中国水灾!20世纪导致最多人死亡的自然灾害 杨注)大舅又回来了。外公外婆逮到大舅与金某贤(外婆的姨侄女 杨注)成婚。这一次去无处去,拗不娘老子屈服了,”
  “我把外公外婆打的金首饰递给他看,”
  “他一把抓到,切的一下子甩得老远。”
  妈妈又说到金玉瑶,她说,
  ““金玉瑶对我说‘王前英嘞,下这么大的雨,天要晴我就走得了呃。’”
  “我还劝了她半天。”
  “金玉瑶也送了礼。“
  “这一天,婚庆宴席,金玉瑶也来了。她著一袭红色旗袍,光彩照人,还表演了节目,唱了一首歌(春光好?):‘春光好,黄鹂儿唱,柳丝儿长……’”
  这歌,97岁的妈妈仍然在唱。我想,她还在为14岁时未能挽救她最好朋友的命而纠结,而哀伤。
  妈妈告诉我:
  “陈秀芳(登瀛街18号斜对门陈老二的二女儿)跟的那个人,就是陈逢则家的人。”
  “卢素兰跟那个跑得兹。还有何相识(不熟习 杨注)跟人跑得兹,在北门太平巷住。”
  那些位同学跟哪一位跑得的?转来如何革命的?我不得而知。只听得妈妈说:
  “卢素兰在北京大学任某某领导职务(系北大图书馆任某职 杨注)”。
  1959年,二舅一家从礼拜寺巷金家五进老屋(金绍韩孙女得一屋一厨,其余政府分给杂姓居住)搬到大猪集卢家的五进老屋内。金屋是为借住,卢屋是为租住。这儿原来是卢素兰的家,现住着本家及杂性八九家,守寡的卢家老姐住一间。这幢深邃的老屋有四个天井,厢房十间,堂前过道作了厨房。二舅居最末一个天井的东厢房,这居所古朴高雅,12平米的花格窗子,地面铺有结实地板。
  这位卢家老妪年轻守寡,中老年后没得一点进账,靠妹妹卢素兰每月按时寄钱来养活她。老人一路来节衣缩食粗茶淡饭,拐着一双小脚进进出出,大热天里晒一钵水洗澡,倒也安详恬淡欣欣然而怡然。可是,那一日,天塌下来了?……
  1970年仲夏的一天。下昼时分,妈妈从二舅家回来,当时我正站在西城巷12号门外,妈妈见到我,脸上装出一丝淡然地笑,说:
  “卢素兰姐姐接到妹妹寄来的二百元钱和一封信,信上说‘姐姐,我一次给你寄这么多钱,以后怕不能给你寄了。’”
  说这话时,我注意到妈妈上掠过一丝凄惨地笑,
  “这是遗书啊???”
  妈妈询问地盯着我,
  “听说卞仲云被打死了。”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18 23:35:35
  标:那些位同学各个跟哪一个跑得的?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19 22:11:38
  房子的故事
  宋宝元二年(1039)僧怀玉造砖塔1座,即“西寺塔(俗称西门锥子)”,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重葺,塔高44米、7层,气度雄伟,曾经名扬四海,辉煌一时。景福寺、西门锥子原址在今无为中学校内。倪(铁生)家老屋紧邻古刹。王绍文(我的外祖父)家租赁的四合院在街的斜对面,院外是钱家坡义冢所在地。按母亲说”我们家院里栽的香椿头吃不掉,就拿去放在二姨家门口卖”,倪家老屋大门应该是临街的。景福寺毁于解放前夕。1956年秋,无为中学由于办学规模的扩大,迁至西寺塔下,倪家老屋就此个得巴矣,从今往后倪二姨居无定所。这让我联想到母亲与12(4女8男)位同学于1932年创办县立绣溪小学,看中那一块地那一幢房作公干,遂势在必得。他侪盯上了燕家染坊那一大块地皮,拉大旗作虎皮了。政府出个面、拨一点钱,再商会牵头集资,如此这般搭起架子。搞基建要看守场地,夜里值班吓死得兹!妈妈对我说:
  “隔壁染坊里的人丢砖头,同学怕,我也就不怕了!晚上睡在里面,砖头在屋上噼噼叭叭砸得好响”。
  “那地皮房子就是燕家大伯家的。现在公私合营了,他夫妻二人仍然在里工作。这染坊原来就是他家的。”
  我私下想,燕家人对人很仁义肯帮助人,家里有两个疯子那么难还特么怜贫惜苦,尤其是照拂我们关心我们的妈妈!可是,不知当年恨我那当初还是小姑娘的妈妈不?
