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合一征文活动】2021028 雨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01 21:38:42 点击:62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三合一征文活动】2021028 雨


  作者:xh563211112013

  睡过了三站的我下了车。
  站在公交车站台上观天察地,见天公天愁着眉,让大片雨云从它铁灰色的脸上掠过,也让老西北风撞进它怀里“呼呼……”地叫,路上的行人打着寒战,我淋着小雨照直不打弯地奔回来。心里默道:“要下雪了?”妈妈曾说:
  “三月里还要下桃花雪。”
  “四月还有苦楝树寒。”
  又说:
  “吃得端午粽,才把棉衣送。”
  联想起49年前农场“不插五一秧”,”五一”这一天是最后的期限。清晨,我侪在微明的天色中冒雨下田拔秧两个多小时,回来肿颈子后又赶去栽。三队五男一女先后下田,斜一字儿排开,倒退着,像鸡啄米一样头也不抬地栽。一把把葱翠的秧苗在手里象变戏法似的变成六筛三十六行,人快速倒退秧苗跟着前拱。……
  天蓄满了无穷无尽的水?不停地挤眼睛溢出来?小雨不停地降落,一个小时后,雨渐渐大了,又一个小时过去,雨加大了,接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们弯腰撅屁股头也抬不赢,左手捏着秧把右手分之整齐有序地栽进泥里,两条腿轮换后退……瓢泼大雨开始了,猛烈的浇透衣服,不停的淌进眼内,已然看不清前面下方,可怜的秧苗被水淹得只剩点杪。
  六个人默无一言,只有水浇泼蓑衣哗哗直响,
  农民早就收工回家休息去了,在这浩渺的天下,只有三队六个人,四队七个人,二队十一个人,一队五个人,似挣扎在水中的落汤鸡…………
  终于,财宝佬队长喊了一声:“大家歇会吧。”我们遂直起腰来休息,也不过像蓑个子立在田中,任由暴雨击打。歇了约十几二十分钟,雨稍小一点,我们又埋头苦干,继续与大雨搏斗……当天完全黑下来,我们终于栽插完最后一颗秧苗。
  早稻栽完,所幸没有一个工人因淋雨而人生病。
  今天晚上五六点钟,我坐在电脑桌前,听着那寒风一阵松一阵地吼叫,带着尖锐地呼啸声从窗的缝隙里钻入,雨乒里乓拉使劲地敲打着玻璃窗,又“哗啦啦”变了一个腔调…………萧萧春雨,你还是49年前的雨吗?你让我不由得自怜自爱起来,同时,也自怜自爱我勤劳的父亲,自怜自爱我爱我勤劳的母亲,自怜自爱我勤劳的弟弟,自怜自爱一切勤劳的劳动人民。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21-03-02 01:00:29
  @xh563211112013 睡过了三站的我下了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西周婆姨 时间:2021-03-02 01:00:49
  @xh563211112013 自怜自爱一切勤劳的劳动人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04 07:49:04
  东风第一枝 杏花
  暖暖东风,微微细雨,月痕依旧庭院。多情白发翁妪,岁岁年年相见。相依相伴,早醉了,灵犀一点。最动人双双啼茑,飞去树枝犹颤。
  忆故里,春来开遍,想倩影,雪海一片。是谁移向亭臬,让我乡思无限。五更风雨,也难解,相思万点。傍层楼牵惹游丝,是醒是梦难辨。
  作者:宇光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05 18:28:19

  她亲爱的妈妈走了

  2020年春节刚过,母亲就走了,永远地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因为是疫情防控期间,没有一个亲戚邻里来送她一程,就连子女也受到人数的限制。这平添了几分凄苦与悲凉。可母亲还是安祥地走了,走完了她九十三岁的艰苦的人生旅程。也许她相信,她要去的另外一个世界里,没有疼痛,没有忧愁。
  清晨的小雨无声无息地下着,我伤心的眼泪也为苦命的母亲无声无息地淌着。
  母亲没了,我这只风筝拴在母亲手中的线断了。从此再也没人盼我回家了,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悲伤与思念。愧疚的泪水流到心里,哽咽在喉咙。
  回想着回家看母亲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临走时,母亲佝偻着身体,长久地依偎在门傍,用那浑浊的眼光看着我,眼角边还挂着一絲泪花。那目光里充满了诸多的不舍和对下一次的无限
  期盼与等待。此时此刻,妈妈呀!我只想对您说,我是爱你的!
  我亲爱的妈妈!
