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创业大工匠聚宝箱】我的困惑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0:38 点击:168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困惑


  

作者:GEARYSM

 

  二零一五年的九月十四号,我一大早便来到了我的机台边,手脚麻利的清理着机台冷却箱里的铁削。接下来我便拆下机床主轴上的插刀,然后又是修磨前刀面等不停忙活着,继续着我之前没有做完的汽车同步器齿毂。哎,前几天回老家跑得实在是太累了,整个人坐在机台边的椅子上无精打采,一动也不想动,腰杆就像被人用棍子打了一样难受。我脚掌痛,脚后跟也痛,胳膊又酸又涨。哎,浑身上下都感到很难受,简直就像散了板似的。
  我一边看机台,一边不时的利用眼睛的余光瞄着放在工位架上的手机。时而翻看有没有朋友给我打来电话,时而又打开微信聊天软件,适时查看朋友圈里的动态或是进入论坛查看网友们的回帖。在我回老家之后的四五天时间里,我的QQ也一直处于离线状态,故然中国齿轮论坛上的朋友及同行们,一旦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找我又找不到,心急火燎,肯定会一时急得抓耳又挠腮啊!
  我在煎熬与等待中,径直坐在机台边慢慢的守候着,瞪着一双大眼,傻傻看着插刀吃料冒出的少许白色烟子,时不时的还会从机台的工作台上溅出一两点冷却油来。哎,这些对于咱们这些长年从事机械加工的人来说,身上溅着油也算是习以为常,家常小菜了。
  临近中午时分,我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我顺手拿起一看,乃是我的一个四川籍网友——XX人士打来的。
  他在电话中问我道,“X姐,你们那有没有滚齿机修理工啊?”
  我说,“你找滚齿机修理工干嘛?”
  他说:“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在慈溪的朋友受慈溪一个齿轮厂老板委托,让我帮他在网上寻找一名熟悉和精通滚齿机修理的机修工师傅。朋友说这家齿轮厂跟重庆的一家刀具厂联营,专门生产齿轮加工刀具中的剃齿刀,插齿刀。眼下他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找不到技术好的机修工师傅。X姐,你那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如果有的话,请你帮我物色一个哈!”
  我晕,我狂晕!低着头稍微沉思了一下,便说,“你在帮慈溪的老板招人?嗨,你有没有搞错啊!”,
  他说,“没错,这个是真的,人家老板就是因为在他们当地一时招不到合适的人选,才叫我的朋友托付我,要我帮他在网上寻找一个技艺高超的机修师傅。”
  我说,“你口中所说的那个齿轮厂老板,那该不会是当年那个专门克扣工人工资的坑爹级人物——FD的老板吧!”
  他停了一下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我朋友托付给我的。”
  我说:“是么,如果真是那个坑爹的老板,那我决对不可能帮他去找人的,特么的,弄不好我还要被人家臭骂一顿呢。我喊人家去他家厂里做事,往后这些上过当的同行见到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骂我:“你这个缺德鬼,尼玛的,你自己不去,你偏偏叫我们去做,你刻意让我们去那家黑心工厂里吃亏上当,你害死人,是妈的,同行的都叫你一手推进了火坑里。”
  我个人认为,对于这样的老板,哪怕我本人没事做,宁可回家要饭,我也不会帮他做的。”
  他听了我的一席话之后,连忙回复道,“这样吧,我等一会打电话向我那个朋友确认一下,看是不是当年的那个老板。等我向朋友确认完了之后,等晚上下班的时间,我再给你回复。”我说,“那也可以呀!”。
  下班之后,我呆在屋子里,连商业街都没有去逛一下,便早早的坐在电脑边,静静的等待着我的这位XX人士上线告知事情的真相。可是我左等右等,看着他的QQ一直在线,可他却一直没有回应我。看来这是被我一下说中了要害,果真是当年的那个老板,因为一时招不到技术好的机修工,而急得似狗嚎。
  当年的FD老板,你不是牛逼吹得响振天么?想着你老板曾经当着我的面,脸拉得老长,恶狠狠的训斥我,“我老板离掉你,难道就地球不会转了?你可给我听好了,我老板离开了你,我的厂子照样还会一直开下去。呵呵,你只是一个女人,我老板对待你可谓十个指头扒痒了,尼玛的,我老板给你开的工资也是女人当中的最高级别。你可别给你脸不要脸,我老板待你已经很不错了,你可不要不知足哦!”我当即气得半死,心想:你老板也太抠门啦!我帮你老板做了那么多的事,每天早上起得比鸡早,晚上睡得比狗晚,吃的睡的比猪差,在车间所干的活却比别人要凭空多出好几倍,而且那些活还又脏又累又辛苦,中途稍有照顾不周到的,你老板还要三天两头的跑到车间里责骂我,另外还有个别老乡看我不快活时,也会趁机跑到你老板面前找准时机适时的给我加上一杠子,让我永远抬不起头。三分钱买个眼镜子,还要看对光与否,对光的,在你老板手下可以大呼小叫少干活,拿高薪,年终红包多多。
  然而我不管怎么去干,可是到头来工资却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二。年终好不容易才给上那么一点点的红包,可等到红包拿到手之后,特么,自己还得想办法买烟买酒,酒饭相待,变着戏法去拍某某大人物的马屁,其目的,就是希望某某大人物能在你老板的面前多多给我美言几句。没办法啊,那可是你老板心仪中的人,你老板每年厂里招人都得靠他回老家去带啊。想必不拍也是不行,况且我不拍他们的马屁,搞不好就要躺着中枪,弄得死无全尸啊!