  ——燕家人都是些正人君子!从老到小个个有教养!
  倪二姨的老屋子——妙就妙在时下与往日别无二致。——可是,区别还是有的,倪二姨没那个胆量去砸砖头。
  1957年初秋的一个上午,我随二姨、母亲路过无为中学这块宝地,二姨愤愤地说:“原先我家就住在这儿,后来给无为中学干去了”。
  1966年秋,红卫兵走上街头破四旧”(旧思想、旧风俗、旧文化、旧习惯),抄家。拆掉塔尖。 1970年我与母亲经过西门锥子,见到小半截秃桩桩的宝塔默默地注视着我们,心中说不出的悲哀。是年,无城建自来水厂,拆塔身砌水塔。1973年无为中学为建一幢简易办公室而挖掉塔脚。今天在无为中学校园内有一西门锥模型竖立在原址。
  “西门锥子好难拆啊,是用糯米稀粘砌的。”
  弟弟回来告诉我,
  “无为人这样说。”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21-01-20 00:50:55
  @xh563211112013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21 22:59:03
  我的邻居杨妈妈
  1966年仲夏的一天上午,杨妈妈与她的小妹妹在登瀛街牌坊与我侪草屋空旷处,隔着二十余步,双双跳脚拍屁股斗骂。耳闻目睹这一出骇人听闻的嘶骂,我不禁在心里埋怨道: “杨妈妈你怎么也学小儿女一样,与小妹妹在家门口吵得血淋淋的?”
  杨大伯1959年去世后,杨妈妈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虽说二妹妹婿在乡镇教书,小妹婿为北门某派出所长,但各个自顾不暇,不能照拂她与侄儿。杨妈妈的次子爱宝在读初三(毕业后扫进十八岗半农半读),小儿祥宝读了小学鬼混唐朝,一家三口各个能吃能喝,却没有丝毫进账,真正的是干烤兹鱼。
  我揣测杨妈妈没靠背,只能够找有权有势的小妹婿某所长想方,给爱宝子谋个差事,打个工可以吧?——岂知这位妹婿所长大人针插不下水泼不进。所以就有了这个星期日上午,小妹妹来给姐姐回信。
  杨妈妈一听火上来了,
  “是你的亲姐姐嘞!一点情面都不讲?欺侮大姐死丈夫穷困潦倒?我不信他对他家人也这么铁面无私?我一句话撂这儿。”
  “大姐,我求了你妹婿,他说,‘一是我没那个能力。二是求你们不要害我’。——我家那位胆子小得很。”
  “只让你侪帮忙谋个临时工先干着,等以后有机会再转,……”
  杨妈妈逼了一句。
  ”你门都没有,”
  妹妹睹气的话冲口而出,姊妹俩立马恶语相加似沸油锅里注水一片炸,小妹夺门而走,大姐追在后面骂。小妹快步地跑,到得登瀛街牌坊处站住了。大姐追上到三分之二处站定,低下头往回走,到了三分之一处车转身,破口大骂:
  “……”
  ”撕你个小b盖墙头!”
  杨妈妈的手对空中用力划动,满面愤懑,回头又走。那边传来妹妹的回骂:
  “撕你个老b盖墙头!”
  小妹妹手舞足蹈,大姐姐顿足划手,两人你来我往反“撕你个老……”“撕你个小”足足骂了二三十分钟方双双才掩旗息鼓,各自走回家生闷气。
  我不知爱宝子祥宝子是不是躲在家里悄悄地伤心哭泣?
  ——说实话,当年用手中的大、小权力,为亲友谋私利的不知凡几,这位坚持原则的所长让人佩服!