  年轻的时候对于母爱的感悟是懵懂的。随着生命的脚步,当我也以眼角一尾鱼纹,头上一缕白发时,对母爱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体会。因为我也进入了付出和奉献的岁月了。
  人们常把奔腾不息的江河比作母亲,把广袤无垠的大地比作母亲。在人生的旅途中,母亲所赋予生命的深度和广度,没有一本哲学书籍,能够比母亲诠释得更透彻,更全面。
  对于母亲的离去,我的内心是十分沉重的。总怕触及心底最深处的疼痛。唯用这浸透泪水的笔尖,来表达我对母亲的无限哀思和深切怀念!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二0二0年三月
  好友对我说:谢谢你!去年五月你执意要去看我母亲,我从心里感激你。我不同意是怕你花钱,这个情份我怕还不了。你还带着你弟弟东找西找费了不少工夫才找到,想到这里真是对不起你们。杨某老实善良我从心里也把他当我弟弟了。
  她又说,我对母亲很愧疚。我说,我对母亲很愧疚。
  问愧疚为何物?怕不是母亲解脱之日,就是女儿愧疚之时?就是女儿反思之时?
  刘妈妈突然就死了!我不知怎么安慰好友才好。想到慈祥可亲的刘妈妈,我自己也抽抽嗒嗒了,借古人的泪九曲回肠!顾瞻恋城阙,引领情内伤。霖雨泥我涂,流潦浩纵横。玄黄犹能进,我思郁以行。欲还绝无期,揽辔止踟蹰。太息将何为?天命与我违。心悲动我神,弃置莫复陈。忧思成疾痰,无乃儿女仁。收泪即长路,援笔萧瑟声。(曹植)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06 15:39:42
  1960的一个雨夜,母亲对我说:
  ”也是想钱想疯了!爸爸将仅有的戒指钱物交由朋友去做生意。
  “1948年底,二伯爷给我们联系好了学校,爸爸决计远离大都市的漩窝,回到当年教书的教室。当他慌慌张张地去向朋友索要本金,那人指着地下成捆的电缆,说:’喏!都在这儿,你要,就拿去。’
  “爸爸说不出的沮丧,两手捏着清风回来了。
  “电缆?!你拿它怎么办?!
  “那个大风大雨的一天,我一手抱着你,一手拎着一只小皮箱。皮箱内装着我的嫁时衣,爸爸的那件大衣,装着结婚证、毕业证、照片,还有鲁曼和乐学华哥哥的信。四岁的姐姐和两岁的哥哥拽着我的衣裤,爸爸挽着一个储满了衣被和生活必须品的包袱,拎着一个竹壳水瓶和一个盛满小物品的荸荠篮子,其中一个碗大的钟。一家人从重庆跌跌撞撞出发,向威远县镇西镇梨儿嘴老家而去。”
  “唉!……”妈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了句:
  “当初为什么要同意爸爸到农村去教书的决定啊?实事上,在城市反而安全得多。“
  “那真是两袖清风啊!离开热闹的大都市,向偏远的农村而去。”
  ”小皮箱也被雨淋湿变形……”
  这一生,我还能再回老家梨儿嘴?再去看一看我的出生地重庆?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12 18:16:35
  50年12月26日的那天,……父亲去了大凉山了。那时,我两岁多,弟弟尚在襁褓。 
  从此,妈妈劳作在土改分得的田地里,她用羸弱的双肩承担起地里的农活。收稻子时,请一个叫大和尚的青年农民为我们挑回来倒进矩形的柜里。家里养育兔子若干,由我们兄妹四人分工负责。兔子三个月长大,我们不杀了吃,大了就卖掉,钱攒起交学费买铅笔。还养了一只下蛋的母鸡,鸡蛋用来换盐。也许你要问:“生活在农村为什么不多养鸡?”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没有粮食喂鸡,让它外出打食又怕遭遇黄鼠狼和野狗的利爪,何况鸡只在家门口转悠不肯走远?
  这一天是星期天,也逢集。一大早,妈妈将温顺的兔捉来搁背娄里,相与二伯娘一道到镇西场赶集去了。
  过了响午,妈妈还未回转。这时候,刮起了猛烈的大风,但见辽阔的天空大片大片的乌云飞速地奔跑追逐,空气中的灰尘在呼哨声中打着旋窝儿扑面而来,我的眼也打不开了,吓得心惊胆战……哥哥姐姐赶紧领着飞快地躲进我们的安乐窝。
  杨家老屋是先人聪明智慧的结晶,是随地势形胜建筑而成的一大房屋群落。
  杨家的先人是广州韶关人,朝廷移民填空,兄弟二人从此背井离乡,先分派去了江西,不久被拆开,一人留置江西,一人安排去四川,从此家乡骨肉地与天隔。
  我们这一支的祖先叫杨正华,他筚路褴褛,来置在四川省威远县镇西场梨儿嘴扎根。极具眼光的他选定了大片高地之斜坡,切去坡面填平,依傍高坎,修筑了南北向的瓦屋,也于屋后的高地栽下了一棵油皂树……随着世代繁衍人口增多,房屋也向东西南三面扩展,形成共墙共壁,相间相错,厢厮相守的一大片老房新村。
  杨正华先祖,当您抡着锄头在地下刨食,也为子孙后代开创了今生后世的小农经济。您亲手种下的油皂树由我们继承了。这棵高耸入云几个人才能合抱的树,陪着我们渡过多少欢乐的日日夜夜?
