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女人男人您他她我 】捉放“曹”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8 09:36:52 点击:36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女人男人您他她我 】捉放“曹”


  作者:xh563211112013

  是1966年吧?
  长胜带了一个江苏女孩回来,大伯为他们操办了婚事。
  小夫妻睡房间,老夫妻睡堂前。四人共用一个锅灶,小的先烧锅,老的后捣灶。
  我们这儿的邻里关系良好,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皆和和睦睦客客气气,如果没有突乎其然的碰撞,永远都会相安无事。

  也是贵英勺道,没过多久,就同社会上很多无业男女混熟了。
  她热心地为隔壁贫民张家大妈长子,才招工合肥工作的,身份“显贵”的某华介绍对像。姑娘姓花,也美若鲜花,出身于贫民家庭,应当是门当户对。而某华一见这姑娘,魂儿都被她勾去了!四目相对,立马立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誓言。可因为是贵英作伐“过手便酸”了!性子直爽心直口快斜着眼睛看贵英的张家大妈,大吵大闹横眉怒目,骂得贵英躲在屋里不敢露面。如此这般,硬是把这一桩美满婚姻搅黄了。

  长胜倒是很随和很开通,没有为邻里纠纷的小事责备贵英,二人照常在社会上混。
  隆冬的一天,一农村青年跟着他俩回来,大伯只瞅了一眼,立马沉下脸直眉瞪眼地骂儿子媳妇:
  “你们作死啊?跟什么人绞在一起?把什么人都往家里带?不想过安生日子了啊?!”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8 13:49:52
  眼巴巴地盯着银屏,也是敝帚自珍 ,盼望“捉放”现身,午后它飘然而至,吾人心花怒放,说,加油!加盐!不加味精!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8 14:52:14
  那瘦子青年在屋里呆站了几十秒钟,落了悄悄摸摸无声无息地走了。
  第二日清晨,我们还睡得梦里梦佯的,就听吴家大伯一片声喊叫:
  “哎呀!不好了!失贼了!胜宝子,我跟你妈的衣裳裤子都没了!赶紧起来!”
  遂作速披上儿子媳妇的被子,大呼小叫絮絮叨叨地去敲开陈家老屋的大门,来到第二厅堂西厢房门口,卑慊又急促,低头又哈腰,向夏主作了汇报。旋即跑回来,一边穿儿子均给他的衣服,一边说:
  “天蒙蒙亮,我一睁眼,发觉门是虚掩的,感觉身上盖的异乎寻常轻飘飘的,用手一摸,被子上的衣服全没有了!”
  “胜宝子,今天红庙有集,我们赶紧去捉。”
  父子俩猫急狗慌赶往红庙去了……夏主任来看望,大妈没衣裳穿仍躺卧在被子里,见到主任,呜呜地哭。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21-02-19 08:49:50  评论