  ——杨妈妈也棍气,以后再也未向他夫妻开过口。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22 23:34:01
  邻居说杨妈妈拔得能栽,我们才来,不以为然。但是,很快我们就领受到了。
  杨妈妈成份好,有优越感,天生好表现爱煊繁,啥子事都喜欢走在前面,管理区要培养积极分子、抓好典型,真是你爱扭秧歌我给你递上红缎带,二者一拍即合。
  当先进得来真格的,杨妈妈首先将犯了一点小偷错误年仅十五六岁的长子交由管理区,儿子立马得到劳动教养(8?)年的严惩,妈妈则作为大义灭亲的典型大放光彩;接着又向管理区告发投机倒把未遂的我的妈妈,致妈妈偷鸡不着蚀把米陷进债坑欲哭无泪;还有是恶语相加瘫痪不起的丈夫。她的刮毒确实让人厌恶与鄙视,邻居不与她搭腔。她与妹妹吵嘴,没有人去劝架,妈妈当时不在家,若在,是会去劝架的。
  妈妈是个宽厚善良、极富同情心、肯原谅人过失的人。杨妈妈后来与妈妈成为终生的好朋友就是个例证,连根本不尊重我妈妈有时甚至不把她当人待,也终究原谅了他们,终究原谅了所有对她不好,包括那些心术不正的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25 22:08:16
  走向末了
  双眼模糊神昏昏,奈何桥上喁喁行。观震潮岸杨柳树,三十一年哀哀情。
  杨妈妈在丈夫死后三十一年,完成了人生的任务,大限也到了。自打不起后,神思昏昏,屡屡同爱恋她、苦等她的丈夫的魂魄会面。
  1991年仲夏,我出差顺道回家,母亲对我说:“我们去看二舅,顺道去看杨妈妈,——杨妈妈生病了。”杨妈妈爱吃蜜枣,我们特意、也仅仅带了两斤水东蜜枣,出门绕道去她家。那时候,我们一分钱扮捌瓣仍捏在手心出汗、窘迫而寒酸。走在通往老屋的路上,耳边犹闻1961年的一天,杨妈妈在我们屋外对母亲和邻人说的话:“哪天吃餐饱饭,死得也闭眼睛了。”又说:“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到上海去玩一趟。”心里酸酸的、涩涩的、苦苦的。我已二十余年几乎不走老屋这条路了,这儿有我太多的伤怀、太多的痛、也有太多的温馨。眼前是那熟习又陌生的地方,那因1969年大水倒塌在原址上重建的房子,那旧邻都在、唯两家各一间半一历史反革命与一破落地主未得指令胆怯的不敢搬回易主为成份好的同学张某某之家的老屋故土,今天,将在此重现欢乐?!勾勒苦情?!
  来到杨妈妈家门外,一眼眇见伊躺在小屋中央小床上死人一般一动不动,猛然浮现出杨伯伯当年生病时的情景,她与他睡的位置和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杨伯伯是驼梁(与屋梁垂直)、杨妈妈是顺梁而已!近前凝视,她脸浮肿得厉害,呼吸细而弱。妈妈说:“杨妈妈,杨某来看你了。”伊努力睁开眼不成,“这是杨某带给你的蜜枣。”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表示答谢。妈妈将枣子放在杨妈妈脸旁边,我傻子一般站着……先是听说人浮肿从脚开始、继而延伸到腿、到肚、到胸已无救,到脸就不行了。难道永诀就在今朝?!“杨妈妈你吃过一餐饱饭吗?!”“你的眼睁耶?闭耶?为何睁也睁不开耶?”人说,“吃饱了”不是吃够了胀了而是美食后肠胃乃致身心愉悦的那种感觉、余深以为是。照此说法,杨妈妈你吃过一餐饱饭吗?!多年的关爱我何曾反哺一次于你?我欠着你的爱!只觉心里堵得难受,母女二人就这样默默地静静地站了十余分钟。看来你的眼是不可能睁开一丝缝,你的嘴是无法讲出一个字的了,也只好忍心地告辞出门。
  杨妈妈是妈妈的好朋友,打我们1959年底搬来做邻居就与我们家走得很近。1969年发大水房子倒塌我们分开了,仍然常来与母亲说话,关系挺铁。特别是父亲去世,天天来陪妈妈,一直陪了三个月,很仗义的一个人。
  想当年杨妈妈一家五口,夫妻二人与三个男孩。杨伯伯在药店当店员,正生病在家,我们刚搬进来立脚未稳,耳畔就响起“哎哟”、“哎哟”大声痛苦的呻吟声。一天复一天、一月复一月,这呻吟声不绝,也不知得的什么病?开头偶尔还见他佝偻着腰哼哼叽叽从暗黑的屋内战战兢兢的迈出来,高高大大、骨瘦棱恂的一个人,以后就见他躺在堂屋小床上虚弱不堪起不来了。那时候小儿挺着屎巴肚子,浮肿病干瘦病司空见惯,听到杨伯伯哎哟哎哟之声,我少年之心无可如何的缺乏同情……只听杨妈妈不耐烦地叫道:“嘶什么嘶,死又不死,害人!”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久病床榻无人怜!