  可是依照我的个性,我绝对不会去拍他们的马屁,我也不想去这么做。于是后来我们厂就有了,人家向来只出嘴却不怎么动手的家伙,年终红包却拿得大大的,然而临到我这个为你老板累死又累活员工时,你老板反到是另眼相看。用混世(当年我的一个在慈溪混得开的老乡,人称混世的。)当年经常用来斥责我的那句话便是:“看在是老乡的面子上,我叹念你可怜,所以我才会叫你老板特意给你包上一点红包,你可别以为你是神!”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1:56
  特么,当年的那帮家伙们,可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加上你老板认为我是一个女性,在情理上,故然也就显得特别好欺负了,因此每每到了年终厂里结算工资的时候,你随便给两个钱就把我轻松打发了。
  当年的我欲哭无泪,早就想走了,可是我一年的工资又被你老板牢牢的攥在手掌心里,无奈只能等到年终厂里放假的时候,将工资拿到手之后,方可毅然而然的卷起铺盖果断走人了。
  我跑回老家了,后来你老板又在我那个所谓老乡的一翻甜言蜜语的介绍之下,又一次的对我心动了。回想当年你老板曾多次开车追到我家里,记得第一去我家的时候,你老板还亲口对我们村的众乡邻说,“各位家乡父老们,我这个身价有着两百多万的大老板,今天能够放下大老板应有的架子,毅然决然的来到你们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地方,刻意寻找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师傅回去干活,乃是因为我老板对手下老员工的仁慈与厚爱。呵呵,就你这位小师傅的那点技术,在我老板的眼中也只是一般般而已,但对于我厂来说,你手上的那点技术正好适合我厂使用。你们说,我老板说得对不对啊?”只见老板的话音刚停,随后便引来了众人的掌声与 喝彩声。
  此时一直不明事情真相的母亲也当着老板的面说,“都是我的女儿做得不对,我女儿脾气太坏,她无论走到哪,干任何事都是睡不得板单,捂不热窝子,今天我在此代表我女儿向你老板先行赔不是了,这千错,万错,都是我和我女儿的错,你老板就大人不见小人气啦!”老板听了我母亲说的一席话之后,仿佛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于是便转身走到我家大门外,招呼着坐在车内的老乡走下来,帮着一起进屋搬运我的电脑及生活用品。
  随后众乡邻们也帮着老板一起搬运我的书本,不大一会儿,老板的那黑色豪华别克车后备箱里便被塞得满满的了。随及老板便装载着我的电脑及我的书本匆匆上路了,可当老板的车子开到黄庵工具厂的大门口时,便又慢慢的停下了下来。老板对我说,他这次来我们这边还要带一个人回去,并且还说这个人有一定的车间生产管理经验,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大约过了近半个小时,我终于见到了老板口中所说的人才——马屁精,乃是我在黄庵齿轮厂的一个老部下。一路上,我们俩一句话也没说。当车子开到全椒襄河大闸过去的时候,已接近晚上五点过,农历八月中旬的天气,秋高气爽,气候非常怡人,傍晚的太阳早早躲进了远处的山坳里,山顶上只露出一点点金色的霞光。
  老板特意将车子停靠在一家名为稻花香的饭店门口,叫上我们同行的三个人一道走下来吃晚饭。
  老板特意点了水煮鱼,红烧鸡,两样小菜都是大盆装的。我和老板一行四人,在饭店屋内的一角落里,找了一个位置合适的桌子坐下来,静静的等候着店老板上菜,我则把脸转过来对着饭店门前的大马路,远远看去,大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看来我这次又要离开全椒,不得不外出打拼了。我看着路上的行人,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他们每个人脚下的步幅都走得那么的匆忙,再回头思量自己此次被老板再次接回去上班,估计跟上次的工资待遇也差不了多少,哎,我的命咋就这么溅呢!