    夏主任(组长)住的房子窗格雕花,铺着厚实的地板,门牙很高。这五进的老屋过去是上人住的。往前是天井,有一口又高又大又漂亮的吃水井,此为第一厅。井周边住着倪(某敏)、王等家。陈家三兄弟住隔壁低矮的下人房,院内一口简单的小井,是为用水井,旁边有砖砌的矩形茅师,边门长年敞开,供穷人取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21-02-18 15:32:21
  @xh563211112013 大妈没衣裳穿仍躺卧在被子里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21-02-18 15:32:39
  @xh563211112013 盼望“捉放”现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8 22:29:37
  下午三时许,父子俩押着那三只手的桠筋囊子回来了,大伯走在后面,小偷抱着赃物居中,长胜在前面开道。三人来到张果老巷登瀛街,父子俩立马大呼小叫渲繁起来,撩拨得街道上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莫明兴奋,前呼后拥簇拥着涌过来。大伯大哥边骂边笑,那得意劲似得胜还朝的将军,比喝了茅台的酒鬼要还开心。他们停在草屋北面山头墙边的白杨树傍,找来绳索,麻利的将小偷结结实实地捆在这棵小面盘粗的树杆上。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9 10:56:36
  常言道,捉贼容易放贼难,心里话:我倒要瞧瞧你侪如何渡过此一关一劫?
  大伯得理不绕人,一边用绳索抽打着小偷,一边吐沫飞溅的教训道:
  “瞎了你的狗眼!你敢惹我!你晓得我是谁?我是贼头头嘛!打你是为你好!叫你长点记性!不教训教训你你还不晓得马王爷三只眼……”
  听妈妈说,吴家大伯家原先也是有的,后来败光了,就去做贼,还卖过壮丁。他偷的手段高明,不管如何厚实还顶着扛,他只要身子靠门上,屁股一错就开了。
  因他的技艺达到炉火纯青无人企及,众人公推为老大,不再卖命。
  有钱人家失窃,请他来一观墙壁上打的洞,这案就告破了。
  但见那小偷十分紧张,一双眼睛到处乱杀(视),任由打骂、一言不发。——妈妈傍晚从二舅家回来路过瞥了一眼,对我说:你看那小偷的眼睛和常人不同,好机灵,象锥子一样地戳人。
  围观的大人孩子又笑又闹看把戏一般;邻居们则远远的瞅了一下各干各事;贵英无趣无味躲在家没出来;只有我如无为人所说“精神看一眼,呆子看到晚”是呆子。
  折腾了半天,大伯也累了,说:“胜宝子,你来打。”长胜顺从地接过绳子,轻一下重一下抽打那朋友,一边说:“你也不象话,太不象话了。你不是个东西。你是自作自受,怪不得我们。”  
  落了,大妈来换长胜回家吃饭,从继儿手中接了绳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也将小偷骂了三五句。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9 12:12:58
  长胜虽说在社会上混迹多年,却很老实厚道本分,很注重亲情、很孝顺很尊重父亲,对未能尽到责任、给他带来无尽苦难、名义上的父亲全没有一毫不满一丝怨恨。贵英也很纯朴,也安贫乐道。二人在两位老人面前纯纯抹抹。这一家被人视为下三烂的人成天在一起生活,却和和气气未红过一次脸,那年代,这无知无识的卑微的人守住了人之仁爱孝道的底线!!!
  我今天从心底里欣佩他们,赞美他们:你们虽是不受人尊重的人,但你们是真正的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19 19:08:34
  大伯父子轮流吃过饭,将小偷折磨到天漆黑,这埸闹剧才谢幕。
  原来大伯料到是头天骂人,将针打在儿子媳妇身上血出贼身上,祸从口出结怨了,所以和儿子一大早赶到那小伙子家。四目一睃,那小偷家图四壁,贼也一夜未归,其妻孥刚刚起床,小毛头瘦得三根筋挑着一颗头。那妇人见问,当言未及得言,不知泪下一何翩翩:“家里穷得有上顿没下顿,连队里分的一点口粮也被他偷去卖得了……”
  二人也顾不得多说,心急火燎赶到红庙,正看见那小伙子在兜售衣物。
  “小偷别跑,一把逮到。”
  人脏俱获。小伙子叩头如捣蒜,交待道:
  “头天被大伯您骂急了,所以要报复你一下……”
  大伯父子俩推推搡搡赶性口一样吆喝小偷向城而来,胆战心惊的小伙子苦苦哀告:
  “请大伯大哥高抬贵手,放我一码…… ”
  ”我会记住你们的恩典,把你们当再生父母……”
  “我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孩,我坐牢,他就可怜了,儿子不能没有我……”
  这话大概抵到大伯大哥的软肋?!触动了吴某保父子柔软的心?!
  后来吴某保父子发动组织“公审小偷会”近四个小时,政府和街道上没有任何领导来眦一下,这是不是说明吴氏处理问题细致缜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是事先作了汇报过了明路?得到各级领导的默许与支持?今天细细想来,这吴某保确实是个人物,我侪老实人搁他肚里摇一摇,不可同日而语。
  傍晚,大伯父子轮流吃过饭,将小偷折磨到天漆黑,这埸闹剧才谢幕。打是打了,因穿得厚,不会受伤,主要是打气。
  带回那小伙子,点上黄豆般大火苗的煤油灯,大伯坐在方凳上、小偷坐在小板凳上。大伯象好人似,谍谍不休谆谆教导告诫那小伙,讲了许多行话、黑话,什么“兔子不打窝边草啊”、“吊箱”啊之类的,那小偷又累又饿又冷,牙齿捉对儿打战,始终一言不发地蜷缩在小凳上,大伯絮絮叨叨地话语将我们送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不见了那小伙子,大伯也未报案。从此后再未见小偷来过。
  这就是发生在无为登瀛街18号的“捉放‘曹’”。
  各行都有各行的难处,小偷何尚不是?
  有话说,”你只看到小偷吃肉,没看到他挨打”。
  妈妈曾告诉我,无为(?)曾经发生过一个凄惨的故事。说是那一户人家,晓得晚上贼要来光顾,静待他的到来。半夜三更,果然听得凿墙之声,一大锅滚开的水已是备好。忽见墙下有人头大小的洞现出微亮,据说人只要头进得去身子就进得去。一会儿,一颗黑乎乎地人头伸进来,可颈子立刻被小板凳卡住了,就听一片声喊叫:
  “快拎开水来,烫熟他个猪头,……”
  接着听一声声瘆人地惨叫……
  外面接应的贼号陶大哭:
  “你们放了他吧!我给你们跪下了。”
  ”你们做做好事吧。”
  ”我们以后再不敢了。”
  ”你们给他一个全尸吧……”
  …………
  里面的人这才歇了手,让外面的贼把他的同伙拖出去……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2-22 07:42:16
  @xh563211112013 今天要去烧锅捣灶去了,不可能有长时间守候着部落等待会员们来相聚了,心里涌上一丝酸酸地滋味。
  振作起来,努力加餐方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