  那日,杨妈妈在地里栽高粱(她在观震潮边有一块六分之一蓝球场大的瓦砾地),忽然听到七、八岁的三子跑去叫:“妈妈!大大要我拿剪刀给他。”杨妈妈赶紧嘴里咕咕叨叨小跑回家,跨进屋斥责:“你要剪刀干什么?你不要吓唬人好不好?!我成天在外面累、你还这么烦人!”一边找到剪刀藏匿起来。一日三,三日九。那一天我放学回来,看见杨妈妈拖着板车正从牌坊那儿住回家的路拐,板车上躺着骷髅一般的杨伯伯,象一个死人,但他还活着!原来杨妈妈把丈夫拖到医院去看了看又拖回来了。以后,杨伯伯就静悄悄的消失了。只是常听到杨妈妈在隔墙边哭边诉:“凉宽嘞,你就这么走了,我怎么办啊?家怎么办啊?”邻人说她的哭象唱歌一样。正所谓长歌当哭吧。她仍旧每天穿着补丁累补丁的短裤头、一件小棉布套头衫(药房的药用纱布,凭关系买的,不要布票)去菜地里劳作。秋收的季节,杨妈妈将高梁穗捆成一把把的晒干、磨成粉精心的做成(高粱面没粘性很难捏拢)一个个铜钱般大的粑粑,蒸好后盛上六个端着送来。妈妈、弟弟与我分而食之。当年那两个小粑粑是如何安慰我们饥饿的肠胃的?至今我的口角仍然留有余香。杨妈妈孤儿寡母的在那么困难的年代怜悯比她更困难的我们实属不易。以后又多次送食物给我们 。
  杨妈妈在邻居中的口碑不太好,可能因为误信宣传,大义灭亲所致。为改变境遇,杨妈妈又有过三次婚姻,都因双方家庭子女难处而失败。她也给人带小孩挣点钱,慢慢的把孩子们苦大了,都成家立业添孙子了。更令人兴奋的是1949年随国民党去台湾的空军弟弟回来探亲,给了她金戒指、金耳丝和一小笔钱!谁知福兮祸所依,她反而是一个人单独过。大儿子一家五口饭都吃不饱,只有二、三儿子们每月给的二十几元钱进帐,其时平均生活费约三、四十元。这不,带孩子的事也找不到了。本来健健康康的杨妈妈突然又被寞窟运缠上了!一天,一民工模样的人找上门,从怀里掏出一个泥乎乎的金元宝,一番鬼话,哄得她心驰神摇,掏出仅有的五百元,还搭上金戒指、金耳丝购下金元宝。回头拿到银行鉴定,说:“是铜元宝!”一声棒喝当头,惊得魂都不在身了。——“她哪有钱啊?”妈妈对我说——自此神思恍惚,每天只是在大街小巷到处去找那骗子。找了三个月,躺倒在床再也起不来了。她孤苦的心哀哀地向死鬼丈夫哭诉,只待那一刻在观震潮等待她的凉宽带着她升上天堂。
  杨妈妈你已死去二十二年了,今天我在这儿对你说:“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邻居。我长大后一定努力挣金钱,带你和母亲到上海去玩一趟;带你和母亲到母亲日夜思念的黄山去坐一回览车、吃一餐美味的徽菜”。

  对比如今,恍然如梦
  杨 邻居 写于2013年8月3日 2021年1月25修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26 21:53:14