此时的我感到无比的后悔,但也特别无奈,此次倘若我不跟着老板去上班的话,那么我的家人和邻居肯定会私下责骂我,“你看,你这个睡不得板单,好吃懒做,干事捂不热窝的家伙,你一事无成,这山望着那山高,每天大脑里老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心比天高,命如纸薄……老大不小的,再不出去干活养自己,将来指靠谁来供养你一辈子啊……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3:38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店老板便给我们端上来两大盆热气腾腾的水煮鱼与红烧鸡,那盆里的汤都被那种朝天生长的小辣椒(一种小的辣椒)染红了。老板立马招呼我们几个吃饭,席间我的老乡还说,“还是老家全椒烧的菜好吃啊,我长年在外边打拼,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全椒了,更没有吃过咱们全椒人亲手烧的饭菜。嘿嘿,今天的这两样小菜烧得还正合呼我的口味呀!”老板也接着说,“还是你们这儿的饭菜口味好,份量又足够,下次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来到你们这里做客。”,老乡听了老板的一席话之后,便不时的咧开沾满红色水煮鱼汤汁的嘴,咯咯大笑着。老乡还向店老板要了一瓶劲酒,一边用筷子夹着盆中的水煮鱼,一边还要眯上两口小酒,看着他喝酒的样子,那简直太传神了。哈哈,不大一会儿,老乡便喝得伶仃大醉,双眼血红,说话舌头直打卷。老板开车要上高速,只能滴酒不沾,耐着性子坐在桌子旁边,小心的陪着我那个老乡慢慢的喝酒。马屁精则是因为血糖有点偏高,故然也是滴酒不沾了。酒足饭饱之后,老板再次载着我们三个人上路了。
  到了慈溪之后的第二天,我便正式走进车间上班了。那车间里的滚齿机已经有五六台被工人们拆得七零八落的,机床的零配件扔在沾满机械油的水磨石地板上,随处可见,触手可及。
  滚齿操作工人刘某柱被老板临时调配下来,安排在我后边专门给我打下手,另外还给我配一个本地人叫什么阿科来着,他则是跟着我后边当机修学徒。
  话说阿科这个本地人,一看就是一个酒鬼,每天两顿酒,每顿都要喝进去大半碗的白酒,米饭则吃得特别少,简直像猫吃的一样。特么,那个阿科每天都要喝得走路划十字,然后便是一头趴在机修间的条桌上呼呼大睡。
  我让他去拆机床,他总是丢三落四,其拆卸下来的机床零配件随手乱放,有的还被他人当作杂物扔到车间别处,害得我满车间的寻找机床配件。尼玛的,有时他自己动手拆了机器,等新和配件买回来的时候,他却不晓得怎么去装配。我晕啊!阿科每次拆完了机器,等到老板把新的零件买回装机时,总是需要我去帮他擦屁股。如果是机床零件搞不见了或是机床维修进度慢了,老板总是第一个先责骂我,我感到很无奈,只好第二次离开了这个老板。
  二零一二年冬天里的某天晚上,我正好坐在电脑边练习UG三维造型。我先前放在桌子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于是我赶忙拿起一看,乃是一个让我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我随及接通了电话,对方在电话里深情的对我说道。“我的XX师傅啊!你也该回来了吧,我想你的孩子现在差不多也该到读高中的年纪了。据我所知,你们那里的孩子考上高中之后都是在县城中学读书的,到时你肯定要辞工,赶回家中陪读哦!到那时,我到你们县城购买三十亩地,盖起一片厂房,然后再把我在慈溪的工厂全部搬到你们全椒来,到时你就可以一边照顾孩子上学,一边在我厂里上班了,这可一件天大的大好事啊!”,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4:34
  我连忙笑了笑道,“是吗?”,
  老板立马回复我说,“是的,我已经在你们全椒县,位于新汽车站的附近,特意看好了一块地皮,只等着下次抽时间过来看一下哦。”,
  我说,“是么,此话当真?”