  我们住在顶西面,和四伯娘共一个大门,合住两大间瓦屋。她们母女三人住的那一间顶上有亮瓦,屋内亮堂堂的,我们屋里则很黑暗。与我侪一墙之隔的北面是寅秀大妈家,她的大门对着四五米的高坎。四伯娘隔壁是五婆居室,五婆高头为十妈的家。十妈家紧邻供着先人板板的堂屋。再过去就是二伯爷二伯娘的家了。还住着些什么亲戚我不甚清楚,只知道最东面住着龚驼子,他与我侪什么亲戚关系我也不知道。
  我们杨家老屋前地势低处是大片的水稻田,屋后是旱地。屋前斜坡旱地一直向上延伸好远,是土改分给我们家的,据说还有水田,我不清楚在那搭。
  我们家在这一大片老屋中地势属于最低的,据说是猪圈。北面墙外为又大又深矩形的猪屎窖。窖内长年累月泼泼满一池清水,小水蛇或游或浮水中,对着人吐着信子。
  那一天我们四个小人跑回来躲在家里,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一忽儿,天陡然黑了下来,耳边厢只听得狂风卷着暴雨,乒乒乓乓一片山响砸在屋瓦上,让我有点害怕,小小的心别别地跳。突然想到了妈妈讲熊家婆被机智的小红帽楼上滚洋铁桶吓得半死的故事……
  这场风暴近两个小时才停了,我们兄妹四人从水帘下钻出,见西边天上露出了太阳娇美的笑脸。我们坐在大门外坎子上,一边吃蚕豆,一边欣赏大桶粗的水柱从我们屋顶的排水沟腾空泻下,顺着阳沟向低处流走消散。哥哥姐姐把蚕豆肉吃掉把壳扔到屋瓦上,我想到妈妈吃蚕豆从不吐皮,是连壳一道吞咽的,心中不由一动,然而我也和他们一样只吃肉照扔壳不误。
  吃过蚕豆,各自己散了。我沿着我们的斜坡蚕豆地田埂走,见沟里满满地浑水,忍不住蹲进去,并突发奇想:“我要会划水多好?现在就学吧?”跟着就躺下去濠起水来……那时我还小,光冬冬。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23 19:15:10
  每天城内郊外来回跑,春的勃勃生机让我大为震撼!宝城的春天,目之所及,绿树如荫,繁花似锦。“春光还是旧春光,桃花香,李花香,浅白深红一一斗新妆。”
  首先让人品味的是一树一树怒放的粉色小花,其状蚕豆大小,是野李吧?但见它的花细细碎碎满枝满桠羞羞怯怯,迎着微风摇曳,未几,密密匝匝的紫红灌木就推出了它萝卜丝状的活活泼泼的小精灵,一长直葱绿灌木椭圆小叶镶嵌金色花边也显出雍容华贵。学区房靠近大门处是被修剪成球茎的、半圆的、马蹄状的深深浅浅的绿、大红紫红各类灌木小品。各处草坪的一以草争先恐后露出了它们张扬的个性。溪边的柳条也随着封姨扭动纤细的腰枝,只有那一小朋竹子,顶着苍白老叶披头散发,注定要过几天才脱下旧衣换上新妆。
  今天推开窗子,仔细地观察了敬亭山,发现它已不再是红绿相间的两色,它已是美不胜收多彩多姿的颜色,有葱萃,有浅黄,有鲜红,有血清,有桔橙,有墨绿。呀!真个是西子去时遗笑靥,谢娥行处落金钿。再联想那敬亭山畔雪白的李花、粉红的桃花,山那边一望无际金黄的油菜花,水红汪汪的碗豆花,紫墨色的蚕豆花,飘拂摇曳的玉米花,阡陌路边穗穗念的黄荆花,蓝格茵茵的小野花,一切的大花小花尽相怒放争奇斗艳姹紫嫣红,即便江淹妙笔,倾尽人间华丽词藻,也夸不完大自然博大而无私的愦赠,也描写不尽造化的精巧梳妆。
  回程的路上,见街道两边各色的玉兰树,顶着白、青、红色状似小号荷花的大瓣花儿,它们错落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23 21:44:48
  每天城内郊外来回跑,春的勃勃生机让我大为震撼!宝城的春天,目之所及,绿树如荫,繁花似锦。“春光还是旧春光,桃花香,李花香,浅白深红一一斗新妆。”
