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随笔人文社会历史】什么是农耕社会的终结者?

楼主:myf9363 时间:2018-08-04 11:02:00 点击: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什么是农耕社会的终结者?


  经年不适言语重,化骨焚书恨难平。
  农耕时代的悲哀是延续世俗偏见,狭隘的族群主义或者说传统文化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有农耕时代的烙印,那是因为五胡乱华,蒙古满清的铁蹄弯刀在冷兵器时代用野蛮战胜了比他先进的文明,以至于人们放弃理智转而拥抱原始的丛林法则,这在世界各国的冷兵器时代都是有据可查的,哪个民族也不例外,蒙古人不就打到了多瑙河吗?战斗民族俄罗斯拜倒在蒙古大帝的脚下时间比我们要长吧?至于孔孟之学在他们那个年代也许是不落后的,不过是后来的王朝统治者为了寻找愚民的噱头,改头换面去其精华,取其糟粕变作为一种宣教而已,其实统治者真正信奉的是法家的帝王术。的确定孔孟于一尊,不许质疑,否则就是离经叛道,就是欺师灭祖,这些糟粕不过是明面上的烟花而已,深层次是世俗观念依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为什么到如今还存在养儿传宗接代的误区?那是因为过去生产力不发达的时候,智慧没有化作生产力,被帝王引导到花天酒地的生活庸俗化的娱乐致死上,所以诗词歌赋等文化符号记载的是两个极端,不是靡靡之音就是一种近乎无奈的愤怒。每个人都在这种环境里丢失了起码人性的良知与操守,不是过于道德崇高论就是过于现实的功利短视之语,看如今的社会是一样的,许多人根本不想知道是朝代养活了百姓还是百姓养活了帝王,聪明的体现就是投机取巧,智慧变成了世俗社会哪些纪晓岚的嬉笑怒骂。一代又一代乐此不彼,骂完了就痛快了 ,一切继续照旧,不过是为了博眼球上位而已。因此没有人关心除了王朝周期律,还有一种叫做民主的体制可以毁天灭地,彻底颠覆世俗的偏见。而有幸认识到这一切的五四诸子又过于急功近利,结果打碎了原来的旧文化,结果迎来的不是德先生塞先生,而是极端原教旨的沙俄坑爹主义。其实现代科学已经证明了儿女血统的继承百分之七八十来自女性,只有百分之十左右来自父性,农耕时代因为男性的狩猎,耕种,打仗等综合能力远超女性,所以才会有一种世俗偏见想当然的偏爱男丁,这是一种自私的功利思想,的确以家庭为单位的农耕时代,没有儿子会被外人欺负,有了就可以欺负别人,这不是赤裸裸的工具论是什么?所谓道德节操论不过是上层糊弄底层的鬼画符。国人思维模式一直在功利短视的偏见里傲游,不能不说是这个民族的悲哀。即便偶尔出几个智者也是不能改变的!
  其实越是浅薄的人越喜欢假设一个命题的起点,然后借此发泄个人的狭隘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病,国人为何无视他人的痛苦,是因为总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投机取巧躲避或是期待好运的眷顾远离灾难。虽然现实一再打脸,但是多数人仍然乐此不彼,所以素质论或最近流行的转移论从来都是用作粉饰和推卸的借口。当有成效的思考成为勾心斗角的小算计时,社会就会变作一个大染缸,底层如今呈现的问题都是上行下效的反衬而已。
  过去王朝末期宿命论特征就是喜欢揣摩和臆测是一种病,近期热点乱象频发,似乎有些令人应接不暇,如果说没脑子的不会思考是一种没文化的表现,那就不好解释哪些以文字为职业的大咖们文章了?任何事情会思考的人首先透过现象看本质,会问一句发生这样的事是为什么?而不是传播它谁想干什么?这种幼稚病的由来已久,他曾经盛行于多年前表忠心的年代,因为只有排除异己才能彰显自己最进步是最彻底的。狂热导致愚昧,自私致使疯狂,知识变作流氓的工具。社会自然颠倒,价值观因此而混乱,这就是商人与权力合谋赚黑心钱,小商小贩跟随进入互害模式!在权力无所不能的年代,有权有势就贪污腐败,上层炫奢侈品,底层就炫吃喝,有名气吃名气,会写文章的就去搜热点博眼球,就是不去思考造成这些现象背后深层的原因,每种人都乐此不彼,陶醉在自己的臆测里!
  文明对应的是野蛮,文化对应的是价值,各族文化都有野蛮成分,文明则没有。德国学者伊里亚斯的见解,他在《文明的进程》这本书中提出,可以把“文化”和“文明”做一个界定和区分,即“文化”是使民族之间表现出差异性的东西,它时时表现着一个民族的自我和特色,因此,它没有高低之分。而“文明”是使各个民族差异性逐渐减少的那些东西,表现着人类的普遍的行为和成就。换句话说,就是“文化”使各个民族不一样,“文明”使各个民族越来越接近。
  接下来伊里亚斯又指出,“文化”是一种不必特意传授,由于耳濡目染就会获得的性格特征和精神气质,而“文明”则常常是一种需要学习才能获得的东西,因而它总是和“有教养”、“有知识”、“有规则”等词语相连。虽然“文化”是让你随心所欲表现自己特色的,但“文明”是给你一些限制和规则的。如果这样理解“文明”和“文化”,我们就不必对全球化和现代秩序恐惧,也不必担心我们的文化会被侵蚀掉,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在普遍的文明和规则中,守护好独特的文化和传统。
