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献给母亲节] 诗歌五首

楼主: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5-14 12:01:27 点击: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献给母亲节] 诗歌五首

  (一)

  春的播种与收获


  春季的早晨
  阳光和煦
  春风暖爽
  露水珠在绿叶中躺着
  我跟着母亲在田间播种
  辣椒.青芹.青淑
  荠菜.黄瓜.丝瓜
  苦瓜.冬瓜.扁豆
  四季豆.西红柿.茄子
  我又察看了前几天播种的种子
  它们在
  泥土的芳香中露出了綠牙
  它们在
  露珠的拥簇中成长
  它们在
  微风吹动下含笑轻舞
  还有几只麻雀
  在我们周围飞来跳去
  种子
  对它们来说是粮食是生命的源泉
  种子
  对大地来说是它们的子孙和力量
  种子
  对我们来说是生活是经济是幸福
  天上
  一朵朵白云在我们头上飘游
  看上去几乎沒有雨兆
  田间里的
  一口口新鲜空扑进了
  我的鼻腔口腔胸腔和肺腔
  我的头和四肢及身躯好像都在舒长
  我觉得我在劳动中长大
  我觉得我在田间中成熟
  我看看天看看地看看周边的绿野
  整个大自然
  露出了母亲般的胸怀
  种子和庄稼
  都在争尝着第一口晨光的乳汁
  我手里种子的小生命
  似乎都要急急地离我要起飞
  它们迫不急待地
  要获得另一种生活的历史使命
  我理解它们的内心欲望
  我转头注目着母亲的脸庞
  我突然发现
  天地间最美丽最富有生命力的眼神
  就在我的身旁
  ---这就是我的母亲
  他用眼神叫我把种子播下

  (二)

  母亲的锄头


  五十年后
  我踏进一块我家祖传自留地
  依然看见母亲弯着腰在那里耕耘
  母亲己经八十多岁了
  我小时候用过的一把锄头她仍然在使用
  她耕耘动作仍然非常熟练年轻
  不减当年
  锄头在两棵方寸大小的茄子苗之间
  小小的野草一棵棵地倒下
  又怕它们死里逃生击打几下
  细嫩的茄子苗连一点泥土都没有沾上

  几十年来
  在母亲的心中很明白
  野草挤在庄稼一起
  野草就是她的敌人
  野草长在荒地里
  倒是她的朋友
  农人的耕耘播种历来爱憎分明
  否则养儿育女是白日做梦

  我使用过的那把锄头在母亲手里
  竹把已经枯黄但很光滑透亮
  这是母亲用汗水浇成的
  里边有无数个她的年轮
  锄铲仍然闪闪发光锋厉
  这是母亲用心血炼成的
  里边有无数个故事组成
  我知道
  母亲的这把锄头会有写不完的长诗
  我知道
  锄头一到农田里就进入生死决斗的战役
  我知道
  锄头在母亲手里
  爱憎分明
  该活的让它们活
  该死的毫不留情

  我母亲叫李三妹
  她2001年去世
  享年92岁
  她一生给社会的财富五个儿子两个女儿
  至今都健在活得好好的

  (三)

  母亲的哲学


  母亲很爱她的一把锄头
  在她手里是先进的第一生产力
  伴随她五十多年
  锄把是竹子的
  但仍然光滑老结带黄
  而锄头更闪闪发亮
  在阳光照射下锋利光芒逼人
  在农田里
  在母亲的力作用下
  任何野草都被它轻轻一铲就超生
  锄头越锋利
  野草死得越利索
  母亲也最省力省时

  天下的物也怪
  一物克一物
  野草要克庄稼
  锄头又克野草
  年复一年
  庄稼一茬复一茬
  野草年年长
  锄头年年亮
  如果没有野草
  锄头早已生锈死亡
  野草与锄头是两个对立物
  又相互依存
  在农地里此起彼落
  母亲最懂得
  那个要起 那个要落
  在母亲的心里
  锄头就是她的力量
  我们七个兄弟姐妹
  就是她的命根
  生产力=人+工具
  就是母亲未来梦呓

  (四) 

  母与子的对话

  一天,
  雷雨阵阵。
  母亲对儿子说:
  哭吧
  闹吧
  叫吧
  这个世界穷人太多啦
  穷人家的孩子
  就是用这种方式长大的
  儿子回答说:
  不
  我不哭
  我不闹
  我不叫
  我们穷惯了
  活得倒也自然了
  母亲笑了笑说:
  那好

  儿子对母亲说:
  别难过了
  别忧愁了
  田地还等着我长大呢
  母亲笑着说:
  乖孩子
  老人的忧愁总比小孩多
  但老人的忧愁又总比小孩短
  孩子回答说:
  母亲
  放心吧
  总有一天我们会好起来的
  我不信这个世界是专为富人开的

  母亲仰天微笑
  头额上
  的皺纹在雷电的闪动下
  好像有了许多光泽
  母子俩
  望着门前的一片庄稼
  好像又长绿了许多
  但还笑不出声


  (五) 

  我与母亲一起摘芦叶


  五月初五
  祭屈原
  千家万户包粽子

  每当这个季节
  我就会跟随母亲
  摘芦叶
  记得有一年的五月一天
  晨露间阳光和煦
  芦苇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青青的叶片我轻轻地摘到手
  母亲看了我微笑低头
  清淸的水面上还有不少
  小鱼在游动
  它们好像没有看到我们
  我摘叶时很小心的尽量不惊动它们
  人与鱼在生活中各有自由空间
  河边青蛙叫声阵阵
  它们好象在欢迎我们的来到
  时而有小鸟在芦苇丛中
  突然扑出
  我可能惊吓了它们
  初升的太阳和云朵在天上飘动
  它们不管我们
  也不会知道人间有什么节典

  我在不远处
  看着母亲熟练地摘芦叶
  这不是一幅活生生的农
  家芦塘人物花鸟图吗
  多么美丽动人呀
  与我家里挂的一幅年画差不多
  不过我母亲要比画上的
  那个母亲要壮实漂亮
  更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和对生活的想往

  母亲突然喊我要我挑大叶摘
  还说小叶留着
  过几天的一个傍晚时分
  我和几个小同学溜进那个芦塘边
  我看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都在那个芦塘边摘芦叶
  还发出了阵阵喜笑叫喊声
  噢
  我明白了我母亲的胸怀
  小芦叶长大后是留给后人摘的
  他们虽然与我家沒有往来
  但互相间都在播种淳朴的种子
  芦塘清水常在
  芦叶年年有青少的季节
  五月初五的粽子特别好吃
  因为在青青的棕叶上
  留下了我随母亲劳动的影子
作者 :黄木仁 时间:2017-05-14 12:02:48
  赞!
作者 :门外剑客2015 时间:2017-06-22 17:08:09
  经典组诗。朴实的母亲,诗行中充满劳动的生活气息!(三)中:“超生”前似应加“别想”等否定词。拟为:任何野草都被它轻轻一铲就别想超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