  春光!它首先让人品味的是一树一树怒放的粉色小花,其状蚕豆大小(是野李?),但见它的花细细碎碎满枝满桠羞羞怯怯,迎着微风摇曳,不由你不对它行注目礼。未几,密密匝匝的紫红灌木就推出了它萝卜丝状的活活泼泼的小精灵,也让你刮目相看。而那一长直葱绿灌木椭圆小叶镶嵌金色花边,一眼就能看得出它的雍容华贵。学区房靠近大门处深绿浅绿大红大紫的灌木被修剪成球茎的、半圆的、马蹄状小品,更让你赏心悦目。瞄一下马路边校园里学区房草坪,不管是周武郑王大片的,还是边边角角小打小闹的,小泼皮们争先恐后一以贯之地张扬着,不敢小觑它侪的潜能啊!溪边的柳条也随着封姨扭动纤细的腰枝,想着“二月春风似剪刀”了!只有那一小朋竹子,顶着苍白老叶披头散发,要过几天才会脱下旧衣,换上最艳丽的新妆。
  下了好多时候的雨,今天真正放睛了,我终于推开了窗子,仔细地观察了敬亭山。发现它已不再是红绿相间的两色,已是美不胜收的多彩多姿了!逮眼眦去,有葱萃,有浅黄,有鲜红,有血清,有桔橙,有墨绿。呀!想起“西子去时遗笑靥,谢娥行处落金钿”。联想到山畔雪白的李花、粉红的桃花,山那边一望无际金黄的油菜花,水红汪汪的碗豆花,紫墨色的蚕豆花,飘拂摇曳的玉米花,阡陌路边穗穗念的黄荆花,蓝格茵茵的小野花,但凡这个季节开放的一切大花小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春也醉了人也醉了,江淹的生花妙笔,也夸不完大自然博大而无私的愦赠,也描不尽造化的精巧梳妆。
  回程的路上,见街道两边各色的玉兰树,顶着白、青、红状似小号荷花的大瓣花儿错落有致地缀着,或居上怒放或居下含苞,千娇百媚地招你惹你,当你揽下一朵花儿嗅一嗅,它溢出的丝丝缕缕幽香会让你心醉神迷;再看那樱花,粉色的、青色的樱花。那一团团、一簇簇的花朵儿浅吟低唱,韵味悠长。走在这久雨初晴阳光灿烂的马路上,陪伴你的是繁花似锦,绿树如荫,是不是进入仙境?是不是走进了理想中的桃花源?
  宣城,你迷倒了家乡儿女,你迷倒了路人游人,也迷倒了远方的游子。
作者 :梦兆亦菲 时间:2021-03-25 12:24:36
  楼主文笔不错,赞赞赞。很有文学潜质哦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26 07:25:30
  @梦兆亦菲 早上好 谢谢夸奖
楼主xh563211112013 时间:2021-03-27 13:17:42
  春天的雨水多,在雨水的滋润下,造化钟情,造就了天地万物一派勃勃生机,呈上了大自然无边无沿的大美。
  身处这莺飞草长,繁花似锦的江南,思念着天府之国,水绿青山的家乡。
  时常陪我入梦又陪我醒来的是大小两棵油皂树,我们家的油皂树。大的坐落在老屋西的高地上,小的则在大门口的猪屎窖旁。
  小油皂树斜身于我侪卧室外2*2.5*2米猪屎窖旁3米高的土坎子半空,暴露的根死死抓牢黄土。
  这是油皂树的少年吧?树身仅有碗口粗,长约三四米,它表皮呈褐色,粗壮的大刺小刺错落有致地分布于全身,有三条主枝,枝上的小枝扶疏有致,叶梢高出屋脊。
  它应该是大油皂树的子孙吧?是封姨还是鸟儿无意中落下的种子?将它置根于如此不利的境地?却也长大成人了!倾其全力结出对人类有益的果。你看那枝们叶们是如何藐视窖水?怡然展笑于我侪瓦房?
  春天,万物复苏,枝枝桠桠缀起了米粒大的花包,两天后,一骨碌一骨碌紫色小花就笑意盈盈的了。不知不觉你一抬头,翠绿的羽状复叶内,不多不少覆盖着绒毛的刀豆侠已窜缀其间,你不禁又喜又忧。我们家穷,指望它的果实来清洗衣物。望着它主干散枝下深深的水,我说不出的担心,我不知母亲该如何冒险才能得到它?
作者 :劲舞苍穹2015 时间:2021-03-28 14:45:36
  拜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