  2013年岁未我回家去造访了爱宝子,谈到当年他父亲的病。爱宝子说:“我大大是搞中医的,解散后公私合营安排工作,县医院和中药店任由选择。我大大想如果去县医院上班很严,太不自由了,选定在药店上班。那一(57抑或58)年,我大大用面粉摊粑粑吃,单位上说他浪费粮食,把他搞去劳动抬石子,晚上睡在工棚里。那一晚劳动回来累了,天下雨屋漏,半边身子淋得透湿,他懒得起来,就这样得了半身不遂。跟着是三年困难时期,没吃没喝没钱看病,病势一日重似一日。我在上初二,学校下乡支农,我对大大说:‘大大呃,我到乡里劳动去,听讲能吃到六谷粑粑,过一程我回来带两个给你干干。’我大大说:‘好勒’谁知回来再也看不到他了。”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29 18:32:45
  马同学已死去五十多年了。人说是自杀。我耿耿于怀。
  那一天她喝下毒药是勿容置疑的,可判明她自杀的人凭的是什么?
  我中华民族从古至今有一句最重要也最朴实的话,那就是:“雷都不打吃饭人。”那些个年代叫“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马同学呃!饥肠辘辘的婴儿,刚喝上一口奶,你突然生拉硬拽出来,不容她享受第二口留给她的念想,不容对孩子唯一能做的最后的奉献,不去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踣地呼天,装作没听见血肉相连心肝宝贝嘶彻田野的哭声——你!你那一幅温柔相一颗悲悯心被糊涂油蒙了心了?是不是想想丈夫出轨婆母厌恶死了好让他们快活?可你未曾想枉自在人间做了一世孝顺的女儿温情脉脉的母亲?!你若是自杀,这一刻,残忍的程度任何母亲连动物也做不出来啊?!
  不知判你自杀者生过养过孩子否?他是否为人父为人子?她是否为人母为人女?他(她)在那种情况下想也一定会选择先死得再说!让孩子哭去!
  那个当年失去了母亲的女儿如果还在,已年过半百了。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21-01-29 23:02:55  评论

    他(她)在那种情况下想也一定会选择先死得再说!让孩子哭去!可能吗?绝对不可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1-30 12:09:38
  对门
  我们与吴家共一堂屋。吴大伯与大妈于63抑或是64年再婚。
  吴大伯坐劳改妻离子散,他经过十多年脱胎换骨地改造,迎来了1962年底的释放。管理区安排他与我侪对门。允许他买老鼠药苍蝇药为生。
  吴氏不愧是混社会的。他不光卖老鼠药苍蝇药,五香粉,暗地里还投机倒把捣腾紧俏商品、贩卖粮票布票?
  我放中午学,走百货大楼那儿过,见吴氏如卖狗皮膏药的“噼啪”着菜刀,高喉大嗓吆喝:
  “百刀!百刀!芜湖的大百刀,锋利的雪亮的,切小菜斩猪草,又快又旋扫。”“毛线!毛线!上海产的上好羊线,有票难买到的高级货。结婚讨媳妇扫来买,过了这村就没得这个店!”
  ……………
  不知他如何从芜湖捣腾来这些百货大楼凭票也难买到的毛线、百刀?捎带那些
  商店也没得卖的玻璃丝、手帕等等小玩艺儿?