  老板说:“是真的,哪骗你小狗!”
  我晕呐!我略微沉思了一下,便问老板道,“那个马屁精现在还在你那里做吗?”,
  老板说:“他在的!”,
  我说:“那我就不用去啦!”
  老板不解的问我,“那你为什么不用去了?难道你们两个就永远不能坐到一条凳子上去?他是人才,你也是人才,你有技术,你就得把你所掌握的技术,在大家伙面前很好的展现出来,你就得无条件的把你最近几年来所学到的新技术,新理念毫无保留的教授给大家,这样我老板方才好考察你的到底是真有技术,还是假有技术。”
  我特么,一下子便晕倒了!岂有此理,有你老板这样说话的么? 
  我随后又说:“老板啊,你别以为我当年离开你家厂子之后,因一时之气,也只是在外边转了一圈,渡了一层假金,中途一点技术也没有得到提升的假大空,在外边找不到工作时,还要返回我的厂子里,是吧?你老板心里老想着我还是当年在你家干活的那个XX吗?呵呵,你想错了!不瞒你说,我自打从你家厂子走出之后,我便开始自学UG了,如今我可以用SOLIDWORKS进行正常车间工装夹具的图纸设计。记得当年我在你家做事的时候,我也想着利用业余时间,到慈溪市区相关的电脑学校,学习一点数控编程方面的技术,可你老板却是一百个不乐意,还说,我们厂只需要你的这点技术就行了,你走了,那我们厂的生产又该怎么办?你老板也太小看人了吧!”
  老板停了一会,又接着对我说,“当年是我老板做得不对,如今我已经改变对你的看法了。现如今我老板在外边跑了一阵子之后,也已经认识到当年我老板本就不该阻止你去学习新技术,这的确是我老板做的不对,我得向你赔不是。如今我厂里已经买了三台长机的高速数控插齿机,还有两台秦川数控磨齿机,你若愿意回到我厂上班的话,可有让你大显伸手的地方了。”
  我说,“是么?呵呵,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哈,你还是让马屁精帮着你慢慢的去研究吧。俺现在也老了,如今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研究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了。哈哈!”
  老板接着又说,“我的XX啊,我真的是看不出来哈,如今的你竟然也学会了CAD制图啊!,我当初真是看人看走了眼,心想这CAD制图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学得会的!如今咋就让你把它给轻松攻破了,我真的看不出来你哈!”
  我笑着说,“哈哈,如今在你老板眼睛里看不出来的东西可多着呢!我的这点雕虫小技在你老板眼中又能算得上什么!充量也不过是大巫见小巫而已。呵呵,你还是让马屁精去帮你做好了,他可是你老板眼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俺可配不上那个级别哦!哈哈!”,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6:28
  随后老板便在郁闷中挂断了电话,我则一直拿着手机贴在耳边哑然失笑。哎,今生遇上这样的老板让我很无语,好一个狗眼看人低啊!