  再接下去,我还必须说明,各个民族的“文化”往往是固守的,它表现出一种对异质“文明”的抗拒。毫无疑问,文明始终是在不断侵蚀文化,我们承认这一点,因为“文明”常常是在前进的,时时表现着殖民和扩张的倾向。也就是说,“文化”与传统有关,它是特殊的,而“文明”与未来有关,它是普遍的。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到处说找到了探知世界终极真理的密码,许多人一定会说这是个神棍,但是如果这个人就是自己哪?所以不要以为看到的就一定真实,能悟到的就一定不会错,观点差异文字不过是按照不同思路换一种角度而已,一般人一看有一点瑕疵就会跳将起来,这是不够客观的表现,这是把观点和个人的面子混为一谈了!微信圈许多争论其实没有大方向的认知错误,不过是局部不同观点而已,也许都还是处在看山不见山的阶段,说这么多话不为证明我就高明多少,而是建议诸君可以尽量多换一种角度看问题。狭隘之所以产生,就是过度自信的缘由。
  当一个时代的男人自愿接受肉体的阉割而苟活成为一种风气时,精神早就不存在了,极端功利短视造成一代人的集体无意识,后果就是智商归零,所以假和尚朱元璋,嗜血成性的张献忠可以成就一代枭雄,半瓶子醋的洪秀全可以谎称上帝的儿子而愚弄大半个民族的人,最后的结果无疑是血流成河的再造与重生,这也就是一旦一代人被娱乐致死,变革的希望只能就寄托于再过二三十年得下一代了。
  看了有些文化论、素质论、等学者高论,学时浅薄的我实在不能苟同,说西方哲学否定了谁谁就没有了根基,这是国人一贯作风的延续,国内与国外在哲学这条道路上走了不同的方向,国人从老子算起的思想都是以思考自身的问题为突破口,然后寻找打开世界的密码。而西哲则是通过否定自己寻找外部环境的规律来重新定义自己。古希腊三杰都是徒弟与师傅辩的昏天黑地,正如柏拉图不认同自己的老师苏格拉底那样,他的学生亚力士多德同样也是不认同他的思想的,不过这并没有因为否定就打掉了一尊神而造一个新神而定于一尊。相反哲学能不断发展靠的是后人不断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发现新大陆。无论是最早的神学院背景的哲学家还是到后来延伸到自然法的哲学家,以神为例,他们并没有证明其存在也没有打倒在地,就像当初多神教发展到单一神宗教一样,哲学家通过不断的批判与反批判,把人格神的真实与否渐渐推向不能证明的远方。从而树立理性的价值观,即便是后现代主义深刻批判了所谓理性主义的观点,但也没有完全否认他的合理性,西方哲学史就是一部人类通过现实不断否认与重构的历史。
  相反尊崇道教也好,尊奉儒家也罢,都是后人拿前人扯虎皮做大衣,强烈反对离经叛道,欺师灭祖,这反而限制了后人的发挥,致使千年以来都行秦政治,噩梦一直挥之不去。即便宗教新约可以替代旧约,基督可以代替天主,而马丁路德即便创立了一个新时代,也不过是基督教内的一个流派而已,其他加尔文宗等大大小小多少流派可以并存啊。相反最严重的思想禁锢就是大一统的所谓思想价值观,必须找出一个大家共尊的主,否则就不肯罢休。血腥厮杀染红了眼睛,泯灭了人性。个人认为孔子为何述而不著,不是他没有时间或是能力写就,而是不愿意写罢了,他能编纂六经,后世弟子能根据个人记忆整理论语都证明了孔子是个可爱的前辈,我的理解是他深知自己的不足,因此不愿以自己的言论惑乱后世的百草争鸣,当然反对者也可以找出许多孔子自负的话来反驳我,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孔子并未为自己写作,虽然他向往的三代未必我也认同,不过不要忘记了他的年代背景,要那时候的人变作完人是不现实的,也是影响了国人千年来的思想误区,好人坏人都不是绝对的,其实好人也有瑕疵,坏人也有见识或许做过一点好事。所以国人最大的悲哀就在于喜欢以自己的狭隘去度量道德的尺度,造神就造的完美无缺,不许质疑不许反对。而不是以理智的态度学会宽容,从容的面对问题的大小轻重缓急。其实剖析自我的理解很浅显,一般争论都是主观的感觉和面子的维护,深入一点也许能达到价值观的自我否定后进行参照物体系的重构,但是很少能做到对自我的剖析后去挖掘深层次的自我价值体现并深入人性的探索。如果学哲学、历史或人文学科等知识反而学不会反思,当然看到的只有对错,没有进步了。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物质上农耕时代早已结束,但是精神上并未与时俱进,当我们用着苹果8,脑子里却思考着千年以前同样的问题,不能不说科技在物质上终结了农耕社会,在思想上科技也许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世俗偏见如同堕落的宗教圣火依旧照耀着这片大地,什么才是终结愚昧与落后的终结者,这个问题需要每个人反思一下了!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8-08-04 17:56:31
  “文化”是一种不必特意传授,由于耳濡目染就会获得的性格特征和精神气质,而“文明”则常常是一种需要学习才能获得的东西,因而它总是和“有教养”、“有知识”、“有规则”等词语相连。虽然“文化”是让你随心所欲表现自己特色的,但“文明”是给你一些限制和规则的
作者 :凤鸣岐山男人 时间:2018-08-04 17:58:39
  @myf9363

  不过不要忘记了他的年代背景,要那时候的人变作完人是不现实的,也是影响了国人千年来的思想误区,好人坏人都不是绝对的,其实好人也有瑕疵,坏人也有见识或许做过一点好事。所以国人最大的悲哀就在于喜欢以自己的狭隘去度量道德的尺度,造神就造的完美无缺,不许质疑不许反对。而不是以理智的态度学会宽容,从容的面对问题的大小轻重缓急。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19-01-17 22:52:50
  @myf9363

  祝福老酋长2019年事事如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