  不久积攒了几个钱,就在农村侵了个老婆。娶的这位中年妇人姓范,三代老贫农,丈夫死于1960年。
  “那死鬼男人在那年夏天阑尾炎开刀,才一个星期,(为了绡糊喝)去抬石头,挣断了线屁雅得兹…”
  范某华(吴家大妈)明白邻居说,
  “大宝子(范的儿子)大大好漂亮,一口雪白的牙齿……”
  吴家大妈这样评价前夫,可见她还是十分怀念当年他们一家人在一起时的幸福时光,也爱恋着那个男人。可人总得活着,为了一双儿女,为了自己。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吴家大妈这样说,她就是冲这个而来的。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06 18:58:06
  吴大伯慎重其事像模像样地给他的八奶奶置了灯心绒平绒夹袄夹裤、棉毛衫上衣下裤、单线卡棉袄加卫生裤、平绒直贡呢新布鞋和尼龙袜等等,一无十全从内到外三面新。登瀛街人不会忘记,在那物资奇缺的年代,盖因票证限制和票子少,一般人家接媳妇也难装扮得如此地抢眼。这些都让邻居们目瞪口呆,馋得妇人们眼珠子要掉下来!
  那时二婚也简单,悄悄摸摸来住下就算是一家人了。
  大伯的儿子这时正盲流在大中小城市,无边无沿随波逐流。大妈的儿女在石涧乡下,小女儿仅十二三 岁,跟着哥哥旱地水田苦做苦累挣工分。
  吴氏夫妻有一个独子,临近解放,长了后眼的妻丢下他父子俩去了湾湾,吴劳改时,孩子约六岁,是父母双全的孤儿,政府即将他安置在孤儿院了?他得过血丝虫病,眼睛也害过留老大的疤痕。长大后在街上打油浪子。赶上1962年下放,因一条老粗腿,田也做不来,就到外面做了盲流。
  大妈的一儿一女,常来城里看看母亲,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
  吴大伯成天早出晚归风吹日晒的蹲在大街一角卖老鼠药、苍蝇药、五香粉,赚取几个辛苦钱。每天大妈买二两肉,烧好饭之后放锅洞里煨着。我想,那香味十里八里都闻得到,好诱人啊!
  不久,大妈的姐姐从杭州来无为为继子定亲,顺道来看妹妹。这姊妹二人一碰面,吓了我侪一大跳:一个娘胎孕造出来的女坯子竟然如此地天差地别?姐姐人高马大,挪步腾腾;妹妹娇小羸弱,落地无声。姐姐曲眉丰颊红头花色,妹妹赖赖怪怪低眉顺眼。那一尊如穹窿降下天煞神,趾高气扬居高临下不怒自威;这一位敦厚善良淳淳抹抹,“宿命积福应,闻经若玉亲”。姨姐立定堂前,那气场震慑了芒刺在背较之矮半个头的妹婿,也镇住打对门的我侪四口寒苦的黎民。贵人姨姐一瞥破落地主,张眉努目不屑地问妹妹:“你怎么跟这么个人呀?!再嫁也要嫁个成分好的。”那仰视官姐的吴家大妈勉强挤出笑容想化解尴尬气氛围,而吴大伯靠灶边站着观眉说眼进退失踞,愈发显得他猥琐不堪迟眉钝眼,哈着腰,张眉张睛。
  ——为了接待姨姐,吴大伯特为丢了生意不做——当然,也怕被姨姐觑见看乔了——好吃好喝招待姨姐一家三口,小心翼翼赔着笑脸。富态十足的姨姐带理不睬的,搜刮了几天而去。
  原来这女人调皮,当年新四军从村子上过,她就跟着跑得了,混得人模人样的,在杭州市某某单位任负责人。可能结婚迟,没生养,抱了一个美若龙阳的儿子养育成人。
  这一年大年初一,我们一家睡到日上三竿还没打算起来。起来做什么?!没得吃、没得喝、没得玩,没地方去,睡在床上还能节省体力。堂屋里,传来吴大伯、大妈吃东西的细细索索的声音。又过了好一会,大伯来到我们房门口(隔墙是用高梁秸糊泥的,没有门)望着里面叫道:“起来不得啊?!起来吃早点。”我们赶快起来,妈妈接过大伯送来的一小碟点心:一小截方片糕、几块芝麻糖。一家六口一人吃了一口,没尝出什么味道就滑进了胃里。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07 09:36:56
  其时成份高者枵腹从公,卖血买米者历历可数。今天我写到这儿忍不住一想再想,不知为什么四类分子皆为生存生活焦头烂额,吴氏却过了明路卖苍蝇药老鼠药私下里干不允许的勾当?后来居上七捣八戳一枝独秀直奔小康?又伤心泪目地问:同一个曾虎为什么截然不同地对待同类人?为什么铁定了杨灿辉扫阎王街承担最苦最累最重的活?而不顾他一家六口无一无十?为什么毫无理由地将1962年3月释放的杨灿辉一家撵回“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大雨”的北边屋安排1962年底才释放的吴某某住不漏雨的南边屋?何况这三间草屋本来就是我表姨的为我所居天经地义!官们如此无理绝情到底为的为哪一桩?想是吴氏弯腰打躬用钱贿赂一下子砸倒了尔等?除此之外别无缘由你们是贪官!!!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07 10:43:09
  桃花
  才向枝头竟繁红,折插瓶中显愁容。世事枯荣皆有定,何必无语东风?!
