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咬文嚼字就事论事]我不是医生,却治好了脑血栓。

楼主:拥抱绿色 时间:2018-05-03 13:25:38 点击: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前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从外边锻炼回家,脱衣上床,刚一躺到床上,顿感一阵天旋地转,耳内翁翁做响,吓得我赶紧坐了起来,症状马上消失。我定了定神,百思不得其解。坐了一会,又躺下,原来的症状再次来袭,马上又坐了起来。再也不敢躺下了。

  这可咋办呢?起床穿衣,上大厅里的沙发上静坐吧。静坐了半小时,看了看表,晚上十一点半。突然想起一个脑出血的朋友,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朋友接电话问,这么晚了还打电话,不想让人睡觉了吗?我说我有急事问你。她问什么事,我把我的症状和她一说,问她以前脑出血时是什么症状,我的是不是也是脑出血的症状。她说她和我的症状不一样,还让我赶紧上医院。我说好吧。
  挂了电话,又坐了一会,心里还是没底,决定上医院。
  到了医院,值班室没人,我敲了敲门,出来个女医生,问我什么事?我把情况和她一说,她也一头雾水。我说那给我量一下血压吧?然后量了一下血压,120.她说血压没问题。我问那怎么办?她说,明天白天你再来做全面检查吧。
  回到家里,已下半夜一点多了,再也不敢上床了。只好坐在沙发上,盖了一件大衣,迷迷忽忽的睡到天亮。
  醒了以后,再次上床躺下,这次居然没出现原来的症状,就又迷迷忽忽的睡一觉。
  但是从这天以后,我就始头晕了,整天昏昏沉沉的,偶尔会闪脚,经常撞在门框上。但是我就是没有去医院,因为我感觉,我这症状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
  有一天上市场,看到有一家卖保健品设备的,门前打着广告,免费验血,我就进去了说要验血。老板娘一看客户来了,热情的给我验血。一会电视的屏幕上就出现了我的血液图案,老板娘指着图案对我说,这些长条的是血栓带,我的血液里血栓带特别多,有脑血检隐患。这她没有骗我,因为我也亲眼所见。然后她向我详细介绍她的设备如何清理血栓带。因为我没有想买的意图,就离开了她的店。
  这回我可以确定,确实是脑血栓了,只是还处了初级阶段。于是上网查找资料,分析推理,最终我确定了一种治疗方案。我认为这种治疗方案是完全可以搞定脑血栓的。也许有人会问是什么方案,那对不起,暂时保密。
  方案是确定了,但是必须由医生来给我治疗呀。然后去当地的医院找医生,把我的想法和治疗方案和医生一说,医生连连摇头,这不行,你没有行医执证,不能听你的。最终不欢而散。
  也没有必要再去别的医院了,因为哪个医院都不会同意的。
  突然闪念一想,曾经有一个医院,我在那里治过骨科病,我和他们的医生很熟,估计能差不多。最终决定去那家医院。
  去年三月份,我来到了这家骨科医院。找到我以前的主治医生,把情况和他一说。他说,我们医院是骨科医院,你是脑血栓,应该去别的医院找内科治疗,我们治不了。我说,我知道你们治不了,但是我自已有一套治疗方案,按我的治疗方案治疗就可以了。他一听,脑袋摇得象拨郎鼓一样,绝对不行,你也不是医生,你也不懂医,我们怎么能听你的,不行。我说,不管行不行,我已经来了,反正我就在你们医院治了,治不好我就不回家了。他一看我这样,也没办法,最后说,那你去找主任去吧。
  没办法,我只好去找主任去了。巧的是,主任是我第一次到这家医院看病时的主治医师,这时已经是主任了,我们私人感情不错。{现在已是副院长了}我将来意一说,他马上说,不行。我问为什么不行?他说,我们是医生,你是患者,我们怎么能听你的?我说,我可以听你的,但是你们有办法治我的病吗?他说,你的病是内科病,我们是骨科,这病不归我们管。然后他语重心长的和我说,我们是专业医生,你只是个患者,你得听我们的,医学呀是一门科学,你得相信科学。我说,是啊,我很相信科学。但是医学绝不是科学。一听这话,主任一拍桌子,质问我,你怎么能说医学不是科学呢?我说,你听我说呀。首先,科学是可以求证的吧?但是医学可以求证吗?我的病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他说,不知道。你们能治好吗?能治到什么程度,需要多长时间你们知道吗?他说,不知道。我说,你看,你都不知道吧?那凭什以说医学是门科学呢?他说,你这是和我谈的哲学问题,我不懂哲学。我说,你不懂无所谓,我懂啊,哲学是科学的基础,一切科学都必须建立在哲学的基础之上。如果不符合哲学标准,所有的科学都不成立。听我这么一说,他有点不耐烦了,问我,那你说怎么办吧?我说,你用我的治疗方案试一试,治不好,也治不坏吧?难道会有什么风险吗?他说,你这个方案倒没啥风险。我说那你就试一试呗?他说,那万一没有效果咋办?我说,没有效果与你们无关了,是我的治疗方案有问题,只要你们尽力就行了。他说,好,那就给你试一试。
  当时我们争论的现场比我说的激烈,已到了剑拨弩张的程度了,只是时间太久了,我只能记个梗概。
  接下来就是为我治疗了。我要求主任亲自为我治疗,主任当然应允了。第一次治疗完毕,下了手术台,主任问我怎么样,我晃了晃头,说,感觉症状减轻了。主任笑了笑说,不会这么快吧?你是不是精神作用呀?我说,我也不知道呀,感觉确实头晕轻了很多。他说,那先回病房休息,观察观察再说。
  过了三天,第二次治疗,效果更加明显。连续做七次。症状彻底消失。当我和主任报告时,他不住的夸我,你太厉害了,比我们专业医生还厉害,你应该改行学医了。我说,行呀,那你收我为徒吧,如果你同意,我马上拜你为师。他说,我可没资格当你的老师,你现在比我都厉害了。当然,我们只是开个小玩笑了。
  从去年四月份回家,一直到现在,我的症状再也没有出现过一次。我也是从这次经历,揭开了脑血栓的奥秘。只因为我不是医生,没有行医资质,无法为别人治病。
  但我的脑血栓确实应该算是我治好的,只是操刀手是医生。但因为医生是用了我的治疗方案,所以说,还应该是我的功劳。
  这一次经历我终生难忘,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希望各位能从我的经历中吸取些有用的东西。但是,对于那些喜欢抬杠的,冷嘲热讽的不学无术之徒,我只能选择无视,不会与你们有任何互动的
作者 :同学帮帮 时间:2018-05-03 22:59:17
  @拥抱绿色  

  但我的脑血栓确实应该算是我治好的,只是操刀手是医生。但因为医生是用了我的治疗方案,所以说,还应该是我的功劳。

  功劳没有用_方案啊可用于自己.

  也是就是这样子.医院也是这样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