  记得二零一三年的春节期间,我照例还是回了一趟老家。在老家,我也只呆了三四天的时间,便草草的办完了所有的事务,立马购买车票返回温州。
  回到厂里的时间正好是当年的正月初八,厂子开工的日期是正月初十。开工后的第五天,就有一个自称叫“等”的网友给我的QQ邮箱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是:XX呀,你现在到底跑到哪里发财了哈?请你在看到我的这封邮件之后,务必要加我为QQ好友,我可是你的昔日大徒弟徐某某哦!心想这都是家乡的人,于是我便毫不犹豫的加徐某某为我的QQ好友,随后我们两人就开始在网上正式聊天了。
  徐某某打速度字慢,我打字速度快,最后被逼无奈的徐某某只能开语音跟我聊天了。嗨,这老乡和老乡在一起,顿感无比亲热,藕断丝,有着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辛酸和苦水,可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每天下班之后,我和徐某某经常在网上一聊就是一个晚上,有时候临到他上晚班的时候,便是他的老婆找我接着聊,咱们三个人在QQ上打得一遍火热啊!她老婆对我说,“我家两口子都在慈溪FD齿轮厂上班,我是做插齿的,我老公是做滚齿机的。”
  半个月之后,徐某某的老婆突然对我说,“师傅啊!我现在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而我却一时无法解决。请问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哈?”,我说,“我俩所在的城市距离相距很远,你让我怎么能帮你的忙呢?”几分钟之后,徐某某从车间里回来吃晚饭了,徐某某接着他老婆的话题,跟我继续聊着。徐某某说:“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我们厂最近加工一批双联齿,材料好像是40GR调质的,质地特别坚硬,我老婆的机床,今天厂里的调整工李某连着更换三把新刀上去,每把刀也只加工了两件活,随后刀齿便从前刀面一直打到了头,因此整把插齿刀也就不得不报废了,老板看着非常心痛,但又苦于一时找不到问题的所在,所以我就想起了你,麻烦你帮我分析一下。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调整工把机床调好之后,我上机加工的第一件齿轮的齿形可是正常的,齿面光洁度也特别光滑,我还特意拿着加工好的首件齿轮迎着车间的灯光看去,只见那被刀具切削过的齿面闪闪发光,一点问题也看不出来,可是等我再上料加工第二件齿轮的时候,那插齿刀刚切削到工件表面的时候,机床便会发出砰砰的闷响,机床的工作台都被刀子带得直晃动,我下意识的用手一摸机床的床身,发现整个机床都在摇晃,简直就可以用地动山摇来形容。哈哈,我暗自大笑起来。心想,你们老板终于遇到了卡(音qia,第二声)子手啦!此时的我,已经明显发现问题的所在,但我并没有告诉徐某某,只是笑着问徐某某道,“你加工的齿轮参数是多少,你可否画一个简图让我看一下,我要看看你加工齿轮的外形大致是个什么样子的,试图从多方面寻找原因,另外你们加工此种齿轮的夹具又是什么样的?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6:53
  随后徐某某便将其所加工的双联齿的参数逐一告诉了我,并且用圆珠笔在纸上画了一张该双联齿轮的外形草图,放在电脑摄像头下,我一看到他画的那张齿轮草图便乐了。哈哈,这不就是我们厂为宁夏吴中某公司加工的那种齿轮么。
  我笑了笑,接着又问他道,“请问你们厂做的这批双联齿轮是吴中的吗?”
  徐某某说:“是的!”
  我一下子便明白了,连忙对徐某某说“哎哟,这个问题,我可不好办哟,你这是机床刀架让刀的时间参数没有调整好造成。”
  徐某某说,“哎哟我的大侠啊!大侠,你有问题就快快跟我说明白嘛,何必还要藏着掖着?你们厂不是还有一台二手的长机高速插齿机么,那你就把你的那台机床刀架让刀调整参数告诉我不就行了呗!”,
  我忙说:“你的这个问题,我真的是帮不上忙哦!再说长机的床子刀架让刀时间的调整方式,与机床使用的新旧程度有关,旧机床刀架蜗轮附的配合间隙大,新机床刀架蜗轮附的配合间隙小,旧机床与新机床调整参数,其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因此调整此项参数时,必须要因地制宜,你生搬硬套肯定行不通。”
  其实我知道,尽管机床的型号不同,其调整参数确实有点不一样,但其调整方法还是大体相同的。只是我当时出于对FD老板不满而不想告诉他罢了!