  桃李吐蕊,杨柳含烟,艳阳三月,散步校园,信手攀折,归插瓶中。见枯书此。
  1937年 王前英
  《桃花》写于庐州师范,时年22岁。抗战流亡秀山,殊料此数语无形中成为谶语,为我一生之写照。悲哉惨也!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21-02-10 22:53:39  评论

    谢谢你,你的鼓励让我感动。我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精力不集中,让你失望了。有你的期待,有涯友一路来的支持,有耿耿于怀“我们这一代”“不看不说不写”的鞭笞,谁则声?谁跳坑?欲罢也不能,就只有“努力加餐”了。真心地惦记着你,好长时间未去看你的帖子。对不起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21-02-10 23:39:32  评论

    @xh563211112013 天涯老出毛病,我的电脑也有问题,只好把到这儿贴了再说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3 23:33:49
  大宝子的父亲直了脚后,大妈抓得住的只有弟弟,多次的碰壁,止不住地淌眼睛,这位叔叔也别无良策,茫然四顾百爪挠心,四只眼珠子不约而同地落在“范家有女初长成”,弟弟的女儿大妈的亲侄女身上。姑娘才满十八,长得条子周正壮颀结实星眼柳眉,是农村种田的一把好手。美如鲜花的表妹与獐眉鼠目表兄搁在一起反差巨大,可世上只有私心龌龊,哪有慈悲怜悯?姐弟俩不顾弟媳堂客的吵闹?岂管以泪洗面的女孩?更不想将来遭报应?心一横铁了心将一朵鲜花插上牛屎堆!
  几个月的冷战煎熬,父亲疲惫不堪身心憔悴、女儿黄皮寡瘦病态恹恹。这一日,父亲和好毒药双手端着走进闺女房间,突然向女儿一跪:“姑娘,我求你了,你救救姑妈这一门吧!你要不答应,我就跪死再你面前!就当你对老子娘尽孝心,就当你还我十八年的养育之恩,你要不救姑妈,你要不嫁给你表兄,他家穷、人又长得猥锁,他讨不到老婆的。这一门就绝了。”望着泪如雨下的女儿,父亲进一步逼道:“今天你要不答应,我就喝下这碗药,死在你面前。”女孩儿五内俱焚,泪下如雨,已然说不出话来,僵持了好长时间,点点头算是允诺。 父亲出了口长气,从地下爬起来。
  事不宜迟,这大妈母子二人欢天喜地,将草房墙壁用石灰水刷刷出了新,就将新媳妇接回了家。
  新媳妇来是来了,可她比死人只多口气,整天愁着眉茶饭不思,走路都直打晃荡,拖了个把月,连床都起不来了。
  婆婆丈夫急了促,请了风水先生,这位装丑作怪的先生开言说:门向不好,冲撞了黑煞神,得改。
  大妈回到城里求援,大伯给了些钱。大妈急匆匆赶回去,请人封得兹门,重新打了大门。
  新娘子看在眼里,一口怨气叹上天:
  “哎--!这一生就这么撂得兹……”
  自此后无那,听天由命了,也发现自己怀孕了,挣扎着起来喝一点稀粥,强打精神漫渡人生苦海了。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4 16:19:11
  大妈接了个称心如意的媳妇,乐得嘴都合不拢。女儿还小,只有十五六岁。这女孩大家都叫她小姑娘,长得眉睫上扬,双眸溜黑,身板稍嫌单薄,却如风摆芙蕖。上门说亲的踏破了门坎。这尚未成人的小姑娘却被队长家相中了!这位队长大人虽是矮不溜秋却孔武有力,家里供养着雪白干净玲珑剔透的堂客,儿子呢,长相虽跟父亲一模二样,人却挺老实。其时,同最有权势最殷实的人家结亲,一家人都能得到照应,是一般人作梦都想着的好事,大妈轻易就得到了!你看,乐得她棍末唇包不住包牙齿,满心喜欢眉眼都是笑。小姑娘却睁着溜圆传神的眼珠盯着那男子短短粗粗的四肢,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但母亲是为自已好,只得勉强同意 。