  于是我就对徐某某说,“你叫你们老板过来亲自与我聊天,我让他主动请我,并给我开工资。特么这没有工资的活,谁还会去干?”。FD老板试图暗中安排徐某某,幻想着从我这里套出有价值的东西,嘿嘿,没门!随后徐某某便草草的下线了。我知道,此局一定又是那个老板在背后精心策化的,让其手下的员工以老乡的名义,与我在网上套近乎,想借机从我的口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只可惜他老板想得也太天真了。尼玛的,此种雕虫小技,早就被我一眼识破了机关。
  三个月之后,徐某某两口子便双双离开FD厂,来到了温岭的一家齿轮厂上班。据徐某某自己说是跟FD厂车间里的一位管事闹翻了,处于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走出来的。但我始终对徐持以怀疑的态度,徐某某在电话中曾几次三翻的询问我,“大侠啊,你现在上班的工厂在哪里?我休息的时候打算到你上班的地方,亲自登门拜访你哦!”,我说:“哎哟,你也犯不着去花费那么大的周折来寻找我,我上班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家庭作坊,跟你上班的大公司相比,那可要寒酸得多了。你这个大公司里的人来看我,我会感到很丢人啊!你还是不来为好,这样对你对我都很好。”徐某某见我始终不愿说出自己上班的地方,故然也就不再勉强啦!尼玛的,你又想从我的嘴里套出我上班的地方,然后再以玩耍 的名义跑过来实地查看一下,确定好我的居住方位,下次好急时打电话通知FD的老板,叫FD老板再次开车过来,趁着夜色对我实施新一轮的抓捕!可是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明白着呢,后来我对徐某某之后的一系列行为感到很恼火,最后便将他的QQ和电话号码均一同拉入黑名单,从此与他断绝一切联系。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17:56
  二零一四年春节后,我回老家带着孩子在县城转了一圈。在带孩子去商场买衣服的过程中,我的手机之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息,其内容是:你现在回老家了吗?我看了看,只见来电号码的归属地是浙江台州,而且又是陌生号码发送的,便一直没有理会他。接下来,这个号码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内容是:XX师傅,你现在回老家了没有,我发短信给你,你怎么一直不回复我?我看了之后,还是没有理睬他。随后便将这个发短信的陌生号码直接拉入黑名单中,从此之后,徐某某便再也没有找过我了。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的时候,我偶尔去中国齿轮英才网,查看我三年前发上去的简历,并将简历急时进行了更新。于是我便顺势查看最近一段时间里,国内到底有哪些齿轮生产厂家曾经关注过我的简历。不想,却在所有关注的人员中,竟然还有FD齿轮厂。尼玛的,这家伙在中国齿轮英才网上,还特意将自己的公司名称更名为:慈溪HS齿轮有限公司。FD齿轮厂在一个月之内连续四次关注了我的简历,另外还有慈溪四联齿轮厂也关注了两次。他妈的,我晕死!
  同年四月初的时候,那个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厂办公室固定电话,接连给我的手机打来了四个电话,只可惜我当时正在车间的机台边干活,手机一直放在自己的屋子里,因此后来也就有了四个未接电话。这FD的老板因一时找不着我,也只好作罢。
  九月上旬,我因家中有事而回了一趟老家。走的时候,我只是在微信上直播了我乘坐动车途经乐清时,随手拍下车窗外的一段风景视频,分享给我的微信好友。我的这些微信好友均是经过我确认的,而且其电话号码都是保存在我电话簿里的常用联系人。那些如今还在慈溪打拼的老乡们,我早就与他们断绝了一切联系。我回家也只是在县城转了几个圈,中途不知是被哪个好事者,见到在大街上独自行走的我之后,竟然很热心的给FD老板打电话,第一时间把我的急时行踪逐一告知了FD老板,于是后来便出现本文中开头的那一段电话对白。
  十月四号的凌晨一点过,当我再次打开中国齿轮英才网,进入网页中随意浏览自己上次曾经更新过的简历,查看在最近一阵子里老板们的关注度。随后又细细查看了HS齿轮有限公司之前发布在网页上的招工信息,并将HS齿轮有限公司发布过的招工信息和别的齿轮厂家的招工信息直做个对比,竟然发现,除了HS齿轮有限公司之外的其他工厂发布招收机修工性别要求栏内,均写着只招男性。唯有HS齿轮有限公司招机修工的性别要求栏内却赫然写着:性别不限。我晕啊!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09:21:04
  于是我便有了一段发自内心的感慨:当年的我是因为被那些所谓的混蛋逼得走投无路,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形之下,铤而走险的撞进男人们的世界里,有模有样的干着机修工的岗位。我在不断的与自己的体力体能进行极限挑战,我战严寒,斗酷暑,每天都是白天和晚上连轴转,一干就是十五六个小时,早已超过了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但你老板却还是不肯放过我,非得要我加班,加班,再加班,一直到后来我累得中暑,趴倒在车间地板上走不动路为止。
  当年的我在机械同行中,着实演绎了一场不大也不不的革命,让从事机械的女性有了部属于自己的神话故事。同时也让慈溪那里的老板们找到了一条用人方式的最佳捷径——女工是贱货,女机修工的工资就是便宜而又实用。只可惜,当年我的辛苦努力和付出,也并没有给自己换来多少银子和鲜花。相反的,却把自己累得身体大病一场,后来我为了治病,只好回家,前前后后,一共花去人民币两万五千多元,逐将我头两年在慈溪打拼积攒的全部积蓄花得一干二净。我很无助,记得当年我回家治病时,男人的家人对我的病情则是不闻也不问,他家人看到我娘家老屋旁边的三岔路口上,被我倒满了中药饮片的残渣。但他的家人也只是从药渣上轻轻踏过,就像个没事人样,最多只是低头向自己的脚下下意识的看看而已。哎,人穷了也就啥也不是了哦,尼玛的,你从别人门口经过时,人家的看门狗都要对着你多吠几声。俗话说,狗咬穿破衣的,这句话放在当年的我身上,乃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如今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当年在那几个慈溪做齿轮老板眼中的我,分明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拆机大王,拥有着一把老粗力,除了搬扳手比别人更有劲道之外,余下的便是一个一点技术也没有的女流之辈。我晕啊!他大爷的,老子都离开慈溪这么多年了,尼玛的,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还老是癞蛤蟆想吃天鹅屁呢。
  我一直很困惑,特么,中国都已经解放很多年,封建王朝的皇帝老儿早就离开了龙椅,封建制度早已废除,可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制度残留,至今还一直根深蒂固的存在于中国基层老板们的心目这中,男女同工不同酬,中国男尊女卑的局面到何时才能了却!
  在农村,女性在家庭中的经济地位也并不是很高。在工厂,女性的地位也是一个样。我只能是一声长叹,哎!男女平等的日子只怕是永远等不到结果。
  此后我从一个朋友的口述中得知,当年慈溪相关事件的老板们,在看到我的相关文字见于国内一些机械论坛时,只能一个劲的唉声叹气道,“哎,我早知能有今天的这个结果,我老板当初也就不该这样去对待女工了,这都是咱们自己在犯贱呐!“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11:12:43
  这便是当年发生的事与近期发生的事,我将它们逐个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只不过的现在年轻人可就吃不了当年的那个苦了。现在小青年一旦搞毛了,大不了直接卷起铺盖走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可是在我们那年代里,外边的工厂并不是很多,因此我要是当即走人的话,就得要在外边找上好几天的功夫,没有技术的,则更难找了。
作者 :长风潇雨 时间:2016-06-23 11:18:16
  性别差异,无法改变!男女真正平等,需要时间,社会应该不断地进步,人们的观念应该逐步提升,大家一起加油![xyc:赞]
  • GEARYSM

    举报  2016-06-23 11:20:57  评论

    @长风潇雨是的, 然而现实中的一些中国老板们,却能借助男女有别的差异,从中大赚一把。
  • 长风潇雨

    举报  2016-06-23 11:30:04  评论

    @GEARYSM 是呀,有些老板是唯利是图的,而可供打工者选择的出路并不多,人生不易,不分男女,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长风潇雨 时间:2016-06-23 11:57:12
  文友的文章,乍一看,专业性强,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看完之后,发人深思,批判社会上某些男女不平等、职业不平等的怪现象,给人以警醒启示作用。[xyc:赞]
  • GEARYSM

    举报  2016-06-23 12:04:59  评论

    @长风潇雨 如今社会上的男女用工不平等,可以从每年毕业走出校门的一些女大学毕业生找工作的真实遭遇便一眼看出来,女生要么工资低,专业不对口,要么就是用人单位以种种借口不招女生,还有一些公司曾明文规定,女工一旦怀孕的轻的则被边缘化,重的则立即下放回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12:08:12
  真心希望哪一天,某个电视制片人能将我们机械工人在外打拼的真实遭遇,搬上荧屏,让更多人知道和了解中国制造的真实现状。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13:19:10
  我今生最大的困惑就是我泱泱大国,咋就不能把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设计,中国的工厂没有自己产品,也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只能永远做着山寨与仿制。哎,这不知何时是个头啊!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14:34:40
  http://www.cmi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4030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15:28:32
  http://www.cmi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2150&extra=page%3D2
楼主GEARYSM 时间:2016-06-23 15:31:24
  http://www.cmi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1448&extra=page%3D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