  大约一九六六年春的一天,大妈的亲家母来了,是商量儿子的婚事。大妈在堂屋地上铺上茅草,租来被子,安排亲家母在堂屋中间睡地铺,大伯大妈则挤在旁边的大竹床上。
  第二天就听妈妈慨然叹道:“瞎扯了!半夜吴大伯起来,在亲家母大腿上捏了一把。亲家母一下嘶了起来‘你干么事啊!’”
  傍晚大伯收工回来,嘻皮笑脸神眉鬼眼地对老伴说:“亲家母好漂亮,长得水灵灵的,象一棵小白菜。不象你,象个活猴子”。大妈眨着眼看着他,勉强来了一句:“老不正经。”
  大约1967年,瘦精的小姑娘17岁吧?好象个大孩子,就嫁到婆家去了。我从此以后再也未曾见到过她!这水一样清纯的女孩儿结束了简单自由的生活,好似被驱赶着的猪羊牛马,亦步亦趋地踏上了坎坷之路、荆棘之路、无归之路。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21-02-14 16:35:07  评论

    @xh563211112013 大妈泛着眼睛看着他还算俊美的脸,勉强来了一句:“老不正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4 19:17:14
  也是2005年这一年,母亲告诉我:
  “吴家大伯死了,街道上照顾让吴大妈扫一条小街道,给两个吊命钱。”
  “吴大妈的媳妇、女儿一起进城来跟她在一起过,在街上捡垃圾。家里堆一屋的垃圾。”
  好生奇怪!!我心下疑疑惑惑:不在家一家人团圆好好过日子,跑城里干这丢人现眼的事??难道是: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小姑娘与嫂子来到性格温和的大妈身边,尽管是捡垃圾、尽管是喝稀饭,可她的心是自由的,身是自由的,生活是平静的。然而这短暂的弃家却招致了一埸暴风骤雨的降临。
  2013年12月27日我回家乡,得知小姑娘几年前吊死了!随后不多久,吴大妈抑郁成病,不久弃世。
  “小姑娘婆婆太精杠(厉害)”。
  邻居如是说。又说,我们曾对大宝子说:
  “你妹妹吊死了,你怎么不去找她家算账?”
  “我不到他家去,我要到他家去要把他家里的东西一扫平洋。”
  大宝子说。邻居私下说:
  “是你妹妹嘛,怎么一句话都不为她说?!”
  懦弱的哥哥啊!蚁蝼尚且偷生,你平时如能为她说话、为她撑腰,她何至于走上这绝路?!
  “将(现在)家门口人要把她讲(指责)死了”
  邻居点评小姑娘婆婆道。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6 04:45:59
  凌晨醒了,事出有因。辗转反侧,干脆起来。打开电脑,喜讯出来。升级纵横,好不开心。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6 06:59:01
  七古 思乡
  我家四川威远住,文翁相如曾居处。崇山峻岭雪初消,百折千回奔吴楚。江水东流万里长,如今回澜东海旁。四十余年未还乡,思乡能不泪沾裳?
  丁丑年腊月十六日
  魂牵梦绕
  魂牵梦绕美山川,故园四十四年前。当时总角留童趣,而今白发两鬓斑。历史浩翰日月转,人世变化天地翻。豪情面向新世纪,社会主义道路宽。
  作者:杨宇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